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啊,當然要。」

Home - 未分類 - 「要啊,當然要。」

慕卿連忙伸手搶回封時奕手裡的娃娃,抱在懷裡愛不釋手。

見狀,封時奕眉頭微挑,伸手拿起慕卿身邊的PSP和平板電腦。

「別和我說,你整個下午都在打遊戲。」

「當然不是了,我還看電視劇了,之前被你壓榨的加班時間害我錯過了多少電視劇啊。」

慕卿感到有些悲催,以前沒有封時奕的時候,她按時下班回家追劇。

後來有了封時奕,她就沒時間看她的電視劇了。

現在終於有這個機會了,她當然要好好的利用起來。

「無聊的時候想看也可以,但是一直看會傷眼睛。」

封時奕在考慮要不要給慕卿定個時間,雖然他知道定了也沒有什麼用。

聽到這話,慕卿伸出食指搖了搖:「對你們這些凡人來說,會,對我來說,不會。」

慕卿找出自製的看電影專用支架放在封時奕面前。

「這個,就是本天才經過多次的實驗與反覆對比做出的角度支架,絕對不傷眼睛。」

看著慕卿得意洋洋的樣子,封時奕嘴角微微揚起。

「你的確是個天才,因為你這個樣子很二。」

封時奕毫不留情的打擊著慕卿,隨即起身朝著廚房走去。

「餓不餓?我去給你做飯,有沒有什麼想吃的?」

慕卿支著下巴看著封時奕:「沒什麼特別想吃的東西,因為我還不算是很餓。」

聞言,封時奕的腳步頓住,轉頭看向沙發上的慕卿。

「一天都沒怎麼吃飯?」封時奕蹙了蹙眉,眼底閃過一抹擔憂:「是不是身體不舒服?」

慕卿緩了片刻,輕輕搖了搖頭:「我不想吃東西,不想自己待著,我只想讓你在我身邊陪我。」

「好。」

封時奕毫不猶豫地點了點頭,上前抱起慕卿回到卧室。

將慕卿放在床上后,封時奕伸手摸了摸慕卿的頭。

「等我換身衣服,然後上床陪你躺會。」

說著,封時奕直接脫掉了上衣,慕卿頓時震驚的睜大雙眼,反應過來后,立刻伸手捂住眼睛。

「流氓!換衣服不會出去嘛?」

「你不是說讓我在你身邊陪你么?」

封時奕嘴角噙著一抹戲謔的笑容看著慕卿,似乎很滿意慕卿的反應。

聞言,慕卿不由得白了封時奕一眼:「你不會有傳說中的裸露癖吧?」

見慕卿又一次開起了玩笑,封時奕便沒有搭理慕卿,徑自換好衣服躺到慕卿的身邊。

伸手摟住慕卿不盈一握的纖腰,封時奕眼中閃過一絲心疼。

「從醫院出來之後瘦了多少?怎麼腰圍越來越細了?」

誰知慕卿反倒興奮的看著封時奕:「你說什麼?我的腰真的細了?真的么?」

看著面前無比激動的慕卿,封時奕頓時滿頭黑線,女人的思維邏輯為什麼這麼跳躍?

慕卿顧不得看封時奕的反應,跑到落地鏡面前不停地轉圈看身材。 唉!這叫什麼事啊,搞別人老婆還理直氣壯!

拉皮面露喜色,高興道:「謝謝!太感謝你了!晚上我給你們守門!」

聽了這句話,江帆下巴差點掉下來,「這個,守門就不用了吧!」

「尊敬的薩滿神,您就讓拉皮守門吧,這是他的榮耀!」拉希族長道。

我靠!這是什麼事啊,老婆陪人睡,守在門外還成了榮耀的事,這個辛巴族風俗也太匪夷所思了!

江帆不得不點頭同意,要不然又是看不起別人了,唉!這太彆扭了!

「大家快來把尊貴的客人領回家吧,一定要好好地招待他們!」拉希族長宣佈道。

立即就衝上來幾個美麗的辛巴族女人爭著去拉黃富,「走到我家去住!」

黃富頓時心花怒放,一下子成了搶手貨,眼花繚亂不知道該去那家。

「拉希族長,我們幾個老頭就免了吧!」孫海劍冒汗道。

「哦,你就在我家睡,讓我老婆陪你睡吧!」拉希族長道。

孫海劍差點就坐到地上,「呃,這個,這個就免了吧!」

「那怎麼行,你們都是辛巴族最尊貴的客人,我們就要以最尊貴禮儀招待你們。」拉希族長道。

「這個該怎麼辦?」孫海劍無助地望著張中傑、張文教授等人。

「我們就隨鄉入俗吧,要不然是對他們的侮辱!」張文教授無奈道。

江帆立刻哈哈笑道:「孫老頭,沒想到你也風流一回,不過你放心,我不會告訴夢蘭的奶奶的!」

孫海劍擦了下額頭的汗水,尷尬道:「你小子,我是那種人嗎。我只是睡睡覺,什麼都不會做的。」

「哈哈,你就別裝正經了,聽夢蘭說了,你年輕的時候比我還要風流!你就珍惜良辰美景吧,春宵一刻值千金啊!你看族長的老婆已經對你虎視眈眈了!看樣子要吃定你這隻老公雞了!」江帆調笑道。

孫海劍立刻滿臉通紅,「你小子,落井下石啊!」

「海劍兄,你看我們該怎麼辦?」張中傑、李時本、扁真宇苦著臉。

「還能怎麼辦,隨鄉入俗唄!」孫海劍無奈道。

「說得對,你們這叫老來俏,走桃花運了!好好珍惜今天晚上吧,絕對是你們一輩子難忘的晚上!」江帆立刻嘲笑起來。

「你小子,看我們回去打你小報告不!」張中傑狠狠道。

「哈哈,你還敢打我小報告,你應該求我不要把今天晚上的事告訴你那個醋罐子老伴才是,否則她鬧到你學院去,你就名垂青史了!」江帆呵呵笑道,他是知道張中傑的老伴是個十足的醋罐子。

張中傑臉色立變,「哦,你可千萬別亂說,會害死人的!今天的事我們都當著不知道,誰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對,我們就當做了一場夢吧!」李時本黯然道,他的老伴也是個醋罐啊,不比張中傑老伴的醋勁小啊。

片刻之後,屋裡只剩下江帆和薩娜兩個人,薩娜嬌羞道:「我們進屋睡覺吧,請讓我好好伺候您!」

江帆和薩娜進了屋裡,拉皮等他們進屋后,立刻守候在門外,拿過一條凳子坐在大門口。

片刻之後屋裡傳來薩娜的嬌喘聲,接著大聲地尖叫起來,並且叫聲越來越大。坐在門口的拉皮聽到了立刻呵呵笑了起來,「真不愧是薩滿神!竟然讓如狼似虎的薩娜尖叫,太厲害了!」

薩娜的叫聲持續了兩個多小時才結束,害得拉皮一夜沒睡,他徹底自卑了,別人一干就是兩個小時,自己才幾分鐘,沒得比啊!

第二天早上,薩娜春風滿面地走了出來,拉皮驚訝道:「薩娜,你怎麼變得更年輕,更漂亮了!」

可不是,薩娜臉變得更光滑,水色更好,明顯年輕了四五歲,這些都是江帆龍虎秘術的效果。

「我變年輕了?不會吧!」薩娜立刻跑到鏡子前,當她看到鏡子里年輕的自己的時候,她不禁驚叫起來:「啊,這是我嗎?怎麼變得如此年輕了!」

此時江帆走了出來,看到薩娜在照鏡子,拉皮趕緊走過來,拉著江帆胳膊道:「薩滿神,您太厲害了,兩個多小時!您能教教我嗎?」

「你一般多少時間?」江帆問道。

「五分鐘不到!」拉皮羞愧道。

「呃,時間是少了點,那我就教你龍虎秘術吧,你附耳過來!」江帆在拉皮耳旁說了龍虎秘術修鍊方法。

「啊!太不可思議了!那東西能掛八塊磚!」拉皮一幅不可置信的樣子。

「你只要按照我說的方法修鍊,你也可以做到!」江帆微笑道。

「好的,我一定刻苦修鍊,我也要像您一樣,掛八塊磚,兩個小時!」拉皮堅定道。

還別說,這拉皮意志真的很堅定,從此後苦練習龍虎秘術,後來成了辛巴族裡最受歡迎的男人!

當太陽出來的時候,黃富、孫海劍、李時本、張文教授等人都回來了。黃富一臉壞笑,「帆哥,昨天晚上真太他媽搞笑死了!」

「怎麼回事?」江帆道。

「昨天晚上那個叫什麼特斯的老婆陪我睡覺,結果她不停地叫,那個叫得浪了,什麼無聊得話都叫出來了!」黃富笑嘻嘻道。

江帆看到孫海劍一臉苦相,戲虐道:「孫老哥,昨天晚上大展雄風了吧?」

「你小子可是出盡了風頭,薩娜的叫聲吵得我一晚上沒睡!」孫海劍不悅道。

「怎麼會呢?」江帆驚訝道。

「你是不知道,薩娜一叫,那個族長的老婆就像吃了春藥似的,整個晚上纏著我不放!」孫海劍苦笑道。

「哈哈,孫老哥,你是不是被吸幹了!」江帆和黃富立刻哈哈大笑起來。

吃過早餐后,眾人要出發了,族長拉希再三挽留,孫海劍、張中傑等人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再留下來,晚上非被族長的惡狼老婆折磨死了!

拉希族長送了大家很多烤羊肉和羊奶,足夠大家吃上好幾天的,辛巴族人真是太熱情了,一直把他們送出好幾里地,最後薩娜還跑到江帆面前紅著臉說:「薩滿神,歡迎您再來,我還陪您睡!」

我靠!睡起了癮了!廢話,越睡越年輕,睡睡更年輕!誰不想呢!

給讀者的話:

支持! 「沒有啊,明明都沒有細,你是不是騙我啊?」

「你對你之前的身材是怎麼理解的?」

封時奕看著迷之不自信的慕卿,眼底閃過一絲疑惑,難道以前慕卿就是這樣覺得她很胖的么?

果不其然,慕卿鬱悶地坐回床上,隨手抱過床頭的毛絨熊。

「我腰圍不是一直都這麼胖么?有什麼之前現在的分別啊?」

封時奕明白了一個道理,女人無論在什麼時候都會覺得自己很胖。

果斷不和慕卿繼續討論這個愚蠢的問題,封時奕將慕卿抱進懷裡。

將下巴放在是慕卿的頭頂:「睡覺吧,明天帶你出去晒晒太陽,透透風。」

聽到這話,慕卿詫異地轉頭看向封時奕:「你居然會答應放我出去?別是別人冒充的吧?」

「你的腰上有一塊巴掌大的胎記。」

慕卿瞬間就沒有聲音了,能夠知道她腰間胎記的只有她父母和封時奕,還有她自己。

見到懷中的女人終於不再鬧了,封時奕心中默默地鬆了口氣,閉上眼睛準備休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