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等,阿瑞斯,難道這裏真的沒有其它辦法離開嗎?”易寒問道,畢竟阿瑞斯也是戰神的手下,如果戰神真的是像傳說中的那樣,應該不會不給阿瑞斯出去的機會的。

Home - 未分類 - “等等,阿瑞斯,難道這裏真的沒有其它辦法離開嗎?”易寒問道,畢竟阿瑞斯也是戰神的手下,如果戰神真的是像傳說中的那樣,應該不會不給阿瑞斯出去的機會的。

沉默了好一會兒,阿瑞斯才道:“易寒,你告訴我,你是怎麼進來的?爲什麼會被送進來這裏?”

“是這樣的,我們遇到了一個強大的騎士,他非常強大,把我和希爾雅娜斯都打敗了,然後他並沒有殺死我們,我們也不知道爲什麼他居然沒有殺死我們,而要他的手把我們送到這裏!”易寒道。

“強大的騎士?比希爾雅娜斯小姐還要強大的騎士?什麼時候大陸上居然出現這麼強的人了?”阿瑞斯自言自語道。

又過了好一會兒,阿瑞斯才道:“好吧,我帶你們去那裏,哦,厄喀德那,你們也來吧,反正不管怎麼樣,你們都不可能通過的了!”

“不可能通過?什麼意思?”希爾雅娜斯問道。

“不要問了,到了之後你們就會知道了,好了,現在都跟我來吧!”阿瑞斯說完,就身體化作一道閃電,先離開了。

厄喀德那看了其它三隻神獸一眼,然後道:“兄弟們,走吧!”四人同時離開,四道流光直追阿瑞斯。

希爾雅娜斯看着易寒,關心的問道:“你現在可以飛嗎?”

“我可以試一下的!”易寒說完,體內的金色魂能流轉,突然他的身體慢慢升高,居然真的可以飛起來了。

“走吧!”易寒對希爾雅娜斯道,但是他的話剛出口,身體突然不受控制,居然從空中掉了下來,“嘭”還好易寒現在的身體非比尋常,這種程度的撞擊,對他根本沒有什麼傷害。

“叫你逞強!摔痛了吧!”希爾雅娜斯走了過來,對易寒道。

“呵呵,易寒小兄弟,老頭子帶你一起走吧!”這個時候,匠神厄帕俄斯突然出聲道,從剛纔開始,他一直在自己的懷裏找什麼東西,修普諾斯死了,但是他卻跟着幾人過來了,完全不怕易寒幾人會不會把他滅口。

兩人轉頭一看,發現厄帕俄斯的背上有了一雙閃爍着光芒的翅膀,那雙翅膀異常美麗,金色的光芒在他的背上不停的散發出來。

“你這是……”易寒看着他的光翼,道。

“哈哈哈哈……被嚇到了吧,這可是我的得意之作,本來我是沒有想到名字的,但是看了易寒兄弟的神龍之身之後,我突然想到了,這就叫做升龍翼好了!”厄帕俄斯大笑道,接着說道:“這可是我仿照傳說中的神獸,展翅天鵬來製造的,這速度……嘖嘖嘖嘖……”

“廢話少說了,你把易寒帶上,我們走吧!”希爾雅娜斯道,打斷了厄帕俄斯的話道。

“好的,美麗的小姐!”厄帕俄斯道,他其實也挺害怕希爾雅娜斯的。

希爾雅娜斯剛飛起來,突然眼前一陣風吹過,希爾雅娜斯轉頭一看,厄帕俄斯已經不見了,他的速度居然比那五個人還要快,如同一道流星逐月一樣,不到一分鐘,就看到了前面的五人。

看到厄帕俄斯的升龍翼,居然有如此驚人的速度,“厄帕俄斯爺爺,您這雙翅膀的做工真的很不錯啊!果然是您老人家的得意之作啊,簡直就是神作啊,那些神器什麼的,跟你這升龍翼相比,簡直就什麼都不是!不知道厄帕俄斯爺爺,你可不可以……”易寒一臉賤笑的對厄帕俄斯道,明顯居心不良。

“當然——可以!”厄帕俄斯拖長聲音道,但是易寒還在等着下文,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果然,厄帕俄斯道:“不過,這雙升龍翼,只能夠裝配在一個人的身上,現在它已經和我的身體連在一起了,你不會忍心要老頭子我把背後的翅膀撥下來吧,這可是很痛的,而且,一旦認主的升龍翼,根本無法第二次認主,所以這雙升龍翼,你還是放棄吧!”厄帕俄斯老臉皺了起來,一副難爲的樣子。 “易寒小朋友,我這雙升龍翼,是不可能讓給你的!”厄帕俄斯道,聽到厄帕俄斯的話,易寒不禁有些沮喪了,“不過,既然我能夠製造第一雙升龍翼,那麼,我就能夠製作第二雙!”

“厄帕俄斯爺爺,您果然是非常偉大的人……”易寒繼續稱讚道。

“但是,我需要的材料可不少,黑耀巖,星巖……”厄帕俄斯又說了一連串的東西,不過,大部分材料易寒都聽說過的,因爲,有不少材料和之前製造的魔法陣是相同的,易寒還有剩餘的材料。“看來還是要去地精商店一趟,要其它材料才行!”易寒心道。

“最後,還要一樣特別的材料,就是神格了,你的升龍翼想要多快,多強,就全看這個神格了,不過,這不用你擔心,因爲修普諾斯的神格就在我這裏,估計你應該也找不到比他更強的神格了吧!”厄帕俄斯笑道。

“那厄帕俄斯爺爺,如果我已經把所有的材料都收集了,那麼,您什麼時候纔可以把升龍翼做出來呢?”易寒問道。

厄帕俄斯想了想,這可是要耗費他不少精力和時間,他道:“我想,可能要十年的時間!”

“十年?”易寒驚訝道,他根本不可能等這麼久。

“其實,這也是因爲這些材料難以熔化,我的神炎要把它們熔化,也要等九年多的時間,真正鍛造起來的,也不用半年!”厄帕俄斯嘆息道。

神炎?如果我還能夠使用獻祭之火就好了,獻祭之火的高溫,可是連鳳凰火焰也略遜色幾分。易寒心想到,

不過這也只能想想了,這個時候,希爾雅娜斯也追上來了,厄帕俄斯因爲要與易寒對話,不得不把速度放慢,不緊不慢的跟在前面五人的後面。

希爾雅娜斯仔細的打量着厄帕俄斯背後的升龍翼,她怎麼也想不出來,爲什麼這雙翅膀居然能夠有這麼快的速度,剛纔那快如閃電的一瞬間,希爾雅娜斯絕對不會認爲這是面前這個猥瑣老頭的真實力量。

“哈哈,小女娃,嚇到了吧,這可是厄帕俄斯爺爺的得意之作啊!如果能夠把它的實力發揮出來,這可是不會比沙神的速度遜色!”厄帕俄斯得意道。

“只是這樣的速度而已,有什麼了不起的!”希爾雅娜斯不屑道。

“小女娃,你居然敢瞧不起我,你都不知道沙神的速度有多快,他可是隻比主神要慢一分而已……”厄帕俄斯還沒有說完,希爾雅娜斯的身體已經消失了,一道黑色的長虹劃過天際,只用了一秒鐘,希爾雅娜斯已經在前面五人的後面了。

厄帕俄斯被希爾雅娜斯恐怖的速度嚇到,他的雙眼外突,嘴巴張得大大,已經驚訝得說不出話來了,這速度,恐怕已經不比沙神差了。

“易寒小朋友,你女友到底是什麼人?”厄帕俄斯頭上冒出一片冷汗,問道。

“你覺得,像這麼強大的女孩子,會看上我嗎?”易寒低聲道。

“這倒也是,你看上去怎麼也沒有我這麼帥,而且,你的實力也太差勁了,根本配不上人家。”厄帕俄斯得意道。

黑色迷情,總裁的勾心誘妻 “……”易寒對這自戀的老頭無語了。

“但是她爲什麼居然會有這麼恐怖的速度,還有,她好像也能夠和修普諾斯抗衡啊,如果不是修普諾斯用了永恆之夢,恐怕誰勝誰負還難以預料,天啊,這世界太瘋狂了,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強大的小姑娘,這隻有傳說中的……”厄帕俄斯說到這裏,臉色突然變了一下,他向着易寒頭問道:“她是弒神者,對吧!”

“什麼弒神者?我不知道!”易寒裝傻道。

“你不知道嗎?那種詭異的技能,對,她一定是弒神者,不過,這和我有什麼關係,我只是一個只會制器的老頭而已!”厄帕俄斯語氣突然改變,道。心想,不過,弒神者也出現了,看來這世界越來越有意思了。

希爾雅娜斯的身份,恐怕也瞞不過阿瑞斯等人,但是易寒並沒有使用什麼技能,而且他的實力太差了,沒有任何人或獸會認爲易寒也是弒神者之一。

死亡森林的空間非常大,就算是幾人的速度,也飛了近一天,阿瑞斯才停下,然後他開始念着什麼咒語似的,一個小型的傳送門出現在衆人的面前。

這時候,四名神獸也變成了人類的外型了。

化身成一箇中年男子的厄喀德那道:“怎麼可能,在死亡森林的結界裏面,應該不可能有其它空間出現的,我們也已經試過很多次了,根本不可能召喚出傳送門!”

“這也不是我做的,這是我主做出來的!”阿瑞斯道。

“這傳送門是通向哪裏的?”希爾雅娜斯突然問道。

“本來是沒有名字的,但是我給它取名爲,封印之地。好了,你們快點,這個傳送門只能維持三分鐘,不願意進去的就不要進來了!”阿瑞斯說完,自己先走了進去。

幾人面面相覷,過了幾秒,厄喀德那首先進去了,然後其餘三隻神獸幻化的人也進去了。

“走吧!”厄帕俄斯道,也走了進去。

易寒與希爾雅娜斯對望了一眼,同時走了進去。

易寒一出來,面前是一座山,一座非常大的山,反正以易寒的眼力,也看不到山腳的邊緣,山頂端理會是完全看不到的,因爲已經被一片又一片的雲層遮掩起來了。

“這裏,已經是死亡森林的外圍了嗎?”其中一隻神獸金剛神猴問道。

“不對,這裏只是一個特殊的空間而已,注意了,別亂走,否則以後回不來的話,可不要怪我了!”阿瑞斯道。

“你到底要帶我們去哪裏?”希爾雅娜斯問道。

“當然是死亡森林的出口,但是,你們必須先到達上面,然後我再才繼續說下去!”阿瑞斯微笑道。

“這有什麼難度,不就是到上面嗎?”另一個神獸不屑道。

“沒有難度?那麼,你可以試一下!”阿瑞斯仍然微笑道。

“哼,試就試!”那神獸立即變化成原型,居然是一隻深淵魔龍,深淵魔龍是第一代龍皇以的龍身上誕生出來的,它吸收了龍生前的能量,而且在死了之後也吸收了無數死靈的靈魂,所以他的實力非常強大,已經不比龍神遜色多少了。

這條深淵魔龍的身體異常龐大,他的雙翅展開之後,足足有近百米,只見他一扇翅膀,強烈的風暴立即向着地面撲來,一陣又一陣的塵土被激揚起來。

篷,深淵魔龍飛了起來了,直向着這山頂端飛去,但是,易寒卻發現,阿瑞斯一臉幸災樂禍的神色,而且向着遠處跑去,易寒心中一動,拉起希爾雅娜斯的手也跟着阿瑞斯跑去,其它人看到三人離去,也跟着離開。

“阿瑞斯,你在搞什麼鬼?”厄喀德那對着阿瑞斯咆哮道,半人半蛇的身體出現,在他的身後,兩隻神獸也同時恢復成神獸模樣,金剛神猴,還有一隻水晶獨角獸。

“厄喀德那,我可是什麼也沒有做,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在這裏一直站着,不過,哦,看,他回來了!”阿瑞斯攤了攤手,示意自己並沒有做什麼,然後他突然看着天空,道。

嗽——嘭,深淵魔龍從天空中筆直的落了下來,撞到了地面上,這時候其它人才明白,如果自己還站在那裏,恐怕也會被這隻魔龍砸中。

“老弟,發生什麼事了?爲什麼你會跌落下來的?”厄喀德那道深淵魔龍道。

深淵魔龍狼狽的站了起來,雖然身體感覺到一點痛苦,但這種程度的傷害對它來說也沒有什麼問題的,它沒有理會厄喀德那,反而怒視着阿瑞斯道:“阿瑞斯,你是不是早就知道上面的禁空結界的!你居然不告訴我!”

阿瑞斯再次攤了攤手,無奈道:“我可是叫你不要試了,但是你非要去試,那我也沒有辦法啊!”

原來如此,這時候,易寒他們才明白,這條深淵魔龍明顯是被阿瑞斯陰了一把,衆人又試了一下,發現除了長着翅膀的兩隻神獸之外,只有厄帕俄斯能夠在空中停留十秒左右。厄帕俄斯的升龍翼,讓他有了優勢。

“好了,各位,如果你們不想在這裏待一輩子的話,就努力往上爬吧!”阿瑞斯對衆人道。

看着直插雲霄的高山,衆人的頭上垂下了幾條黑根,厄帕俄斯更是破口大罵:“天殺的阿瑞斯,你居然讓我一個老頭去爬這麼高的山,你還有沒有同情心啊!你這白癡……”

不過,阿瑞斯已經開始爬了,像根本沒有聽到厄帕俄斯的話一樣。

衆人苦笑一下,也跟着爬上去。

十天之後,“阿瑞斯,你這混蛋,到底還有多久纔到啊!”厄帕俄斯大聲道。這老頭的精力還真好,到了現在居然還這麼有精神。

“快了,馬上就要到了!”阿瑞斯回答道。

易寒擡頭看了看,雖然他們的身體周圍已經飄浮着雲朵了,但是這山的頂端好像並沒有出現的趨勢,這樣的話,或許現在連一半的路程也沒有到達。

“阿瑞斯,你這話已經說了一百三十四次了!但是現在我們還沒有看到頂端,你這混蛋是不是在耍我們?”厄帕俄斯再次道。

“臭老頭,你也知道你問了一百三十四次了?我第一次爬的時候用了三十九天的時間,如果你想問,就留到三十天之後再問吧!”阿瑞斯罵道。

又過了二十天,這裏的溫度非常低,恐怕也有零下一百多度,易寒靠近希爾雅娜斯,然後將體內的火系元素聚集起來,讓自己的身體發熱,希爾雅娜斯感覺到易寒身上的溫柔,也靠近了幾分,兩人幾乎緊挨着前進。

“阿瑞斯,我突然恨我自己不是女孩子!”厄帕俄斯看到希爾雅娜斯和易寒,突然幽怨的對阿瑞斯低聲道。

阿瑞斯看着厄帕俄斯的老臉,不由地道:“呃,我想,就算你是女孩子,易寒也不會讓你接近的!”

“……”

突然,水晶獨角獸突然道:“看,阿瑞斯,那個是山頂嗎?”

聽到水晶獨角獸的話,衆人立即把頭擡起來,果然,在目光能夠涉及的地方,山頂出現了。

“對,那就是山頂!”阿瑞斯道,不過,他的臉色突然變得嚴肅起來,“不過,你們要小心一樣,在最後的一百米左右,這裏會出現一點危險,不過,相信以你們的實力,這點危險也不算什麼的!” “什麼危險?”厄喀德那道。

“這裏有一種冰鳥,它們不受禁空結界的影響,仍然能夠飛翔,它們的特性是嗜殺,還有喜愛新鮮的血肉,不過,如果沒有血腥味出現,應該是沒有什麼問題的!”阿瑞斯道。

“血腥味?這點不算吧!”厄帕俄斯突然道,他揚了揚自己的左手,一條細細的痕跡出現,金色的神血滲了出來。

“厄帕俄斯,你這可惡的臭老頭!白癡——”阿瑞斯大罵道,彷彿驗證他的話一樣,一隻藍色的小鳥飛了過來,這小鳥和其它小鳥沒有什麼不同,它只有手掌大小,不過全身的羽毛都是藍色的,口中好像還可以吐出冰氣。

“不就是一隻小鳥而已,有什麼大不了的?”厄帕俄斯毫不在意道,他的右手中取出一把小型的弩箭,嗽,一聲,弩箭射了出去,噗,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這隻冰鳥居然被直接命中了,它無力的倒下,突然,嘭一聲,冰鳥居然自爆了,一團藍色的血霧出現。

一聲鳥鳴響了起來,非常的悅耳,但是第一聲還沒有結束,第二聲鳥鳴再次響起來了,然後第三聲……不管聲音多麼悅耳,一旦超出了耳朵能夠承受的範圍,也只能算一種聲音——噪聲。

衆人回頭一看,只見遠方的天空居然出現了一大團藍雲,居然是一大羣的冰鳥,它們將天空都遮蓋起來。

“厄—帕—俄—斯!”周圍的人都怒視着厄帕俄斯。

“呃,呵呵,呵呵,沒事的,我……我……還是先離開了!”厄帕俄斯干笑道,最後突然冒出這句話,只見他的升龍翼狠狠的撲了幾下,金色的光芒大盛,如同一輪紅日一樣,發出異常強烈的光芒。

下一秒,他已經不見了人影,那光芒直衝向了頂端,他居然還能夠飛翔!

不過,很快,厄帕俄斯就後悔了,他發現,由於他的光芒,居然有一半的冰鳥被他引走的,那些冰鳥死死的追着他不放,厄帕俄斯只能不停的往前,祈禱能夠快一點到達山頂,而且還要那山頂能夠讓他不受這些冰鳥的攻擊。

“機會,快爬!”阿瑞斯道。

其實就算阿瑞斯不說,衆人也開始爬了起來了,不過,那些冰鳥越來越近了。

“輪流攻擊吧,否則所有人都不可能活下來的!”厄喀德那道。

“好!”衆人同意。

“易寒,捉住我!”希爾雅娜斯突然對易寒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