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倫震驚了一下,他難以想象王毅一個元嬰後期的修士怎能爆發出如此駭人的力量,剛想在目測一下他的修為,便發現四周空曠一片,已然毫無人影,

Home - 未分類 - 王倫震驚了一下,他難以想象王毅一個元嬰後期的修士怎能爆發出如此駭人的力量,剛想在目測一下他的修為,便發現四周空曠一片,已然毫無人影,

「恩,好強的氣流波動,」

這天上的魔修感應到了一絲不對,看向了王倫的方向,瞬時緊皺起了雙眉,一臉的疑惑,

「為何,那裡還有修士······什麼,怎還有一批修士,」

這魔修看到了嵐仙宗的兩百名修士想南陵山沖了上去,不僅如此,最南邊的戰盟之修也迅速趕了過來,這強猛的爆裂雖然威力強大,但是對於鎮守最西邊的戰盟之修來說,並不是最致命的傷害,

放倒激起了他們的血性,儘管有的修士已經受傷,但是仍是一臉憤怒與殺機,好像就要玉石俱焚一般,

「呵呵,也就數百人罷了,只要這兩位堂主拿下了,我們的任務也就完成了,」這魔修再次看向了南陵山,

「啊··········靈刃斬,」

天空突然響起了一身尖銳刺耳的爆喝聲,這魔修立馬神情警惕的看向了空中與四周,

「滋滋滋滋········」

一道長達數十米長的靈力,好似如刀一般鋒利,但是猶如柳絮一般輕柔在空氣之中爆射而出,從這魔修身後急速行來,

「恩,不好,」

「什麼,怎麼動不了了,」這魔修本想逃生,但是去發現自己的身體竟不受控制的定在了空中,無法動彈,

他再次回頭看了看即將飛射而來的靈刃斬,頓時一臉的驚恐之情,雙目之中更有難以想象的恐懼與後悔,

「嘣,,,,,」

隨著一聲轟響,便發現了血紅的霧氣隨風飄散,更有無數血肉漫天橫散,

「哼,」王毅戰在空中,看向了南陵山,他看見這巨大的轟炸並沒有將所有的修士全部給震傷,但是此刻若沒有自己嵐仙宗與戰盟之修的兩面夾擊,這南陵山定是一場慘絕人寰的激戰,

王毅在空中愣了一下,便立馬再次向南陵山疾馳而去,

「什麼,那是如何做到的,竟能突然出現在空中,更是一擊斃命,那可是四級魔修啊,相當於我仙界的天仙,」

戰盟中的方興,看見了這一幕,一臉的怔愣,一旁的羅琳也是一副不敢相信之情,

「滅寂,讓我看看你的實力吧,」王毅再次大聲喝道,

下一刻,令人意外的事情發生了,他的身影居然飄動了起來,從一團黑幻化成了一副外表猙獰的鬼靈,

「哈哈哈哈············好,這場面老夫可是經歷了太多太多,就給你看看我的本性,」

話罷,這滅寂便瘋狂的向魔修擊殺而去,他以著風捲殘雲之勢,所到之處皆是一片嘶喊與咆哮,可想而知,這等魔修並不是他的對手,

「四象之印,玄武震天,」

一隻巨大的符印突然出現在了天空之中,這是一副龍龜之象,王毅看之一眼便知道這是哪玄武堂堂主的招數,但是自己的內心全是緊緊地顫動了一下,好似冥冥之中有一種感應一般,十分的巧妙,難以言喻,

「龜蛇之象,這便是玄武,不會錯的,這乃是我異界的四大神獸之一啊,」

王毅心中的魔蛇看到這一幕,更是大聲喝道,心中有萬般不平,更喲無限的憤怒與恨意,

「恩,我該去救援他們,先跟這四象宗搞好關係,以便日後之需,」王毅看見這兩位堂主皆是口吐鮮血,他們一開始離這魔修布置的陣法最近,因此也是身受重傷,

王毅輕點了一下腰間的儲物袋,那八面玲瓏鏡便幻化而出,「哼,此物我還未用過,今日便使用一番,」

這八面玲瓏鏡的用法,王毅早就知曉,但是一直沒機會施展一般,他右手拿著八面玲瓏鏡,猛的向空中一拋,這八面玲瓏鏡,瞬時幻化變大,將正在浴血奮殺的兩位堂主給籠罩在其內,

「什麼,」

「這究竟是什麼寶物,」玄武堂堂主與朱雀堂主已經被籠罩在其內,一臉的怔愣之情,

「你們沒事吧,」一道身影突然出現在了其內,此人正是王毅,

「恩,你是何人,」玄武堂堂主看著王毅,疑惑的問道,這境外的無數魔修紛紛止步於鏡千,無數攻擊全部被一一阻擋,好似無堅不摧一般,

「我,我是戰盟羅家子嗣,記住了,我叫羅天振,」

王毅說話邊走出了八面玲瓏鏡外,雙手揮舞之間頓時在這八面玲瓏鏡之外掀起了熊熊烈火,這突然而來的熊熊烈火將無數魔修給燒傷了,

「讓我藉助你們來突破元嬰期吧,」王毅看著面前無數魔修,大聲喝道,瞬時斜嘴揚起了一抹微笑,下一刻便向著無數魔修衝去,

「什麼,這可是玄冥之火,他羅家怎會擁有這等聖火,」朱雀堂主感應了一下,心中無比的震驚,他感應了自己體內的朱雀羽這玄冥之火產生了反應,才無比震驚,

「這··········」天幕上,那被撕開的口子再次出現了一個魔修,他怔愣的看著這一切,一臉的震驚,

「不應該是這樣啊,這萬無一失的計劃怎會變成了這樣,」他看向了最矚目的王毅方向,更是深深地皺起了雙眉,

「嘣嘣嘣嘣嘣嘣,,,,,,,,,,,,,,,,,」

就在他震驚之時,這破碎的南陵山便再次發出了驚天的巨響,無數魔修的身旁皆是紛紛爆炸,好似觸碰到了什麼機關般,

「什麼,我們的救援來了,」

「他們是········」

「嵐仙宗,是嵐仙宗,,,」

「呵呵,對嘛,這樣才能將仙煞丹的威力給爆發出來,」

王毅看著王倫帶著一百九十九名弟子們殺了過來,斜嘴微笑道, 震耳欲聾的爆響聲與接連不斷的轟鳴在破碎的嶺南山上上演著激烈的碰撞,清晰可見無數魔修被強大的衝擊力所震,漫天望去,屍體遍野,更有無數血肉橫飛與空,

腥稠的鮮血形成了一陣雨霧,在空中飄飄揚揚、紛紛洒洒,

天幕上那被撕裂而開的巨大口子內的魔修,正雙目緊皺的看著這一切,他雙目之中顯現出了無比的痛恨與憤怒,他看見還在浴血奮戰的魔修仍然還有,但是失敗的局勢已然無法改變,

「哈哈哈哈,還不夠,還不夠,」

王毅一身血跡的大聲喝道,他雙手凝聚除了靈刃斬,更是燃起了一身冥火,不管什麼級別的魔修,都不敢冒然的靠近他,但是王毅所過之處只見無數殘骸屍首,可見他戰的無比痛快與忘我,

「你們一起來啊,我感覺到了,就差那麼一點,我便可以突破元嬰期達到出竅期了,」

一臉血跡的王毅,看著圍繞在自己身旁的數十魔修大聲喝道,他一臉的猙獰,讓外表無比醜陋的魔修也感到了心有餘悸與膽怯,

「哼,沒想到任務雖然失敗,但居然被我找到了一個具有冥火的修士,此人定是某一個家族的重點培養對象,可惜了,可惜了····哈哈哈哈哈,

我就用這修士的冥火來代替此次任務的失敗好了,」

站在天幕上的魔修看著王毅,神情振奮道,緊隨其後,他便向王毅橫衝直來,雙手高舉與天,頓時天空之中掀起了道道黑風,這道道黑風瞬間便形成了漩渦之態,紛紛向王毅席捲而去,

「恩,」

王毅感到了一絲從未有過的危機,立馬爆退數十米,但是一身的冥火在這股股旋風之中變得極為不安於暴躁,像是脫離了王毅的控制般,竟想要掙脫王毅,而向著股股旋風之中疾馳而去,

感應到了這一點,王毅立馬覺得不妙,下意識的運轉起了仙力與靈力,體內五行之力更是迅速運轉,強制性的鎮住了冥火的躁動,

「哦,沒想到你一個區區元嬰期的修士居然還有這等修為,」這魔修看著王毅,雙眉高挑,神情震驚道,

「呵呵,居然想打我的冥火主意,看來你倒是有些本事才對,我希望你是一名有些名望的魔修,」王毅看著這魔修冷聲喝道,瞬時收斂起了熊熊烈焰,以防後患,

「哦,為什麼呢,」這魔修歪了一下頭,雙眼之中乍起了一道寒光,其內充滿了殺機,

「這樣我殺了你,才能小有名氣,讓整個仙界與魔界都知道我的存在,」

「呵呵呵呵,狂妄,你一個小小的元嬰期修士真以為能與我四級魔神抗衡不成,我殺地仙都易如反掌,更何況你還未成仙,你這狂妄的自信究竟從何而來,」

這魔修大聲爆喝,瞬時暴走,好似一隻離弦的箭,飛射而出,目之所及只能見到殘影顯現,

「土行之術,」王毅瞬時斜嘴微笑,好似雲煙一般,突然消失不見,環顧四周,不見人影,

「恩,」

「破,」

王毅再次爆喝之時,已經緊緊地握住了這魔修的雙腳,鼓足了力氣,瞬時將其往地下拉入,下一刻便是凝聚除了將近一米長的靈刃斬,這錐形的靈力剛剛成形,便乍起了一道寒光,更是在空中暴起了一聲轟響,一股強大的破壞力便像是泉水一般噴涌而出,

「什麼,」這魔修更本就沒有想到王毅居然如此厲害,更是使用了他從沒見過的仙術,因此他不解與震驚,這濃濃的震驚更是源於王毅的所爆發出的修為,

他心中原本所想一個元嬰期的修士就算再怎麼強橫,也是有一個度的,但是沒想到竟如此的霸道與剛猛,

「魔域怨鏡,」這魔修就在千鈞一髮之時,大聲喝道,

突然整個天空為之黯淡,行雲流水的王毅,此刻本應該滅殺這魔修才對,但是不知怎麼了,自己的動作居然緩慢了一下,好似受到了巨大的阻礙一般,雙耳更是聽到了無數哀鳴,

是深入地獄般的哀鳴,是無數死人而發出的最後哀鳴,強大難以形容的怨念像是符文一般,映入了王毅的腦海之中,已然在翻天覆地的折騰著一切,

「啊··········································」王毅立馬大聲吶喊,他睜眼欲裂,好似整個頭顱要爆開一般,疼痛無比,

「哼,你的實力確實讓我大吃一驚,但是現在你可以去成為我這哀怨之中的一名了,」這魔修立馬從土地之下,飛越而起,雙手變化了一下,一隻長達半米的骨刺彎刀便顯現而出,

「滋滋滋滋··················」

就在這時,王毅左手突然爆發出了萬丈光芒,一個巨大的卐字元印從他的左手照應到整個天空之上,頓時為之黯淡的天空再次恢復如初,雙耳哀鳴之聲突然停止,在腦海之內折騰的怨念也消失的無影無蹤,

「什麼,這是佛印,你怎會擁有這等法印,莫非那群禿驢們也參戰了不成,」這魔修頓時爆退數十米,一臉的震驚之情,更是連吐了數口鮮血,一臉的惶恐之情,

「恩,」

聽到這一句話,心智如妖的王毅已經猜出了一些不為人知的秘密,相比這佛家與魔道也是敵人的關係,但是這魔修反映如此激烈,相比這佛家以前沒有阻止過這魔道,但是與魔道曾經激戰過,並且讓其死傷慘重,

「怎麼,你看到了這一幕還不明白嗎,」王毅索性就將計就計,看著這魔修冷聲喝道,

「這···························這絕不可能,」這魔修聽到了這句話,再次震驚住了,就連無數浴血奮戰的魔修也震驚住了,在他們的內心彷彿始終有一個仙界之修不知的秘密,因此才顯得無比的震驚於慌張,

「你可敢告訴我,你叫什麼,」

「戰盟羅天振,」王毅一點都不緊張,第一他知曉自己不是仙界之人,第二在他戰盟的羅家給推到了主戰線上,所謂再將仙魔二界的對戰給推到一個高峰點,

「戰盟,羅家,好好好,我記住你了,我記住你了,你這條命給我暫且留著,下次定要去你性命,不對,是你整個羅家的性命,」

這魔修大聲喝道便全身飄散著濃濃的黑霧,瞬時消失不見了,

就在這魔修走後,王毅立馬迅速向自己最近的一個魔修靠近而去,瞬間就使出了五行之力將其捆綁在虛空之中,下一刻便在這魔修的腦海之中收集起了信息,

「啊··································」這別困在半空中的魔修向著天空大聲喝道,一臉的痛苦之情,他雙目絲絲的盯著王毅,好似是一把極為鋒利的利刀一般尖銳,

四周無數魔修看見這一幕,紛紛暴亂,全部向著王毅疾馳而來,他們知曉王毅這是在幹嘛,王毅正在魔修的腦海之中查看有用的信息,這等方法,真是極為險惡,因此才激起了無數魔修的憤怒,

「快快快,阻止他們,」

「嵐仙宗的弟子與我阻擋魔修,」

「四象宗的弟子也一起阻擋,」

「飛門宗的弟子也隨我一同阻擋,」

································································

「原來如此,原來如此,哼,原來他叫菲利斯,居然還是魔界之中的一大紅人,實在難以想象,怪不得一招便將我陷入危機之中,幸好我有一道法印,要不然這句分身還真要命喪於此,」

王毅看著天幕心有餘悸的緩緩而道,他鬆開了五行之力的捆綁,但是這魔修也失去了生命,轟然倒地,掀起了無數灰塵,

「開,」王毅立馬解開了八面玲瓏鏡,放出了兩位堂主,

「你真是羅家子嗣,為何我對你沒有什麼印象,」玄武堂堂主闞澤王毅疑惑的問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