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瀟姐姐!”

Home - 未分類 - “瀟姐姐!”

驀地,一個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聲音從白瀟瀟的耳邊響起,她急忙扭頭看去,當她看到那張熟悉的臉龐時,淚水再也止不住流了下來……

法陣內的沈雲,此刻依舊在忍受着非人的疼痛,這比之前任何一次激活青色珠子都要痛苦得多!

驀地,沈雲眼前出現了一片黑影!如此大面積的黑影讓沈雲緊張了起來,忍着劇痛擡頭看去,就見到那一座黑色的小山向自己砸了過來!

“混蛋!啊——”沈雲想逃出這片黑影,卻發現自己根本就難以移動半分,不禁怒吼一聲,兩隻強壯無比的雙臂“啪”的一聲合在一起,身子微曲,馭起鬥龍拳,猛地一躍向上衝去!

沈雲此刻才理解,作爲一個獸人族,在關鍵的時刻,激活自己的血脈傳承要比什麼法器之類好用得多!

婚然心動:蜜寵小甜妻 從沈雲碗口大的拳頭中,現出了一團團白色的靈氣,在鬼羅與衆位魔修的驚駭目光中,原本洶涌進沈雲體內的靈氣慢慢匯聚在他的拳頭上,最後竟然現出了一條銀白色的巨龍,纏繞在沈雲的臂膀之上,衝向了那巨石法器!

“轟”的一聲巨響,沈雲的雙拳直直地抵在了巨石法器的地步,一陣強大的靈氣波動散發開來,讓鬼羅也不由自主向後猛撤了數丈之遠才停了下來!

這件巨石法器,可是一件上等的低階法器,雖然用法單一,只是能夠變成小山大小去壓砸對手,但是卻也正因爲用法單一,所以才能更多的將法器中的靈氣聚爲一點,這一擊的威力,絕對不亞於鬼羅自己全力的一擊!

所以當鬼羅看到沈雲竟然用雙臂將巨石法器生生攔下之後,臉上現出了駭然之色:就算是自己,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能夠做到此事。況且沈雲原本就比自己的修爲低一階!

“呵呵,我……”鬼羅正要說些什麼來漲漲自己的士氣,卻驀地發現巨石法器忽然現出了裂痕!

“不可能!”鬼羅打死都不會相信,沈雲憑藉雙拳就能夠將一件上等的低階法器廢掉,就算是化形境的高手也不一定能夠輕鬆做到的事情,沈雲竟然做到了!

“嘭”的一聲,就在衆位魔修眼前,沈雲將那件巨大化的巨石法器擊了個粉碎!

“一起上,殺了他!”鬼羅再也不敢託大,吼叫一聲,自己馭起了那柄血紅色的***衝向了沈雲。

沈雲現在的體型要比鬼羅大了一號,冷冷看着衝來的數名魔修,嘴角一咧,夜鉤長劍馭起,挽出了數道劍花迎了上去。

此刻的沈雲也不再馭起靈氣罩,單槍匹馬闖進了衆位魔修中,利用同樣增強不少的敏捷屬性不斷躲閃穿梭。

幾名魔修將自己的法器都馭出,不斷向沈雲進行着攻擊,卻被沈雲有些詭異的劍法全部格擋,或者被他用看上去有些凌亂的步法躲過。

幾個回合之後,鬼羅冷笑道:“沈雲,鬼羅我今日必將殺了你!”

“血魂陣,結陣!”鬼羅說罷雙翅一揮,一陣黑色的罡風吹過,化爲十餘名血色的鬼影,在鬼羅面前相互穿梭。

一眨眼後,這十餘名鬼影陡然消失不見,而鬼羅化爲數道殘影也消失在了沈雲的視線中。

沈雲一愣,猛地轉身,馭起靈氣護罩向一個角落飛去!

數名魔修以爲沈雲怕了鬼羅的血魂陣,急忙追了上去。

幾息之後,沈雲來到了法陣的一個角落,手掌一翻,陣法旗出現在了手中,輕輕一揮,法陣露出了一個裂痕!

“不好,他要逃出去!”鬼羅本能地喊道,但是說完之後就覺得不對勁:沈雲如果出去了,那就是要將自己衆人圍困在這陣法內,可是沈雲自己應該明白,如果沒有他自己在這裏指揮的情況下,自己很容易就能狗破了此法陣。

之前自己在外面就差點破了此陣,如若不是沈雲拼死抵抗的話,此陣早就被自己破了!

那麼,沈云爲何要突然打開一道裂痕?!

“別追了!”鬼羅猛然意識到了什麼,大喝一聲,現出了身形。

可是這一聲依舊還是晚了,那道細小的裂痕一出現,衆位魔修便追了過去,而就在此時,一股強勁的靈氣衝擊順着裂痕衝了進來,而且還夾雜着數道凌厲的劍氣!

衆位魔修見勢不妙,轉身就要逃竄,耳邊卻忽然傳來了一個聲音:“回來……回來……不要害怕……”

在聽到這個聲音的同時,衆位魔修驀地覺得自己身體完全麻木了,好像根本就不聽自己的使喚,而眼前也出現了一道道像是彩虹般的東西!

這讓他們不禁皺起了眉頭,可是,這也是他們能主動做出的最後一個動作了……

數道劍氣劃過,六名魔修統統慘死在法陣中,無一倖免!

“這……”親眼見到了這一幕的鬼羅更是張大了嘴巴,本能地馭起靈氣罩護身,眼中帶着驚駭之色看着站在那裏的沈雲……

“呵呵,鬼羅師兄,現在,就剩下咱們兩個人了呢,你說,你要不要死?!”

“哈……”鬼羅怒極反笑:“沈雲,不是我鬼羅託大,就憑你現在實力,根本就不可能殺了我!區區雕蟲小技,我鬼羅是不會上當的!”

“哦?是麼?”沈雲冷笑道:“不知道你如果死在這裏,魔靈門會不會一怒之下攻到我們元國來呢!”

鬼羅一怔,剛要說什麼,卻聽得耳邊傳來了一個美妙的女子聲音:“鬼羅師兄,好久不見了,你還記得師妹麼?”

“誰?”鬼羅本能地反問了一句,眼前卻是現過一道黑影,定睛一瞧,就見沈雲不知何時來到了自己身前,手中那柄詭異的黑色長劍直直刺了過來!

“啊——”鬼羅一聲大吼,雙翅猛地扇出一股罡風,卻依舊擋不住那柄詭異的長劍,被直直地刺穿了胸口,一口鮮血噴出,如同流星一般栽倒在了地上……

沈雲見鬼羅死去,長出一口氣,緩緩落在地上,再也撐不住,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哥!”

一個在夢中千萬遍響起的聲音傳入到了沈雲耳中,他眼圈一紅,轉身看去,看到了那張思念無比的面孔:“婉兒……”

說出這兩個字,沈雲再也忍不住,兩行熱淚從眼窩中流了出來。

沈婉兒一身粉色長裙,亭亭玉立地站在沈雲面前,緊咬着自己的雙脣,那雙美目中充滿了開心的淚水。

在她身後,則站着白瀟瀟,紅着眼圈,卻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沈雲手掌一翻,將小彌勒五行陣收起,剛要說話,卻猛然見到一塊石頭後面閃出一道黑影,躍過三人化作一道黑芒飛遁而去!

鬼羅?!鬼羅沒死?!沈雲一驚,想要去追,卻已然追不上了,只得苦笑了一下,看着面前的婉兒,伸過手握住那雙熟悉的小手:“婉兒,哥哥對不起你……”

“你不是我哥,你是沈雲!”沈婉兒說完再也忍不住,撲進了沈雲的懷中,嗚嗚地哭泣了起來……白瀟瀟站在一邊,也終於流下了淚水…… 沈云何嘗不知道婉兒那句“你不是我哥,你是沈雲”的意思。要知道婉兒當初對自己說“沈雲你是孤兒”的時候,他便知道這些年婉兒對自己的感情了。

白瀟瀟站在一邊,看着面前的兩人,心中不知道是什麼滋味。原先,她覺得自己是沈雲心中的第一位,可是不久之後,沈雲與慕容燕有了夫妻之實,這讓她心中頓時有了一個結,怎麼都打不開。而後來她又得知,沈雲是個孤兒,而婉兒則對沈雲有着一種莫名的情愫。要知道,這對所謂的兄妹可是在一起了十多年,一起長大,這讓白瀟瀟再次覺得自己的位置下降了許多,一直到現在,她都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沈雲,面對這份感情。

“沈師叔!”

突然,一個聲音從一側響起,沈雲三人急忙轉身看去,見到數十名正道修士趕了過來,當先一位是靈秀山裝束,自然認得沈雲。

“弟子拜見沈師叔!”

“嗯,其他地方可有情況?”沈雲應了一聲,伸手將婉兒輕輕擁起。

“回稟師叔,其他地方沒有情況,我們正在附近的烏山餘脈巡查,剛好遇到了南燕谷的白師叔,這才急忙趕了過來。”

呵呵,這樣看來,若不是白仙子率先離去,自己根本就不可能等到救兵!

“師弟的傷勢如何?”

沈雲見十餘人中走出一名灰袍修士,身穿落劍門的服裝。他稍稍放出神識,見此人是通靈境中期修爲,是這些人中修爲最高的,應該是領頭者了。

“多謝師兄關心,傷勢不重。”沈雲訕訕一笑,卻是想起了藍心,也不知這丫頭現在是死是活,便急忙起身問道:“不知師兄如何稱呼?”

“在下落劍門蕭山,喊我蕭師兄就可。”蕭山笑道:“師弟現在着急要走吧,跟我來吧,我知道這礦場之下有條地洞,正好可以將這座礦場廢掉。”

沈雲點點頭,剛纔在打開法陣的時候,那些凡人就已經順着地洞離開了,他也正打算從地洞離開,因爲裏面有個機關,可以消滅這座礦場。不過,這個蕭山怎麼如此瞭解?

“呵呵,師弟在疑惑我爲何如此瞭解此地吧?”蕭山笑道:“數月前,我就在這裏待過,那條地洞的安排,我也曾經參與過。沒事的話,咱們還是快走吧,那些魔修估計距離此地不遠,遲則生變啊!”

沈雲點點頭,蕭山在前,他與婉兒、白瀟瀟三人走在最後,向地洞走去。

“瀟瀟,你怎麼沒走……”沈雲說着順勢握住了白瀟瀟的手,這一次,白瀟瀟沒有拒絕。她在心裏貌似做了一個決定,覺得自己不能失去沈雲,與其這樣逃避,倒不如慢慢讓自己回到從前的樣子……

“我,擔心你。”白瀟瀟努力擠出了一個笑容,被沈雲握住的手卻已經溢出了汗水。

“你,不怪我了?”沈雲還是忍不住問了出來。

“我,在慢慢適應……”

沈雲不再說話,只是用力握了下白瀟瀟的手,衝她笑了一下。

“婉兒,幾年不見,你這是修習的什麼功法?”沈雲轉向一直攬着自己胳膊的婉兒,見這小丫頭此刻面帶笑容,還撅着小嘴巴,那雙眨巴眨巴的大眼睛裏還有淚水,不禁寵溺地捏了下她的鼻頭:“丫頭,瞧你這副花癡相,難道我又變得帥氣了許多?!”

“哼!臭美!”婉兒見到沈雲自然無比開心,聽沈雲逗自己不禁在他壯實的胳膊上掐了一把:“這是我的天賦呀!我也不知道是什麼,只是我在一次修習中,發現自己能夠在短時間內進入對方的大腦控制對手的意識,後來就一直在修習,慢慢就掌握了呢!”

控制對手思維?!沈雲一怔,頓時張大了嘴巴:自己倒是聽過這種人,可以在短時間內控制對方的思維,或者說是迷惑對手,被稱作是人腦控制者,可是除去在傳說中聽過之外,還沒有人真的見過此種人。

“真的?!”沈雲看着婉兒笑道:“婉兒,你試試掌控我一下!”

沈婉兒嘻嘻一笑,沈雲看得一怔,就覺得自己眼前一晃,身體好像與意識分離了出來,根本就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嘻嘻,你低下頭來呀!”

沈雲耳邊響起婉兒的聲音,他不想低頭,卻如何都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眼前也是模糊一片,像是被一種力量壓制着慢慢低下了頭。

“嘻嘻,你,吻我一下!”

聽到這話,饒是沈雲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腦袋中也“轟”的一聲,眼睜睜瞅着自己將頭湊到了婉兒面前,輕輕在她的脣上吻了一下!

“好了!饒了你了!”

婉兒在沈雲身上拍了一下,沈雲立刻清醒了過來,老臉一紅,卻見婉兒也是小臉兒通紅,不禁板起了臉:“以後不能這麼調皮了!”

婉兒吐了吐舌頭,甚是滿足地依偎在沈雲身上,而沈雲的左手依舊握着白瀟瀟的小手,轉頭與白瀟瀟相視一笑,卻從白瀟瀟的眼中讀出了一絲的幸福。

這讓沈雲心中一喜,傳音過去:“瀟瀟,不管未來怎麼樣,你在我心裏,永遠都是我最愛的那個人!永遠都是!”

白瀟瀟聽到沈雲的傳音,臉頰上浮現出了兩片紅暈,輕輕捏了捏沈雲的手掌,朝他笑了笑,沒有說話。

沈雲知道,自己與白瀟瀟之間的事情,算是掀過去了。

“對了,你是怎麼知道我在這裏的?”沈雲忽然想起了一個問題。

“是藍心妹妹。”白瀟瀟說道:“藍心妹妹去找的我,說是之前你們與羅東打了一架,並且受了傷,然後在她醒來的時候便發現你已經不在了,問了東方元師伯才知道你在這裏,藍心妹妹便去找了我,剛好我知道白師姐在此,便就跟她一起過來了。倒是婉兒,你是怎麼知道這裏的?”

婉兒嫣然一笑:“嘻嘻,我自然是去找他嘍。多年不見,他也不說去瞧瞧我,我剛好參加莫雨姐姐的婚禮嘛,便順便去了一趟靈秀山,聽說他在這裏,便就急忙趕來了。”

沈雲心中有愧,對着婉兒做了一個歉意的笑容:“幸虧你們趕到,否則今天,我真的要死在這裏了……”

三人邊說邊笑,已然進了黑漆漆的地洞之中。走了大約一盞茶的工夫,最前面的蕭山發動了機關,沈雲只覺地上一陣晃動,便知外面的礦場此刻已經被完全廢除了。

又向前走了不一會兒,衆人來到了一座圓形的廳堂中,四面插着火把,應該是守護地洞的人休息的地方。

“再走不遠,咱們就能出去了。”蕭山轉身對衆人笑着說道:“大家在這裏休息一下吧。”

話音剛落,沈雲忽覺周圍靈氣有一陣波動,急忙轉身看去,卻聽得接連傳出了四五聲慘叫!

“大家散開!”沈雲本能地叫大家散開,衆人定睛看去時,卻見到在廳堂的正上方,一直黑色的大蜘蛛正匍匐在上面,那一對駭人的眼睛死死盯着自己。

“這,這是?!”衆人已經看到死在蜘蛛爪下的四五人,不禁倒吸一口涼氣:若是沒有看錯的話,這隻蜘蛛應該是低階的三級妖獸,深山蜘蛛!

這傢伙全身都硬的跟鋼鐵一般,那對前爪更是鋒利無比,發起瘋來絕對不亞於一名通靈境中期的修士,能在衆人不經意間一連殺死五人,實在是太讓人驚駭了。

婉兒可從沒見過這麼噁心的東西,頓時藏在了沈雲身後,雙手抓着沈雲的衣襟,不敢大聲喘氣。而白瀟瀟此刻與沈雲相側而立,與沈雲對視了一眼,手掌輕輕一翻,那對乾坤冰劍便出現在了手中:就算這隻深山蜘蛛的殼再硬,估計也抵擋不住手中的乾坤冰劍!

現在還站着人,出去沈雲三人之外還有六人,殺一隻低階三級的深山蜘蛛,應該不成問題!

“大家不要輕舉妄動!”蕭山輕聲喝道。

卻沒成想那深山蜘蛛聽到蕭山的聲音,猛地化作一道黑芒向蕭山殺去!

這讓蕭山大驚失色,饒他是一名通靈境中期修士,也絕不敢硬接一直三級妖獸的全力進攻,急忙身形一晃,一把巨劍出現在了身前,他自己卻是折身竄向了一邊!

就在衆人以爲那深山蜘蛛要撞在蕭山的巨劍上時,卻見它猛地憑空轉身,一對前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掃向一側的兩名修士!

那兩人本來就只有脈通境修爲,在以爲深山蜘蛛要攻擊蕭山的情況下如何躲的過去,被那對前爪正中胸口,都沒來得及慘叫一聲,就慘死在當場!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