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許兄。你說的相助,指的是……」陸遊說道。

Home - 未分類 - 「這……許兄。你說的相助,指的是……」陸遊說道。

梁丘露已經猜到了許陽的想法,忍住笑容,一本正經地說道:「比如說一些極品寶器、聖器,還有臨時強化的寶葯聖丹,或者是威力強絕的玄術……總之,只要是能快速增強許長老實力的東西。多多益善。」

眾人聽了眼角抽搐,梁丘露說的三種東西。全都是萬金難求的寶物,各大宗門就算有,也是深藏宗門之中,秘不示人,怎麼可能送給外人?

「咳咳,我這裡有一件天階上品玄器,不知許陽道友是否能用得上?」石宏手指一抹,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柄黑色的長鞭。

「這種貨色,就不要拿出來了。」梁丘露哼道,同時將許陽背後的血飲劍抽出。一聲激越的劍鳴響起,血飲劍放射寒光。

「這……居然是吸收血光成長的寶劍,而且已經成長到了寶器的層次,非同凡響啊。」有識貨的人讚歎道。

「許陽還有聖器乾元劍,相信各位都有耳聞,就不一一展示了,」梁丘露哼道,「所以說,這種天階上品玄器長鞭,交給許陽不過是多了一點累贅罷了,有什麼價值?」

許陽在面對天族高手的時候,曾經以乾元聖劍,施展聖術將天之瓊斬殺,故此他擁有聖劍的消息,並不是什麼秘密。

石宏臉上微帶尷尬之色,只得收起了長鞭退後。

劍皇莫問忽然開口說道:「我見許陽,沒有穿過什麼防禦類型的寶甲。我這裡有一套軟甲,是以黑魘妖獸的腹皮製成,穿在身上,尋常玄皇根本傷不到你。」

說話間,劍皇莫問從儲物戒中取出了一團黑黝黝的物事,遞給了許陽。

「黑魘妖獸?那可是皇級妖獸,天生暗極屬性,還擁有隱匿神通,極難捕捉!」蒼林驚嘆說道,「而黑魘妖獸身上,適合製作甲胄的部分,只有腹皮……這黑魘軟甲,實在太珍貴了,絕對是上品寶器級別的甲胄。」

許陽厚著臉皮一笑:「多謝劍皇前輩的慷慨。」他心中感嘆,劍皇出手,就是大氣,比那石宏之流,要慷慨得多了。

莫問平靜地說道:「這都是為了聯軍的勝利,你不必謝我。」

其實莫問願意付出這麼大的本錢,和陰山北麓,綠毛骷髏的一戰有關。那一戰,劍府損失了好幾位玄皇強者。作為此次帶隊的長老,莫問實在心中有愧。只有幫助聯軍取得勝利,擊敗天策盟,他才能釋懷。

「恭喜許兄得了寶甲,現在是否可以進入枯榮界,執行任務了?」陸遊說道。

「慢來慢來,」梁丘露笑吟吟地說道,「僅有劍府一家付出,正氣盟的三方坐享其成,恐怕不夠公平合理吧?」

「梁丘露道友,你這話是何意?」石宏不滿地說道,「我三方聯軍乃是一家,莫問道友的付出,難道不能代表聯軍的共同心意么?」

葉傷朗笑一聲,仰頭看天,不急不慢地說道:「這倒未必……我說正氣盟的三位主事人,眼下是危難時刻,只有許兄是我們的唯一希望。你們豈能再吝嗇於寶物?」

「那好吧……」見到葉傷都說話了,蒼林嘆了口氣,道,「不知許陽道友,希望得到什麼樣的寶物,以增強實力?」

石宏、陸遊,眼光也都緊緊地看向許陽。

「放心,許某不會奪人所好,」許陽微微一笑,「我只要三樣東西,來參詳一番即可。在參悟完畢之後,這三樣東西,依舊奉還。」

「什麼東西?」正氣盟三人齊齊發愣。

「百戰圖錄,浩然經,還有……盤龍金柱!」許陽微微一笑,緩緩說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什麼?!」

「這不可能!」

正氣盟的三個主事人,陸遊、石宏和蒼林,異口同聲地反對道。

這三種功法,對於這三家勢力來說,極為重要,幾乎相當於玄天八景經在天族的地位!雖然不至於是不傳之秘,但要是有人想要的話,其付出的交換物,也必須有足夠的分量才行。

若是許陽以枯榮界的控制仙訣,交換這三種功法的參閱之權,當然沒有問題。只不過,現在許陽擺明了不會傳授控制仙訣,三位主事人又怎會做這種賠本買賣?要知道,這三種功法,比起劍皇莫問付出的那件黑魘軟甲,要珍貴得多了。

「三位道友這般做,自然無可厚非,只不過難免延誤了戰機!」梁丘露微微一笑,「這與正氣盟一向以大局為重的作風,頗為不符啊。」

梁丘露這句話,就是原原本本地照搬三人擠兌許陽的話語。正氣盟三個話事人,一時間語塞,畢竟他們也不願意承擔一個不顧大局的惡名。

還是陸遊的反應最快,他微微一笑說道:「許兄,現在天策盟的威脅迫在眉睫,已經沒有時間給你參悟新的功法了。尤其是我三家的鎮派功法,哪一種不是博大精深,想要悟通,根本就不是一時半刻所能成就的。你要求的三種功法,對你即將執行的枯榮界任務,沒有半分幫助啊。」

石宏也反應過來,說道:「是啊。不是我們吝嗇,那種神功,就算給你了,對枯榮界任務也沒有作用。」

「不如換一些較為合理的,能夠立刻增強你戰力的寶物怎樣?」蒼林說道,「我這裡有一顆狂血丹,乃是八品寶葯,服用之後,在半個時辰內力量暴增……」

許陽微微一笑。止住了蒼林的發言:「三位認為,我在短時間內,無法領悟這三種神功,以至於對實力提升沒有幫助,對么?」

三名主事人對視了一眼,石宏首先皺起了眉頭:「難道不是么?現在形勢危急。已經沒有時間,讓許陽道友閉關個一年半載,以求突破了。」

「這個道理,許陽自然明白,」許陽淡淡說道,「我借閱這三種功法寶典。不會用太長時間,只需要兩天的工夫。兩天之後。不論有無領悟,我都會前往枯榮界,攪亂其空間規則!」

「兩天,參悟三本鎮宗級的功法?」

不僅是正氣盟的三位高手,就連劍府的葉傷、莫問,都露出了不以為然的神色。這種鎮宗寶經,乃是三派祖師所傳。深奧玄妙。別說是許陽,就連世尊強者。也不可能在兩天時間內,參悟出三本鎮宗寶經的奧妙來。

「此事,事關重大!我等需要稟明宗門,再做決斷。」正氣盟的三個主事人,在對視一番,傳音交流之後說道。

「那就請快一些吧,畢竟現在聯軍形勢危急,每一點時間都很寶貴。」許陽淡淡說道。

陸遊、石宏和蒼林等三人,紛紛通過各自的傳訊靈符,向宗門稟明情況,請求宗門的決斷。他們中的每個人的,都是一臉緊張,唯恐遭到宗主的斥責。

反觀許陽,卻是一臉悠然放鬆的神色,閉著眼睛盤坐在一旁的軟榻上休息。

「許陽,你到底有多少把握?如果太過危險的話,那就算了,大不了我們帝宗退出這次聯合,」梁丘露的傳音,在許陽耳畔響起,「反正這一次,我帝宗並沒有遭受什麼損失,現在抽身而退,也不是不可接受。」

許陽嘴角輕輕勾動,傳音給梁丘露道:「梁丘長老放心,許陽不會自蹈險地。」如此一說,梁丘露方才放下心來。

正氣盟大殿。

正北方的御座上,一道暗金色光芒亮起,隨即一個籠罩在暗金光輝中的高大人影出現了。

「兩位,那許陽提出的條件,你們怎麼看?」此人正是盤龍院主的一道化身顯現,他聲音如雷,響徹整個殿宇。

「哼,太過分了!居然要觀看我蒼族的不傳之秘,百戰圖錄?許陽這是在做夢!」頭戴斗笠的蒼族之主,怒沖沖地說道,「拿枯榮界控制仙訣來換,還差不多!」

「可是,如今聯軍大局為重,天策盟有著枯榮界力量的加持,若無應對之法,只能坐看弟子們一敗再敗。」長衫的太學院主說道。

「太學院主的意見是……」盤龍院主問道。

「我覺得,許陽只要觀看兩天時間,倒也不是不可以考慮。鎮宗寶經,遠非其他功法所能比擬。兩天的時間,就算你我也未必能參透一門鎮宗功法!何況是許陽?以此換得他出手攪枯榮界的空間規則,使得天策盟無法依仗枯榮界的力量,我們並不會損失什麼。」

蒼族之主大搖其頭:「不行,不行!雖然許陽不可能參悟透鎮宗功法,但他如果用留影石之類的東西將其記錄下來怎麼辦?」

「在許陽參悟的時候,我們在一旁監看。我不信,在我們的監視下,他還能作弊留影。」太學院主說道。

「許陽此人,乃是天生奇才,據我估計,他的聰明才智,遠勝凡俗,恐怕到了過目不忘的程度,」蒼族之主說道,「到時候他強行將鎮宗功法給記憶下來,然後謄寫給帝宗強者,豈不是造成了功法外流?」

三人對視,都露出了沉吟之色。

「有一個辦法,或可一試,」盤龍院主說道,「讓許陽以道心立誓,絕不泄露我三方的鎮宗功法!」

「道心誓言?」

「這倒是可以一試。」

道心誓言,是修玄者以自己的道心,向天道發出的誓言。如果違背了道心誓言,修玄者在將來突破玄皇境界,進入世尊的時候,會遭遇心魔之擾,幾乎不可能突破成功!

一般的人,就算髮道心誓言,這三大宗主都未必願意去相信。主要是一般的人,終其一生,都很難修鍊到無敵玄皇,更別說突破玄皇之境了。

但是許陽不同。這是一位璀璨之極的新星,如果不中途夭折,將來的他一定有資格衝擊世尊!(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 所以說,許陽發出的道心誓言,對他而言,是一種必然會產生效用的羈絆。作為一個有資格衝擊世尊境界的絕世天才,許陽絕不會輕易違背道心誓言的。

「那就這樣,向陸遊他們三個發訊。讓許陽先發道心誓言,保證不將功法外泄,然後再給他觀看鎮宗功法。」盤龍院主總結道。

太學院主點頭同意,只有蒼族之主略有不忿地說道:「真是可惱,若是我們三個,以及聖人老祖可以出手的話,天策盟早就被滅了十幾次了……哪裡還會受這小輩的挾制。」

「看開一些吧,老祖們嚴禁我等出手,必定有他們的考量。天策盟的世尊級以上的強者,不也沒有動手么?」盤龍院主一邊以通訊符文發訊,一邊微笑說道。

「不錯,蒼族之主,有舍才有得,將天策盟擊垮之後,掌控住沈夜,我們就等於多了一個枯榮界作為後備基地,將來正氣盟的三家勢力,都將得到極大的發展。」太學院主同樣勸說道。

***

陰山南麓,三方聯軍首腦所在的飛行宮殿之中。

正氣盟的三位主事人,看到光幕上傳出的訊息,一個個臉上都露出了驚愕的神色。

「看來,我們還是低估了宗門對這場戰爭的重視程度啊。」蒼林低低一嘆,低聲向其餘兩人傳音說道。

「不錯,我也很難相信,宗門真的會答應許陽的條件。」陸遊說道。

「這樣也好。那就向許陽說明宗門的決定吧。」石宏有些不甘地傳音道。

看到三位正氣盟的首腦,都向自己的方向轉過來,許陽便知道他們已經和宗門溝通完畢,緩緩笑道:「三位,不知結果如何?」

「許陽,為了打敗天策盟的大局考量,我正氣盟的三位盟主,全都同意了你的條件……」陸遊緩緩說道。

「什麼!」

「居然……答應了……」

劍府的葉傷和莫問,甚至連許陽身旁的梁丘露。都露出了意外的神色。

許陽卻是微微一笑,顯得對這一切都瞭然於胸:「這樣最好,三位世尊當真是深明大義,許陽先行謝過了。」

「不過,盤龍金柱、浩然經和百戰圖錄,畢竟是我正氣盟的三門鎮宗功法。不可外傳。許陽你這一次閱覽之後,斷斷不可傳給其他人。」石宏緊接著說道。

「那是自然,我許陽以人格保證,絕不外傳。」許陽笑著說道。

「不,涉及到宗門的利益,人格的保證是不夠的。」蒼林深吸了一口氣說道,「三位宗主。都希望你能發出道心誓言,保證不會另傳他人!」

「道心誓言?!」梁丘露當即不高興了,「你們正氣盟,就這麼不相信盟友,還要逼迫盟友發道心誓言來擔保?」

作為玄皇巔峰,距離世尊只有兩步之差的梁丘露,當然知道道心誓言是什麼東西。這是束縛玄皇高手的枷鎖。一旦違背道心誓言,哪怕是不經意間違背了。也會形成道心上的破綻,很難衝擊世尊之境。

「抱歉,這是宗主的嚴令!」陸遊說道,「不過,如果許兄能夠做到不違背承諾,那麼就算髮一次道心誓言,也沒有什麼不妥之處吧?」

梁丘露還要再說,許陽微微一笑,揮手止住了她:「無妨。既然正氣盟已經做出了這樣的讓步,我許陽又豈能不顧大局?」

許陽站起身,右手指向天空,緩步行走間開口道:「我許陽,指著道心發誓:絕對不將百戰圖錄、盤龍金柱、浩然經這三門功法,外泄給任何人!」

這一片天地間,陡然有一股莫名的波動泛起,以許陽為中心散逸開來。這代表著許陽發出的道心誓言,已經被天地感應並記錄了下來。將來他如果違背了誓言,就要承受道心破裂的後果。

「好,既然許兄已經發誓,那我等立刻回稟宗門。」三名正氣盟的首腦,很快向遠在億萬里之外的宗門傳出訊息。

「呼……訊息已經傳出,現在我等出去,準備迎接宗主駕臨!」陸遊傳出信息之後,向殿中諸人說道。

諸人很快都來到了殿外,面向東、南兩側的天空,靜靜等候。

世尊高手,已經能夠以肉身穿梭空間,億萬里的距離,在他們看來也不過是幾次大挪移罷了。

僅僅是一炷香的工夫,天地間就傳來了劇烈的震顫,隨即三團濃郁的光芒,在東方天際顯現出來。

這三團光芒,一道暗金,一道亮金,還有一道青色,快得令人難以置信,倏忽之間就來到了陰山南麓。

場中的氣氛頓時緊張起來,一群群正氣盟的高手,紛紛跪倒下去,山呼道:「恭迎三位盟主!」

三道濃烈的威壓,傳遍場中,令所有人連大氣都不敢出。這倒不是三名世尊主動放出威壓,而是上層生命,對於凡俗生命的天然壓制!

玄皇,是凡俗之中的極致,而世尊境界,又稱「蛻凡」,就是蛻去凡軀,生命進化到了一個全新的層次。

暗金色的光影之中,一道渾厚平緩的聲音開口了:「誰是許陽?」

許陽深吸了一口氣,踏前一步:「晚輩許陽,見過三位世尊!」

唰唰唰!

三對世尊眼眸,一齊向許陽盯視過來,許陽身上的威壓,驟然增大了好幾倍!這種威勢,一般的玄王強者都很難承受,鐵定要骨骼斷裂。

世尊目光,可以殺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