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心放心。”我不耐煩的說了一聲。這女人怎麼這麼囉嗦呢?於是我便頭也不回的進了教室。

Home - 未分類 - “放心放心。”我不耐煩的說了一聲。這女人怎麼這麼囉嗦呢?於是我便頭也不回的進了教室。

一天便是在無聊之中度過,上課調戲調戲何韻,和關寧寧發發短信,總之除了學習,我什麼都幹,關寧寧見我上課忙前忙後就是不聽課,不由得氣的直瞪眼睛。

第二天早晨,我便是早早起了牀,去了學校,我並沒有去上課,而是去辦公室找到聶班主任,告訴她我早上有事情不來了,等上完兩節課我來接她,她立馬質問我幹什麼去。而我則是無奈的攤了攤手,告訴她爲了中午不露餡,果然,她聽了以後再沒有問我,揮了揮手,示意我可以走了。

出了學校,我先是打車去車行,提了一輛法拉利出來,其實我早就想買輛車了,可是苦於沒有時間,原先去安德魯大陸就耽誤了我不少時間,而且還要躲避五皇的追殺,所以就一直沒買,都是騎着我的那輛太子摩托,不過今天有需要,我便是直接買了一輛,反正也花不了多少錢。

然後,我又去**店買了一套名貴西裝,穿上之後還是蠻帥的,我整個人的氣質都被展現的淋漓盡致,現在就差一個霸氣的髮型了。

於是,我開着車,來到了一家髮廊門口停了下來,進去之後,一個身材十分婀娜,長相十分甜美的女孩子對我甜甜一笑:“請您等一會兒,這裏還有一個客人。”

“好的。”我聽後點了點頭。

等了一會兒之後,那長相甜美的女孩子對我說道:“該您了,您需要一個什麼樣的髮型呢?”

“呵呵,你幫我選吧,只要好看就行了。”我隨意的說道。

那女孩子上下打量了我一番,瞳孔陡然縮小,隨即笑道:“看您這麼帥,肯定什麼髮型都好看咯!既然這樣,那我就幫您選一個好了!”

“沒問題。”說完,我便是坐在了椅子上。

正在這時,那髮廊的大門忽然打開,進來了幾個殺馬特打扮的男子,進來之後便嚷嚷道:“怎麼樣?考慮好了沒有?”

那長相甜美的女孩子見到來人之後,臉色瞬間變得發白,有些畏懼的說道:“對不起,我不能答應。”

“喲呵!”其中一個飛機頭的殺馬特就跟發現了新大陸似得,說道:“我說佩佩小姐,我們強哥看上你那是給你面子,你這髮廊還想不想開了?”

“你……你們在這樣,我可要報警了!”那女孩子有些生氣的說道。

“媽的,給臉不要臉。”其中一個身材壯碩,長相十分猥瑣的人說道:“勞資今天就問你一句話,你答不答應,答應,你以後跟着老子吃香的喝辣的,不答應,勞資立馬把這給砸了,然後把你給綁回去!媽的,我的兄弟們可是好久都沒開過葷了!哈哈哈!”

“哈哈哈!”旁邊的幾個殺馬特聽後,也是看着女孩子的曼妙身材淫笑了起來。

“你們……你們真不要臉!”女孩子咬着嘴脣,眼淚都快掉下來了。

我見狀也是終於忍不住了,正欲開口,那幾個殺馬特竟然直接動起手來,開始砰砰的砸起了東西,沒一會兒,這髮廊之內就是一片狼藉。

女孩子見狀,委屈的緊緊的咬着嘴脣,看着這幫殺馬特砸店,只能傻傻的站在原地乾着急。

此時的我拍了拍她的手,小聲說道:“我幫你把這幫傻吊扔出去,今天的消費免單怎麼樣?”

女孩子聽後,先是愣了一下,然後便輕輕點了點頭,但是看樣子依舊沒有搞懂我是什麼意思。

於是,我站起身來,走了過去。

此時,一個殺馬特正在十分賣力的砸着牆上的鏡子,我過去一隻手把他給提了起來,說道:“砸爽了沒有?”

那男子聽後轉過頭來,十分凶煞的說道:“草泥馬的小子你不想活了?把手放下!”

“砸爽了你們都可以滾了!”我淡淡的說了一句之後,便是提着那男子走向了髮廊外面,然後用足力氣狠狠一腳踢在了他的屁股上,頓時,他就跟炮彈一樣飛向了天空,估計如果運氣好,可能會離開地球,來一次免費的外星旅遊。

其他幾個人我都如法炮製,一個一個提起來,然後一腳踢飛,幸好這時還早,髮廊周圍沒什麼人。所以我纔敢這麼明目張膽的踢人。

等我回去坐在椅子上的時候,那女孩子目瞪口呆的看着我:“你……你是超人嗎?”

“差不多吧。”我淡淡的一笑,攤了攤手說道。

旋即,女孩子看了看周圍的一片狼藉,有些失落的說道:“估計髮廊是開不下去了,唉,作爲我的最後一個客人,今天就給你免單了。”

於是,女孩子便開始給我做起了髮型。

半晌之後,一個非常有氣質的髮型便完成了,連我都對這個女孩子的技術十分佩服,於是便問道:“你的收入來源就是這個髮廊麼?”

“嗯。”她有些憂傷的說道。“我父母很早就去世了,一直都是哥哥在照顧我,可是後來哥哥也出了車禍,拿到的賠償金就用來開這間髮廊了。”

聽後我也是心頭微微一酸,沒想到這女孩子的身世這麼可憐,於是我便掏出了公司的名片遞給她:“把這店面賣了吧,明天打這個電話,你會得到一份新工作的。”

她聽後臉上立馬涌現出了一抹驚喜,旋即感激道:“謝謝!”

我擺了擺手,便朝門外走去。

直到我上了黑色的法拉利,急馳而去的時候,那女孩子還在髮廊的門口怔怔的看着我。

我開着法拉利在公路上疾馳,感覺不是一般的爽,現在的我可以說是一個真正的上流社會的人了,於是,爲了讓自己更完美,我又去買了塊兒名錶,成爲了真正的高端大氣上檔次。 看了看貴族氣質四溢的我,心道這下班主任應該不會不滿意了吧?於是,我便開着黑色的法拉利向學校急馳而去。

穿成這個樣子,我並沒有進學校,而是站在門口給班主任打了個電話。

“我在學校門口,你趕緊出來吧?”

那邊傳來了班主任的聲音:“我在辦公室,沒有人,你先過來吧?我還有點事兒。”

“好吧。”

掛了電話之後,我將車停好,便進了學校,此時正是下課時間,衆多女生看見我這個打扮進學校的時候,都不由得側目相看,頓時一個個都驚呆了,原以爲是新來的有錢公子哥,沒想到竟然是我這個學校的傳奇人物,見我穿成這樣,都紛紛猜測我這是要幹什麼。

我也是察覺到了自己現在十分惹人注目,於是便低下頭,加快腳步向教師辦公樓走去。

終於進了辦公樓,我徑直來到了班主任的辦公室,只見班主任正坐在那裏寫着什麼,聽到我進來之後頭也沒擡,說道:“先坐一會兒吧,我還有些事情沒忙完。”

“好的。”我應了一聲之後,便坐了下來。

忽然感覺有點口渴,於是便準備倒點水喝。見面前的茶几上有一個卡通的萌杯子,心想這肯定是班主任的,於是便倒了一杯水,自顧自的喝起來,反正班主任是個大美女,我也不嫌棄她。

過了一會兒,班主任終於是忙完了手頭的工作,而後伸了個懶腰,擡起了頭。

擡起頭之後,正好看見正在喝水的我,原本面無表情的班主任瞬間目瞪口呆。

“聶……聶翔?”她驚呼了一聲。

“怎麼了?”我也是有些奇怪的問道。

“你……你真的是聶翔?”班主任傻傻的看着我。

“我暈,我不是聶翔你是聶翔?”我沒好氣兒的說道。

班主任聽後走過來仔仔細細的打量了我一遍,而後眼中便是充滿了小星星,不過,很快她便將目光定格在了我的手上的水杯。

“你……你用這個杯子喝水?”班主任面色古怪的問道。

“嗯。怎麼了?”我裝作一副十分正常的樣子問道。

“呃……沒什麼!”班主任繼續將目光定格在了我身上的西裝,而後,便是感嘆道:“聶翔,沒想到你這樣看上去還真像個帥哥。”

“你會不會說話?我本來就是帥哥好不好!”我翻了翻眼睛,說道。

“再說了,你以爲我願意穿的這麼正統麼?還不是爲了幫你的忙?”我說道。“對了,可不要忘了你還欠我一個人情!”

“且,你以爲誰都跟你一樣健忘!”班主任撇了撇嘴說道。

“好了,時間也差不多了。走吧?”我故意挽起袖子,看了看錶。

班主任當然沒有放過我手上的表,立馬驚呼道:“聶翔,這表很貴的吧?”

“哦,便宜得很!”我雲淡風輕的說道。

班主任怔怔的看着我,而後鄭重的說道:“聶翔,你說實話,買這些東西是不是把你家裏的存款都花光了?其實你不用這樣的!唉,也怪我,這種事情怎麼能找一個學生來幫忙呢?”

我聽後有些無奈的說道:“我有那麼傻麼老師?你又不是我老婆,我幹嘛要費盡心機的傾家蕩產就爲了幫你裝X?你的想象力太豐富了!”

“我……”聽到‘你又不是我老婆’班主任的臉上便躥出了一絲緋紅,而後便是很快恢復了常態。

“別墨跡了,趕緊走吧!”我不耐的揮了揮手,便轉身出了辦公室。

班主任被我弄的一時氣結,嘟了嘟嘴,便是憤憤的跟到了我的後面。

出了學校,我拿出車鑰匙,頓時黑色的法拉利便是“嘟嘟”的叫了兩聲,班主任見我徑直走向那輛黑色的法拉利,有些不敢相信。

當我直接上了法拉利,對班主任揮手道:“上車!”的時候,她纔回過神來,連忙拿着包包踉踉蹌蹌的跑了過來,上了車。

“這是你的車?”班主任瞪大了眼睛,打量着車內豪華的設施。

“廢話!”我說道。“不是我的還是你的?如果你想要,當我老婆我估計還能考慮一下!”

“你給我去死!”班主任狠狠的瞪了我一眼。“你是不是目無尊長?怎麼和你的老師說話的?”

“暈,你說咱倆現在像是師生關係麼?而且,我長得也不怎麼像你的學生啊!”我笑道。

“哼!”班主任找不出好的理由來反駁我,便扭過頭去不理我了。

“現在離約好的時間還有一個小時,我先去一趟其他地方,怎麼樣?”我問道。

“你要去哪裏?”班主任問道。

“你沒見這車是臨時拍照麼?”我沒好氣兒的說道。“我得去鑲個牌照啊!”

“不對!”班主任忽然想到了什麼。“這既然是你的車,你怎麼沒有牌照!?”

“我今天早上剛買的!”我實話實說道。

“切,你就騙人吧你!”班主任瞪了我一眼說道。對此我只得攤攤手,有時候說實話就是沒有人相信。

開着車,一路來到了公安局門口,我便掏出手機,撥打了一個號碼。

“喂?”

“陳局長啊,我是小聶。”我說道。

“喲,你怎麼想起來給我打電話了!小聶!”陳局長熱情的說道。

“呵呵,我也沒把陳叔您忘了啊,只是忙於上學,沒有時間啊!”我笑道。

“哈哈!找我有什麼事情啊?”陳局長也是聰明人,明白我找他肯定是有事。

“也沒什麼大事,我剛新買了輛車,想弄個牌照,聽說走程序很麻煩,所以就來找陳叔了!”我說道。

旁邊的班主任聽後一陣納悶,不知道我究竟是在和誰打電話,但聽到我的一陣吹牛皮一般的話,她不由得撇了撇嘴,表示自己不相信。

“牌照啊!這好辦,等會兒我讓人給你鑲個好的,你在這等一等,我還得給交警大隊打個電話。”陳局長說道。

“嗯,沒問題。”

於是,不一會兒,只見一個便服的警員走過來對我說道:“聶先生是吧?我們局長說讓您先進去坐會兒,我去給您辦牌照。”

“好。”於是我對班主任說道:“下車吧?”

“要等多久啊?”班主任問道。

“半個小時吧。”那警員想了想說道。

“那好吧。”於是班主任便和我一起下了車,到了警局,由於陳局長再忙,所以只把我們安排到了招待廳,打開了電視,讓我們消磨時間。 沒多久之後,那警員便是把鑲好牌照的車開了回來,連駕照都給我弄了一個,我估計他們知道我會開車。

“謝謝你了。”我微笑着對那個警員點了點頭之後,便拉着班主任出了公安局。

“聶翔,你究竟在折騰些什麼啊!”班主任有些無語的說道。

“不是要去吃飯麼?”我問道。“對了,需不需要我請客?如果讓我請客的話我就不去了。”

“你敢!”班主任聽後立即暴走。“你怎麼這麼無賴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