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瑤師妹是雙生武魂,另外的一個武魂,被封印不能覺醒!”秦楓不卑不亢,拜首道:“武道修爲無法突破,我擔心碧瑤,會被武魂反噬!還望長老賜藥!”

Home - 未分類 - “碧瑤師妹是雙生武魂,另外的一個武魂,被封印不能覺醒!”秦楓不卑不亢,拜首道:“武道修爲無法突破,我擔心碧瑤,會被武魂反噬!還望長老賜藥!”

白袍老者神色一凝,這白色錦衣少年,沒有身份玉牌,小小年紀,能看透別人的武魂?

究竟是何人?

韓闖抱緊拳頭,恭敬的說道:“還請長老,救救碧瑤師妹!”

“哎!武魂封印很難解除,我也愛莫能助。”白袍老者訕訕道。

“靈鷲宮一定會有辦法的!”秦楓默然。

嗯?!

白袍老者定睛一看,這白色錦衣少年,腰間的那把黑刀?

那可是靈鷲宮,掌門駱震南母親,太上長老駱嵐的佩刀啊,怎麼會在這小子手裏?

這小子偷的?

根本不可能,駱嵐可是靈鷲宮絕頂的武道高手,靈鷲宮宗門,受萬人景仰之人。

“你叫什麼名字?”

秦楓從容說道:“弟子秦楓!”

“秦楓?!”白跑老者臉上一喜,漏出一絲笑容,“年輕人!不錯!”

秦楓有點不知所云,不明白,白袍老者,這話是什麼意思。

韓闖,碧瑤更是一臉疑惑。

“解除武魂封印,靈鷲宮確實有辦法!只是……”

“只是怎樣?”秦楓忙問。

白袍老者注視着秦楓,“只是此地九死一生,但凡是去過的人,無一生還!” “碧瑤?!”

“碧瑤。”韓闖扶着幾近昏迷的碧瑤,失聲喊道。

“長老,求你,救救碧瑤師妹!”

白袍長老臉色一沉,“你三人外出歷練,她是不是釋放過武魂?”

“沒錯。”韓闖手足無措,“還望長老相救。”

碧瑤面色如鐵,毫無血色,歪倒在,秦楓胳膊的臂彎之中。

“爾等,都是靈鷲宮弟子,我豈能不救,置之不理?只是這碧瑤姑娘是雙生武魂,天賦很難得!解除武魂封印非同兒戲,此事,我要稟告掌門。”

白袍長老取出一粒丹藥,“我這裏,有一顆九轉魄魂丹,先給碧瑤姑娘服下,十日內可無性命之憂!”

“十日之後會怎樣?”秦楓迫切想知道,碧瑤會不會有事。

看現在的情況,碧瑤身體外結了一層冰霜,嘴脣發白,長長的眼睫毛上掛着冰晶。

秦楓推斷,碧瑤現在,正在被體內同源雙生武魂,五行冰魄武魂反噬。

冰水爲之,而寒於水。

冰魄武魂,屬於五行武魂中的水武魂的異種武魂。

“十日之後,碧瑤很可能五臟六腑的靈氣和本源,完全被冰魄武魂吞噬,神魂俱散!”白袍老者捋了捋鬍鬚,這少女碧瑤如果死了,確實很可惜。

御丹閣卻有解決之法,這中稀缺丹藥,都是贈與核心弟子的,就算是內門弟子,都沒資格。

而且,還需要靈鷲宮掌門,駱震南恩准。

碧瑤只是很普通的外門弟子,這很難!

“怎樣做,才能救了碧瑤。” 爆笑王妃冷麵王 秦楓追問道。

“需要通過靈鷲宮禁地的考驗,通過八卦門,方能得到解除封印的丹藥。”

白袍長老微微笑道:“這事,老朽做不了主,老朽帶你去見一個人。”

“好!”秦楓沉聲道。

秦楓轉身囑咐對韓闖,“韓闖,把丹藥給碧瑤服下,在這裏等我,我去去就回!”

“秦楓師兄。”韓闖瞪着眼睛,感謝的話,想說,也說不出口。

靈鷲宮的禁地,韓闖略有耳聞,很少有弟子前去挑戰。

禁地挑戰一旦失敗,就是勉強不死,也會重傷,失去武道修爲,淪爲廢人。

這是靈鷲宮禁地的規矩。

靈鷲宮百年以來,只有掌門候選人,纔有資格進入禁地。

禁地一共有八扇門,打開一扇門者,即可活命。

打開三扇門者,纔有資格全身而退。

破除武魂封印的丹藥,價值連城,想要得到,按照靈鷲宮的門規,只能通過這種殘忍的方式。

白袍長老沒有把秦楓帶去見靈鷲宮掌門,就算是秦楓見到了駱震南,也無濟於事,秦楓不是靈鷲宮重點培養的核心弟子。

靈鷲宮那幾個核心弟子,白袍長老都能叫上名字來。

秦楓腰間的佩刀,乃是靈鷲宮,太上長老駱嵐所有。

白袍長老,直接把秦楓帶到了武技閣。

“武技閣?”秦楓四下看了看,“白長老,您帶我到這裏來?”

白袍長老啞然一笑,看來這秦楓對駱嵐,並不知情啊。

此刻,駱嵐正閉目打坐,參悟武道。

“呵呵!”白袍長老呵呵一笑,“嵐長老,你看誰來了?”

駱嵐緩緩睜開眼,“是你,秦楓。”

秦楓見白長老,對着武技閣的守閣老婦人很是客氣,叫出了對方的名字,急忙拜首。

“弟子秦楓,拜見嵐長老。”

駱嵐給白長老使了一個眼色,白長老瞬間明白。

“白長老,你不在你的御丹閣,跑到我這來,有何貴幹?”

“秦楓爲了救一個武魂封印的女弟子,想進入禁地!”白長老如實說。

駱嵐搖頭道:“不行!靈鷲宮禁地,其是外人隨意進出的?乃是掌門候選弟子才能涉足!”

秦楓恭敬的說道:“嵐長老,人命關天,時間緊急,弟子願意試一試。”

“你跟這個女武修,很熟嗎?”駱嵐問道。

駱嵐擔心秦楓進入禁地之後,無法打開禁地的八扇門,隕落在禁地,那可就可惜了秦楓的天賦。

秦楓現在還未踏入靈武境,去禁地,就是白白送死。

“不是很熟!”秦楓從懷裏掏出武技拔刀斬,功法逍遙步,雙手呈上,“這是武技閣的功法武技,弟子正要按時歸還。恰好,白長老帶弟子前來。”

駱嵐滿意的笑了笑,“嗯!雖說不用你歸還,可你還是很守信用!”

白長老頗爲驚訝,這拔刀斬和逍遙步,可都是靈鷲宮一般不外傳的,駱嵐真寫了血本了。

“還請嵐長老,讓我進入禁地!”秦楓再次懇求。

“你還真是執着!那禁地,無數的武道天才隕落在此,你爲了別人,不惜葬送自己?”

駱嵐凝視着秦楓,“你執意要去也可以,武技閣暗室青玉石桌上,放着一本掌法武技,十日內,你修煉至大成,突破到凡武境九重,我就讓你進入禁地!”

按照靈鷲宮,百年遺留下來的門規,靈武境以下的武修,不能進入禁地試煉。

這樣做,也是儘量的保護武修,不會受到致命的傷害!

這八扇門絕非普通的石門,只有領悟力和天賦極強的武修,纔有可能通過。

靈鷲宮開山祖師,創立禁地八卦門,通過八卦門的測試,遴選出靈鷲宮掌門的候選人。

現任靈鷲宮掌門駱震南,成功通過了八卦門三扇門的考驗。

靈鷲宮禁地有很強的禁止,千古大陣法,幽冥懸空大陣,保護着禁地,不被外人私自擅闖。

靈鷲峯的禁地,也讓伏魔城外,很多宗門垂涎。

秦楓在駱嵐的心中,乃是集天賦毅力與一身的少年,對他而言,凡武境九重應該足夠了。

“弟子秦楓,謝嵐長老,謝白長老!”秦楓從容淡定。

秦楓再次走進武技閣的暗室,青玉石桌上的確放着一門武技。

“玄級下品武技,傲龍掌,竟然是玄級!”

武技閣外。

白長老酸溜溜的調侃道:“嵐長老,對這個秦楓有些偏袒啊!”

駱嵐不以爲然,“我已經三十年,沒見到如此天賦的弟子了!”

……

秦楓跟隨韓闖,碧瑤,沿着蜿蜒的山間小路,來到外門弟子的修煉小院。

外門弟子的修煉院落,在靈鷲峯的側峯之上,整個側峯,密密麻麻的全是修煉的外門弟子。

這小院,比雜役弟子睡覺的地方,不知道強了多少倍。

“秦楓兄弟,這幾日,你暫且在我這裏修煉吧!”韓闖爽朗一笑。

秦楓點點頭,他確實需要一個,比較安靜的修煉之地。

“那你呢?”韓闖把修煉院落給了秦楓,他去哪裏修煉?

韓闖大大咧咧的笑了,“我去隔壁,隔壁的武修上個月晉升爲內門弟子,這院落空了下來。”

碧瑤服用了御丹閣,白長老的丹藥後,已能自如行動,但面色依舊蒼白,嘴脣發紫。

“楓哥!你還是別去禁地了!那太危險。”秦楓爲了解除武魂封印,獨闖禁地,與萍水相逢,秦楓爲了武魂封印,冒如此大的風險,碧瑤心裏過意不去。

“秦楓垃圾,滾出來!”

“你就是秦楓!”肩背巨斧,一臉橫肉的弟子向前邁着步子,看着秦楓。

“我叫羅雲!生死臺上,是你殺了我弟弟羅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