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着莫北笑了笑:“叫一聲南哥聽聽。”

Home - 未分類 - 我看着莫北笑了笑:“叫一聲南哥聽聽。”

“幹嘛?”

“叫不叫?”

“顧南,別得寸進尺昂。”莫北瞪着我,雙手背在後面,大大的馬尾在發光。

我盯着莫北出了神,我們永遠都無法預知,某一個瞬間,你遇見的某個人,足夠驚豔這段時光。而,莫北就是那堆柴火。

莫北擺着各種姿勢,有可愛嘟嘴的,有側臉憂傷的,有開懷大笑的。你說,這世界怎麼就如此多彩了。

“顧南,顧南。”這時候莫北連叫了好幾聲我的名字,朝着我撲了過來,一把將我手裏的手機搶了過去。

莫北繞道我的身後,跳了起來,我就聽見“啪”的一聲,夾雜着手機快門的咔嚓聲。江對面升起來了無數煙火,時空將我還有莫北,永遠的定格在了這張照片裏。

照片裏的我斜着腦袋望着莫北,而她笑顏如花,足以絢爛這個冬季。

你可知,滿城煙火,不及你婉轉一笑,夢裏如她。

“這張照片真不錯。改天洗出來了給你一張。”莫北盯着手機照片說道。

“好啊。”

“十塊錢一張。”莫北伸出了右手對着我說道。

“你真是生在錢眼裏去了。”

莫北看着我,出奇的沒有反駁我,而是跟我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場盛大的煙火晚會,持續了半個多小時。江灘邊上好安靜,安靜的只剩下天空轉瞬即逝的煙火,還有江邊呼呼的風聲,還有內心小心臟的撲通聲。

漫天都是人們放飛的孔明燈。今夜,他們註定不會孤單。只是,若干個小時候後,他們就會各奔東西,飛向不同的天涯。

這場晚會並沒有持續多長時間,只是當我們準備離開江灘的時候,才發現出了事情了。

各個路口全是人,我和莫北好不容易隨着人流擠了出去之後,才發現外面大道上,交通系統已經全部癱瘓了。公交車,私家車,大巴車全部停在路中央,四周圍滿滿的全是人。

望着眼前的景象,心道完了。今天的人流量已經完全超出了預計了,交通系統已經承受不起了。

我一把抓着了莫北的雙手:“別鬆開我的手了。”我和莫北鑽進了人羣中,隨着人流,完全沒有方向感的流動了起來。你根本不知道該往哪裏走,摸不清楚方向,四處全是人們恐慌的尖叫聲。

我看見有的人爬到了道路旁的樹上,有的人直接衝進了道路旁的商鋪。全部混亂了,我和莫北也被人帶着越衝越遠。

這時候,猛的後面一陣用力。我就感覺手上一陣滑動,莫北在那邊尖叫了一聲。我和莫北被人流完全的衝散了。

我用力的扒開身邊的人,可是人已經全部擁擠在一起了,完全拔不開。我吼着莫北的莫北的名字,卻被淹沒在了這人山人海。

就這樣被衝了好久之後,我總算站穩了腳。我不知道莫北去了哪裏,我趕緊拿出了手機,卻發現一格信號都沒有了。

我開始有些慌了,加上身邊不斷的有人摔倒,我在想莫北會不會這樣。

我不停的抓着身邊的人,向身後拉扯過去,並不停的吼着莫北的名字,可是毫無作用。

我連着拉開了幾個人,才發現這樣做,根本沒用,這時候我看見路中間停着一輛私家車,周圍還有很多人圍着,隊伍也是不前不退的,我拉開了身邊圍着的人,一把爬上了私家車車頂。

我望着下面的人山人海,已經蔓延看不到邊了。

我扯開了嗓子,吼着莫北的名字。

“莫北,莫北。”

只是一個回答我的人都沒有。

我不知道爲什麼,這一瞬間,我好害怕。我害怕弄丟了莫北,一如五年前,將夏沫弄丟了。

我一屁股坐在了車頂,喘着粗氣,莫北,你在哪裏?

四周不停的有人被擠摔倒,人羣全部圍在了一起,像是等待凌遲的犯人。

我該怎麼辦?

這時候我看見車的身邊,幾個人好奇的看着我。

我喘着粗氣低着頭:“哥幾個,幫個忙,我有個朋友,弄丟了,幫我叫下名字可以嗎?”

“女朋友?”

“對,女朋友。”

“這樣叫,都沒啥用。”

“不試試怎麼知道了。”

下面幾個聽着我的話,也跟着點了點頭。

我在次站了起來,大聲的吼着莫北的名字。下面的幾個也跟着我吼道。只是聲音還是太小,瞬間被淹沒了。

吼了一分鐘後,我真的已經快要放棄了。

“莫北。”已經有些嘶啞了。

只是,漸漸的,整個世界開始熱鬧了起來。身邊的人,一個個的傳來,整條街道都響起了聲音。

“莫北,莫北。”聲浪一陣高過一陣,我站在私家車上真的愣住了。

“莫北,莫北、、、”

整個世界開始沸騰了。

(PS:今天推薦逃跑計劃的《再見,再見》這首歌對我有很大的意義。更新有點晚,來了兩哥們,出去喝酒去了。大家晚安,好夢。) 想到說實話肯定沒個好氣氛,林川忍了下來。

資料還給大舅的時候,微笑說道:“大舅,你廠裏的產品,是民房系列,民房標準,恐怕不適合我們公司。”

陳輝國說道:“我們可以按照要求來生產,市面有的我們都能產,標準也可以提高,都是自己人,我這邊提一提,你那邊降一降,那就成了。”

林川太無語了。

大舅這話說的,這不是糊弄嗎?

令林川萬萬沒想到的是,更糊弄的還在後面。

陳雅芳說道:“標準這東西就是個死物,客戶買的是房,不是房門,房子合適了,房門可以忽略不計的,買回去覺得不喜歡,自己換掉就是了。”

這理論邏輯,奸商也不過如此啊!

太傷天害理了,林川心想,自己要是答應了,要被坑到海里去。

щшш●TтkΛ n●CΟ

“大舅,我給你個建議,把生產線的建設搞好一些,生產工的技術提高一些,穩紮穩打,這個生意還是大有可爲的。”

“小川你說的舅舅能理解,這不是缺第一筆生意麼?我看這樣吧,你們公司和我們籤個訂單,我保證生產給你們的木門,絕對達標。”

這是,套錢發展,一本萬利?

或者套錢幹其它,生產質量還是一樣?

這個坑更大了。

真把林川當成傻子來耍了。

但是林川還是耐住了性子:“好吧舅舅,我回公司研究研究。”

陳輝國立馬拉長了臉:“小川,舅舅在新聞上可都看到了,你是一人之下萬人之上,是公司的財神,我這事,放你身上,不過是小事一樁,你隨便都能決定的。蓋樓房需要那麼多材料,你跟外面買也是買,你給自己人一口飯吃,怎麼就不行了?有錢了不認親了嗎?”

“哥,小川不是這個意思,他說幫你研究,肯定會研究的。”陳敏紅替兒子進行解釋。

“研究個什麼鬼,他直接答應就是了,不答應就是拒絕,這麼不給面子,孃親舅大沒聽過麼?”

“舅舅,我做個保證,我會幫你找一條可行的路,一條財路,這樣行吧?”見自己老媽發聲了,氣氛也有點僵了,林川忍住脾性退了一步。

“你要說到做到就行,別發財了不認識自己人,這樣好不了長久的。”陳雅芳陰陽怪氣的說道。

“就是了,話不好聽,理是這個理,發財了也不是了不起的,在我們國家,還是權,最有前途。”田龍也來了一句,老樣子,話語間依然帶着對自己的吹捧。

“表弟,這麼說吧,這件事你幫了你大舅,官場上面的事,我幫你搞定,我保證你能混得如魚得水。”

“表弟,聽到你姐夫說的話了,你不虧,反而佔便宜。”

“咚咚咚……”

氣氛正微妙,上菜了。

陳文新趁機打圓場:“都餓了,先吃飯,事情慢慢談,有的是時間,不着急。”

“對對對,先吃飯。”陳敏紅也張羅了起來,給自己哥哥倒茶。

不多久,菜上完了,正吃着,田龍的電話響了起來。

“哎呀,局長找,我這真是一天都離不開啊,各位,你們先吃,我出去接個電話。”說話間,田龍打開門衝了出去。

哪來的局長,他就是裝比。

不過有一件事他沒裝,他真的和黃麗娟的祕書徐燕有過一面之緣。

兩人還很巧合的在走廊上面碰見了。

田龍一顆心狂跳,急忙掛電話:“徐祕書你也在這裏啊?真是太巧了。”

徐燕對田龍有印象,卻又一時間想不起來他的名字。

這長了一臉奸臣相的傢伙叫什麼來着?

腦海裏搜索了一番,沒答案。

只好問道:“你是……?”

田龍飛快說道:“我是橋山縣財政局的,去年你下來視察,我們一起吃過飯。”

“哦,記起來了,田主任。”

“對對對,徐祕書眼見力真好。”田龍堆出一臉討好的笑容,全然就是一條舔狗。

“徐祕書,半年多沒見,你是越長越有氣質了。”

“是麼?謝謝!”徐燕嫣然一笑,“對不起田主任,我還有事,我們下次聊。”

“好的,徐祕書你先忙,代我跟市長問好啊。”

田龍揮着手,腦海之中,一個念頭卻突然閃過。

自己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下林川,給市長增加印象?

急忙說道:“徐祕書等一等,電視上面說那位投資之神是我表弟,我們家都是有能耐的,麻煩你告訴市長一聲。”

這是林總的表哥?徐燕急促停住腳步:“田主任你說真的?”

“當然,表弟就在包間裏面,你不信,你從門縫看看。”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