「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那就讓你知道為兄的實力!」凌飛鴻見事不可為,於是狠狠的道。

Home - 未分類 - 「小子,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那就讓你知道為兄的實力!」凌飛鴻見事不可為,於是狠狠的道。

「刷!」

他的長劍再次飛出,劍芒上真氣吐露,一道劍刃被其揮出,向著凌寒楓飛去。

「堂哥,你這點實力,還是算了吧!」

見到這劍刃的威力,凌寒楓滿臉不屑的說道,隨手一揮,凌龍劍上閃過一道銀光,將攻擊而來的劍光攪得粉碎。

「什麼?」

凌飛鴻一驚,自己的攻擊被輕描淡寫的化去,之前凌寒楓還沒這麼厲害啊!

「之前怕你認出我的身份,我稍有忍讓,現在嘛!」凌寒楓冷笑著解釋道。

「哼!你小子不可能這麼厲害,定然是磕了什麼丹藥,這東西我也有!」凌飛鴻冷靜下來,說道。

話音落下,他從袋子里掏出了兩顆火紅色的藥丸,道:「凌寒楓,沒想到吧,爺爺賞賜了我兩顆玄元丹,你應該只是吃了一顆吧!」

凌寒楓眼中閃過一絲凝重,但是嘴上卻不依不饒道:「沒錯,我確實吃了一顆,你有膽子就兩顆一同吞下,到時候真氣定然撐爆你的軀體。」

聽了這話,已經張嘴的凌飛鴻皺了皺眉頭,眼中閃過一絲遲疑,這東西藥效太強。

不過見到凌寒楓那挑釁般的眼神,他心一橫,直接將兩顆丹藥排入口中。

頓時,凌飛鴻只感覺丹田處開始燃燒,火辣辣的疼痛傳來,使得他呼吸都有些困難。

見到此刻面色漲紅的凌飛鴻,凌寒楓心中在祈禱最好他直接爆體而亡,否則一旦成功,那力量將無法相信,自己吞了一顆就可以壓著他打,那兩顆豈不是要逆天了。

「啊!」

凌飛鴻痛苦的吼叫著,整個人像是要噴出火來。

半響后慘叫聲突然停止,凌飛鴻雙目變的赤紅,冷冷的看著凌寒楓,說道:「我成功了,沒想到吧,這次我看你如何接我的招式。」

說罷,和之前一模一樣的劍光被他橫掃而出,直面凌寒楓而來。

凌寒楓頓時大驚失色,他還是錯估了兩顆玄元丹的威力,這劍光的力量竟足以滅殺他了。 「凌寒楓,這次我看你怎麼和我斗,哈哈!」

凌飛鴻在那張狂的大笑著,像是入了魔一般。

他的行為也確實算是驚世駭俗了,竟敢一下吞吃兩顆玄元丹,沒有爆體而亡只能算他命大了。

「刷!」

劍刃已經來到了凌寒楓的跟前,凌厲的氣息直接將他沖刷開來,竟連站立在原地都不能。

這一下都快抵上八階強者的攻擊了,只有那些將氣兵使用的出神入化的人才能有這般威力。

凌寒楓心中緊張,並不放棄,提起凌龍劍朝著那劍刃狠狠的劈去。

「轟!」

連劍帶人竟同時倒飛出去,劍刃去勢不減,繼續攻向凌寒楓。

「噗!」

光是這反震力都使得凌寒楓忍不住吐血,假如被這一劍刃擊中,鐵定必死無疑。

就在這危急時刻,天地卻陡然變色,原本晴空萬里的山頂上空竟出現了滾滾天雷,無數的閃電出沒其中,天空異變帶動周圍的天地靈氣都顫抖起來,彷彿是在歡呼雀躍的迎合著異變,一直在凌飛鴻手中的天地靈珠也猛烈的跳動起來,彷彿感受到了什麼。

眾人齊刷刷的抬頭望天,被天上這誇張的景象驚呆了,莫非是世界末日來臨了?

「刷!」

在眾人的目光中,一把晶瑩剔透的巨劍彷彿撕裂了蒼穹,筆直朝著地下飛來,而那個方位正是凌寒楓的面前。

「轟!」

巨劍準確無誤的撞上了凌飛鴻之前的劍刃,一聲巨響過後,劍刃直接消散開來,而巨劍卻是完好無損的插在凌寒楓面前的土地上。

凌寒楓此刻早已瞪大了雙眼,被這一下給驚呆了,心中不明所以。

周圍許多人都和他相同的想法,這從蒼穹來的劍究竟為何物,感覺像是氣兵,但是什麼氣兵能有如此強大的威力。它好像是特地前來幫助凌寒楓的。

凌飛鴻看著巨劍,臉色陰晴不定,上頭那洶湧的力量令他也有些膽顫,打算先看看情況再說。

只是還沒待他研究,巨劍彷彿活了一般,再次飛了起來,那方向赫然是老大和老二那邊,此刻他們正和陳友宜斗的不可開交。

「刷!」

巨劍直接向著太合劍與古龍刀砸去,這是老大與老二的氣兵,他們倆一看這情況,忙馭器抵擋起來。

「砰!」

簡單的一個橫掃,最先被砸中的太合劍發出了一聲脆響,片刻后就爆裂開來,化為絲絲真氣消散在天地中。老大當即一口鮮血吐了出來,直接受了重傷,他怎麼也沒想到這巨劍的威力竟強大如斯。

對於氣兵而言,一般都是打不碎的,只能通過消磨上頭的真氣使其消失,而巨劍卻隨意的一個橫掃就做到了,這蘊含的力量不言而喻,作為太合劍的主人,老大直接重傷,沒有昏死過去還算幸運。

見到巨劍的威力,老二吸取教訓,忙控制著古龍朝著一旁閃去,他可不想自己的氣兵也破碎了,那等於是損失了十年修為,這種傷勢很難恢復。

「刷」

原本霸道的古龍刀此刻像是做賊一般,小心翼翼的搖來晃去,堪堪躲過了巨劍的第一次橫斬。

只是還沒待老二反應過來,巨劍竟一個迴旋,直接劈在了刀刃上!」

「轟!」

老二隻覺拿刀的手傳來一股巨震,身體不由自主的倒飛出去,而古龍刀的刀刃竟直接被巨劍切割進去,片刻后也同樣碎裂開來。

「噗!」

在碎裂的一瞬間,老二也一口血噴出,他比較慘,直接暈倒在了地上,奄奄一息。

「老大,老二!」

凌飛鴻略有些悲傷的喊道,自己上下的兩個七階高手算是被廢了,如果氣兵不能凝聚出來,那就與六階高手無異,甚至還要不如。

他一直在旁邊注視著,卻不敢插手,巨劍之威實在太過強大,就連吞吃了兩顆玄元丹的他也沒有信心。

「凌寒楓,這是怎麼回事?你竟敢廢老大和老二,他們可是爺爺看好的人!」

凌飛鴻轉頭看向了凌寒楓,怒氣沖沖的質問道。

「我,我怎麼知道,如果我有這麼強大的力量,早就爭奪天地靈珠了!」

凌寒楓一臉的錯愕,他也不知發生了什麼,支支吾吾的根本說不清楚。

凌飛鴻一聽一臉的不信,正欲繼續質問,卻感覺整座山體震動了起來。

「怎麼回事?難道地震了?」

周圍的人都討論起來,對於今天發生的這些異象都有些見怪不怪了。

「轟」

山頂中心地段出現了一個深不見底的大洞,一道略顯消瘦的身影直接從中飛了出來,口中還激動道:「被困了這麼多天,終於出來了,哈哈!」

一見到此人,在場許多人臉色瞬間大變,凌寒楓忙興奮的跑上前去,大喊道:「大哥,你終於出現了,這些天我到處找你,都沒有你的消息!」

葉天微笑著朝凌寒楓點了點頭,道:「寒楓,這些天辛苦你了,我的事情稍後再議,現在先來解決眼前的事吧!」

說罷,他就看向了凌飛鴻等人。

此刻他們的臉色極其難看,許多的青年才俊都像是看怪物一般看著葉天。

半響,凌飛鴻才道:「葉天,沒想到你沒死,怎麼現在來報仇嗎?」

說這話需要勇氣,此刻的葉天實在是太過神秘,還成為了凌寒楓的大哥。

陳友宜也一臉感興趣的望著葉天,心中在猜想這位傳說中的大哥有什麼神奇之處。

「先交出天地靈珠,之後的賬我會和你們慢慢算!」

凌飛鴻眼中閃過一絲慍怒,強硬的說道:「葉天,靈珠乃是我得到的,理應屬於我,你憑什麼讓我交出來?」

聽了這話,葉天臉色不變,直接伸出一根手指,指著一處地方說道:「就憑這個,今天你們誰都逃不了!」

「刷刷刷!」

眾人順著所指的方向望去,頓時一個個臉色大變,驚駭莫名。只見那兒一柄巨劍正插在岩石中,耀眼的強光正從劍體上散發出來。

「這是你的氣兵?」凌飛鴻也瞬間變了臉色,不敢相信的問道。

葉天沒有說話,只是隨意的一招手,巨劍頃刻間就拔地而起,主動飛入了他的手中,這一手向眾人證明了一切。

「嘶」

那些曾參與陷害葉天的人都倒吸一口冷氣,心中怕的不行,已葉天此時的實力,隨便給他們一劍就能讓他們嗝屁。

「自己交出天地靈珠,讓你死個痛快!」

葉天提巨劍,直指凌飛鴻說道。

凌飛鴻見到那噴射著靈氣的劍尖,心中怕到了頂點,但是更不願意放棄天地靈珠這種至寶,於是彷彿瘋了一般大吼道:「不可能,它是我的,你無權拿走,我和你拼了!」

「刷!」

又一道劍刃被他劈出,有了老大和老二的前車之鑒,他壓根不敢與葉天的巨劍硬碰硬,此刻只能以劍刃代為攻擊。

這劍刃上真氣充沛,比之前那道還要強上幾分。

但是葉天卻根本不放在眼裡,只見他提劍隨意的一揮,一下就將這看似無可匹敵的劍刃斬為了兩半。

在葉天手中,這就像是切豆腐一般簡單。

凌飛鴻眼中浮現失望,他的攻擊失敗了,只能用更加厲害的了,唯一的辦法就是去硬碰硬。

「葉天,當初的你只不過是五階,此刻已是七階,這得歸功與秘境,也得感謝我凌家,我向你道歉,到時候將你作為凌家的上卿,與我一同享用天地靈珠如何?」

凌飛鴻不想硬碰硬冒險,只得誘惑的說道,這是他慣用的伎倆。

可惜葉天卻根本不吃這套,在他眼中,凌飛鴻就像個白痴,什麼也不懂,天地靈珠如何能夠共享,一旦認主便會主動進入主人體內。

他冷冷的瞟了這白痴一眼淡淡的說道:「凌飛鴻,你不用白費力氣了,我確實得感謝你,當初要不是你將我逼入死路,現在的我也許就沒有這麼好的際遇,而你也不會面對如此場面!」

他的話在諷刺凌飛鴻當初的陰險,不識抬舉,現在乃是自作自受!

凌飛鴻當然也聽出了話中的意思,終於忍不住怒道:「葉天,你欺人太甚,那就怪不得我了,今天拚死也要將你留下!青年才俊們一起上,殺了葉天者,我願獻上凌家至寶!」

他又開始煽動周圍力量了,只是現在卻沒有一個人敢於站出來,就連一向囂張跋涉的洪寒也選擇了沉默,此刻的葉天實在是太強了,就像是一座高山一般壓在他們頭上,他們這些六階修鍊者壓根不能在巨劍之下走過一招,找葉天麻煩就等於送死。

「好!你們這群膽小鬼不去,那我自己去!」

凌飛鴻見沒有一個人幫他,理智漸漸被憤怒掩蓋,提著長劍就朝葉天衝去。

「不自量力!」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