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一下,你這個叛徒,我終於明白你爲什麼極力反對組織反擊了。”從大長老的樹屋中,飄出了一個人,而她除了顯得更年輕之外,其它一切都跟大長老別無二樣。

Home - 未分類 - “等一下,你這個叛徒,我終於明白你爲什麼極力反對組織反擊了。”從大長老的樹屋中,飄出了一個人,而她除了顯得更年輕之外,其它一切都跟大長老別無二樣。

“海陪次?不,不可能。你不是已經毒發了嗎?”思德拉考被嚇得忘了控制風系魔法,掉到了地面上。

接着,雷沙也加着風翔術飛到了外面,他飄在海陪次大長老身邊看着地上的思德拉考笑道:“忘了告訴你,你給人類的那種毒藥,在我的面前無效。我是個醫生。”。

思德拉考的小眼一轉,馬上有了主意,“大家快上,他是個亡靈魔法師,大長老的屍體已經被他控制了。”。

聽到這種話,衆精靈的注意力再次轉向了空中的雷沙。

而這時,思德拉考卻偷偷的以風系魔法快速的脫離了人羣,向樹林中跑去。

“靜一靜,大家不要激動。亡靈魔法師是不會用其它系別的魔法的,而我們現在用的,都是風翔術,難道你們連這都分辯不出來嗎?”大長老開始大聲的叫了起來。

她這一叫,衆人都安靜了,做爲有着長久壽命的精靈,他們雖然與外界接觸少,但數百年前的亡靈大戰,他們還是有所耳聞的。亡靈魔法師的確不能用其它任何一系的魔法。

“讓,讓,都讓開,我們個兒小,看不到前面啊。”又是這一句老套的喊話,又是那個身高超過三米的巨人,在衆人的瀑布汗和無敵鄙視下,他打着頭陣,身後的一羣人都輕鬆的擠到了隊伍的最前面。

“恩人,我一直以爲你不會來了。沒想到,您還真的來了。快到我家吧,我已經準備了好菜招待您!”擡頭叫着的,正是當天被雷沙趕回了森林的魯維。

看到大長老的笑容,又聽到魯維的話,精靈們開始讓出了道路。

“大家聽我說,這就是先知神預言中的非人之人,他就是我們的救星‘雷沙’!”海陪次兩手舉起,很莊重地宣佈了這個振奮人心的消息。

雷沙看着下面的精靈投來的羨慕的眼光,也微笑着揮手示意。

接着,大長老和雷沙一起到了魯維的家門前。

不是魯維不請他們進屋,實在是樹屋對這些人來說太小了一些。雷沙他們還勉強能進去。像羅格,加索爾,就已經要低頭了。這種房子,阿茂怎麼能進得去呢?

晚上,大家一起吃起了飯。魯維果然沒騙雷沙,果酒,好菜,什麼都有。古大哥喝了兩口,還高興的給其他精靈表演起精靈語的詩朗誦。引起了一片喝彩。

而雷沙這邊,就只有三個長老和一個祭司。他們單獨的私下裏談着。

“不知道閣下有沒有什麼想法?能讓我族不再受人類的迫害?”海陪次做爲長老之首,首先問了起來。

雷沙喝着酒,吃着菜,吧達了兩下嘴,“唉,首先,我建議你們把食素的毛病改掉。這一大桌子菜,連個帶油的都沒有,難怪你們長不高。”。

大長老的臉一綠,假笑道:“可是,長不高是我們精靈族的特質,並不在食物的問題。你看我們的魔劍士到外歷練時什麼都吃,不也只有大精靈的高度。”,海陪次指着一邊正在看豬表演的棱牙。

雷沙斜眼掃了一下,“他幾歲開始吃的肉?你們歷練都五十多歲的才放出去的吧?那時已經晚了。身體已經長成了。要多吃肉纔能有勁兒,並不是會魔法就無敵了。像那個綠皮老頭兒,他的毒藥就很厲害,還有,我懷疑那些不怕魔法的繩子,也跟他有關。就是針對你們設計的。”。

“那,好吧,我考慮一下。還有其它什麼建議嗎?”大長老又接着問。

雷沙又喝了口酒,笑了,“嗯,酒很甜,比外面的好,外面的酒我喝多了就頭疼。這樣吧,把部落的人數,各職業的數量給我列個表,我來安排一下。以後就歸我管好了。然後,你,對了,大長老,叫什麼次來着?你跟我單獨訓練一下,然後去幫我到外面跑腿。”。

聽了雷沙的話,其他兩位長老已經開始流汗了。‘大長老一族之長,竟然讓他到外面跑腿。這個救星也太邪惡了吧?’。

但大長老並沒有拒絕,她笑道:“好,一切聽閣下的。對了,你是神的使者,就叫神使吧,我明天安排你與衆族人見面,讓他們都歸你管。”。

雷沙也笑了,“好,我們繼續喝,媽的,就差沒有肉,要不哪都挺好。唉!兩個老婆,今天我們三個一起睡吧!”,雷沙大聲叫了起來。

‘噗’的一聲,兩個長老一起噴出了口中的食物。‘這還是神使嗎?救星都這樣,還能把精靈族帶好?’。

可大長老卻仍然對他充滿希望,因爲她已經親自領教了神使的厲害。讓她苦苦受困了幾十年的毒藥,自以爲必死的時候,雷沙只輕輕的在自己的背後拍了幾下,又向體內打入了一些白色的光針,毒就完全消失了。受損的內臟也全愈了。就連因爲請神而變老的身體,都開始恢復了青春的活力,大長老好像一下年輕了一百歲。

“啊!”突然,外面的一個精靈發出了一聲慘叫,衆人向他看去。只見他的前後已經中了一箭。

“哼哼,我看你們能有多少解藥。今天,就把你們全都賣了,用金幣換一支我自己的軍隊。”空中傳來的聲音大家都很熟,但聽起來卻沒有平日裏的溫和感人。

“是思德拉考!大家守備。”大祭司晶晶大聲下達了命令。 “守個屁,看我的。”羅格喝酒正喝得爽,在他的面前已經堆了兩米多高的盤子,上菜的速度完全跟不上他吃菜的速度。正在等菜呢,突然聽到這半陰不陽的怪叫,他當然生氣了。

“呀!”羅格大叫一聲,全身放出了深藍色的鬥氣。接着,手中的劍一出鞘,就發出了‘嗡嗡’連響。

‘嗖嗖’他揮着紫色悲鳴,在一招內發出了十二道劍氣,分向着空中的四面八方飛去。

“啊,哦!”叫聲響起的同時,已經有不少人落地了。他們手中拿着弓箭,背後揹着繩子,看見來是準備來抓精靈的。

躲在暗處的思德拉考又吃了一驚,繼自己的毒藥失效後,自己帶來的一流獵人也被一下幹掉了二十多個。‘這些是什麼人?怎麼還有個這麼年輕的聖鬥士在。爲什麼沒聽外面的人說過?’。

“冰神斬!”魔劍士棱牙手中的寶劍已經散發着寒氣揮了起來,比起羅格的劍氣,他的魔法劍更加實用。一大排冰尖刺像炮彈般飛了出去。

這些冰刺沒有穿透人類的身體,而是碰到人後就化開,馬上將目標凍成了冰塊。

一個個人形冰雕掉下樹後,已經有人開始打退堂鼓了。

“好,你們等着,別以爲有幾個幫手就了不起了。等我找集了人,要你們的命。”聲音已經越來越遠,李子翔想追,雷沙叫住了他。

“不用追,讓他去找人,呵呵。”。

大家都以爲雷沙喝醉了,但雷沙站起來做了個空翻,證明自己沒醉。

那爲什麼要這樣呢?他自然有他的用意。

第二天,雷沙走到了大廣場。這是召開大型集會時用的場所,在這裏聚集了數以千計的精靈。他們看雷沙的眼光都不太正常。

也不能怪他們,一個平靜的小部落,數百年來都沒有過這麼瘋狂的夜晚。

雷沙昨天的雙飛表演,藉着酒勁做得太過頭兒了。兩個美-女的叫聲像是催命的魔音一樣。一直持續了近五個小時,讓很多平日裏就已經互生好感的青年精靈都偷偷的跑出去幽會,並在當天成爲了‘大人’。而不少已經成家的精靈更是兩口子大戰數個回合,之後,不少男精靈被踢下了牀。

雷沙走到了一個高處的講臺上,恬不知恥地對大家講起了大道理。

“兄弟姐妹們,我就是神所說的那個神使了,當然,是使者的使,不是拉屎的屎。我們精靈,一直代表着和平,互助,堅持遵守大陸共存準則。一直在大長老的領導下,貫徹執行着五項基本原則。但是,現在人類的貪婪和本族中的敗類,已經把魔爪伸向了我們。我們應該怎麼辦呢?”雷沙說着,用手指向了臺前第一排的一個精靈。

他指的正是全族唯一一個魔法劍士,棱牙。

棱牙打架還可以,一在大家面前讓他講話,他也犯傻。

想了半天,他才紅着臉喊道:“殺光人類,爲族人報仇。”。

雷沙鼓了鼓掌,“好,很好。那就請這位強幹的魔劍士出去殺光人類吧。”。

聽到雷沙的話,棱牙低頭說道:“我,我一個人怎麼能殺人類?人類那麼多。”。

雷沙又鼓了鼓掌,笑着說道:“太好了,原來你什麼都懂。即使是我們全族出洞,要殺人類也不太可能。而且,正如我之前所說,精靈中也出了敗類。和精靈一樣,並不是所有的人類都是壞人。像我的這幾位團員,跟我出生入死。就是在他們的幫助下,才從聖達西納的北關,最大的內陸商業城‘尼斯’裏,冒死把兩個精靈救了出來。”。

雷沙的話一出口,羅格和阿茂等人已經配合的向觀衆揮手示意。兩個精靈也點頭站到了臺上,證明他的話真實可信。

雷沙雙手向下壓,讓衆人從議論中恢復到平靜。

“好了,現在,由你們的大長老海陪次宣佈一件事情。”,雷沙向後退了一步,把最前面的位置讓了出來。

海陪次經過一天的調理,比之前更年輕了。現在看起來跟年輕的精靈幾乎差不多大。她也是滿面春風地走到了前面,微笑着開始了自己的講話。

“各位耳語森林的兄弟姐妹們,大家晚上好!”

臺下暴發出一陣笑聲。雷沙走到了她身後,“大姐,現在快到中午了。那套是昨天晚會的詞,弄錯了。”。

海陪次一聽,連忙把袖口處的一個小紙條抽了下去,又換了一張,清了一下嗓子重新說道:“剛剛不算,現在再來。各位,在這如火的夏日裏,我要向大家宣佈,經過數百年的漫長等待,我們終於迎來了神所派來的至高無上的善良壓過精靈,勇武強過鬥聖,魔力過人,天資奇高,長相俊美,玉樹…(省略一萬字的形容詞)的神使,雷沙大人!今後的日子裏,他就是我們的最高領導,請大家聽從他的安排,我們一定會走向光明的彼岸。”。

臺下爆發出零星的掌聲來。

雷沙卻臭不要臉的大笑着走到了前面,“好,謝謝,謝謝大家這麼稀稀拉拉的掌聲。這對我是一種莫大的鼓勵,等一下爲我鼓掌的兄弟到我這裏來,我給你們單獨指導一下。”。

這一下,臺下的人馬上都來了精神。再一聽耳語森林中掌聲,歡呼聲,如雷震一樣,不絕於耳。

會後,雷沙把海陪次單獨叫到了她的樹屋中。雷沙的胸口冰心之力一運,已經射出了幾道光針。再運行了一下真力,一瞬間,海陪次的經脈就被打通了。

“體會這種力量,記住這種路線。明白嗎?”雷沙開始親自教她太虛心經。

一個小時過去了,經過雷沙的授功,海陪次已經脫胎換骨。

“神使大人,能不能將我們全族的精靈都強化一下?這種功法太好用了。我,我現在感覺全身都棄滿了力量。對魔力也大有裨益。”海陪次嚐到了甜頭,已經把雷沙奉若神明。

雷沙流了一身的汗,拍着胸口說道:“饒了我吧。給你一個人增強了這些功力,我都累得想睡了。還給一羣?告訴你,連我老婆都沒有過這種待遇,你是第一個,滿足吧。”。

一聽雷沙這麼說,海陪次不好意思的臉紅了起來。

“好的,我一定把大人的話謹記於心。不知道大人要我去什麼地方,辦什麼事?”。

雷沙笑道:“嗯,你原來的魔力就很強大。魔法方面的造詣連我都自嘆不如。我想能比得上你的,也就只有還活着的兩大魔導師吧。而你的身體經過我的改造,也已經是個精英鬥士的水平了,除了不能放鬥氣,你哪都不比他們差。繼續修練下去,還會更強。也就是說,你幾乎已經無敵了。不過你別想着對付我,我也很無敵的。”。

海陪次低頭行禮,“不敢,我怎麼敢對神的使者下手。而且,您又對我這麼好。”。

雷沙眼一翻,‘這老女人不是愛上我了吧?’。

“好了,你去吧,我跟你說,你這次到大陸上,要走很長的路。多用魔法,快速行動。你把這事辦得越快,我們就越快能打退亡靈,而我們在這次戰爭中的主導地位,會讓所有人類都打消對我們精靈侵犯的念頭。相信我,雖然我們只有三千多人,但是,有我的訓練,我可以讓三千萬人也打不過我們。事情是這樣的,你要……”,雷沙先給她吃了定心丸,然後交待了任務的內容。

雷沙的話說完後,海陪次皺起了眉,“這,這樣合適嗎?”。

雷沙點了點頭,“去吧,按我說的辦,一定沒錯。”。

海陪次大長老出去給雷沙跑腿了,雷沙卻在房裏開始想起了辦法。要讓體質弱小的精靈成爲文武全才,還不如讓他去教路西法用計謀來得實在。

“一不做,二不休。來吧。”雷沙想了一會兒,走出了樹屋。

耳語森林內,離精靈部落不遠的地方,有一個小湖,由於飛在上空時可以看到裏面深淺不同而形成的圖案,就有人按裏面的圖案給它取名爲星海湖。

在星海湖邊,一大批精靈,正在聽着一個人類的故事。

“從前….然後….最後,老大,就是從小抱牛放養的那個,成爲了大力士。老二,就是從跟馬跑的那個,成爲了飛毛腿。老三,就是從小跳樹的那個,成爲了輕功第一的高手。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呢,要想在哪方面加強,就要不斷的把它養成習慣。所以,本神使特意爲你們弄了這些東西來。來吧,大家都穿上啊,別客氣。”雷沙一早派人去買了好多棉花,自己用太虛煉物集的一個方法把棉花彈得很整齊,做成了三千套棉衣。

“好,穿好的就下水吧,以後你們白天都要在這裏,遊十個來回,然後上來吃午飯,再遊十個來回,估計就天黑了吧。”雷沙指着不到三百米遠的對岸說着。

“神使,爲麼要游泳?我們不能煉別的嗎?而且這衣服這麼輕,根本沒什麼效果嘛。”大祭司晶晶開始懷疑起來。

雷沙擡手向後勾着手指,“來,你過來。”。

晶晶走到了他的身邊,好奇的看着他。

雷沙指着湖面說:“看那是什麼?”。

晶晶仔細的向湖面看去,“什麼也沒有呀?啊!”,剛說完,雷沙就把她扔進了湖水裏。

“遊吧,我的大祭司,讓你看看這輕飄飄的衣服有多大的力量。”雷沙喊完,打了個手勢,李子翔和艾蜜兒立即划着船向湖中駛去。

“哼,我就遊給你看。”大祭司雖然體力不如戰士,但游泳她可是個好手,這種小湖,要遊個十圈,還是不成問題的。即使是在平時,她也經常的遊,對她來說,根本算不上鍛鍊,可這一次,她還能游完嗎? 遊了一會兒大祭司開始覺得不對勁兒了。身上輕飄飄的衣服,在進水後變得越來越重。而且衣服變大後,開始加大了阻力,手腳都不再那麼聽使喚了。

“加油,你連這樣遊中午就吃不上飯了。”雷沙站在岸上挖苦着。

大祭司臉一紅,使上了全身的力氣,努力向前游去。可剛游出不到兩百米,一口氣沒換明白,水嗆到了肺裏。掙扎了幾天眼看就要沉了,李子翔他們的船也劃到了。

連着拍了幾下後背,她才緩過氣來。躺在船上,再也不能動了。這種遊法,遊一圈比遊十圈都累,現在她完全服了雷沙的折磨人的手段。

“好了,大家快去遊吧。”雷沙突然間發了話。

接着,三千個精靈像見水的鴨子一樣先後跳入了湖水。沒過一會兒,就有超過一半的人開始手腳抽筋。體力最好的大精靈,也只是遊了兩個來回就遊不動了。

雷沙看着幾個溺水的精靈,明白他們並不是要偷懶。但如果沒有特別強大的負重和求生的慾望,短時間內也訓練不出什麼成績來。這可怎麼辦纔好呢?

“好了,改爲跑步好了,你們每一百人結成一隊,繞着樹林跑,不到吃飯時間不許跑回來。”雷沙氣得沒辦法,一揮手隨便給他們下達了個命令。

回到了樹屋中的雷沙,想了很多辦法,但都行不通。急得他抓耳撓腮,最後嘆着氣走出了樹屋。

行走在林間的小路上,雷沙完全沒有心情看路邊的美景和精靈的美人。他的心中一直在想的,就是如何快速讓精靈們提高戰力。按常理說,精靈們都是天生的魔法天才,他們不用咒語就能發動魔法的天賦,已經讓他們成爲了很強大的遠程兵種。大精靈雖然魔法方面比精靈欠缺一點,但他們出色的弓術和高級武士般強壯的身體,倒也彌補了這一點。

可是,還不夠,雷沙要的,是足以撼動任何一個國家的強大武力。如果遇到了魔法軍團加上騎士,那光有強大的魔法和弓術並不能保證取勝。最少,一旦距離過短,精靈的反應就沒有鬥士的快,很容易在唸出魔法名字前被秒掉。如果能讓精靈在近身時有強大的抵抗力,能在最短的時間內做出反應,就好了。

‘咻’一聲哨響,‘澎’天空中響起了爆炸聲。這一聲也把雷沙從深思中拉回了現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