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天被當日那陣靈魂波動所傷害到的靈魂在短短三個月內便修復完全,這一切,就要歸功於玄元界百億人的信仰之力。據天都神王說,普通的靈通境強者,就算身在靈界那等靈力充沛的地方,修養這樣重傷的靈魂至少也要百年。

Home - 未分類 - 葉天被當日那陣靈魂波動所傷害到的靈魂在短短三個月內便修復完全,這一切,就要歸功於玄元界百億人的信仰之力。據天都神王說,普通的靈通境強者,就算身在靈界那等靈力充沛的地方,修養這樣重傷的靈魂至少也要百年。

本來與燕傾城羅剎凌月三女神交後靈魂空間的信仰之力海洋趨近乾涸的葉天,馬上又得到了如淵似海的信仰之力,同時葉天發現,隨着信仰之力變得更加精純,自己的靈魂空間似乎又有所增加,並且還在不斷擴大中。

以前靈魂空間雖然無比龐大,但也固定在一定的空間大小,並非沒有止境。而現在靈魂空間正在不斷向四周擴大。如果說以前的靈魂空間是海,那麼現在這個“海”就在迅速朝着“洋”發展。

靈魂空間的擴大,葉天並不清楚有什麼作用,他唯一能感覺到的是,自己的靈魂空間似乎在變得更加穩固,至於其餘的,他一無所知。

在靈魂空間變大的同時,蘊藏於其中的信仰之力也正在日益千里地增多,而在葉天傷好後,雖然信仰之力他已暫時用不着,但並不表示對其他人沒有用。相反,這無比純淨狂熱的信仰之力,正是葉天身邊的所有人亟需的。

葉天重新將所有人聚集起來,爲每一個人輸送出大量的信仰之力,這樣對於提升每個人的修爲,實在是一條沒有任何副作用的捷徑。

此時葉天的身邊所有人,實力都在進行着日新月異的提升。

三大聖地中,已經出現了六名靈道強者:天行、古軒、斷刃、莫大叔、蕭鬥、劍癡,而同時,蕭千山、羅剎、凌月、燕傾城、幽都已經是靈道境,也就是說,葉天身邊已經有了十一名靈道境強者的相助,這股實力,據天都神王說,就是在靈界,也算得上一股小勢力了。

至於天境強者,更是數不勝數,除了三大聖地中本就各有好幾名隱藏的天境強者紛紛被葉天提到了逍遙天境界。就是柳擎、青山、燕南天父子、沈衝、慕容超然、慕容謙等人,也紛紛到達了逍遙天或者自在天的境界。最讓葉天高興的是,五百龍衛已經被自己提拔到了一線天境界,而以如今自己得到的這種更精純狂熱的信仰之力,相信要不了多久,自己就能將五百龍衛全部提升到逍遙天甚至靈道境也不一定。

五百靈道境強者,這樣的實力,就是在靈界也不多見。更何況他們所掌握的是由天都神王所傳授的華天宗鎮宗絕技——天驚五擊,一種逆天的羣體戰技。而他們現在暫時所掌握的,還只是天驚五擊第一擊——死神冥刀。

“大哥你傷好了!太好了!師父說我們不久後就可以殺回靈界,爲你報仇雪恨了!”幽一見葉天無恙,就高興喊道。

“我的傷,已經沒事了,不過重回靈界之事,還要慎重考慮,上次我受到各路神王的天眼探視,我能明顯感到,每一個神王的威能都根本不是我們能夠抗拒的,我當務之急,還在提升實力。”葉天傷勢雖然好了,但並不樂觀。當日十多位神王意志降臨的那種恐怖,他至今心有餘悸,雖然僥倖憑玄元珠抵擋住了其中一個神王對自己的抹殺,但那是對方無法真正降臨,否則自己恐怕受不了神王一眼。

“靈神通的威能,確實不是靈通境可比。”天都神王在旁點頭說道,“世間所謂的神,其實就是指的靈神通這樣的存在。靈神通者,不僅身具無上神通,而且修成神魂,威能可以降臨任何一個世界天地,端地無所不能。”

“咦,師父,你不就是靈神通者嗎?那日大哥受傷前,你爲什麼沒有出手相助?你的真身難道還抵擋不住那些人的意志降臨?”幽對此心中一直有疑惑,他自然知道自己無比崇敬的師父不會見死不救,一定有他的理由,但心中之惑一日不解,他就一日不得安寧。

“呵呵,這個問題你憋了很久了吧?”天都神王對這個徒兒知之甚深,自然知道他想什麼,不過沒有在意,而是笑道,“當日不出手,不是我不願,而是不能。我不出手,他們不會發現我存在,還會給我們一段時間休養生息,積蓄實力,而若是他們一旦知道我的存在,他們十多個神王就一定會不顧一切地打通一條通道,送一位神王下來。那時候,我還未完全恢復,實力只有巔峯時期的三成,到時必將是我們的末日了!”

“師父你不是說神王無法下來嗎?”幽大惑不解。

“普通情況下,神王自然無法下界來,但你看我還不是下來了?既然我能下來,他們自然也有辦法下來,只是這個方法代價太大,所以他們纔不願輕易付出。”

“什麼代價?”幽有種打破沙鍋問到底的勢頭。

“當初我下來,是集中了我和另外兩位神王的實力,而且藉助時空大殿才勉強下界。但若是四大道勢力要送神王下界,就不需要這麼麻煩,只需要九名神王一起催動一個時空大陣,就能毫髮無傷地送一位神王下界。只是如果他們一旦這樣做,九名神王將損失百萬年修爲,甚至可能直接倒退回靈通境而永遠無法再重修回來,這樣的代價,就是他們四道勢力也是不願承受的!”

“喪失百萬年的修爲,甚至修爲倒退永不再進,這樣的代價確實太過巨大!”葉天感嘆道,“幸好從上界下到下界有天地禁制時空亂流,否則沒有一個下界是安全的了!在靈境者面前,與玄元界同一級的這樣的天地哪裏有還手之力!”

“正是有這樣的天地禁制存在,才讓我們有了一線生機。這或許就是無情天道中的一絲有情吧!”葉天若有所思地道。

“只是我們時間已經不多!”天都神王提醒道。 “只是我們時間已經不多!”天都神王提醒道。

“這又是爲何?”葉天問。

“四道勢力各大神王已經發現了你,也知道了你已經到達了巔峯靈通境,因此他們必然不會再給你太多的時間,不久之後,如果你還在玄元界,靈界就會送出神王下界了!”

“可是剛纔神王你不是說,神王下界要付出的代價無比巨大,沒有誰能夠承受得起嗎?”葉天疑惑了。

天都搖頭道:“天地之間,任何規則,需要打破,除了絕對的力量之外,還有其餘的方法。比如說尋找漏洞。”

“天地規則還存在漏洞?”葉天有些不信,人間的制度存在漏洞那是人力受限,但天網恢恢,天道冥冥,無處不在,哪裏有漏洞可言。比如自己掌握的規則,除了用同級的力量來打破,別無他法。

“自然有,天地規則中,無論何種規則,都存在着一絲的不完滿,正是因此,才使得不論天道也好,規則也好,神通也好,都是一種相對的力量,而不是絕對的掌控。也正因此,你的生死規則,才能擊殺掌握了毀滅規則的那個統領。”天都緩緩說道,語氣中不但對天道規則中存在這一絲不圓滿不感到輕蔑,反而充滿着敬畏。

“這與靈界神王打破天地禁制有什麼關係?”

“自然有關係,九大神王要瞬間將一名神王安全送達下界,需要耗損自身百萬年修爲才能做到。但若是九大神王不急於將神王送下,而是先合力將通道疏通,將時空亂流遏制住,那麼神王一樣能夠安全到達,而衆神王所損耗的修爲就能夠大大縮減,不用那麼慘重了。”

“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現在靈界就已經有神王開始聯手打通下界的通道了?”葉天恍然道。

“不錯,已經開始了!”天都擡頭,他的目光似乎看透了天穹,直透靈界,然後他收回目光,點頭道。

“那我們還有多少時間?”強烈的危機與緊迫感涌上了葉天的心頭。

“多則二十年,少則十年,必然會有一個神王下界來。”天都沉聲道。

“十年!”葉天緊緊皺起了眉頭。十年之後,就會有一個神王下界,而到時,自己是否能夠突破靈通境到達真正的神境還是個大問題,而天都神王實力僅剩三成,也絕對沒有能力來阻擋一個完好無損的神王。這樣的局勢,真是緊迫啊!

“也許,十年不到,我們就會面臨一次大危機!”正在葉天爲十年之期憂心忡忡的時候,天都神王突然又說道。

“十年不到?師父你說的我又不明白了,你剛纔不是說至少還有十年時間嗎?現在怎麼又說連十年時間都不到了?”幽在旁叫道,對於師父前後不一的說法表示大大的不滿。

對於幽,天都對其的感情就如父子。葉天也早已從天都口中得知幽的真正身世:幽本是廣袤的落輝山脈中一隻天賦異稟的死系玄獸,(就是葉天曾經救凌月時遇到的那隻死系玄獸,只是當時幽被天都封了修爲,才只有不到武宗的實力。)被天都發現後,天都爲其開了靈智,塑造人體,傳授功法,這才讓幽走到了如今的境界。而幽雖然已經由玄獸之體轉化爲人身,但他的心還是無比的爽直純真,貼近自然,深得天都的喜愛。

“如果說只有神王來對付我們,我們自然還有十年的時間,但傻小子你可不要忘了,我們真正的敵人,還遠不止四道勢力的神王!”天都道。

“除了神王,還有誰是我們的敵人?”幽撇撇嘴,不屑道。

“道主!?”葉天目光一凝,像是想到了什麼,驚呼出口。

道主二字一出,在場的數人都齊齊露出驚懼的眼神。

“不錯,就是道主!”天都嘆了口氣,道:“離上次六大道主大戰,已經有十萬年過去了,十萬年的時間,說長不長,但是對於寄託虛空的道主來說,也是一段不短的時間。經過十萬年的修養,沉睡的道主雖然肯定還沒有完全恢復,但也至少恢復了三成。這樣的實力,哪怕其中有一位道主於沉睡中感到一絲異常,都會自沉睡中甦醒。到時候,以道主洞悉天地的威能,我們將無所遁形,而真到了那個時候,就是我們遭遇徹底毀滅,無法逃脫的時候了!”

“依神王的意思,就是說,從現在開始,任何一位道主都有可能隨時醒來了?”葉天的臉色前所未有的凝重。

“是!”

一股前所未有的壓抑感自每個人的心中升起,每個人都有種身處懸崖上搖搖欲墜的感覺,隨時都可能掉下那萬劫不復的深淵。

“那麼,十年之內,我們唯一能做的,還是提升實力了!”葉天苦笑道。

“目前能做的,只有如此了。不過有你信仰之力的相助,我相信要不了幾年,我們還有另一條出路。”天都說。

“什麼出路?”

“到時候道主就知道了!”天都神祕地笑道。

“哦,對了,我從那三個下界的使者身上得到了這幾樣東西,以我感應來看,都是超越了玄元界屬性神器的東西,神王可認識?”葉天說着,一揮手,一刀一劍一長槍還有三件羽衣出現在地上。

“呵呵,哪有不認識的!”天都神王笑道,“三件羽衣,名爲天羅衣,是靈界難得一見的防禦性裝備,能削弱天道與規則之力數倍,都是上品靈寶器,而這一刀一劍,也都是靈界所有普通靈境爲之瘋狂爭搶的上品靈寶武器,其效用能增幅本身天道之力與規則之力三倍以上。特別是這根長槍,是極品靈寶,更能增幅規則之力十倍,實在是好東西。當時我見那統領用這把長槍與你對戰,心裏還真爲你捏了把汗呢!”

“能增幅規則之力?難怪我當時將那把刀握在手中只覺得力量陡增了不少,原來這靈界的靈寶還有增幅攻擊與防禦的效用!靈界中的東西,威力果然不凡!”

“不錯!靈寶在靈界中確實是好東西,不過還算不上特別好的東西!”

“哦?還有更好的寶物?”

“有,靈界之中,不僅有靈寶,而且還有比靈寶品階更高的先天靈寶。先天靈寶,是由天地孕育而成,其威力,遠不是這種人造的靈寶可比。就比如對攻擊的增幅,先天靈寶就能提升百倍乃至千倍以上,只是先天靈寶雖好,卻極爲稀少。整個靈界,先天靈寶也不過百件,屬下本來有一件,只是在大戰中被毀滅了!”天都神王說到自己的那件先天靈寶,語氣頗有些遺憾。

“先天靈寶能增幅百倍到千倍!”葉天忍不住驚歎,“這樣的增幅,都堪比我那一招‘天荒地老’,還好那統領手中所拿的不是先天靈寶,不然這次可麻煩了!”

“不過大哥,要是這把長槍是先天靈寶,你這次豈不是得到寶貝了?”幽目中射出兩道光芒。

“呵呵,凡事有利有弊,這次能得到這樣的極品靈寶,已經是種收穫了,不要貪婪!”葉天說話之時,似乎已經看穿了因果得失,雙目之中有種把握天機的光芒,“能夠安安全全殺了靈界的使者,對於我們來說就是一種收穫了。至於先天靈寶,該是我們的,到時候自然有!”

葉天繼續說:“神王,我記得你還提到過道器,那是種什麼存在?”

“道器!”天都神王的臉上浮現出敬畏的神采,“道器,那是還凌駕於先天靈寶之上的無上神器,是道主採集天地間各種瑰寶用大神通煉製而成的本命神器,具有無上的威力。這樣的存在,是靈界至高無上的神物了!”

“哇,道器這麼厲害!師父你手中這件‘時空大殿’不也是道器嗎?那豈不是說我們也掌握了一件如今整個靈界中獨一無二的道器了?”幽聽到道器的威力,又雀躍起來。

“咳咳……”天都神王略微尷尬地看着葉天,說:“‘時空大殿’確實是一件無上的道器,而且是六大道主中數一數二的道器,只是在我下界穿越天地禁制時,‘時空大殿’遭受了難以承受的磨損,因此這件道器現在算是毀了,現在唯一還剩下的,就有一個時空穿越的功能,其他的威力,都已不復存在。而要操控這時空大殿,只有靈神通境才能。所以屬下暫時還沒有將其交還給道主,還請道主恕罪!”

“無妨!”葉天不在乎地搖搖頭,“能將神王護送至此來幫助我,這‘時空大殿’也算物盡其用了。”

天都聽到葉天的話,心下深爲歎服。華天宗的道器啊!這要是放在靈界,無論是誰,哪怕是那幾個正在沉睡的道主,要是聽到有‘時空大殿’的線索,絕對會一個個爭相恐後地前來搶奪,整個靈界都會爲之瘋狂。而對這樣一件至高無上的神器的毀壞,還是他自己的東西,葉天竟然沒有一絲惋惜,這樣超然的心境,足以傲視整個靈界了。不愧是道主!天都想到。 陣陣靈魂波動自帝都大殿之中傳出,不一會兒,葉天身邊的所有人都來到了大殿之中。葉天宣佈,從今天開始,他將全力幫助衆人提升實力。

凝實的信仰之力紛紛灌注到衆人的靈魂空間,以蕭千山、幽、紫陽爲首,衆人紛紛就地坐下,修煉起來。

至於天都神王,早就離開,臨走時,他也沒忘向葉天索要了幾乎當時儲存的一半信仰之力。好在葉天如今每時每刻得到的信仰之力都如千萬大江匯聚,因此雖然銳減,卻並沒有什麼影響。

對於身邊的每一個人,葉天都毫不吝嗇,而是傾盡全力地給予幫助。無論是修爲比自己高還是低,他都沒有保留。不僅是他天性豁達,也更是因爲此時此刻的他,需要身邊每個人都以最快的速度提升實力,越強越好。

在葉天將自己靈魂空間中的信仰之力灌注給衆人時,他同時發現,自己的靈魂空間正在那熾熱的信仰之力中迅速擴大,而且自己的靈魂也沉浸在信仰之力中變得越來越凝練堅固。

葉天盤膝而坐,感應着衆人的狀態,不時傳出一波波奇異的靈魂震盪向衆人。這是葉天在向衆人傳道,傳授大道奧妙。

沒有人比葉天更能準確地向衆人闡述天道與規則了,雖然葉天目前的修爲並不是最高的,但他有一樣東西是天都神王所不具備的,那就是玄元珠。

玄元珠的存在,能夠讓葉天以最本源的靈魂傳輸將大道至理原汁原味地傳輸給衆人,而不會有絲毫偏差。而且他還能根據每個人每時每刻的靈魂波動來適時傳授。

玄元珠已經融入了葉天的靈魂,已經完全能夠被葉天主動運用了。而葉天對玄元珠的瞭解與運用又深了一層。

天地之間,天道無數。然而這玄元珠當中,似乎也蘊含了無窮無盡的天道,葉天發現,只要感應到對方的靈魂波動,然後將自己靈魂波動節奏稍微調節,變得與對方的靈魂節奏一樣時,融入靈魂的玄元珠就會自動釋放出和對方一樣的天道,只是這天道遠遠不是對方所領悟的那粗糙的天道可比,無比圓滿,無比的渾然天成。

葉天幫助着每個人領悟天道,也領悟規則,而他每感應過一個人的天道,他自己就會同時得到一種完滿的天道,他對於天道的掌握,就這樣變得海納百川起來。

葉天曾聽天都神王說過,靈界至高無上的道器,蘊含着道主自身所修的無上大道在內,然而葉天隱隱感覺,就算是道器,也不應該如玄元珠這樣有種涵蓋一切天道的感覺。葉天的心頭猛然竄起一個念頭:自己得到的這個玄元珠,不會是一種超越了道器的存在吧?

光陰荏苒,斗轉星移,轉眼間五年過去了。

玄元界一切平靜,靈界也再也沒有了動靜。

五年的時間,葉天仍然停留在靈通境。修爲到了他這個境界,要再往上就很艱難了,據天都神王說,在靈界,一個靈通境要晉升到靈神通境,一般都需要五十萬年的苦修感悟。這也難怪,從靈通境到靈神通境,那是一個至關重要的成神一步。

跨出這一步,就成爲天地宇宙中的神。

葉天雖然沒有突破靈通,晉升靈神通,不過在這五年中,他對於衆多天道的領悟卻如海納百川般全部吸收了過來。隨着他吸收到越來越多的天道,他的靈魂正在發生着巨大的進化。靈魂之力前所未有的強化,與此同時,他對於規則之力的運用更加的得心應手,如臂指使。而這還是次要的,真正對葉天有着巨大作用的是,他的靈魂正在隨着對天道掌握的增多變得越來越圓滿起來,而這一點,葉天並不知道。

葉天的境界雖然還停留在靈通境,但他身邊的衆人在他的幫助下可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蕭千山不愧爲蕭門歷史上的第一天才,其天資之好,悟性之高,首屈一指。只花了四年的時間,他就已經晉升到了與葉天一樣的境界——靈通境。

紫陽與幽也是得天獨厚,在葉天藉助玄元珠的幫助下,雖然沒有繼蕭千山之後踏足靈通境,但卻到達了靈道境的頂峯。而與他們一起的,還有羅剎,這個與葉天一樣從地球穿越過來的人。

燕傾城、凌月、柳擎、慕容謙等人,在葉天的幫助下都堪堪達到了靈道境,與他們同在靈道境的還有三大聖地中諸人,共有十多位,包括葉天的師父古軒與莫大叔、蕭鬥這些頂級存在。讓葉天感到驚訝的是,五年中變化最大的要數默默的沈衝,自從跟隨葉天開始,修爲在衆人中本微不足道只有初級武宗的他,在葉天一視同仁的幫助下突飛猛進,竟然在五年後的現在也同樣晉級靈道境,這讓葉天爲之刮目相看。

至於其他人,如魏擊、魏無忌叔侄,已經晉升到了自在天,雖然他們這樣的實力對於與靈界作戰還遠遠不夠,但鎮服玄元界,卻足夠了。而這也正是葉天的打算,在自己與靈界開戰後,整個玄元界就將送給這叔侄倆,也算完成了當年對魏孤離的遺言。

除了這些人,葉天還有一支十分看重的親兵隊伍——五百龍衛。忠心耿耿的五百龍衛,在葉天與玄元珠的合力幫助下,一個個到達了逍遙天的大圓滿境界,離靈道境只差臨門一腳了。

這一天,葉天仍然如往常一般在向衆人傳道,突然,一陣靈魂波動傳來,是遠在落輝山脈的天都神王所傳。葉天當即站起身來,飛身前往落輝山脈的中心地帶。

“神王找我有事?”葉天剛纔聽到天都神王的傳音時感覺對方語氣鄭重,像是有什麼大事。

“哈哈哈,大事!也是好事!”天都大笑,有種志得意滿的樣子。

“什麼事能夠讓神王這麼高興?”葉天好奇了。

“你進來就知道了!”天都手一揮,在如水波盪漾的空間波動中,殘破的‘時空大殿’如海市蜃樓出現在葉天眼前。

葉天依言步入大殿,只見天都神王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現在神王可以告訴我到底什麼事了?”葉天笑問。

“你再出去就知道了。”天都神王表情莫測高深,讓葉天只覺雲裏霧裏一般。

“神王還是別賣關子了,快告訴我吧!”

“哈哈哈……你現在出去看看我們到哪裏了?”天都大笑道。

“到哪裏?”葉天心裏疑惑着,從大殿內走出。

情景陡然一變,葉天發現自己正身處高空之上,而腳下,帝都赫然在目。

“這……”葉天領悟過來,大喜問:“‘時空大殿’已經修復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