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了個人?是嗎。這就是我的化靈,武帝,神秘系,雖然覺醒就可以妖化,但是並不能帶來妖化階段的實力。她的作用加成就是現在的姿態,魔免的武帝鎧以及……」紫舞指著自己三無的臉:「無yù無求,無情無意的聖人姿態……」

Home - 未分類 - 「變了個人?是嗎。這就是我的化靈,武帝,神秘系,雖然覺醒就可以妖化,但是並不能帶來妖化階段的實力。她的作用加成就是現在的姿態,魔免的武帝鎧以及……」紫舞指著自己三無的臉:「無yù無求,無情無意的聖人姿態……」

「……這不是很厲害嗎?」龍邪很想擠出一個笑容,但是想到另外一個方面,他一點也笑不出來。無yù無求,無情無義,那和木偶有什麼區別。

「厲害?哪裡厲害了,根本就是一點用都沒有。」紫舞看著那自己鎧甲下的手:「導師替我分析過了,建議我轉修武技學科。」

「原來如此,不錯的建議呢。」龍邪摸著下巴,立刻知道導師的意圖:「魔免的武帝鎧甲,也就是說能當個法師剋星;無yù無求,也就是說不會被感情左右戰鬥;無情無義,也就是說戰鬥的時候不會有絲毫的猶豫。如果真的在加上武技修為高的話,那簡直就像一台……!」龍邪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怎麼把自己所想的全部說出來了。

「簡直像一台殺戮機器一樣。」紫舞毫不在意,或者說,在這個姿態下,根本不會在意:「我討厭這個姿態,感覺,就算是你,我也可以毫不猶豫的,殺死你。」

「…………」龍邪怕怕的往後退了一步,無情無義,也就是說,在她眼裡,所有的人都像稻草一樣可以收割。

「開玩笑的。」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紫舞那個姿態根本沒有一點像是開玩笑的樣子啊,龍邪退了一步,紫舞就往前逼近了一步。

龍邪再退了幾步,紫舞也在逼近了幾步,直接把龍邪逼倒在了床上:「紫…紫舞?…」龍邪的呼喚並不能阻止紫舞,手一點一點的伸向了龍邪。

龍邪有些驚慌的往後縮,不是說開玩笑的嗎,為什麼那麼像是要生的事?!

「碰碰」異常的心跳,龍邪突然感覺右眼看到的只有一片血紅sè。「不想被傷害」這個想法突然湧現在腦海里,后肩開始傳來蠢蠢yù動的感覺。

兩人都進入了另外一個狀態。紫舞那無情無義的冷漠以及龍邪那帶著殺戮嗜血的獰笑……可以毫不猶豫的殺死對方的姿態……

「撲」

「!」龍邪一愣,低頭看著撲進自己懷裡哭泣的紫舞,一身威武的武帝鎧已經化成了粒子消散。

「嗚嗚,龍邪,果然,我的武心是最爛的。這樣下去的話,我一定打不過魔王,成不了救世的英雄。」紫舞撲在龍邪的大哭。

我的霸道病人 龍邪愣住了,為什麼要哭?不過看著哭得傷心的紫舞,不由得伸出手摸著紫舞的頭安慰道:「不會的,要是紫舞的話,一定能成為受世人膜拜的大英雄的。因為,魔王只有紫舞才能打敗。」

紫舞抬起滿是淚水的臉龐抽泣著:「真的?」

「啊,當然,要是紫舞的話,絕對能做到的。別忘了當初你是怎麼和我說的。」

紫舞擦了擦淚水,做出當年的動作,一副炫耀的樣子:「吶,龍邪!告訴你哦,我將來會成為受世界尊敬的英雄王!」

「哦,是嗎,加油啊。」龍邪笑了笑,也做出當年的姿態,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哼,我一定會成為英雄的。到時候,我可不會給你簽名!」紫舞鼓起嘴巴背過身子對著龍邪賭氣。

「噗嗤。」龍邪忍不住笑了出來:「好些了嗎?」

「嗯,謝謝你。」紫舞終於放下心來,一直被別人說三道四的,她很委屈,又不是她想覺醒這樣的聖心的啊。她一直都在害怕,如果一直是那種無yù無求,無情無義的姿態,那她到時候到底是受人尊敬的英雄呢,還是被人厭惡的魔王呢?龍邪的話,讓她重新振作起來,是啊,自己是以英雄王為目標而努力奮鬥的,怎麼能在這種地方糾結而退縮呢。

「武帝鎧是為了保護你不受到魔王的魔法傷害,無yù無求是為了讓你不受到魔王的誘惑,無情無義是為了保證你…刺下那一劍,成為英雄…」後面那一句,不知道為什麼龍邪說的很輕,輕到幾乎連他自己都聽不見。

紫舞從來沒往這種方面想過,被龍邪那麼一提醒,好像真的是那麼一回事一樣的:「嗯,照你那麼說,好像我天生就是英雄一樣的。」

「當然啦。到時候一定要給我簽名哦。」

「那麼,約定好了哦。」紫舞壓在龍邪的身上,伸出了小拇指。

龍邪猶豫了下,微笑的點點頭,伸出了小拇指:「嗯,約定好了。」

他們自己都不知道,那個小小的約定,成為了永世流傳的故事…… ()天都還沒亮,龍邪就出門了,凌晨的空氣在綠化的學院中格外的清新。不過,還沒等他來得急體會這股清新的時候就愣住了。那朦朦亮的天空帶來不了光明,略暗的走道中那一抹銀sè的光芒是那麼的顯眼,那麼的鮮艷。微微的冷風吹拂著這銀sè的絲,那身影在風中顯得那麼的薄弱與脆弱。

一黑一白的雙生子就這樣默默的注視著對方,什麼也不說,什麼也不做。太陽慢慢的爬上了地平線,害怕光芒的黑暗在次回到了yīn影之中,等待著黑夜的降臨……

「你…你在這裡呆了多久?」龍邪不知道說什麼才好,懷著複雜的心情呆泄的問出了這個問題,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你不會一直都在吧?」

白雪點點頭,用那黃鸝般的聲音回應他:「一直在這裡等你。」龍邪一震。白雪有些自責的低下了頭:「對不起,我應該相信你的…」

龍邪突然一個箭步抱住了白雪,白雪被嚇了一跳,隨後又摟住了龍邪的腰:「因為,我們很相似,所以,我應該相信你一定會做到的。」

「嗯,我一定會做到的,這是約定!不管有多麼的困難,我,一定會去見你的。」龍邪也暗暗的下了決心,是啊,不能辜負眼前女孩的一片心意,如果她是女皇,那麼,自己只要成為王就行了,成為……靈王就行了。

「一定哦。」

「一定。」龍邪放開了白雪,露出了笑容:「現在,我的女皇陛下,能和我一起去找你的妹妹嗎?」白雪點點頭。太陽一點一點的升高,驅散了所有的黑暗……

龍邪扭頭看著一同前行的紫舞,已經進入了空中碼頭的範圍,拿到了房間,踏入了飛艇:「然後,你也要回去?你不打算修鍊了么?」

「不要緊的,反正聖心覺醒了,也不差那點修鍊時間了。」紫舞隨意的說道,其實真正的目的是:和夢兒約會過了,現在多一個白雪,再不盯緊,恐怕正妻這個位置要保不住了!

「說的也是,快到你的生rì了,回去準備一下才行。對了,紫舞,你想要什麼禮物。」

說起來,這是龍邪第一次站在甲板上呢,以往都是一個人做飛艇,躲在房間里看書,不過這一次有兩女陪伴,龍邪也不用在躲在房間里看書了。

「禮物?啊!」紫舞突然想起一件事,上次龍邪生rì,自己害羞的逃走了,連他的禮物都忘記了。不過,這都怪那大木頭,怎麼就不能開竅一點,弄得自己那麼害羞說不出來。

「怎麼了?」

「沒什麼。還有啊,你這笨蛋,怎麼能問我想要什麼呢,禮物這種東西要不知道才有驚喜感。」紫舞習慣xìng的就往龍邪那木頭腦袋上一敲。

「好痛~」雖然不是很重,但是龍邪很配合的裝出可憐樣叫痛。

原本只是歪著頭看著兩人的白雪,突然伸出手摸著龍邪被敲過的地方:「痛?」白雪不能理解痛是什麼感覺,但是能感到這絕對不是什麼好感受。

「…………」一下子,3人的氣氛突然怪異起來。紫舞鼓起嘴巴撇過頭去,沒辦法,自己敲得,惡果得自己咽下。

「哄隆隆」一震搖動,卻是飛艇離港,緩緩飛向天空的信號……

………2天後…………

「啊~~累死了!。」龍邪狠狠的伸了個懶腰,白雪也有樣學樣的伸起了懶腰,不過卻那麼的萌人。

幾個侍衛立刻迎了過來,恭恭敬敬的問候:「歡迎回來,九公主殿下。」

紫舞板起了臉,怎麼那麼快就來接自己了,讓人家多和那大木頭待一會兒不行么。侍衛們服侍了這任xìng的公主那麼久,立刻明白了這位九公主的不滿原因,為了避免自己倒霉,立刻解釋到:「陛下要有事要和公主殿下商談。」

「嗯?父皇要找我?」紫舞只好收起了不滿,點點頭:「好吧,我們回宮。」

「呼」侍衛們逃過一劫的鬆了口氣,別以為眼前這看似可愛的九公主是個好惹的主,只要礙著她與小伯爵的相處時間,她就能轉身化成一個恐怖的惡魔。

看著被接走的紫舞,龍邪無奈的聳聳肩:「我們也回家吧,白雪。」龍邪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話有什麼不妥。

「回,家?…」白雪思考了一下這兩個字,突然笑起來點點頭:「嗯,我們回家。」

「咦?為什麼我家一個僕人都沒有了?」龍邪看著突然冷清了許多的薔薇伯爵府,有些奇怪,不過回家的喜悅更勝一些,推開們,直徑的走向了客廳。

「天界已經掌握了若琳的信息,貴族會議已經不斷的催促我把王勸回去了。」夢兒有些為難的坐在下位與洛奇和若琳交談著,這種情況也許說出來還會有緩和餘地,如果強行帶走龍邪來威脅兩王,說不定會被他討厭,所以,夢兒試著和兩個靈王商談,不到萬不得已,她不想做出讓龍邪討厭的事。

「讓我考慮一下吧。」洛奇的回答讓夢兒嘆息,這明顯是敷衍的回答:「但是,如果真的事情展到那個地步,我允許你帶走龍兒。」

洛奇的回答讓夢兒一驚:「那你呢?王不回去?!」

「沒辦法,按照契約,我得替藍毅那傢伙守護這個王城。」

「那我去殺了那個人類。」夢兒突然變得yīn沉。只要契約者死亡,什麼契約都將成為白紙。

「你敢動他一下,我就滅掉你整個魅族。」洛奇毫不在意的說出了一件恐怖的事。但是夢兒知道,眼前的人並不是開玩笑,毀掉一個魅族對他來說只是輕而易舉的事。就算沒有成為靈王之前,洛奇的勢力也能輕易的滅掉魅族。

若琳突然扯著洛奇的耳朵;「你別嚇她!她可是龍兒內定的妻子!」「好痛,好痛!我知道啦,放手啦妻子大人!」洛奇立刻求饒。嚴肅的氣氛一下子被打破。

「妻子么……」夢兒低下頭低聲的喃喃著。

「行了行了,你退下吧,走一步算一步。」洛奇揉著自己的耳朵,揮手讓夢兒退下。夢兒點點頭,微微屈身離開了客廳。

「吶,洛奇,為什麼那丫頭不直接從我們身邊搶走龍兒,藉此來威脅我們妥協?」若琳很奇怪,為什麼夢兒會想著和他們商談一些明知道結果的事?於其浪費這份心,還不如直接拐走龍邪藉此來威脅還有可能一些。

「誰知道呢。」洛奇聳聳肩,「不過,照她的說法,龍兒已經覺醒了我們的力量,還有那個傢伙的力量。我們是否和藍毅說一下索取『貪婪』之魂,完善龍兒的力量呢?」

「不可,聖魔之魂力量的誘惑力太大,世人都在奢求,可最後換來的卻是無數的墮落怪物,沒有人能夠駕馭它們,只會被它們同化,成為一台罪孽機器而已。聖魔之魂是可以給龍兒帶來力量,但是副作用影響也很大,我不想看著龍兒變成罪惡的凝結體。」

「真麻煩,這是讓龍兒掌握力量接替我位置的最快辦法啊。」洛奇煩惱的揉揉頭,不過換來的全是若琳的一k。

「為什麼龍兒要接替你的位置?我的不行嗎?!」

「不行!子隨父業!」洛奇唯獨在這一件事上不想讓步。

「你什麼年代的思想啊!比起打打殺殺,龍兒肯定更喜歡能守護一切的力量!」原本和睦的夫妻兩突然大眼瞪小眼的不服起來。

「我回來啦!!」門被用力的推開了,把正在鬥氣的夫妻兩都嚇了一跳。

「!!!龍兒回來了!」還沒等了解什麼情況,龍邪就被若琳抱住了。

「可惡!你犯規!」洛奇突然大叫一聲,他原本也想衝過去抱住兒子,不過若琳居然在他腳下設結界!!

龍邪冒出一個問號看著突然大吼大叫的洛奇:「父親怎麼了?」

「別管他,快讓母親看看,有沒有瘦了,那裡受傷了?…」

受不了若琳在自己身上東摸西摸的愛護,龍邪立刻逃離岔開話題:「為什麼我看夢兒一副呆的樣子走出去?連我打招呼她都沒反應。」

「………」若琳頓了下,停下了想幫龍邪全身檢查的想法。

看著父母都不想回答,龍邪突然想起:「對了,母親,父親,給你們介紹我一位朋友。」龍邪轉身出門把不想進門的白雪拖進門。

「這是我學院的朋友,名字叫,黑爾薩茲*白雪。白雪,這是我父母,若琳和洛奇。」龍邪也是第一次從外面把自己的朋友帶回家,有點點興奮感。完全沒有注意到若琳和洛奇的笑容都僵在了臉上:「亡靈君主!」

白雪猶豫了下,低下身子:「初次見面,還請父母多多關照。」

「………………」龍邪的笑容與興奮都僵在了臉上。

若琳和洛奇突然都豎起了大拇指:「兒子,好樣的!!」 ()好不容送走了想解釋什麼的龍邪,洛奇笑了出來:「越來越有趣了呢,居然連亡靈君主也出現了。這條命運線看來玩得很大呢。」

「是這樣嗎?我怎麼感覺那個亡靈君主並沒不是因為什麼目的才接近龍兒的啊。」若琳到時明銳的感覺到了這一點。

「我看你是因為當婆婆了,開心的忘記了吧。」

若琳溺愛的看著兒子離去的方向:「才沒有呢!不過,比起那兩個丫頭,的確感覺這個叫白雪的和龍兒更相配一點呢,一黑一白的,像雙生子一樣可愛。」

「不過,亡靈密友么,看來龍兒會繼承那傢伙的力量而不是我們的呢。」若琳和洛奇都遺憾的嘆息,是啊,爭論龍兒會繼承誰的位置又有什麼用,別人近水樓台先得月啊。

「若琳,如果真的展到那一步,龍兒就靠你了。」

「為什麼……」若琳還沒說完,洛奇就豎起了食指:「你的力量,是他最後的枷鎖,不到萬不得已,千萬不要解放他。」

若琳沉默了許久,最終還是點點頭:「我會苟且偷生的,為了你,也為了龍兒。」

「為了世界…」洛奇與若琳緊緊的相擁在一起……

夢兒躲在床上的角落裡,緊緊的抱著軟軟的枕頭:「我該怎麼辦……」「咚咚咚」敲門聲猛的傳來,嚇醒了正在呆的夢兒:「是誰?」

「吶吶,夢兒,你還好嗎?」帶著略微關切的聲音從門外傳來。

「我沒事。」

「真的?」「真的。」「沒騙我?」「沒騙。」「……」「………」一問一答,溫馨的對答在門的兩側不斷的響起。看來這傢伙是要親眼見到自己沒事才肯離開了,夢兒嘆息一口氣,但是臉上卻帶著一絲幸福感。

「真的不要緊嗎?」龍邪不厭其煩的開始用第三十四種問法開始詢問。

「真的不要緊。」夢兒打開了門,讓這大獃子親眼見證自己沒事。

「哦,那我就放心了,看著你心不在焉的,我有些擔心呢。不過,沒事就好。」

自己真的要強行擄走眼前的傢伙么?如果真的被他知道自己是為了用他來威脅他父母的目的而接近他的話,他還會這樣陽光的對著自己笑嗎?為什麼那樣的rì子不能長久下去呢,明明一直可以騙下去的啊…

「夢兒,夢兒?」龍邪揮了揮手,也沒喚醒呆的夢兒,突然一個惡作劇的想法浮現在腦海里。把頭湊到夢兒的耳邊,輕輕的吹氣,引得夢兒打了個顫抖,在夢兒還沒來得急反應前,輕輕的咬住了那軟軟的耳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