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就修練吧。」箭無雙一口答應下來,她連真器壽寶都能換,至於再修練一門體術,那已經是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了。

Home - 未分類 - 「那就修練吧。」箭無雙一口答應下來,她連真器壽寶都能換,至於再修練一門體術,那已經是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事情了。

李七夜點頭說道:「先讓你淬體,然後再換真器,等你真器開始成形之後,再換壽寶。相信我,只有極於箭,唯於弓,未來你才能挑戰仙帝,甚至是弒殺仙帝!」

「一切你安排,只要你給我條件,我就能做到!」箭無雙依然是高傲的人,但,不得不說,她也是足夠自信的人!

李七夜把體術傳授給了箭無雙,李七夜傳授於箭無雙的體術當然是源自於《體書》,而且,這門體術不是什麼仙體,也不是什麼聖體,是一門後天之體的體術。

對於修士而言,後天之體沒有什麼了不起的,甚至在很多人眼中,這不是入檔次的體術。當然,李七夜所傳授箭無雙的體術,那可不一般,因為它是源於《體書》,這就意味著這體術與眾不同!

當然,李七夜傳授箭無雙體術,並非是讓她追求體質無敵,不是指望箭無雙用體質來碾壓一切敵人。箭無雙修練這門體術,那是一切都是為箭道服務,讓箭無雙的箭道登臨巔峰,發揮最強大的威力!

箭無雙天賦很高,以她的資質而言,修練後天之體那實在是太容易了,所以,李七夜傳授她後天之體后,她修練得很快,在短短的幾天就能登堂入室。

箭無雙把後天之體修練得如此之快,這也不足為奇,後天之體修練起來本來就是容易,更何況在箭無雙擁有很深厚的基礎,她的天賦又高,這樣的事情做起來簡直就是輕而易舉。

當箭無雙把後天之體修練得登堂入室之時,李七夜就已經為她準備體膏,為她作第一次的淬體!

一切準備好了之後,李七夜以封天五道門鎮封了室內,在室內只有他與箭無雙,此時,李七夜取出了所有的藥材,祭出了萬爐神,開始熬體膏!

「這是什麼體膏?」看到所有的藥材,箭無雙不由驚訝,雖然她不是藥師,但是,對於體膏的配方她還是懂的。

李七夜搖頭說道:「我是把你打造得與眾不同,所以,不是一般的配方體膏,更何況,當下通用的體膏,那是當年葯神以方便天下修士熬體膏而配出來的。你所用的體膏,與一般體膏的配方不一樣。你的體膏分三次淬體,每一次淬體都將會不一樣。」

箭無雙仔細地辯認了一下這些藥材,都是天華物寶,而且有很多她見都沒見過的藥材。

「三百萬年的靜河龜髓,這是最中正平和的一種獸髓,再配上一根幾百萬年之久的兵衛樹老根、再加一點紫血參祖的參汁,再熬了一點迷失竹的嫩葉……」見箭無雙仔細辯認,有很多藥材認不出來,李七夜就笑著介紹地說道。

聽到這些藥材,那怕是高傲的箭無雙都抽了一口冷氣,瞠目結舌地說道:「這,這可是傳說中的仙藥。」

「沒錯,有一些的確是仙藥。」李七夜點了點頭,風輕雲淡,似乎這沒有什麼特別的地方。

「為什麼對我這麼好?」箭無雙一時之間都有些發懵,這樣的一爐藥材,就算是她們箭家這樣的帝統仙門都湊不齊!

如此的一爐藥材,就算有帝統仙門湊得齊,也不見能給晚輩用,畢竟,這樣的一爐藥材堪稱絕世無雙,用在第一次淬體,那簡直就是太浪費了。

雖然說,她是為李七夜效力,說難聽一點,他們有點是主僕關係,箭家對她好,還能理解,因為她是箭家的掌上明珠,然而,李七夜卻對她這樣好,她都無法相信。

「姑娘,你可千萬別誤會。」李七夜笑了起來,說道:「我可不是說喜歡上你,或者說是愛上你。我只希望,我是物有所值,我在你身上可是下了血本,在未來,我可是希望你能遇神殺神,遇魔屠魔,我的戰旗所向,就是你衝鋒之處,你敢嗎?」

「敢,有什麼不敢!」箭無雙深深地呼吸了一口氣,鏗鏘有力,在這一刻,在剎那之間,她有了一個全新的目標。

似乎,在這一刻,她宛如看到了那波瀾壯闊的景象,殺到天崩,殺到萬世皆滅!

「很好!」李七夜點了點頭,說道:「總有一天,你會明白,弒仙,並不是說不可能的事情!」

在此時,箭無雙都被說得熱血沸騰,在此之前,她認為自己為李七夜效力,就是為他剷平一些敵人,現在卻不一樣,她已經感覺到李七夜對她的器重,李七夜是要把她打造成一尊所向無敵的戰將!(未完待續。。) 經過了一番熬制之後,一爐的體膏終於熬好了,在爐中,體膏如脂,散發出了一股似麝非麝的葯香,聞其香,讓人為之迷醉。

「衣物脫了,進去吧。」見體膏已熬好,李七夜吩咐地說道。

箭無雙立即就盯著李七夜了,她的目光如箭,特別的犀利,有三分咄咄逼人的氣勢,說道:「少來蒙我,誰說淬體要脫衣物的!」

對於箭無雙的咄咄逼人,李七夜雅氣一笑,說道:「我說的!如果你不脫,我也不會介意的,那是你的事情!」

箭無雙盯了他一會兒,然後竟然是脫下了衣裳,無限的風光頓時展露在李七夜的眼前,眼前如此的美景,用筆墨都難於一一來形容。

翹挺的玉峰,顫巍巍的,飽滿而圓潤,一抹嫣紅宛如兩朵美麗的花蕾綻放,肌膚如玉,又如綢緞的滑膩……當她散發披肩之時,那更是有著說不出的美麗,整個人是充滿了誘惑。

箭無雙的美麗,可不只是容顏,她的身材,也堪稱是無可挑剔,香肩如削,柳腰裊娜,一雙修長而渾圓的**,更是襯託了那種絕世的美麗……

李七夜上上下下把眼前美麗的景象看了一番,細細欣賞,此時,他就宛如在欣賞一件絕世無雙的藝術品。

「看夠了沒有!」對於李七夜的欣賞,箭無雙冷冷地說道。當然,李七夜純粹是欣賞,並沒有**瀆褻之意,這讓箭無雙坦然了不少。

「還不錯。」李七夜點了點頭。從眼前那美麗無雙的風景中收回了目光。悠閑閑定地笑著說道:「這一副皮囊可以稱得上傑作。不過,以我見過的美麗身體而言,你這副皮囊想進前十都有點困難!」

李七夜這樣的話把高傲的箭無雙氣得吐血,她知道李七夜對自己沒有猥瑣瀆褻之意,但是,李七夜這樣的評價讓她有些氣憤!

愛美之心人人皆有,箭無雙對自己可是十分有信心的人,不論是天賦還是美貌乃至是身材。她都自信地認為世間罕有人能及。

現在她被李七夜看光了,這傢伙竟然只是說了一句「還不錯」,從他那風輕雲淡的口中說出來,那是普羅大眾一樣!

「第一的是誰!明夜雪嗎?」高傲的箭無雙都不由冷冷地盯著李七夜,心裏面都不免有所好勝之心。

李七夜笑了起來,搖了搖頭,說道:「夜雪我倒沒看過,不過,平心而論,夜雪只怕也無法第一。」

對於李七夜這樣的話。箭無雙不由冷冷地哼了一聲。

「好了,這樣的事情沒有什麼好爭強好勝的。」李七夜笑了一下。說道:「我看中你的,又不是你這副皮囊,誰第一那又怎麼樣?乖乖給我進去吧,耽擱了時間,體膏就不好了!」

箭無雙冷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然後跨入體膏之中,整個人都浸泡在裡面。

李七夜掌執萬爐神,全神貫注,掌控著爐火的絲毫變化,把體膏的藥性發揮到最完美的程度。

對於這一爐體膏,李七夜可以說是精益求精,這除了因為是這爐體膏是用了他大量珍貴無比的藥材之外,他可不想箭無雙有什麼差錯。

對於李七夜而言,他不止是要為箭無雙淬體,對於他而言,這一次淬體,也算是一種嘗試,箭無雙這一次的體質堪稱是他的藝術品,他是追求完美!

時間過了很快,一天天過去,終於,箭無雙淬體完畢。箭無雙從爐中跨出來,紫氣氳氤,踏步而出,宛如是地生金蓮,一股與眾不同的氣息撲面而來。

此時,箭無雙出現在李七夜面前,依然是全身無遮,李七夜仔仔細細看了一遍,他認真的程度,不亞於在檢查自己完美的傑作。

在此之前,箭無雙的一身玉體已經是美麗無比了,但是,經過淬體之後,更是不一樣了,她那膩滑的皮膚之下閃動著寶光,整具身體宛如是蘊有仙氣一樣,體內散發出了淡淡而繞繚的氣息,晶瑩而盈潤!這讓箭無比的玉體變得更加完美。

「看夠了沒有。」箭無雙只是冷冷看了李七夜一眼,沒有羞澀,沒有怩忸,她依然的那麼高傲,那麼自信。

事實上,對於她而言,她也羞澀不起來,李七夜根本就沒把她當作美女而看,她心裏面明白,在李七夜眼中她只不過是一件作品而己!並沒有那種猥瑣齷齪的心態。

「很好,很好,火候剛剛好,若是火候欠缺一點,就是血氣柔弱,若是火候老了一點,那則是血氣過剛。」李七夜仔細地檢查了一番之後,他自己都十分滿足,點頭說道:「剛柔並濟,火水相融,這讓下一次的淬體打下了夯實的基礎,你有了這樣的基礎之後,以後便是水到渠成。」

「你把我當作什麼了!」被李七夜如此的評頭論足,箭無雙有一股吐血的衝動!她可是箭家的千金,帝統仙門的掌門明珠。

她的一身玉體,還未被外人看過。今天被李七夜上上下下看遍了,如果說,李七夜贊她幾聲身材的漂亮之類的,她還覺得好受一些,反而,李七夜竟然如此對她評頭論足,這讓她有吐血衝動了。

「姑娘。」李七夜看了她一眼,笑著搖頭說道:「我當然是贊我為你打造的體質了,難道說贊你的身材好看不成?你這一身體質,那是億金都買不到,只有我才能打造得出來。至於你這副皮囊嘛,九界之內多的是。」

「你——」箭無雙真的是被他氣得吐血,最後,她是狠狠地瞪了李七夜一眼,目光比利箭還要利,最終,她是悻悻地穿上了衣裳!

「好了,姑娘,不要耍脾氣。」李七夜莞爾一笑,說道:「你要有心理準備了,明天我給你換真器!」

箭無雙深深地呼吸了口氣,盯著李七夜,說道:「你放心吧,我隨時都能準備好,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此時此刻,她依然是高傲自信的箭無雙,依然是咄咄逼人的箭無雙!

第二天,箭無雙換掉了她的本命真器,李七夜在她身邊助她一臂之力。對於修士而言,更換本命真器,那是需要很大的勇氣,也是要付出不小的代價。

不管是如何的困難,但是,箭無雙都是勇於面對,她依然是選擇走這一條路。

在更替本命真器的過程,是一個十分煎熬的過程,這個過程並非是誰都能承受,但是,箭無雙卻坦然去承受,她在李七夜的幫助之下,整個過程都是十分的順利,可以說,更換的過程沒有瑕疵,這是李七夜最滿意的地方。

「現在你花時間去修練與蘊養。」當箭無雙更換了本命真器之後,李七夜吩咐地說道:「只要這一顆天命真石祭煉成形之後,一切都是水到渠成,這個過程不需要怎麼去苛求,順其自然。」

更換了本命真器之後,箭無雙開始閉關,閉一個小關以蘊養祭煉全新的天命真石!

李七夜依然是留在鐵家,平日除了頌經就是修練,此時,李七夜已經是踏入了聖皇境界了,而聖皇境界對於修士而言,是十分重要的一個境界。

只要一個修士踏入了聖皇境界,就會迎來人生最強大也最難熬的一個大難——壽衰!

對於很多強者來說,壽衰是最可怕的大劫,很多強大的聖皇最終未能跨過壽衰,最終慘死在了這道坎上。

在聖皇境界而言,踏過了壽衰,突破了瓶頸,邁入大賢,那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此時,李七夜靜坐於室內,一道道神環在他全身張開,每一道神環宛如撐開了一個世界,大道亘古,似乎,在此刻,李七夜就像一尊萬古神祇。

此時,在李七夜胸前四個體魄浮現,鎮獄神體、飛仙體、無垢體以及破穹斧體!

破穹斧體,十二仙體之一,此體與鎮獄神體同出一脈,同是《體書》六字中的「渾」字所衍生而來。

破穹斧體,此體一旦練成,那就是力大無窮,堅銳無比!這就意味著,破穹斧體本身就是一件強大無匹的兵器,因為它的堅銳,讓它可破寶物兵器!

如果說,鎮獄神體是鎮壓,那麼,破穹斧體就是毀滅。

試想一下,以鎮獄神體的重量,飛仙體的速度,無垢體的規避,再加上破穹無體的破壞,四體合一,這是多麼無法想象的事情。

一旦四體齊成,就是無堅不摧,銳不可擋!這將讓李七夜這具暴走的人形兵器的威力提升了好幾倍!

在如此的毀滅之下,有什麼防禦能擋得住?李七夜選擇了修破穹斧體,就是要讓他的身體威力成倍地飆升!

李七夜靜坐於室內,修練功法,就在這個時候,他雙目突然張開,目光如閃電。

因為在這一刻,他聽到了外面的嬌叱聲,接著是一聲驚呼,這聲音正是鐵蘭發出來的。

雖然說,李七夜懶得去指點鐵蘭,也不管鐵蘭的事情,但是,她終究是天火女神的後代,李七夜那絕對是不允許她出事的。

在石火電光之間,李七夜身影一閃,瞬間衝出了鐵府!(未完待續。。) 李七夜瞬間出現在鐵府廢墟之中,此時,只見廢墟處有幾十個修士在那裡,他們之中有人在挖掘廢墟的模樣。

這幾十個修士神態不一,血氣有強有弱,不過,他們所穿衣裳都是一樣的,一看便知是同出一門,這些修士看起來有點像死人,好像是從墓地里爬出來的。

此時,鐵蘭被一個中年模樣的修士生擒了,而這個修士看起來像弔死鬼,雙眼翻白,脖子長長的,身上散發出強大的血氣,是一尊古聖。

「有什麼地方需要指教的呢?」看到這些修士,李七夜露出了笑容。

這時候,在場的幾十位修士都看著李七夜,生擒了鐵蘭的修士一稽首說道:「這位一定是李公子吧。」

「既然知道我是誰,那應該知道我說過的話。」李七夜看了他一眼,淡淡地說道。

這個修士忙是說道:「李公子,我們之間有點誤會,在下是髏墓派的長老。我們派中所養的一具屍王丟失了,我們追蹤到這裡的時候,它遁入了這片廢墟的地下。」

「然後呢?」聽到這樣的話,李七夜不由露出了笑容,他修練了《死書》,他的「死章」是可以統御一切死物,有沒有什麼屍王逃入這廢墟的地下,他李七夜能會不知道嗎?

這位髏墓派的長老忙是說道:「這一具屍王乃是我們髏墓派花費了無數心血所培養出來的,現在它逃入了這地下,我們想挖開這片廢墟。把它找出來。」

說到這裡。這位髏墓派的長老咳嗽一聲。說道:「這位姑娘有點誤會,她不准我們挖這裡的廢墟,所以,我只好讓她安靜一點。在下也希望李公子能理解我們的苦衷,畢竟,這具屍王我們髏墓派是花費了無數的心血,若是丟失了,我們無法向諸老交待!還請李公子你能寬宏大量。讓我們挖掘這片廢墟,其中損失,我們髏墓派一定作個補償。」

這正是聖飛的計劃,讓髏墓派找個借口,對廢墟進行挖掘,如果李七夜同意挖掘,那最好不過,他們正好探一探這裡有沒有寶藏。

如果這裡真的有寶藏了,那麼,到時候他們就用種種借口獨吞寶藏。更何況,真有寶藏出世。他們蹄天谷一定會大軍殺到,到那個時候,就算李七夜不同意,也由不得他。

如果李七夜不肯給髏墓派挖掘這片廢墟,那最好不過,那就說李七夜偷了髏墓派的屍王,給李七夜扣上一個罪名,到時候,他們就是出師有名!

李七夜不由笑了起來,這樣的陰謀對於他而言,簡直就是雕蟲小技而己,雖然他還不清楚背後是誰主使,但是,一聽這話,他就知道髏墓派他們有什麼樣的打算了。

「挖掘廢墟?」李七夜撩了一下眼皮,既然有人來送死,他很樂意血洗一番,他閑定地說道:「我相信,你們髏墓派也知道我說過的話,現在鐵家有我李七夜罩著。」

髏墓派的長老說道:「這個我們也有所耳聞,但是,還望李公子你能諒解,我們丟失了屍王,此事事關重大,所以,我們要挖開這片廢墟,不便之處,還請李公子能見諒。李公子放心,這其中的損失我們一定會負責,一定會給李公子與鐵家一個補償。」

李七夜翹了一下嘴角,露出了笑容,慢理斯條地說道:「這話說起來很動聽,你知道我想說什麼嗎?要麼給我立即滾,要麼把你們的頭顱留下,就這麼簡單。」

「李公子這未免是太咄咄逼人了吧。」髏墓派的長老立即臉色一沉,說道:「我們屍王乃是無價之寶,難道李公子想獨吞我們髏墓派的屍王不成?」

此時,髏墓派的長老終於抓住機會倒打李七夜一耙,給李七夜扣一個罪名,若是李七夜偷了他們的屍王,那麼,他們就是理直氣壯的出兵了!

「我最後只說一次。」李七夜此時連眼皮都懶得撩一下了,說道:「要麼立即滾,要麼把頭顱留下!」

「李七夜,你這是欺人太甚了!」此時,髏墓派的長老已經是目的達到了,他準備撤退,冷冷地說道:「不要以為我們髏墓派好欺負!既然你偷了我們的屍王,那就莫怪我們不客氣了!」

話一落下,髏墓派長老向其他弟子使了一個眼色,此時,他們手持小道台,口頌咒語,神秘而邪氣。

「喀、喀、喀……」隨著髏墓派的長老與眾弟子召喚,他們的道台中爬出了一具具的乾屍骷骨。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