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她見流星對自己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情深意重;面對唐門那麼多的堂妹、表妹對他含情脈脈的誘惑,他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並且不顧唐門衆人的反對,在大年初一娶了自己爲妻,並堅持帶着她來到京城,見識一番,其實也是新婚夫妻不想小別的兒女之情。

Home - 未分類 - 不過她見流星對自己依然是一如既往的情深意重;面對唐門那麼多的堂妹、表妹對他含情脈脈的誘惑,他都視而不見聽而不聞;並且不顧唐門衆人的反對,在大年初一娶了自己爲妻,並堅持帶着她來到京城,見識一番,其實也是新婚夫妻不想小別的兒女之情。

李清照默默地替流星在佛前祈福,遇廟就拜,虔誠無比。

他的父親李員外也隨之來到了京城。

京城裏已經四方風雲,八方聚會。

二月二十九。

楚月來的生日,他快樂嗎?

他自己也不知,不過他只要想想和陸炳、吳承恩三人見面後的談話,以及謀定的計劃,他就忍不住有些神往。

今日的那短暫的會面,他也想不到自己擊敗了吳承恩後,竟然會被陸炳推崇至如此境界。

陸炳、吳承恩在瞭解了楚月來的苦衷後,也被這位絕世劍客帶來的消息震驚了。

不到兩個時辰就是子時。

陸炳心急如焚,他即擔心謊報的後果,也擔心被楚月來利用,但是這些都抵不過他對皇上的忠心。

既然知道有這個可能,那麼就要及時的告知皇上,剩下的事情就不是自己所能決定的了。

陸炳決定冒死進宮。

楚月來等在樹上,等着吳承恩的信號已經很久,天已經就快到了子時。

子時.

就是一切的結束,也是一切的開始。 「鰲老鬼!幾年沒見!你這狂雷訣又上一層樓了啊!」那煙如風看見那用精鋼石建造的小屋被這鰲煞隨便一指點碎,眼中也是閃過一絲震驚之色!他雖然也能夠輕易的轟碎這小屋,但是卻沒有那鰲煞那般輕鬆自在!那千婆婆看著這一幕,眼中的敬畏之色也是更加的重了起來!這螯老鬼本來就是修鍊了幾百年的老怪物!並且其修鍊的狂雷訣更是狂暴無比,威力極大!所以這鰲老怪的名聲也是響亮無比!特別是在這幾個小國之中!然而那千婆婆也沒有想到,這鰲老怪竟然會在這虎國之內苦修!

「哼!雕蟲小技而已!讓二位見笑了!」

那鰲煞此刻渾然不在意二人的目光!他此刻的心中完全被那蒼龍錄所佔領!他就是要不惜一切的,得到那傳說中的隗寶!只有那樣,他才能有機會更上一層樓!甚至可能達到那人類最強至尊之境!

三人腳步一踏,便是直接向那皇城的方向飛射而去!瞬間變消失在天際!

時間匆匆而過!轉眼間便又過去了三天!這三天雖然皇城之內顯得平靜無比!但是斗鬼神知道,暗中正有一股強大的暗流在涌動!而這也只是那暴風前的寧靜而已!並且這三天之內,斗鬼神也是發現了一個奇特之處!就是那皇城之中,竟然隱隱的有著一絲強大的氣息散播而出!當這股氣息剛剛散發而出之時,便會消失的無影無蹤!彷彿是被人特意抹去一般!而就在今日!那皇城之內的士兵也是不斷的增加著!而那原本的士兵也是被換成了身穿重鎧的士兵!這些士兵的身上都有著一股煞氣!並且其中足有大部分。乃是那超人強者!甚至其中十幾位隊長更是那超人高階強者!這一變化,令斗鬼神心中一驚!他知道!那所謂的商談之日,就快要來臨了!

就這樣,又過去了兩天時間!這皇城內的士兵更是增加了三倍不止!更是有許多高手也都潛入進來!更有那一股股龐大如同巨獸的勢力也都進入皇城!許多居民都知曉這一情況,心中也是微微不安起來!更有許多人直接的搬離了皇城!因為他們也是感覺到,這皇城之內似乎在醞釀著一股硝煙之意!而就在今日!那皇城之中竟然散發出一縷縷黑色的氣霧!這黑色的氣霧很是神秘,不僅蘊含著龐大的能量,並且還直接的衝天而起!慢慢的在那天空之中彙集!短短半日的時間,那天空之中便出現了一個方圓百米的巨大黑色旋渦!而那黑色的煙霧也是不斷的往上冒著,那旋渦也是在不斷的增大著!如同一張血盆大口似得!這一異象立刻讓皇城之內人心惶惶!而在天月樓內的斗鬼神也是雙眼看著這一團黑色旋渦。眼中滿是那思索之光!這虎國之中的種種相連。斗鬼神也是彷彿知曉了其中的奧秘所在!而就在那斗鬼神暗中思索之際!那幾天不見的顧濤卻傳來了一個驚天的消息!

「決戰之日就在明天!」

雖然只是短短的一句話,但是卻令斗鬼神心中一沉!他知道!該來的還是來了!能不能完成這武神院的重大任務!能不能化解這兩國大戰的危機!全靠明天的決戰了!不過斗鬼神也是隱隱猜出,這虎國之內的事情並不是看起來那般的簡單!甚至斗鬼神覺得,那虎國向武國開戰!也只是一種吸引眾人視線的偽裝罷了!收回心神!斗鬼神便直接的回到了住所之內!明天便是那決戰之日!他也是需要把自己的的狀態恢復到巔峰!也是需要調整好自己的心態!這幾日的異象。已經有些動搖了斗鬼神的內心!而這。正是那武者大忌!

此刻。遠在那萬里之外的落日山脈之下!那虎國的大長老正恭敬的站在一邊!而在他的身邊,也是站著其餘的幾位長老!這幾位長老毫無例外的,都是滿臉的恭敬之色!而在這幾人之前。赫然站著一名臉上戴著藍色面具的男子!男子身穿黑色華服!身上更是隱隱散發出強大的氣息,讓那縱劍門的幾位長老心中也是不安!連大氣都不敢喘!

「明天便是和那武神院決一死戰的日子!你們要勢必要將那武神院擊敗!如今我有要事要離開!這裡的一切,就全部交給你來打理吧!」

那帶著藍色面具的男子對著那縱劍門的大長老微微道,隨即便直接扔給那大長老一枚令牌!而後不再理會眾人,那男子也是直接向那遠方飛射而去!赫然也是那虎國皇城的方向!接過那枚令牌!那縱劍門的大長老向那虎國皇城的方向看了看!眼中也是露出一絲思索之色!

「按理說這明天就是那決一死戰的時刻!然而這皇城之內卻是沒有任何的援兵!並且那許多精銳之師也是被調走了一些!就連那在幕後一手掌控著的赤面組織,也是沒有任何人前來支援!這赤面組織葫蘆裡面到底賣的什麼葯!」那縱劍門的大長老心中不斷的思索著!如今他們這一方已經成為了弱勢!如果明天決戰,他們這邊還沒有援兵的話!那麼毫無懸念,等待他們的將會是那慘敗!不過這大長老雖然心中不安!但是還是不敢違背那戴著藍色面具的男子!因為他知道,這男子赫然正是那赤面組織內的頭領之一!人稱毒辣手,藍面!不僅實力強大無比,乃是那人皇六階強者!並且修鍊的功法也是歹毒無比,性格也是心狠手辣!凡是惹到他的人,沒有一個好下場!

彷彿是想到了那藍面的可怕之處!那大長老心中也是不由的打了一個寒顫!雙眼往那藍面消失的方向看了看,那大長老微微的鬆了一口氣!隨即便帶著幾人大步離去!如今那明天便是決戰之日,他也是要想好對策!並且還要做好能夠全身而退的完全準備!在這武國和那虎國之中,眾人都感覺到了一股壓抑的氣氛正在不斷的蔓延!彷彿是有著一張巨大的手掌在推動著這一切似得!

第二天一大早,斗鬼神便已經醒來!其實也可以說是那斗鬼神整夜都沒有睡覺!如今這大戰近在眼前,他也是沒有那個心思去睡!不管怎麼說,斗鬼神也還是有些擔憂!這虎國之內人皇強者就有好幾位,其中更是有那堪比七皇之一的強者!而斗鬼神雖然功法強悍,變成元猩之後能夠力戰那人皇二階強者,甚至是那三階強者!但是在那能夠比肩七皇之人的人皇面前,依然是不夠看!雖然那位人皇是他們這邊之人,但是那敵對陣營也難免會有那等強大的存在!就算是沒有,隨便來個人皇高階強者,也不是如今斗鬼神所能夠對付的!

今日黑虎城的清晨和往常也是不一樣!不僅裡面人煙罕見,就連那天空的顏色,也是那黑色的!在那天空之中,正有著一團巨大的黑色雲團!這個黑色雲團正在不斷的旋轉著,並且那中心的位置正對著那皇城的正中間,可謂是奇怪無比!

黑虎廣場!乃是這皇城之中最大的一座廣場!並且這座廣場的位置也是在那皇宮之中!其實也算的上是那皇家的四人院落!此刻,在這黑虎廣場之上,不斷的有人向這邊彙集而來!而這些人也是直接的分為了兩個陣營,遙遙相對!在這些人的前面,也是站著幾位領頭之人!然而令人心顫的是,這無論是哪邊的領頭之人,身上的氣息都是強大無比!竟然全部都是那人皇強者!

「轟隆隆!」

巨大的轟鳴之聲不斷傳來!那一對對身穿重鎧的鐵騎也是向這廣場之上而來,瞬間變包圍了整個廣場!一股蕭殺之意不斷的在空中蔓延而出!令人血脈幾乎都要凝結!而在那南邊的巨大陣營之中,一個身影也是正望著這場內的一切!眼中也是不斷的爆發出精光!赫然正是那斗鬼神!而斗鬼神的目光也是不經意間掃向那對面眾人!特別是在那對面為首的幾人身上多看了幾眼!令斗鬼神震驚的是!這地方陣營的人皇強者竟然足足有四位之多

!其中兩人戴著面具!還有一個乃是那前幾日和斗鬼神戰過的劉家玄宗!而另外一位則是一位紅髮老者!這紅髮老者身體消瘦,但是卻給人一種無比凌厲的感覺!彷彿那老者是一把隨時都可能大殺四方的絕世神兵似得!

「那邊足足有四位人皇!而我們這邊也是有三位!如果那老者所言不假,能夠一戰二的話!我們這邊還是有著勝率的!」

斗鬼神此刻不斷的盤算著雙方的實力!就在剛才特也是驚訝的發現他們這邊也是多了一位人皇強者!這位人皇渾身氣息如同颶風一般!並且那身上也是不斷的閃爍著細小的雷電,十分的霸氣!甚至斗鬼神隱隱感覺到,這老者的攻擊比那白髮老者還要強上一些!

「哼!沒想到鰲老鬼也摻合進來了!想必是你柳如煙告訴他的吧!」此刻,那對方陣營之人,那劉家玄宗赫然冷哼一聲!語氣雖然生硬,但是那劉家的玄宗似乎也不和那柳如煙和那鰲煞對視,彷彿是有些懼怕他們一般!(未完待續。。) 此刻,在那黑虎城的巨大廣場之上!一股硝煙之意也是充斥著整個廣場!在那廣場的兩邊,赫然站著兩個陣營之人!這每一個陣營的人數都足足有幾千之多!在這廣場的四周,也是圍滿了無數的鐵騎!一股濃重的煞氣直接散發而出!而更令人心顫的是!這兩個陣營前面站著的幾人,身上的氣息如同那洪水猛獸一般!彷彿要捅破蒼穹!竟然都是那人皇強者!這平日里神龍見首不見尾的絕世強者,今日竟然直接出現!並且還足足有七位之多!一位人皇強者都可以輕易的滅掉一個小國!如今這裡有著七位,那實力可想而知!

「呵呵。。。劉蘭山!你也真是夠無恥的!竟然用那卑鄙的手段來延長自己的壽命!不過就算是你能夠延壽有如何,想必就算是你延壽,那時間也是快要到了吧!不然你也不會拚死一搏,而會繼續龜縮在那劉家之中!」

那煙如風微微一笑,並沒有在意那劉蘭山所說!他也知道!這一次那赤面肯定也是有所準備!如果只是他前來的話,肯定討不到好處!於是就把那鰲煞也給說服而來!這樣至少在那蒼龍錄沒有出現之前,他們是同一陣營之人!也是有搶奪那蒼龍錄的機會!所以此刻那煙如風也是沒有回答那劉家玄宗劉蘭山的話!反而是直接諷刺起來!這劉蘭山本來早就過了大限之日!但是卻用那邪惡之法延壽,令那煙如風心中不由生厭!不僅是那煙如風。此刻那其他的幾人人皇強者,眉頭也是不由一皺!顯然對那邪惡的手法也很有爭議!

「煙如風!你不好好的呆在你的國度,跑到我們這虎國幹什麼!我劉蘭山的事也不用你操心!倒是你,我們皇家內戰,你竟然摻合進來!是不是對我們這虎國的皇室圖謀不軌!」那劉蘭山臉上也是異常的難看!這邪惡的手法乃是被那眾人所唾棄!也正如那煙如風所說,他就算是進行延壽,那修為要是沒有再度提高,他也會真正的死去!而他如今復出,也是為了那蒼龍錄!如果他能夠得到那蒼龍錄,想必他的實力也會提高!壽命自然也會跟著增加!到時候他也是有了那再度向前邁進的依仗!甚至是達到那無限壽命也是有可能!此刻見到這煙如風和那鰲煞一同前來。那劉蘭山的心中也是不斷的在打鼓!雖然他知道那赤面組織的強大。但是如今他這一方的人皇也只有四位,而那邊雖然只有三位,但是那煙如風和那鰲煞都是那人皇之中高階之境!怕是一個人都完全能夠勝過他們兩人!

「哼!真是不知廉恥!說起謊來真是有板有眼!要不是我早就知曉這裡的秘密,恐怕今日也會被你給矇騙過去!如今這蒼龍錄我是勢在必得!你們識相的就別和我掙!不然後果你們是知道的!」

那鰲煞此刻一聲冷哼傳出!震的大地都微微一顫!那狂暴的雷電氣息也是不斷的在其身上翻湧著!那鰲煞此刻也是如同那雷神一般!感受著那鰲煞身上的強悍氣勢。那劉蘭山也是眼眸一顫!並沒有再度的說下去!他劉蘭山雖然也是人皇強者。但是在那鰲煞眼中。依然不夠看!

「蒼龍錄!」

此刻,凡是聽過那傳說之人都不由為之一愣!雙眼之中也是充滿炙熱之色!然而還有許多人不知道這個傳說,臉上滿是那疑惑之色!按理來說這今日應該是那絕對爭權之日。然而似乎並沒有那麼簡單!然而很多人此刻都已經猜到了什麼,這內戰估計也只是個幌子而已!

斗鬼神此刻也是感受到了這其中的異常之處!不過他也是對那蒼龍錄絲毫不了解!也是不明白那大部分人在聽到這蒼龍錄之後眼中為何為那樣的興奮!

聽到這鰲煞這般一說,那對面的四名人皇強者都是不由的皺了皺眉頭!其中那兩個帶著面具的男子也是眉頭緊皺,臉上滿是那疑惑之色!不過這兩人的面容卻被那面具所覆蓋!眾人也是無法看透這二人的表情如何!

「沒想到我們極力的封鎖這個秘密,到後來還是被別人知曉!不知道是你們的消息太過於靈通,還是我們這裡有那內鬼存在!」

此刻,一道冷漠的聲音從那帶著藍色面具的男子口中發出!其中也是參雜著些許的疑惑!他們自從得知這皇城內的秘密之後,也是完全的封鎖了整個消息!而他們之所以讓那虎國和那武國大戰,其實也正是為了吸引別人的視線!讓別人以為他們赤面組織是為了那虎國和武國之戰而來!不過這男子也是沒有想到,這個蒼龍錄出現的消息竟然會被傳了出去!還引來了幾位人皇強者!不過就算如今這個消息也已經被別人所知,他也是絲毫不在意!他們赤面組織的真正戰力很快就會到來!就算是這眼前二人高階人皇強者,也是有來無回!那蒼龍錄,他們也是勢在必得!不過在那赤面真正戰力到來之前,他們也是不敢隨意而為!只有處於被動狀態!

「轟隆!」

就在這時,一聲巨響傳來!眾人只感覺到腳下一顫,那大地都龜裂起來!那巨大的廣場之上,也是不斷的斷裂起來!整個廣場此刻彷彿都要分開一般!

「出現了!蒼龍錄!」

此刻,那些人皇強者心中不由一驚!身形也是瞬間飛到那天空之中!雙眼更是緊緊的盯著那腳下的大地!而那些飛在半空中的人皇強者此刻看著那腳下的皇城,眼眸也是一顫!滿臉的震驚之色!

只見那黑虎城內的大地此刻竟然完全的斷裂!一條條巨大的裂縫也是出現在這黑虎城之中!更是把那原本是一個整體的黑虎城分為了許多小塊!而在這黑虎城的正中央,赫然有著一團黑色的氣霧!這一團黑色的氣霧之中似乎在包裹著什麼物體一般!並且那上面額黑霧也是不斷的向空中飄去,那天上的黑色旋渦也是不斷的擴大著!

「轟咔!」

突然,那烏黑的氣霧之中突然傳來一聲雷鳴之聲!震得眾人都是耳朵一陣翁明!而在那黑色的氣霧之中也是閃爍著幾條粗如手臂的紫色雷電!這紫色雷電如同那一條條巨蛇一般,不斷的在那黑色氣霧之中遊走著,讓人觸目驚心!

「果然被騙了!」

此刻,站在那廣場之上的斗鬼神見到這一副末日景象,和那方才幾位人皇強者的談話!就算是再傻的人,也能夠明白他們只是被利用了而已!只是為了吸引別人的視線的棋子而已!此刻,那眾人也都是滿臉的絕望之色!他們自然是明白了這其中的緣由!而如今這大地龜裂,他們不能夠飛行!只是片刻的功夫,便是有著幾百人直接掉進了那巨大的裂縫之內!生死不明!

「嗡!」

一陣巨大的震動之聲從那皇城的中央傳來!眾人心中也是一驚!隨即便看到一團黑色的氣霧從那不遠處直接飛上半空之中!那團黑色的氣霧只有籃球般大小!但是那氣霧竟然密度驚人,如同一團黑色的水似得!並且那一團黑色的氣霧此刻正在劇烈的顫抖著,彷彿隨時都要破裂一般!

「那是什麼!」

斗鬼神此刻站在一塊巨大的裂縫邊緣之處!望著那高空之中的黑色氣霧臉上也滿是驚駭之色!此刻他也是想到了這黑色氣霧裡面應該就是那人皇口中所說的蒼龍錄!

對於蒼龍錄,斗鬼神一點也不了解!但是看到那些人皇強者都是為此而來,眼中滿是炙熱之色!斗鬼神也知道這蒼龍錄絕對不是凡物!應該是無上珍寶!此刻,想到這,斗鬼神的眼中也是精光閃爍!能夠讓那人皇強者都心動的,他怎麼會不心動呢!

此刻,那黑虎城之內!慘叫之聲不絕於耳!那大地也是不斷的龜裂!完全一副末日景象!然而在那百米高空之中,七位人皇強者都是緊緊盯著那半空中的黑色霧團,對那下面的慘烈場景絲毫不顧!在這個世界之中,實力就是最重要的!那人命就是如同那螻蟻一般,分文不值!

「扣天印!」

此刻,那煙如風率先出手!一個如同那房屋般大小的手影直接向那團黑色氣霧抓去!而那些原本心中激動不已的人皇強者見此,也是紛紛出手,向那團黑色氣霧而去!頓時間只見那團黑霧四周手影法寶不斷!澎湃的能量也是在那黑霧四周不斷的咆哮著!氣爆之聲更是不斷的炸開!那團黑霧的四周的空氣此刻都發出那刺耳的轟鳴之聲!

「終於開始搶了!」

斗鬼神眼眸一顫!雖然他也想去搶奪那團黑霧中之物,但是他也是不能夠飛行!只有眼睜睜的看著那半空之中幾名人皇互相爭奪!

「轟!」

一聲巨響傳出!那團黑霧的四周直接爆炸開來!強大的衝擊波直接橫掃而去,瞬間變波及千米!而那一起出手的幾名人皇此刻也是猛的一震!彷彿身體受到了一記猛錘!那身形也都是向後連退幾步才站穩!

而此刻,那團黑霧也是漸漸的穩定下來!在那黑霧之中竟然隱隱出現一條黑色龍魂!這條龍魂雖然很小,但是其上竟然散發出強大令人心顫的氣息!而那龍魂也彷彿是一個活物一般,不斷的在裡面盤旋著!彷彿要衝破雲霄!(未完待續。。) 二月二十九,嘉靖今日沒有寵幸女人。

在沐浴更衣、敬天拜地、禮佛悟道之後。

他在自己的寢宮裏,安祥的躺在牀上睡覺。

幾個宮女、太監在不遠處侍候着。

月移中天,夜已深,子時。

“哼、哼、哼”嘉靖寢宮裏的太監忽然被幾個宮女捂嘴後,用刀殺死。

“哼哼”是他們臨死前發出的輕哼聲。

喝了宮女“親捧”的好茶後,今晚的嘉靖睡眠極好,面色安詳。

幾位宮女快速處理好太監的屍體後,兩人潛至嘉靖的身前,另一人則在兩女身後,玉手拿一塊布,剛剛被水打溼透了的布,眼睛冷冷地盯着睡着的嘉靖。

白綾,在兩宮女的手上。

一人扯着一段。

對準了嘉靖的脖子,迅速的套上。

兩女雙手用力一勒,站在身後的另外那女,玉手上的那塊溼布猛地蓋在了嘉靖的臉上,死死地摁住了掙扎不止的嘉靖。

三女死死的用力。

被白綾勒住了脖子的嘉靖身子一陣蠕動,卻無力迴天。

三息過後。

嘉靖停止了掙扎,幾女依然牢牢地又堅持了三息時間,然後兩個用白綾勒死嘉靖的宮女,彷彿脫力似的鬆開了慘白的白綾。

溼巾被玉手拿開,她眼中的冷酷,看的那兩個宮女有些害怕。

可是她們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玉手的主人,那婀娜而成熟的身體一晃,兩名宮女手上的白綾竟然纏繞在了她們自己的脖子上。

三息之後。

兩女窒息而死。

現世報,來的快。

但這就是身爲身不由已的奴隸、下人的悲哀……事情做不成,自己死,也許九族都會死,事情做成了,自己還是要死,但是家人平安了。

所以他們中的人,一旦獲得力量復仇,那也將是很暢快淋漓的,無所顧忌的。

嘉靖的寢宮內,忽然自門外走進來二人。

其中一人赫然是狄青雲,他身後是那位有些戰戰兢兢的老四。

傀儡四王爺。

…………

子時前一個半時辰前,奶孃的兒子,自己的發小陸炳,惶惶的告訴了一個自己初次聽來極爲可笑的消息。

嘉靖沉思過後,目光中的精芒不斷的閃爍,他的臉色越來越陰沉、難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