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竟然……”眼見十幾條鮮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轉眼化爲飛灰,軒頓時驚的瞪大了眼睛。

Home - 未分類 - “你竟然……”眼見十幾條鮮活的生命在自己眼前轉眼化爲飛灰,軒頓時驚的瞪大了眼睛。

而就在軒震驚的目光中,只見遠處人影一閃,之前攔住自己的那個小凱竟然也隨後追到,同樣也看到了之前的一幕,但小凱在震驚之餘,也僅是掃了自己和路西法一眼,轉身便朝原路逃了回去。

心思微動,軒頓時驚叫道:“快,別讓他跑了。”

路西法聞言卻是連動都未動,冷笑道:“怎麼,現在知道求我了嗎?不過,不急,小小螻蟻,逃就逃了吧,現在,可以帶我去你的信宇軒坐坐嗎?”

軒城主聞言頓時心頭狂跳,暗道:“今天真是倒了八輩子黴了,先不說信宇軒與狙擊手這仇算是坐實了,恐怕自己這信宇軒還止不定會發生什麼呢,被路西法這大魔頭盯上,恐怕誰也沒有好果子吃。

卻在這時,只聽路西法不禁冷然道:“怎麼,還有什麼可想的,走吧,頭前帶路。”

回頭掃了一眼狙擊手那些人死去的地方,軒不禁一聲輕嘆,轉身朝信宇軒的方向而去,從此,兩大勢力之間這樑子算是結下了,逃回去的小凱一定會把這仇記在信宇軒頭上,記在自己頭上。

而事實果然也如軒城主所擔心的那般。小凱在逃到村裏的第一時間便喊上了,扯着嗓子喊,邊喊邊朝龍宮方向跑去。

“大事不好啦!TN.TS他們被信宇軒的人殺啦!大事不好啦!”

www ¤ttКan ¤Сo

一時間,所有村民全都被小凱的喊叫聲嚇了一跳。

“什麼?騎士兵團的團長竟然被信宇軒的人殺了?”

“不會吧,剛纔我還看到TN.TS團長帶着一羣人馬過去的,怎麼這麼快就死了?”

“走走走,快去看看。”

村民們猜疑着,很快便全都集中到了龍宮的廣場前,只見兩百多號人你問我,我問你的,亂成一片,但卻誰也不知道確切的消息。

此時,龍宮之中,聽完小凱的稟報後,所有在場衆人全都驚的跳起。

我不禁驚問道:“這怎麼可能,小凱,你是聽誰說的?”

“什麼聽誰說的,我的老大啊,我是親眼看到的,就在海邊的山崖下,若不是我逃的快,恐怕就再也見不到大家了,嗚……”說罷,小凱竟然嗚嗚的哭了起來。

“信宇軒這羣混蛋,村長,下命令吧,殺過去,給TN.TS他們報仇!”

“對,決不能放過信宇軒這羣人面獸心的傢伙。”

“對,給TN.TS團長報仇!”

一時間,大殿中頓時一陣大亂,所有人都滿面怒容,吆喝着要殺出去,跟信宇軒的人拼命。

微一挑眉,我不禁沉聲道:“小凱,你再描述一下,信宇軒的人是怎麼動的手?”

“我也沒看清楚。”小凱不禁嗚咽道:“原本我是打算偷偷跟上去,請那個軒城主別跟我計較前嫌,在你面前幫我說句好話的,但當我追上TN.TS他們的時候,就見一道流光掃過,TN.TS團長他們全都被白光給殺死了,而對面山崖上就站着軒老三和另一個全身白衣的男子,還在衝着我冷笑,我一看不好,馬上就逃了回來,這還有假嗎,人就是他們給殺的,我就說那個軒老三過來要什麼糧食,一定沒什麼好事,嗚,老大你還怨我,嗚……”

聽到小凱的話,衆人無不沉默,想不到原本是要去交好的TN.TS團長衆人,此一去卻成永別,竟然會被對方給殺死了。

IAEA則不禁思索道:“小凱,你確定TN.TS他們是被一道白光給殺死的嗎?”

“嗯,就是白光,不過,好像是好多白光,連成一片。”小凱肯定地道。

“那就奇怪了。”IAEA不禁皺眉道:“村長,按說能夠用這種辦法殺人於千米之外的,一定是修爲強大的靈師,就如同紫櫻前輩那樣,可以直接凝聚靈力殺敵,但信宇軒什麼時候會出現如此厲害的靈師了?”

“對呀,這不科學呀。”

“嗯,IAEA說的有道理,咱們這麼辛苦的修煉,都沒有人修煉出武靈來,信宇軒那邊憑什麼就會出現那麼厲害的靈師?”

IAEA的話頓時令大殿中一陣大亂,衆人無不猜疑那個強大靈師的來路。

我不禁微一挑眉,思索道:“小凱,你說軒城主身邊站着一個全身白衣的男子,你可看清此人的相貌?”

“沒。”小凱頓時搖頭道:“當時距離太遠了,我也只是憑穿着能夠認出軒老三來,另一個穿白衣的男子並沒看清楚,當時由於太害怕了,我也沒顧上細看,撒腿就跑回來給你們報信了。”

“嗯。”聽罷,我不禁思索的點點頭。

饕餮則疑惑道:“紫靈村長,你能猜出此人是誰嗎?”

我頓時搖頭道:“猜不出來,除非是他,否則,完全沒有一點頭緒。”

“他?”IAEA不禁挑眉道:“你是說,路西法?”

Www ▪тTk ān ▪CO

“嗯。”我頓時點了點頭,沒再說話。

但大殿中頓時便一陣大亂。

“什麼?路西法?”

“怎麼可能?路西法怎麼會跟信宇軒的人站在一起?”

“是不是路西法先抓住了軒城主,然後看到TN.TS他們殺過來,纔將他們給殺了?”有人猜測。

“嗯,也有這種可能,之前村長我們被抓時,軒城主他們便也一起被路西法抓走過一次,沒準路西法這次又是出來抓人的。”有人贊同的點頭。

微一沉吟,我頓時點手道:“小凱,你馬上去把紫櫻前輩請來。” 但凡是被高寒寒氣射中的不滅王者,無不紛紛變成了一座座的冰雕,這也是非常的正常。

要知道,高寒等不滅王者,都是在天地異變之前,就晉陞入不滅王者的,不單單是實力雄厚,而且靠的是自己的運氣於實力還有領悟。

他們的底十分的紮實,並不是成為不滅王者,就能夠達到真正的不滅,也只不過是一個境界而已。

這些靠天地異變成為不滅王者的,雖然也是王者境界了,但是,究根結底與高寒這些憑著自己進入這個境界的,力量還是有著天差地別的差距的。

高寒單單隻是一招,就將所有的地方不滅王者全部的瘋病,他們的靈魂開始被寒氣侵蝕,成為充滿怨氣的靈魂,進入到外面的寒冰之中,高寒一揮手,就將之重新吸收回來了。

當吸收回來之後,高寒真是嚇了一跳,原來,四周的敵人,根本就沒有身骨留下,更別說屍體了,就好像憑空消失在這個世界一般。

「算了,不想了!總之現在這個世界,很詭異就是了!」高寒實在想不通了,便不再想了。

他原本想回去問問那個白痴的,但是,想到天武之主說的話,沒有足夠的能力,千萬不要去那個地方,不然的話,他就永遠回不來了,便打消了這個念頭。

高寒的身體不斷的閃爍,最後,在城門之上落下了自己的身體,高寒四周的手下,紛紛向這個地方飛來。

由於天地異變,很多人都成功的突破了現在這個界限。

其中,麟兒正是其中之一,看到高寒之後,他就撲了上去:「父親!」

高寒嘴角漸漸的流露出一絲溫馨的笑容:「麟兒,這些日子辛苦了你了。父親很欣慰,你終於長大了!」

「父親,現在的你好厲害啊,到底到達什麼境界了?」麟兒奇怪的問道,臉上還依稀掛著那殘留的淚水。

高寒仔細的看了一下麟兒的樣子,果真,與自己有著九成的相似,除了眼睛的顏色與頭髮的顏色,簡直長得一模一樣。

「現在父親的修為啊,嗯……」高寒將不滅王者三重天的境界。說給了麟兒聽,當然,他並沒有瞞著,四周還有很多人都晉陞為不滅王者了,所以,高寒並沒有打算隱瞞。

聽到高寒的這一套講論之後,任天狂雙目圓睜:「什麼?那現在少爺豈不是現在這個世界的巔峰了嗎?」

高寒聽到這,嘆息了一口氣:「以前是,現在。還真的是未知數啊,你們看到那些驚天動地的黃光了嗎?」

所有的人都點了點頭,高寒憂心忡忡的說道:「恐怕,那些在不滅王者三重天巔峰的武者。已經開始突破了!」

「沒事父親,咱們也有不滅王者,我就不相信,憑咱們的力量。會鬥不過他們!咱們之前也不是沒有不滅王者嗎?」麟兒自信滿滿的說道。

高寒欣慰的拍了拍麟兒的頭,沒有打擊他,他打算。將整個事件全部了結一下,再安心的去極北之地,尋找那極地冰獅的棲息之地!

通過提升,現在高寒的思路非常的清晰,並且,經過了吸收天武大陸的本源之力,高寒隱隱覺得,那個地方與黃泉碧落圖,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只不過,高寒沒有開口說出來,這個事情太過詭異,目前只自己一個人知道就好了。

「主人,老爺好像在叫你回去!」這時候,一個影子忽然出現在高寒的身後,淡淡的說道。

高寒點了點頭:「告訴我的父親,我辦完了事情馬上回去!」

說完,高寒的身體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冰都皇宮大殿的半空中,這裡,鄭雲清,鄭沐風,鄭雲天,鄭空,鄭凌……所有的鄭家子弟全部在這集結。

在身體後面,漸漸的開始凝聚出一張寒冰龍椅,在半空之中靜靜漂浮著,毫無借力。

高寒淡淡的做了下去,對著對面皇位上坐著的鄭雲清淡淡的說道:「皇帝陛下,咱們很久沒有見過了,高寒是不是要給你行一行禮數啊!」

「不必了,成王敗寇,朕知道,不是你的對手,也沒有想到,你居然會強到這種地步,你的手下,能夠厲害到這種地步!」

鄭雲清淡淡的說道,好像對隨之而來的危險,沒有一絲察覺一樣。

高寒嘴角露出一絲微笑:「您客氣了,但是,你這麼三番四次的打我高家的主意,真讓我心寒啊!」

鄭雲清淡淡的抬起自己的頭,仰視著高寒,心中有著無限的苦澀,高寒早已經不是原來的高寒了。

不再是那個能夠任由自己擺布的武者了,原本自己只是想利用一下高寒,並且猜想,高寒進步在怎麼快,都沒有自己國家的兵力增長速度快。

但是,現在看來,自己真是錯的離譜,只是不到二十年,高寒就已經成為高不可攀的不滅王者了。

「呼……這一切都是朕的錯,和朕的父親兒子沒有任何的關係,你要殺,只是殺朕就好了,請放過他們!」

鄭空突然向前緊走了兩步:「寒哥我父親是錯了,請你看在我的面子上,饒了他的性命吧,我求你了,做兄弟的也有責任,你殺了我都行!」

高寒淡淡的低下頭,看著面對著自己的鄭空,要說是鄭空,對兄弟真的是沒話說,曾經極力的死建,不要讓鄭家的所有人打自己的主意。

而已,在以前的時候,即使自己想要殺他,他也不會還手,甚至,連逃命都不會。

高寒點了點頭,心中觸動很大,這些年,在外面,高寒的心中早已經變得冰冷了,難得,還有人能讓他感受到一絲暖流。

「好,我就放過你們鄭家,不過,鄭雲清這個皇帝,你是沒有必要在當下去了,還是另外選一個人吧!」

高寒極力控制著自己的情緒,冷冷的說道。

「這些,我早就知道了,能夠報名,已經是不幸之中的萬幸了,至於接班人,我早就想好了!凌兒,他心繫天下百姓,而且,重情重義,不會對你們高家有什麼想法的,我就傳位於他吧!」

高寒冷冷的看了他一眼:「對於你們皇家的事情,我沒有興趣,只要你不當皇帝,誰當都行,還有,現在我決定,建立一個宗門,你們皇室,必須臣服於我的宗門,不能對我宗門發出的任何指令,有什麼質疑!」

這明顯就是將整個鄭家,作為傀儡來看待,讓他們做傀儡皇帝,但是,片片他們還不敢反抗,他們知道,反抗高寒的後果。

要知道現在的鄭家,一個不滅王者都沒有,即使是經歷過天地大變,也沒有任何武者成功的晉陞為不滅王者。

但是,現在高家,不算高寒這個超級強者在內,單單是不滅王者,就有十個之多。

高寒淡淡的一笑:「等我宗門建立的時候,希望有你們皇室人捧場,我先走了!」

說完了之後,高寒嘴角淡淡的笑了起來,身體開始漸漸的換成虛影,而高寒的真身,早已經不知道去了什麼地方。

「現在,咱們該怎麼辦?」鄭沐風現在面對高寒,顯然也沒有反抗的心思了,剛剛的那場戰鬥他看的清清楚楚。

本來對方略佔優勢,高寒到達的瞬間,改變戰局,對方數十名不滅王者,無一生還,就連屍骨,都沒有留下,這種力量,已經不是他們能夠想象的了的了。

要說,高寒建立宗門,他們現在還敢有什麼意見,整個國家不被滅國,已經是萬幸了,還祈求有什麼人權嗎?

鄭空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你們,做的太過了,這些年我都看不下去,雖然處處封賞高家,但是,高家的勢力卻不斷的被你們打壓,最後,甚至龍虎雙將高智高勇都被你們罷免了,你們真的認為,那嗜血王等人,能夠將寒哥斬殺嗎?」

說完,鄭空拂袖而去,當他離開皇宮的時候,聲音也傳入了所有人的耳朵。

「現在我不用擔心高家了,也不願意繼承什麼大將軍之位,我會進入寒哥的宗門,算是對寒哥一點愧疚的補償吧!還有,儘力的保全咱們鄭家……」

這是鄭空最後說的幾句話,這幾句話令所有的人都無言以對,沒錯,他們在聽到嗜血王,御劍門,神門等各個門派的人,都在找高寒的麻煩,認為高寒這次一定回不來了、

而,鄭家統一勢力的時候,也到了。

什麼叫養虎為患,當你為皇帝打下江山的時候,那麼,那最大的功臣,就是虎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