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你是老虎……咳咳,好吧,威猛的小……大老虎,看你這樣子好像是想出去吧,我倒是可以幫忙……”

Home - 未分類 - “呃……你是老虎……咳咳,好吧,威猛的小……大老虎,看你這樣子好像是想出去吧,我倒是可以幫忙……”

陳煜聽與對方的話後,此刻不由得有點愣住了,臉上露出苦怪的神色,這小傢伙個子小,脾氣倒是蠻大的,不過他還是很有耐心地說道。

“喵!你說什麼,能幫我出去……喵喵,別以爲我不知道你想打什麼主意,想當初玄天子那混蛋都沒有辦法,你想收我,沒門……”

小貓聞言,頓時呆了一會,不過很快便是露出冷笑之色,末了還說出一句讓陳煜都感到震撼的話,玄天子竟然也沒能收得了它。

“嗯?不會吧,你說玄天子他……”

“喵,那是肯定的,也不看看喵爺是誰,如果不是當年他用美貓計……咳小子,趕緊滾吧,你是受不了我的……”

陳煜身體一震,臉上也露出震撼的表情,他倒是沒有想到連玄天子也拿對方沒有辦法。

小貓臉上露出得意的神色,不過眼中卻有一絲狡猾,只是很快又消失不見,它自顧自地說道,不過說到一半後才知道自己說漏了嘴,連忙止停,隨既露出一臉的不耐煩。

當年它確實是被騙到了這裏,不過並沒有它自己說的那麼光彩,不到幾天便被玄天子給收拾怕了,只是可惜它本身的屬性有點特殊,基本跳出五行之外。

總裁盛寵寶貝妻 玄天子弄了好久也不知道對方能做什麼,任何力量到了小貓身上都會流失大半,做劍肯定是不行的,最終纔將它給留了下來。

“呵呵,差點讓你給騙了,你倒是好計謀,玄天子是什麼人物,連他佈下的陣法你都沒辦法破開,他又怎麼可能拿你沒有辦法呢……”

陳煜想了一會後,很快也反應過來,隨既便露出一絲冷笑之色,暗道自己差點讓這隻小傢伙給騙了。

玄天子那可是洪級的高手,在當時也算是修道界的頂級高手,怎麼可能連只小貓都收拾不了。

下一刻,只見他身子一動,隨既向着小貓走了過去,既然對方不肯跟他出去,那他也只能用強了。

“喵,你想幹什麼,喵爺可是很厲害的,你要再過來的話,喵爺可是要發彪了……嗚喵,喵爺跟你拼了,看我的喵喵拳……”

看到陳煜向着它走了過去,小貓此刻也是有點慌了,不過卻打腫臉充胖子,還死要面子。

下一刻,看到威脅也沒有用了,只見它怒吼一聲,直接揮舞着爪子便向陳煜衝了過來。

“呵呵,我倒是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手段,吃我一招……”

陳煜雙手一揮,九轉輪迴天陽玄陰訣瞬間便打了出來,對方是礦石之體,也不知道是什麼屬性,他倒是不怕會將對方給打壞了。

剛好他也想看看這小傢伙的實力到底怎麼樣。

轟!喵吼!

不過一會的時間,陳煜的攻擊便落在了小貓的身上,只是下一刻,讓陳煜感到意外的一幕發生了,只見小貓並沒有發出什麼屬性的攻擊,僅僅是用肉身去擋。

陳煜的攻擊在落在小貓身上時,卻是以極快的速度被消耗了一大半,最後才轟在了對方的身上,最後將小貓給直直轟了出去。 “嗚喵,你竟敢對喵爺下這麼重的手,嗚喵……你還有沒有人性,不知道愛護小動物嗎?”

小貓在飛出去的同時,還發出一聲聲慘叫聲,彷彿受到多大的傷害似的。

“咳,你叫的那麼大聲幹嘛,你就是礦石一,難道還會感覺到痛不是,最多就失去點靈性罷了……”

聽到對方叫得這麼悽慘,陳煜頓時感到有點無語,這也太徦了吧,如果對方是有血有肉的生靈,有痛感也算是正常。

而小貓卻是一塊礦石,壓根就不會有這樣的感覺,只是靈性有點受損罷了,陳煜剛剛的攻擊也沒有盡全力,自然不會給它造成什麼大的損傷。

這麼有靈性的東西,陳煜還指望將他給打造成劍呢,自然不敢下重手。

“喵!好像也是呀,嚇死喵爺了,哈哈哈哈,喵爺果然是天下無敵的,儘管攻擊了,往死裏打,喵爺是不會害怕的……”

小貓在聽到陳煜的話後,此刻也總算是反應過來了,它打量着自己的身體,發現確實是沒有受到什麼傷害,頓時又變得自大起來。

只見它雙手一隻手叉着腰,還將地上的骨頭棒給撿了起來,直接放槓在了肩膀上,鼻孔向天,向着陳煜一臉挑釁地說道。

“我靠,這貓的臉皮也實在是太厚了吧,看來還是我多嘴了,不給你點教訓實在不行了……”

看到小貓這付欠扁的樣子,陳煜卻是有點忍不住了,當場便爆了個粗口,此刻的他不由得感到有點後悔,早知道就不跟對方說了,痛死這個傢伙。

下一刻,他卻是沒有再保留實力了,無數的攻擊就向小貓身上招呼起來,一時之間,這片區頓時變成了一片大放煙花的地方,很是好看。

其他的礦石雖然靈性很小,卻也感應到這裏的情況,紛紛躲了開來,最讓人無語的是那些花草樹木,直接長出一雙腳,掉頭就跑,場面實在是太搞笑了。

“嗯?怎麼會這樣,我的攻擊竟然都被分化了這麼多,難道這個就是它的屬性?”

而在這時,陳煜也有了個驚人的發現,原來卻是他的攻攻在落在小貓身上時,卻是被一股詭異的力量給分化掉了,就好像被轉移別的地方一樣。

落在小貓身上的力量也僅有原先的一半左右,這讓他不得不感到震撼。

“如果能用它做成劍的話,那不是代表着別人的攻擊落在我身上也是一樣,這……這也逆天了吧……”

陳煜似乎是想到了什麼,內心頓時變得火熱起來,被人全力給攻擊到和承受一半的攻擊,這個差距實在是太大了,有時都能決定一場戰鬥的勝負了。

想像一下,如果對方以爲絕殺的一擊落在你身上,這時突然被減弱了一半的攻擊,你完全可以將對方殺個措手不及,這簡直就是坑人的神器嘛。

“嘿嘿,還有什麼手段趕緊使出來吧,喵爺根本就是打不死的……”

等到煙花散發之時,小貓的身體又緩緩地從原地站了起來,卻是一臉得意的樣子,根本就沒有受到什麼大的傷害。

說白了,主要還是陳煜的修爲太低了,如果是玄天子那樣的修爲的話,恐怕一擊便能讓小貓靈性全失了。

當然,也跟那股詭異的力量有點關係,畢竟陳煜的攻擊只有相當於一半的威力落在他的身上。

“媽的,這個傢伙跟跟只小強奧的,還真的是讓人感到頭疼……”

陳煜此刻也感到有點頭疼,剛剛他都使出全力攻擊,誰知道這隻小貓還是活潑亂跳的樣子,損耗的那點靈性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按照他這樣攻擊下去,估計到他老死也不能讓對方屈服。

“嘿嘿!小子你沒招了吧,本喵爺英名成武,怎麼可能被你給打敗呢,還是別浪費力氣了,你去尋別的,我也去打我的洞,咱們就此揭過了。”

看到陳煜這個樣子,小貓得意一笑,末了還用舌頭舔了舔自己的貓爪,一付有持無恐的樣子。

“呵,是嗎?既然這樣的話,那就不要怪我不客氣了,原本我是不想使用守的,現在這個樣子,也只能這麼做了,你現在後悔還來得及……”

陳煜一聲輕笑,卻是沒有被小貓的話給說服,現如今他的攻擊確實是沒有辦法,但是不要忘記了,他還有最大的殺招,那便是冰天劍。

連玄天子的劍意都對冰天劍稱讚不已,要對付小貓自然是沒有什麼問題,只是剛剛陳煜怕冰天劍太厲害了,如果不小心傷了對方那就沒辦法了。

只是如今看起來,似乎也只有冰天劍能夠對付小貓了。

“嘿,你說什麼呢?打腫臉充胖子,沒有辦法就……咦?這是什麼東西……啊……玄陰劍……”

小貓很不爲然,還以爲陳煜這是在虛張聲勢,想唬它,只是下一刻,當它看到陳煜憑空拿出一柄雪白的劍時,卻是忍不住發出一聲驚呼,看它的樣子,好像是認識這劍。

“嗯?玄陰劍?你竟然知道……”

“咦?對啊,我怎麼會知道的,奇了怪,我應該以前沒見過這劍纔對……”

陳煜聽到小貓的話不由得感到有點意外,對方是怎麼知道冰天劍的,名字好像也有點不對。

至於小貓此刻也是一臉迷糊,它也不知道到底是怎麼回事,在看到冰天劍的第一眼,它腦海中便跳出這麼一個詞,除此之外,卻是沒有什麼信息。

“呵呵,不管是什麼原因,等抓到你就會知道了,小冰,我想要給它一個教訓,記得力量小點,不要傷了它,它還有點用處……”

陳煜此刻也不管那麼多了,準備將小貓給打屈服了再說,他輕手地撫摸着冰天劍,柔聲道,冰天劍自從被激發後,力量比以前不知道增加了多少倍。

連他都有點控制不了,多半都是冰天劍自主激發的力量,爲了不讓冰天劍出手太重,他還是得交代一下。

嗡嗡!

冰天劍一聲輕鳴,似乎是在迴應陳煜一般,下一刻,還沒有等陳煜反應過來,卻是自己向着小貓衝了過去。 其實陳煜不知道的是,冰天劍早就跟他融丸一體了,他所看到,所聽到冰天劍自然也知道,剛剛小貓那一付欠扁的樣子,冰天劍早就忍不住了想痛扁對方了。

只是由於它答應了陳煜,不能隨意出手,如今得到陳煜的命令,自然是有點迫不及待。

“喵!什麼鬼,竟然自己攻擊喵爺,簡直就是笑話,喵爺是無……喵嗚……好痛……這是怎麼回事……”

小喵看到冰天劍向它飛了過來,起初還有點不當回事,不過很快它就有知道什麼叫痛了,只見冰天劍以極快的速度飛來,直接用劍身就將它給拍飛了。

跟剛剛的感覺不一樣,這一次小貓是真的感到疼,那是一種發自靈魂深處的疼痛,好像有一股極凍的力量,直接從劍身傳遍它整個身體。

下一刻,還沒有等小貓反應過來,冰天劍再次衝來,直接一劍將它給拍飛。

一次,二次,五次……

小貓身體不斷地在空中飛舞,冰天劍好像一個好怒的小孩一般,不斷地拍打着它的玩具,讓一旁的陳煜都有點看傻了。

“咳,小冰,停下吧,看看它還嘴硬不……”

又過了好一會,陳煜覺得差不多了,這才讓冰天劍停下來,他身子一動,在這時也走了上去。

“嗚喵……我的身體……嗚喵,你們實在在兇殘了,我要向玄天老兒投訴你們……”

小貓的身體在這時也從空上掉了下來,不斷地發出痛呼,臉上也露出痛苦的表情,看來冰天劍確實是將它給打疼了,而且不是一般地疼。

不過它身上的靈性卻是沒有減少多少,顯然是冰天劍聽從了陳煜的吩咐,否則它現在絕對不是這個樣子。

咻!嗡嗡!

冰天劍一下子飛到陳煜的身邊,輕觸陳煜的臉,帶着眷戀的神色,它這幾天都沒有出來,顯然是將它給悶壞。

“做的不錯,辛苦你了,呵呵,小貓,怎麼樣,我剛剛的建議你是不是在考慮一下,我的耐心可是有限的哦……”

陳煜撫摸冰天劍幾下,柔聲說道,很快又將目光給放在小貓身上,此刻的它早就沒有了原先的樣子,掙扎了好幾次才緩緩地爬了起來。

“喵嗚,我不是貓,我是老虎……呃,我是貓,我是可愛的小貓,我的大爺,你能不能將它給收起來,怪嚇貓的……”

聽到陳煜的話後,小貓的脾氣頓時又上來了,怒吼了一句,只是當它看到冰天劍的劍尖又向它轉了過來時,嚇得直哆嗦,連忙又改口了。

看它那樣子,確實是被冰天給打怕了,那酸爽的滋味,它保證絕對不想再試第二次。

“呵呵,小冰很乖的,只要你好好聽話的話,它是不會傷害你的,當然,如果你還是剛剛那個樣子的話……”

陳煜臉上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卻是沒有將冰天劍給收起來,冰天劍就是小傢伙的剋星,有它在,小貓也不敢再耍什麼新的花樣。

“喵嗚!喵嗚嗚!喵爺怎麼這麼命苦哇,好不容易醒過來竟然還……早知道……喵嗚,要我答應也行,不過要答應我三個要求……”

小貓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一雙貓爪在胸前不斷地打着圈圈,表情別提有多痛苦了。

原來在它當年被騙到這裏後,由於玄天子沒有將它怎麼樣,它膽子也變得大了起來,整天跟在玄天子面前嘮叨,最後玄天子實在是受不了了。

想殺又不捨得,最後只能將它給封了起來,直到小玉來到這裏,取走鎮壓它的那塊雷之礦石後,它才被放了出來。

天生閒不住的它怎麼可能想困在這裏,於是便有了陳煜所看到的那一幕,誰知如今卻是落在陳煜的手上。

它糾結了半天,最後才向陳煜開口說道,不過卻是提出了三個條件。

“哦,說來聽聽,不過如果是不合理的話,那可不行……”

陳煜有點意外,臉上也露出一絲好奇之色。

“喵,我要自由,在沒有戰鬥的時候不能束縛我,有需要的話纔將我召回你身邊,喵爺都困了幾千年,錯過太多美好的喵生了……”

“呃……你這樣子出去,恐怕會被別人給抓去吧,當成小白鼠也說不定。”

“喵爺是誰,這怎麼難得到我,看我的……”

小貓提出了第一個條件,不過將陳煜給逗樂了,就它這樣子出去,非被人當成肥羊不可,不由得調笑道。

誰知小貓卻是一臉鄙視,只見它一聲喵吼,身上泛起一絲奇異的氣息,接下來讓陳煜驚訝的一幕發生了是,只見小貓搖身一變,竟然變成一隻有血有肉的小貓。

只是沒有呼吸,體形也較原來要小上不小,如果不是發生在陳煜的眼前,他都不相信這是真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