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ome - 未分類 - ※※※※※※※※※※※※※※※※※※※※※※※※※※※

望著陰霾的天空,登上河岸的蕭羽忽然有了一種恍如隔世的感覺。

短短的一截河道,竟然會發生如此多詭異的事情。此時他忽然有了一個想法——那就是以後出行無論如何也要租一輛直升飛機,這樣的遭遇,他再也不想遇到了!

雨瀟瀟將竹筏停靠完畢,走到蕭羽的身旁,指了一個方向道:「前輩,再往東走十幾里路,就是白狐鎮了……」

聽到這話,蕭羽一愣:「怎麼,你不陪我一起過去?」

雨瀟瀟點了點頭:「最危險的一段已經過去,餘下的路也沒有什麼危險!況且,白狐鎮既然是前輩的試煉,我這個外人也不好多加干涉,況且以我的實力,也幫不上什麼忙!」

蕭羽瞬間明白了對方話中的意思,很顯然,雨瀟瀟是顧慮彼此的身份。

「我答應過你,要讓你進入道玄學習術法,難道你就不想看看道玄的試煉是什麼樣的嗎?」

「我真的可以嗎?」雨瀟瀟的臉上頓時洋溢著興奮,她先前的話根本就是言不由衷。身為道家弟子,又怎會不對道玄一脈的試煉感到好奇,尤其她還準備前往道玄學藝,能夠提前目睹,更是求之不得。她之所以會這麼說,只是怕蕭羽會拒絕自己!

「恩!天快黑了,而且似乎要下暴雨!我們還是先去白狐鎮找個地方暫住一晚吧!」說著,她便拉著蕭羽朝著白狐鎮的方向走去。

看著面露欣喜的雨瀟瀟,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鬱悶——這難道就是傳說中的欲擒故縱?!

※※※※※※※※※※※※※※※※※※※※※※※※※※※

天空嘩啦啦地下著暴雨,天地一片陰霾,彷彿為大地披上了一層水霧的外衣。

西南的天氣就是這樣,早上下雨,中午就可能晴天,到了晚上又可能下雨。

小鎮內的居民站在屋內,望著恍若水潑的雨水,臉上布滿了憂愁——雨下這麼大,明天的農活只怕是泡湯了!

就在鎮內居民為明天的事情擔憂的時候,兩條身影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這是一對男女,男的相貌俊秀,女的容顏俏麗,這樣的組合在這漫漫雨夜,很是引人注意,而他們正是前往找尋白狐鎮的蕭羽與雨瀟瀟。< 「想不到這雨竟然下的這麼大?」位於小鎮內的一顆大樹下,望著瓢潑的大雨,蕭羽的臉上露出一絲感慨:「已經很久沒遇到這麼大的雨了!」

「怎麼?前輩不喜歡雨天嗎?」一旁的雨瀟瀟擰了擰濕透了的頭髮,笑著問道。

「不!」蕭羽搖了搖頭:「我不僅不討厭,而且很喜歡下雨呢!如果沒有大雨,只怕我還活不到現在!」

當初參加道玄初試的時候,如果不是因為下了場大雨,只怕他早就死在了黑袍老者的追殺之下。因此,對於雨天,蕭羽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

「我們現在怎麼辦?」雨瀟瀟看了看時間,道:「現在已經晚上九點多了,這麼晚,只怕沒有人願意收留我們!」

如此漆黑的雨夜,又有多少人會收留素昧平生的陌生人留宿呢?

「我們先在這裡躲一會兒,等雨小了,我們再想辦法!唉……這是個什麼鎮子嘛!連個賓館也沒有!」蕭羽不由地感嘆道。

白狐鎮雖然名為小鎮,但其規模甚至比不上一些村莊。不僅沒有太多現代化的商店,甚至連一家賓館也沒有。不過仔細想想,這裡的位置如此偏僻,一年也不會有多少人過來,如果真開賓館,還不知道要倒閉多少次!

時間一點點過去,天也漸漸暗了下來。不過這雨,卻似乎沒有停下來的樣子。冷風呼嘯,漸漸有了些許寒意。

蕭羽已是納氣期修鍊者,抵抗能力要比一般人強上許多,所以這些寒冷對他而言,並算不上什麼。不過雨瀟瀟就不一樣了,她雖然也是修鍊者,但只有修身初期的她並不能抵禦寒冷,加上她身上的衣服早已淋濕,整個人已經凍的哆哆嗦嗦。

「這該死的天氣,怎麼會這麼冷?現在立秋還沒過,應該很暖和的才對。」就在雨瀟瀟怨天尤人的時候,忽然感覺身上一暖,隨後錯愕發現,竟是身邊的蕭羽把自己的外面的襯衫脫下來給自己披上。

「前輩,你——」

雨瀟瀟錯愕地望著上身只餘一件背心的蕭羽,心中不由地一暖。

「謝謝你!」她小聲地說道。

蕭羽微微一笑,也沒有太過在意:「是我硬拉你來的,照顧好你,也是應該的——」

話語方落,場中再一次陷入了沉默,只留下嘩啦啦的雨水聲。

不過這樣的沉默卻並沒有維持多久,因為就在這時,不遠處的雨夜中傳來了「噠噠」的腳步聲。而且聲音急促,似乎是在雨夜中奔跑一般。

樹下的兩人面面相覷,心中皆有一個疑問——難道在這雨夜,還有其他的人嗎?

不過這樣的疑惑,隨即便解開了!

因為他們看見,雨夜中的正有一個大約六、七歲的小女孩在雨夜中狂奔。

這女孩大概是哪家晚歸的孩子吧!

就在兩人這樣想的時候。忽然傳來一聲吃痛聲,卻是那個小女孩一個不小心摔倒在地上。

正當蕭羽準備上前去幫助那個小女孩的時候,身邊的雨瀟瀟卻先他一步沖入了雨夜之中。

看著冒著大雨扶起與安慰小女孩的雨瀟瀟,蕭羽的嘴角露出一抹淡淡地微笑。

雨瀟瀟淡的衣服雖然被泥水弄髒,但淡然微笑的臉頰,卻透發著一股清新空靈的氣質,這股與眾不同的氣質,瞬間讓雨瀟瀟的魅力大幅度上升。

見到這副景象,蕭羽心中莫名一暖,隨即也沖入了雨夜之中。

「她怎麼樣了?」蕭羽沖入雨夜,對正安慰小女孩的雨瀟瀟問道。

「沒什麼,只是摔了一跤!膝蓋摔破了!」雨瀟瀟看了一眼正傷心哭泣的道。

「那麼現在怎麼辦?」蕭羽看了看四周,暴雨正越下越大,周遭的一切早已看的不清楚了。

「我們先把這個女孩送回家吧!」雨瀟瀟看了一眼正在哭泣的女孩,對蕭羽道。

「你知道這個女孩的家嗎?」

雨瀟瀟點點頭,隨後指向鎮子的最深處道:「我問過了,就在鎮東頭第一間!」

「那我們快走吧!正好可以去那裡避避雨!」蕭羽二話沒說,抱起女孩,便朝著小鎮的東面跑去。

※※※※※※※※※※※※※※※※※※※※※※※※※※※

兩人冒著雨,在小女孩的指引下,在鎮東頭外找到了幾間平房,在這暴風雨夜之中還亮著微弱的光亮。

終於到了!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這間房舍建在鎮外,不過還是慶幸,至少他們今晚可以不用露宿街頭了。

兩人快步上前,只見大門前掛著一塊牌子:姜氏藥鋪!

原來還是間藥鋪。

兩人上前敲門,只聽裡面有人答應一聲把門打開,卻是一名老者。

「爺爺!」

小女孩見到老者,頓時淚眼汪汪。

雨瀟瀟將小女孩摔倒的事告訴了老者,並將自己想要在老者這裡借宿一晚的請求說了出來,問可否行個方便。

老者將二人請進屋內,自稱姓姜,並笑道:「在家千日好,出門萬事難。這樣連綿的大雨實屬罕見,既然你們到了這裡,也是有緣,更何況,你們還幫助了我的孫女,若不嫌棄,就在這裡暫住一晚兒吧。只是這裡只有我們祖孫二人居住,沒有多餘的客房和床鋪,只能委屈二位在前屋裡過夜了。」

一男一女共處一室?!

蕭羽與雨瀟瀟面面相覷,一時間尷尬非常!兩人雖然熟悉,不過要讓他們同睡一房,這也未免……

不過在這種情況下,能有一間房舍躲避風雨已然是萬幸,哪能奢求過多。雨瀟瀟對老者說:「既然如此,就麻煩老先生了,我與我的朋友就在屋裡待上一宿就好了,等大雨過去,我們就離開。不知道能不能借我們一壺熱水,給我們洗一洗。」

女子最愛乾淨,如今周身濕漉,自是希望能夠有壺熱水簡單梳洗一下。

老者微微一笑,隨後燒了一壺開水,替兩人泡了茶,將兩人留下,便領著孫子進屋裡睡覺了。

前屋是一大間藥房,層層疊疊儘是葯櫃,兩人所在的地方便是葯櫃的後面,面積不大,但擺設裝飾卻頗為清雅別緻,兩人隨即在前屋的木椅上坐下,一邊喝著熱茶,一邊望著雷電交加的窗外出神。

不只是孤男寡女同處一室的尷尬,還是外面的雷雨聲太過震耳,兩人卻沒有絲毫的睡意。

兩人先前有說有笑,但這時候卻都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一時間氣氛陷入沉寂。

就在兩人一直無話的時候,雨夜中,忽然傳來一聲凄厲的慘叫聲。< 這慘叫聲極為的刺耳,令沉靜中的兩人同時打了個激靈!

「怎麼了?!」

雨瀟瀟臉色一變,隨後便要衝出門去,可就在這時,蕭羽卻忽然攔住了她。

「前輩,你做什麼?」見蕭羽拉住自己,雨瀟瀟的臉上露出一絲茫然。

蕭羽卻是神色凝重,只見他指了指自己的身後,緩緩道:「你出去幹什麼?你難道沒聽出,這聲音的源頭?」

「聲音的源頭?」雨瀟瀟聞言一愣,瞬間明白過來:「你是說!」

蕭羽點點頭,隨後目光轉向屋后,一字一頓道:「這個聲音在後院!」

「後院?!」

雨瀟瀟微微一愣,細細聽來,發現這聲音確實是源自於他們的後方。她看了一眼身旁的蕭羽,低聲道:「那我們要不要道後院去看看?!」

蕭羽聞言一愣,當下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女人就是女人,總是一頭熱的性格,先前聽到聲音,她直衝沖地想要出去,可現在,卻又有些畏手畏腳了。

不過,玄氣長老雖然讓自己找尋白狐鎮,卻沒有告訴他究竟來幹什麼,或許這慘叫聲,可以解除他的疑惑。

去看看也好!

當下,蕭羽便與雨瀟瀟朝著後院走去。

※※※※※※※※※※※※※※※※※※※※※※※※※※※

「被鎖上了!」

來到后回院,雨瀟瀟驚詫地發現,前堂的後門竟然被鎖上了。

「怎麼辦?要不要破開!」雨瀟瀟看了一眼蕭羽,隨後掏出了一柄匕首。卻是一柄下品靈器。

見雨瀟瀟打算強行破開門鎖,蕭羽搖頭道:「還是我來開鎖吧!」靈器自然可以輕易斬斷門鎖,但是,一旦斬斷,勢必會發出聲響。

此地失態不明,一切還是小心為上!

「恩?!」正當雨瀟瀟訝異之際,蕭羽已然走上前去,只見他看了一眼後門上的鐵鎖,隨後三下五除二地便將鐵鎖打開了。

「怎麼快?」見到蕭羽手中拿著那個完好無損的鐵鎖,雨瀟瀟整個人都呆住了:「前輩…你……?」

蕭羽搖了搖頭道:「我叔叔是個鎖匠,我只是了解這鎖的構造罷了!

即便不是這樣,這鎖的構造也逃不過魔皇瞳的眼界。

後門開啟,蕭羽與雨瀟瀟走入後院,兩人驚異地發現,在藥店之後,竟然是一座小山。山上長滿了樹木,然而不同於鎮內那些死氣沉沉的樹木,這裡的樹卻是翠綠一片,一片生機盎然。

而且奇怪的是,此時雖然雨聲嘩嘩,但後院卻只下了牛毛般的細雨。

樹林間有一條蜿蜒曲折的小路,通往樹林的深處。

一路上,兩人都閉口不語,卻是各懷心事。

此地處處充滿了詭異,確實不知究竟是何緣由!

回想自己進入小鎮內的景象,蕭羽陷入了沉思,雖然鎮內家家戶戶都亮著燈光,但所有的房門都是緊鎖,即便是下著暴雨,也不可能會這樣啊?!還有那個小女孩,當時都快十點了,一個六、七歲小女孩深更半夜地在雨夜中奔跑,怎麼想都覺得奇怪。

如今想來,確實是處處充滿了詭異。

而且玄氣長老說這裡有妖邪為禍,到底是什麼妖邪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