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那麼兇徒此時正倒在了血泊之中。

Home - 未分類 - 而那麼兇徒此時正倒在了血泊之中。

邢月一下從牀上了坐了起來,最後帶着一臉的悔恨與傷感之色,走向了陽臺,看着遠方的黑暗,抽起了煙來。 次日清晨,邢月難得的睡了一次懶覺,當他醒來的時候已經快八點鐘了,“呃,今天好像還要上課吧,看來已經遲到了。”邢月懶懶的說了一句後,就起牀開始洗漱了起來。

“呃,周老師看來已經走了。”看着留在桌上的早餐,紙條以及一把車鑰匙,邢月走上前拿起紙條就看了起來。

“大懶豬,早餐已經幫你準備好了,學校今天我們要開會,就先走了,對了,車庫裏還有一輛車,反正空着也是空着,你就拿去開吧,不過注意安全,老師留。”

“呃……。”邢月看着微微一笑,然後就吃起了早餐,只見不到五分鐘,桌上的東西都被他吃的一乾二淨,拿起車鑰匙,走到車庫,看着眼前這兩銀色敞篷跑車。

“這周老師的朋友,看樣子還蠻有錢的嘛。”邢月緩緩的說了一聲後,就上了車,“呃,我好像沒駕照吧。”說完後,邢月就啓動車開了出去。

在邢月的控制下,在半個多小時候,就來到了學校,邢月怕太招搖,在離學校比較近的停車區,停好了車後,就想着校園走去。

就到邢月走進校園一百多米的時候,從他旁邊傳來了一道聲音。“邢月同學,能和你談談嗎?”

邢月順着聲音望去,只見一個穿着學生校服的男生一臉微笑的看着他。

“你找我有事。”邢月在看了那男生一眼後,就認出了對方,以段於兵給自己的資料來看,對方就是紅鷹幫的智囊,金仁彬。

看着邢月一臉平靜的看着自己,金仁彬臉色不變的對着邢月回答道:“不知可否借一步說話。”

“我上課快遲到了。”邢月說完,就準備朝着教學樓走去。

“王衝已經回來了,我們可以幫你。”見到對方離去的腳步,金仁彬直接入主題的說道。

“哦,你的條件是什麼。”邢月停下腳步,轉過頭,雙目緊盯着在金仁彬說道。

“我覺得我們還是借一步說話,好好的談談。”金仁彬說完,依然微笑着臉,兩眼沒有迴避的對着邢月說着。

“好吧。”邢月在想了一下後,淡淡的回答道。既然對方主動找上了自己,那麼有些事情,自己也沒必要去麻煩了。

見到邢月同意後,金仁彬臉色不變的對着邢月點了點頭,示意對方跟着自己來。

很快在金仁彬的帶路下,邢月跟着對方來到了足球場,由於現在是上課時間,此時偌大的足球場,就邢月和金仁彬兩人。

“說吧,你們的條件是什麼。”邢月在口袋裏,掏出一根菸,慢慢的點上後,吐出一縷青煙,看着燃燒的菸頭,緩緩的開口道。

“加入我們紅鷹幫,我們會給你副幫主的待遇。”金仁彬站在邢月的旁邊,側着頭,眼神緊鎖着邢月的面部,平靜的回答道。

“哦,看來你們的誘餌不小嘛。”邢月在吸了一口煙後,迎上金仁彬的目光,微笑的說道。

“你有這個能力,所以我覺得你值。”金仁彬一臉認真的回答着,那表情不像是裝出來的。

“是嗎,不過我想你還是低估了我。”邢月說完,只見他此時的臉笑的更盛。

“哦,怎麼說。”

“我要的不僅僅是你們紅鷹幫,而且海川學院也不需要太多的幫會,以後海川學院只需要一個聲就夠了,而那個聲音就是我邢月。”邢月此時的口氣可以用狂妄至極來形容,而他的眼神此時也變得的極爲的犀利。

在聽完邢月着囂張的語句後,金仁彬一時之間產生了錯覺感,他突然感覺此時的足球場密密麻麻的站滿了許多的人,而邢月就像個君王一樣,站在他們的前面在訓話一般。

看着金仁彬愣在哪裏,邢月沒有多加理會,而是注視着對方繼續的說道:“回去告訴遲帥,早點過來誠服於我,不然到時不要悔恨自己。”邢月說完,將手裏的菸頭一彈,‘咻’一道漂亮的紅色弧線就出現在了金仁彬的眼前。

看着邢月那離去的背影,金仁彬此時開始爲紅鷹幫的未來開始擔心了起立,而他內心深處,一股莫名的熱血感,此刻正在慢慢的沸騰起來。

當邢月踏進教室的時候,已經是下課的時間,看着教室裏的人,都聚成堆的在歡笑的談話,

可當他們看見邢月進來後,都表現出一副詫異的表情,好像在思索着什麼。

看着他們的表情,邢月微微一愣後,看向自己座位的方向,而葉子珊和謝小燕兩人則一臉擔心的看着邢月。

“呃,一節課時間沒見我,就開始擔心我了嗎?”邢月摸着鼻子想着,最後微微的對着他倆一笑後,就直徑的走到自己的課桌上便坐了下來。

“喂,邢月你怎麼現在纔來,子珊問你去幹嘛了。”邢月剛剛坐下,前面的謝小燕就轉身來,就開始對着他質問道。

“呃,睡過頭。”邢月如實的回答道。

“哦,那就是說你剛來學校咯。”謝小燕繼續的追問着。

在聽到邢月回答後,一旁的葉子珊則一臉擔心的說道:“那王衝你還沒見着嗎。”

“呃,沒有,怎麼了。”邢月疑問的說道。

“還能怎麼了,今天我們正在上自習課,那王衝就帶着一幫人,氣勢洶洶的來到教室,說是找你,可見你不在,撂下一句狠話後就走了。”謝小燕表情很是誇張的說道。

其實王衝昨晚就回來了,當他知道鄧峯被打後,就有點生氣,可在鄧峯一夥人的添油加醋的扭曲事實後,說邢月說根本就沒把王衝放在眼裏,說王衝在他眼裏就是一根蔥,這可把一向自恃其高的王衝氣的臉色特青,

本來當晚就想來找邢月麻煩的,可是礙於不知道邢月的住址,憋了一晚上的氣,等到今天來發,可是當他們一夥人,氣勢洶洶的來到高二班時候,卻撲了個空,所以就撂下狠話讓邢月等着。

“哦,什麼話。”邢月想個事外人一樣的,平靜的問道。

“他說你躲得了初一,卻躲不過十五,讓你做好被揍的心裏。”謝小燕想極力做好王衝那兇狠的模樣,可是被她那麼一演繹,別提有多可愛了。

“哦,是嗎?”邢月淡淡的回答着。

“邢月,你可要小心,對方可是PJ區的跆拳高手。”葉子珊但是的說着。

“呵呵,沒事,我也不賴呀。”邢月知道葉子珊擔心自己,不過對方的實力他可真的沒放在心裏。

三人又相互的聊了一下後,很快上課鈴就響了,可就在鈴聲剛落的時候,一臉傷勢的段於兵卻衝進了高二八班,在人羣中,找到邢月後,就對着他跑了過去。

“怎麼了,段於兵。”在段於兵剛進教室的時候,邢月就看見了對方,他剛想站起來時,段於兵就找到了他,並跑到他面前。

“彭宇和吳剛被王衝抓走了。”段於兵焦急的對着邢月說道。

就當段於兵的話剛落,教室裏的人瞬間就感受到一股滔天的怒氣正從邢月的身上散發而來。 “在哪裏。”冰冷的話,從面無表情的邢月口中說出。

“在跆拳室。”段於兵看着此時冷靜後的有些可怕的邢月,快速的對着他回答着。

“帶路。”邢月說完,就跨步走了向着外面走了出去,他也不理會此時是上課時間。

看着跟着段於兵走出去的邢月,葉子珊擔心的對着邢月的背影說道:“小心點。”

聽的葉子珊的話,邢月聽了下了腳步,回頭看向了葉子珊,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嗯,我很快就回來。”

“放心吧,子珊,邢月是不會有事的。”看着離開的邢月後,謝小燕一臉安慰對着葉子珊說道。

而教室裏的學生在一臉詫異過後,都拿出了手機,低着頭不知道在幹什麼。

而此時的跆拳室中心,王衝一臉神氣的坐在他的專屬椅子上,看着爬在地上的兩人,而臉上包着紗布的鄧峯則拿着一根木棒,一臉囂張的看着地上兩人。

“媽的,你在囂張呀,在生氣呀,怎麼今天沒那勇氣啦,像個殃逼一樣。”鄧峯說完,舉起木棒就往彭宇的身上砸了下去。

“呸,你們不要高興的太早,等下我們老大來了,你死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死的。”

鄧峯的這一棒下來,彭宇感覺自己背後的骨頭都快要斷裂了一樣,豆大的汗珠,瞬間從他的額頭上滾落了下來。

“彭宇,你沒事吧。”吳剛在一旁掙扎着想要爬到彭宇的身邊,看看對方的傷勢,可奈何他後面的人,沒給他機會,拳腳不停的往他身上落。

“挺住,我們老大很快就來了。”彭宇看着吳剛,臉上帶着些許瘋狂的笑意。

“嗯。”

“哼,你們老大不來還好,等人如果他來了,我會讓他跪在地上求我饒了他的。”王衝坐在椅子上,一臉不屑的看着地上的兩人。

“砰。”

王衝的話語剛落,一聲巨大的響聲,就在這跆拳室的中心響起,場里人的都順着巨響望去,只見那剛剛關閉的大門,此時卻像兩張紙片,在空中飄舞了起來,重重的砸在了不遠的柱子上後,又掉落了在地上。

而邢月此時卻從門框外,大步跨了進來,段於兵一臉激動的跟在邢月的後面也走了進來。

“老大。”彭宇和吳剛在看清來人後,都一臉興奮的對着走進來的邢月大喊道。

在聽到彭宇兩人的喊叫聲後,邢月順眼望去,只見此時兩人衣衫破爛,而身上到處都是血跡,邢月的內心瞬間就被一股濃濃的殺氣所充滿。

“今天你們這裏的所有人,都必須爲此付出代價。”邢月慢慢的向前走着,雙目掃射着對方的每一人,同時冰冷的話語緩緩的從他的口中吐出。

“草尼瑪,你以爲你誰呀,付出代價,真是好笑。”在聽完邢月的話後,王衝的一個小弟,不由大聲的嘲笑道。

邢月的目光鎖定了剛剛開口說話之人,走上前去,想都沒想的,一腳就對着對方的小腹踹了過去,巨大的力道讓得那小弟身體倒飛而去,在地上翻滾了幾米後,狠狠的撞在牆壁上才停了下來,只見他眼睛此刻瞪的老大,就連苦膽汁都被他給嘔吐了出來。

“草,兄弟們給我上。”已經深知邢月的厲害後,鄧峯在一旁叫嚷着其他人衝上去,而他自己則紋絲不動的站在原地。

看着向着自己衝了的人羣,邢月冷笑一聲後,腳尖一點,就如虎入羊羣一般,開始在裏面廝殺了起來,邢一腳迎上踢向自己叫,咔嚓,只見那個人的面部瞬間扭曲,而整個人則躺在地上抱着已經變形的腳部瘋狂的大叫起來。

而邢月的身子此時已經閃到一下處,一拳擊碎了對方的鼻樑骨,只見那鮮血像開了花一樣,向着四周灑去,沒有理會對方的慘狀,

身子一側,又一拳轟在對方拳頭上,“砰”只聽一聲悶響,血絲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對方的拳頭上蔓延開來,最後在到達一定的程度上後,鮮血像不要錢的開始往外面飆。

“砰”

又是一記重拳,擊在對方面部,咔嚓,幾顆牙齒伴隨着血花,向着空中飛舞而去,這人捂着已經脫臼的下巴,眼裏灑着淚花,想看清楚這張惡魔的臉,

可對方已經閃到下一處地方,只見他騰空而起,一腳踹在自己夥伴的胸膛,藉着力道一個後空翻,順勢踢在了後面一人的腦袋上,那動作簡直是行雲流水,瀟灑至極。

不到五分鐘,地上已經躺有二十來人,只剩王衝、鄧峯兩人站在原地,驚訝的看着背對着他們的邢月,這還是人嗎,是對方太強,還是自己太弱。

而彭月、吳剛和段於兵三人則是一臉崇拜的看着邢月,有這麼強悍的老大,以後的路有什麼會鏟不平的,此時整個跆拳室中心到處都充滿了哀嚎慘叫只聲。

邢月慢慢的轉過身,直視着站在原地的兩人,“怎麼,你們打算傻站在那裏嗎?”

“CNMD,你不要太囂張,你知道我們背後是誰嗎,是青龍幫,你知道嗎?”鄧峯在想到自己的後臺後,此時是鼓足了勇氣,拉出自己的靠山,想震住對方。

聽完鄧峯的話,邢月目光一冷,一股冰冷的氣息瞬間從邢月的身上散發出來,身子一閃,就來到了鄧峯的跟前,一把將其衣領抓住,讓後將對方原地拔起,一雙無情的眼睛,緊鎖着高過自己頭頂的鄧峯。

“我已經告訴過你,囂張是要本錢的,不聽的你,屢次犯下死罪,不過你要慶幸這裏是學校,不然你已經是死人了。” 鑽石總裁的甜寵嬌妻 邢月說完後,重重的將其摔在地上,

“咔嚓,咔嚓”

兩聲斷骨的聲音聽到的在場的人毛骨悚然,而鄧峯更是慘叫着暈了過去,只見他的雙腳此時已經被邢月踩的是完全的變了型,讓人看了都感覺自己的腳底發麻。

邢月沒有理會地上已經暈了過去的鄧峯,而是轉過頭,看向了一旁的王衝,“下一個就到你。”

“哼,我會讓你跪着求我的。”王衝身子一震,像是給自己打氣一樣,眼睛直直的盯着旁邊的邢月,生怕對方來個突然襲擊。

“呃,是嗎?”邢月冷笑的說完後,腳尖一點,身子一斜,就對着王衝閃了過去,而此時緊盯着邢月的王衝此刻只感覺自己眼睛一花,邢月的身子就消失不見了。

可等他瞪大眼睛在想看清楚時,邢月的手已經抓住了他的頭,“你是在找我嗎?”邢月話一說完,按着他的頭,狠狠朝着下面按去,而他的迎面而上的右膝已經狠狠的頂在了他鼻樑上,

咔嚓,鼻樑斷裂開來,一道血箭飆射而出,邢月沒有打算就這樣住手,提起對方的頭,右拳重重的砸在對方的小腹上,巨大的力道,讓得王衝的身體瞬間脫離邢月的手掌,向着後面飛去,最後重重的砸在了地上,眼睛珠子疼得他都快要凸了出來。

那些此時真正哀嚎的人,看到王衝就這麼被秒敗時,他們的表情除了震驚就沒有其他表情所代替,那可是海川學院號稱第一武將,可在對方手裏幾秒鐘的時間就這麼完敗了。

看着場中聳立在那裏的邢月,他們以前那驕傲而又有囂張的心,在今天完全被擊破開來。 小宅:文文已經簽約,請大家多多支持,收藏推薦,

晚一點還會有一章,求花花 票票

——————————————-正文:

“呼”

邢月輕輕的吹掉了指縫間,那王衝所留的頭髮,然後在衆多驚恐的眼神中,一步一步的走到了王衝的面前。

“現在還要我跪嗎?”邢月筆直的站在此時正趴在地上縮成一團的王衝面前。

“咳咳….哇….。”一口鮮血至王衝的嘴裏噴射而出,此刻的王衝掙扎的想要爬起來,可他發現只要自己稍微一動,一股劇痛瞬間就會從小腹開始向着全身蔓延開來。

“你就老實的趴着吧!”邢月說着,擡起一隻腳踩在了王衝的肩膀上,讓他瞬間動彈不得。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