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遜張大了嘴,滿臉不可置信,隨著碧眼金雕與黑紋白虎突然出現,原本的局勢立刻發生了改變,被九村倚為殺手鐧的狼群竟是承受不住頂級凶獸的血脈威壓,不戰而潰,而作為最後底牌的三頭巔峰凶獸級祭靈卻在一眨眼間被絞殺當場。

Home - 未分類 - 月遜張大了嘴,滿臉不可置信,隨著碧眼金雕與黑紋白虎突然出現,原本的局勢立刻發生了改變,被九村倚為殺手鐧的狼群竟是承受不住頂級凶獸的血脈威壓,不戰而潰,而作為最後底牌的三頭巔峰凶獸級祭靈卻在一眨眼間被絞殺當場。

這樣血淋漓的戰果徹底震撼了包括九村在內的所有意欲征伐蒼狼村的人,直到這一刻,他們才想起,他們原本是應蒼狼村所邀,前來參與締約儀式慶典的,完全沒料到蒼狼村新契祭靈居然是兩頭頂級凶獸。

「嚦~」

「吼~」

雕鳴虎吼,便見一道炫目的金光劃過天際,陰影蔽空,緊接著通體如黃金打造的金狼村祭靈咆哮一聲,狼狽不堪的躲開從天而降的一次致命襲擊,身上出現了數道深可見骨的傷痕,鮮血汩汩,狼眼中滿是畏懼的望著翱翔在天空的碧眼金雕。

金狼雖為巔峰級凶獸,但與頂級凶獸還有一定的差距,尤其是碧眼金雕這種對陸行獸有著極大優勢的凶禽。

另一方向,火烈明心驚膽戰的望著眼前突然出現的黑紋白虎,那撲面而來的腥風讓他冷汗淋漓,嘴角滿是苦澀。

這一次可真的是踢到鐵板上了,這該死的蒼狼村居然新契約了兩頭頂級凶獸為祭靈,這實在是不可思議。

頂級凶獸是何等高傲的存在,能契約一頭就已經是先祖庇佑,而這蒼狼村居然同時契約兩頭,便是那些大城市中的世家大族都不一定能做到的,一個偏僻大荒中的村落又怎能做到?

面對蒼狼村派出的兩頭頂級凶獸級的祭靈,原本氣勢洶洶的九村盟軍士氣跌到谷底,而那些半途從蒼狼村離開,加入征討陣營的村落此時更是連腸子都悔青了。

早知道蒼狼村有如此底牌,當時還矯情個屁呀,老老實實的呆在蒼狼村內,甚至都不用動手,就能坐享勝利,並且獲得蒼狼村的友誼,並且成為蒼狼村的血誓盟友。

和一個擁有兩頭頂級凶獸祭靈的村落結成血誓盟友,這可是夢寐以求的好事呀,就這樣被傻傻的被浪費了。

「各位,你們現在想逃離?之前你們背棄蒼狼村,以蒼狼村睚眥必報的性格,將來必然會找你們清算,你們想要像我們月狼村那樣被滅嗎?」

眼見大部隊潰散,那些原本跟隨九村一同征伐的別村人員也都開始向外撤退,月遜心中大急,扯開嗓子喊道:

「諸位,只要我們這一戰能將月狼村屠滅,瓜分掉他們的財產資源,我們的村落實力必然會增強,否則我們就等著被蒼狼村除滅吧,沖呀!」

「咚咚咚~」

便在這時,在一陣地動山搖的震動中,從蒼狼村內衝出一道恐怖的身影,恍如一座小山,以無可抵擋之勢向著月遜碾壓過來。 這道身影太過恐怖,行動間地動山搖,飛沙走石,所到之處,無論人與狼,觸之即潰,望風披靡,讓原本就處在崩潰邊緣的九村人徹底絕望。

「又是一頭頂級凶獸……這小小的蒼狼村何德何能,居然能契約如此多的頂級凶獸,這其中究竟有什麼秘密?」

月遜面色蒼白,渾身瑟瑟發抖,望著朝他直接一路碾壓過來的那頭龐大凶獸,眼中滿是不甘與憤懣。

「難道我月遜今天就要死在這?我不甘心吶,毀村之仇,殺孫之恨,怎能如此?我要活下去,為我的村落,為我的孫兒報仇!」

「該死的月遜,這就是你說的可以一擊而潰的蒼狼村?!你這個混蛋,我們這麼相信你,你卻如此糊弄我們,我們九村今日難逃一劫,全都是因為你這個混蛋。」

金煊息滿面血跡,左臂不翼而飛,氣急敗壞,在他身下,金狼村的祭靈被抓瞎了一隻眼,腰腹間被抓出了六個巨大的血窟窿,正汩汩的向外噴涌灼熱的鮮血。

「嚦~」

半空中,碧眼金雕發出凄厲的鳴叫,碩大的金翅猛地掀起一陣狂風,如赤金打造的利爪似要將大地抓裂般緊隨其後。

「金兄,莫慌,我來助你。」

月遜眼中閃過一抹厲色,低吼一聲,胸腹間神光大盛,一輪神海在氤氳中幻滅,虛空中有海浪翻滾的巨響轟鳴。

便見他渾身氣血陡然一震,張口一吐,一道赤霞飛出,化作一把赤色的天劍,照著金煊息身後斬去。

「好,多謝了,月兄,先前一時激動,言語多有得罪!」

金煊息大喜,猛地伏低身子,想要讓過那橫斬過來的大劍,卻不料那柄赤色大劍在他低頭的一剎那猛地下劈,將毫無防備的金煊息斬成兩截。

馱著金煊息的金狼全身堅硬如精金,但在這一擊之下也被斬開一道巨大的豁口,登時血如泉涌,一個踉蹌,重重的摔倒在地,停下了奔逃的步伐。

「嗷嗚~」

金狼仰天發出慘叫,望著趁機逃離的月遜,眼中滿是仇恨與不甘,下一刻,陰影降落,一雙赤金色的利爪洞穿了金狼的頭顱與軀幹,爾後雙爪一錯,將這頭金狼村的祭靈當場分屍。

另一個方向,一聲凄楚的狼嚎戛然而止,便見威風凜凜的黑紋白虎在青色的大風中現出身形,口中叼著火狼那不斷抽搐的屍體,鮮血一路延綿,在身後不遠處,一灘血肉模糊的人形肉泥依稀可以看出火烈明原先的模樣。

「蒼堯老兒,蒼夜小畜生,毀村之仇,殺孫之恨,我月遜誓要你們付出代價。」

慌亂奔逃的狼群中,月遜垂死掙扎的聲音似從四面八方傳來,顯得飄忽不定。

「去,找出月遜。」

蒼夜自金蹄白象背上站起,極目遠眺,卻發現視野中滿是驚慌失措的巨狼與被衝散的一撮撮他村的村人,而剛才出言威脅的月遜卻失去了蹤跡,低頭看著被碧眼金雕分屍的金狼屍體,他的眉頭不由皺了起來,朝半空盤旋的碧眼金雕吩咐。

「嚦~」

半晌后,巡視一圈返回的碧眼金雕發出一聲鳴叫,讓蒼夜面色頗為難看。

「奇怪,那老傢伙逃去哪兒,剛才明明是在這個方向的!」

「這老傢伙逃命的本事簡直是冠絕百村,只是這一次讓他逃走,又不知要惹出什麼禍害。」

「不過,這老匹夫已如喪家之犬,經過這一戰後,想來著方圓數百里內的近百村落已經能看清大勢,不會再如火金鬼等九個村落那般被他攛掇利用了。」

黑紋白虎,碧眼金雕,金蹄白象一出,火金鬼這三個九村核心村落的祭靈一一隕命,連帶著原本氣勢非凡的三村首領也都斃命當場。

上萬頭巨狼在十三頭頂級凶獸散發出的血脈威壓下,早已嚇破膽,加上失去了統一的指揮,此刻猶如驚弓之鳥,只顧夾著尾巴亡命逃竄,原本氣勢洶洶,佔據壓倒性優勢的九村聯盟徹底土崩瓦解,淪為笑話。

「哈哈,小夜兒,這一戰你當居首功!」老村長老當益壯,一馬當先的從村中沖了出來,臉上滿是喜色。

這一戰的意義十分重大,不僅誅除了以火金鬼為首的九村絕大部分中堅力量,並且用現實向方圓數百里內的百村昭告了蒼狼村的崛起與中興,這是實實在在的戰績,用血肉屍骨鑄就的現實,無人能質疑。

「這就是頂級凶獸的威力,光是血脈威壓就足以讓低等的異獸徹底失去戰力。」護著老村長出來的蒼烈忙不迭的點頭,一臉感嘆。

「我蒼狼村大興之日已至,這一戰後,百村內估計再無敵手。」一位族老臉上樂開了花,眼睛都笑成了一條縫。

蒼夜笑了笑,這一戰他的確居功至偉,若非他從大荒中降服眾多頂級凶獸,並讓它們與蒼狼村契約,成為蒼狼村的祭靈,面對九村的聯合,蒼狼村絕難倖免。

「村長爺爺,各位族老爺爺,九村潰敗,正是我們乘勝追擊,一戰立威的時候,我們蒼狼村如今有十三位正值巔峰狀態的祭靈,還有眾多盟村,正好有足夠人手兵分幾路,前往九村。」

「不錯,這九村既然敢傾巢而來,便是存了與我們蒼狼村全面開戰的心思,如今我們獲勝,自然要按照大荒的規矩來。」

蒼堯連忙點頭,讓人將站在遠處,眼中滿是敬畏之色朝這邊看來的十四盟村的首領召集過來,商議後續分兵除滅九村的事宜。

「老蒼,蒼村長,我之前有眼無珠,罪大惡極,都是我一個人的錯,與我們村子無關,還請高抬貴手,放過我們村落吧。」

一個灰頭土臉,滿頭血跡,如熊羆般魁梧男子趴在地上大叫,赫然正是此前帶頭離開的黑熊村村長。

「是呀,蒼村長,之前都是我們的錯,我們不該被九村蠱惑,還請原諒我們。」

「蒼狼村已是百村霸主,當以仁義為先,應當饒恕我等,方才有雄主的風範。」

蒼夜望了眼那些灰頭土臉,戰戰兢兢,忐忑不安,如待宰羔羊的那些加入征討蒼狼村陣營的其他村落首領和村人,輕嘆一聲,道:

「除了九村以外,其他一同征伐我們的村落,還是應該以懲戒為主吧,只不過帶頭的那幾個村落,我估計他們事先與九村就有所勾結,理應讓他們與九村共存亡。」

這一戰後,蒼狼村稱霸方圓數百里的大勢已成,再無任何一個村落敢與之相抗,對其他村落的手段不能再一味的強硬狠絕,軟硬兼施、奇正相輔方為上策。

「不錯,這一戰流了太多血,是該休養生息了。」老村長聞言,眼中滿是欣慰之色,連連點頭。

接下來的行動,蒼夜再沒直接參与,而是坐鎮蒼狼村,參悟河紋,並根據各方面反饋的信息對蒼狼村與其他十四個盟村的獵隊和青壯進行適當的調度。

三日後,以火金鬼為首的九村被除名,大量資源,人口,獵場被十五個盟村徹底瓜分。

又兩日,以黑熊村為首的七八個帶頭加入征伐蒼狼村陣營的村落被滅,資源,人口,獵場相繼被奪。

另外一些或主動或被迫加入征伐陣營的村落雖然逃過了除名的下場,但也被迫向蒼狼村交出大量的資源與大片肥美的獵場。

與這些苦不堪言的村落相比,最後關頭選擇和蒼狼村結盟迎敵的其他十四個村落卻是賺的滿盆缽,不但收穫了大量的資源和人口,並且獲得了幾倍於原先的獵場,算是徹底和蒼狼村捆綁在一起。

日後,蒼狼村興,則十四村興,蒼狼村敗,則十四村敗。

至此,鬧得沸沸揚揚的「九村征伐」一事徹底落幕,最終以九村除名,蒼狼村徹底奠定百村霸主地位而告終,蒼狼村百年霸業已初具氣象。

這一戰後所獲,雖然分了不少給其他十四個盟村,但大頭都被蒼狼村佔據,除滅了近二十個村落,光是人口這一項,蒼狼村就多出了足足九千多,使得蒼狼村的人口超過了一萬,成為方圓數百里內名符其實的第一村落。

只要花費一段時間徹底消弭彼此間的隔閡,蒼狼村的實力必將在未來數年內再上一個大台階。

此外還有從這些被除滅的村落中繳獲的各種修鍊資源,各種傳承秘術等等都讓蒼狼村的底蘊得到了質的提升。

這其中,最讓人眼紅的就是火金鬼三村的驅狼秘術,原本都源自數百年前的一個強大的大村,該村分裂后,這門秘術一分為三,各自完善,此刻被蒼狼村所得,經過蒼夜參悟整合后,這門秘術再現了數百年前的風采,蒼狼村也因此多了一門強大的秘術。

「這以後兩百年內,只要不遇到太大的變故,咱們自己不犯太大的錯誤,這百村霸主的地位就不會被動搖,我也可以放心上路血試大荒了。」

蒼夜從修鍊的石屋中走出,看著到處開工擴建,熱火朝天,一派繁忙的村落,心頭沒有來的一松,似一道無形的枷鎖被解開,只覺心境在剎那間提升了不少,身上的氣息又玄妙了幾分。

(ps:41~44章為新行文風格的嘗試,不知大家看了以後的感覺如何,和前文對比哪種更容易接受,煩請各位在書評區內聊一聊,我好綜合書友們的意見,為以後的行文定下風格。今天更新只有一章,之前過節請了兩次假,欠的兩更我會在上架當天一次補齊。) 大離國,涼州西北,血狼城。

位於涼州西北天狼山脈附近,佔地方圓近百里的血狼城,統御著周圍近萬里內的地域,城內有趙邢孫三大族,世代定居於此,在幕後掌控主宰著這片土地。

血狼城東部一座佔地數百畝的府邸內,一位身穿黑色華服的中年人端坐在一間裝飾典雅的書房主位上,斯條慢理的喝著茶水。

這黑袍中年男子年約四旬左右,面貌清雅,體態修長,雙目開闔間有深青色神光生滅,僅僅是坐在那,自有一股浩瀚如海的氣勢,體膚瑩白如玉,身內似有泉聲叮咚,煥發著勃勃生機,呼吸間吞吐的氣機圓滿無瑕,令人自慚。

在他下方,一個面容枯槁,神情疲倦的老者跪在地上講述著什麼,只是他昏花無神的雙眼深處,有著濃郁得化不開的恨意,赫然正是自蒼狼村搜捕中逃脫性命的前月狼村村長月遜,此時的他為了報仇,不惜將秘境的消息悉數告之給了血狼城三大族之一的邢氏一族。

「月遜,你所言可是真的?」

驀然,黑袍中年男子原本圓潤的氣息有些紊亂,他眼中精光一閃,打斷下方跪地老者的話語,整個書房內霎時間顫抖不已,一股恐怖的氣機彌散開來,將書房內所有的一切都囊括進去,氣氛凝重的足以令人窒息。

邢乾峰,血狼城刑氏一族家主,命泉圓滿,半步北斗境武者,雖在階位上僅比化海境的月遜高一階,但彼此間的實力卻是雲泥之別,光是他無意間泄露的一絲氣息就讓月遜生不起半點抵抗之力。

「邢家主,這個消息千真萬確,是我們月狼村犧牲了無數性命才驗證的消息。只是那可惡的蒼狼村不知從何處得到了這則消息后,為了獨佔秘境的寶藏,痛下殺手,強取豪奪,將我們月狼村除滅,我……」

「月遜,你能將秘境的消息獻給我邢氏一族,的確是不小的功勞,不過我也不能光憑你一面之辭就判斷這則消息的真偽,還要派人去驗證一二。你且下去,若這則消息準確,少不了你的好處。但若矇騙於我,那我也不介意讓你試試我刑氏一族的手段。」

邢乾峰點了點頭,身上浩瀚如海的氣息猛地一收,又恢復了先前輕描淡寫的神態,只是他顫抖的手指卻昭示了他心中的不平靜。

待月遜小心翼翼的退出書房后,邢乾峰眼中滿是激動之色,「嚯」的起身,負著雙手在書房內來回踱步,神情一時歡喜,一時憂慮,好像變臉般來回變個不停,直到半個時辰后,他渾身氣機再度凝練圓滿,方才停下腳步,朝屋外低聲喚了句。

「老爺!」

房門被輕輕推開,一個年過五旬,身穿深青色管家服飾,頭髮斑白的老者低眉順眼的走了進來,一絲不苟的向邢乾峰彎腰行禮。

「安叔,你安排下,讓小六子帶一隊人馬扮成匪寇,去蒼狼村那一帶遛遛。」邢乾峰沉吟了一番,低聲吩咐道。

「是,老爺。」

被邢乾峰稱為「安叔」的老者沉聲應了句,頓了頓,小聲問道:「老爺,還有什麼要交代小六子的嗎?」

「請姚供奉和小六子一道去。」邢乾峰皺了皺眉,猶豫了一會,接著道:「帶上血狼吞月劍,另外再多帶些人。」

「是,老爺。」安叔又等了一會,見邢乾峰再無吩咐,便輕手輕腳的退了出去。

半日後,一隊四十餘名身穿烏金鎧甲的騎士,負刀提槍,腳跨如牛馬般高大的黑色巨狼自血狼城外呼嘯而過,朝著天狼山方向賓士而去。

半盞茶功夫后,血狼城內另外兩大豪族的書房案頭就擺上了這則消息。

「天狼山內莫非有什麼異寶出世?讓人查查看。」血狼城西邊的一座佔地極廣不遜於刑氏的宅邸內,一道清朗的聲音自書房內傳出,登時,整個趙府迅速的忙碌起來。

「有趣。」和趙府相隔不遠的孫府內,一道蒼老的聲音輕嘆一聲,便了無痕迹。

天光破曉,朝霞漫空,蒼狼村內炊煙裊裊,霧靄散漫。

一大群少年光著膀子迎著朝霞在大人的監督下完成了晨訓后,大呼小叫的跑回家裡端著大碗就往外跑,蹲在一塊呼哧呼哧的吃著香爽可口早飯。

蒼夜穿著一身簡樸的獸皮衣,空著雙手自石屋內走出,臉色平靜,眼中卻飽含不舍。

「小夜哥來了!」一名眼尖的少年發現了駐足在廣場前的蒼夜,猛地扯開嗓子大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