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啊,原來你是在意我是大小姐的身份啊?”

Home - 未分類 - “什麼啊,原來你是在意我是大小姐的身份啊?”

林涵不悅的說道,這個壞小子明顯是在嘲笑自己的愛車。QQ怎麼了?自己覺得挺好的啊!

“沒有沒有,我在意的是可是我家涵涵呢。”

陳飛羽連忙轉移話題。

既然福叔不在,只能陳飛羽充當貼身司機了。

既然是奇瑞QQ,那就不能太過兇殘的開了。正好可以讓涵涵看看自己成熟穩重的車技。

“飛羽你有駕照嗎?”

林涵知道陳飛羽已經十八歲了,會開車的男人,一般都有C照的。

“這個啊,我忘記去考了。”

只不過陳大少懶得考,要不是A照限制車齡,立馬就能拿到。

“對了,涵涵你還沒吃早餐吧?”

後者點頭,她可是來接陳飛羽的。

“走吧,我們吃米線去!”

這條街是早餐店的專用街,大大小小接近二十幾個店。各種各樣的早餐都有。

林涵吃的少,只要小碗的。陳飛羽相反要了一碗大的。

“涵涵看你瘦的,多吃點。”

陳飛羽再給她夾了點肉菜。後者拒絕。女孩子都愛美的,誰想胖?哪怕增了一斤,都會糾結一天的。

倒是林涵,拒絕的同時一樣把自己的碗裏的肉夾給陳飛羽。

“去去,哪來的叫花子?”只見老闆正驅逐什麼人。

是兩個小孩!

十來歲的是女孩,八九歲的是男孩。兩人身上衣服都破舊不堪,臉上也髒兮兮的。

這自然引起了兩人的注意。林涵本就是菩薩心腸,又喜歡小孩子。那股善心,又隨着兩個孩子的可憐模樣觸發了。不管陳飛羽答應,就要上前。

“大姐姐,給我點吃的吧!”兩孩子可憐的說道。

老闆自然不樂意,並不是他沒有愛心,只是如果這兩孩子留下了,那這生意沒法做了。

“這……”

“老闆,你就行行好吧!”兩孩子繼續說道。

這時陳飛羽走來,才知道發生什麼事。他眼睛敏銳怎麼看不出這老闆的心思?

“這樣吧,這是三千塊。你這店我就包下了。”陳飛羽掏出一踏鈔票。

林涵唯恐不夠,從自己的小提包中拿出一千塊來。

老闆看着,只能嘆息答應。

這兩小孩幾天沒吃了,一下子吃了幾碗,都不夠。

“大姐姐和大哥哥還真是好人。”吃完後,女孩說道。能看出她眼中浮現的感激。

“那你們的父母呢?”林涵問道。

說到這,兩孩子都沉默了。只有陳飛羽察覺到了什麼。是無奈,是難言之隱。

“飛羽……你看……”林涵轉頭看着陳飛羽。

“那就幫他們買件新衣服吧。”陳飛羽只能點頭。沒辦法,涵涵開心,自己就開心。

不過世上窮人多,按理來說二十一世紀了。天海又是有名的大都市,小乞丐根本不現實。不然那些孤兒院領着社會的捐贈是吃白飯的?

原因很簡單,他們不願。自然有他們不願的理由,陳飛羽不是愛管閒事的人。

可是林涵的好心腸可是逼迫陳飛羽的。總得來說:“你要是不同意,我就哭!”

不過這兩孩子也夠倔的,只收了林涵好心挑選的衣服,就要告別。至少他們有骨氣,畢竟騙子滿大街的。

“謝謝大哥哥大姐姐,以後我們一定會報答你們的。”女孩爲了表示謝意,拉着弟弟對他們感激的鞠躬。

直到他們走遠,林涵還有些不捨。看得出,她很喜歡孩子。

陳飛羽摸着她的小鼻子說道:“看什麼呢?以後我們也多生個。”

惹的林涵俏臉通紅,又是一陣害羞的捶打。

“涵涵我可是說真的。以後怎麼也得生個十個八個的。”陳飛羽笑着擁其入懷。

“哼!那樣豈不是變成小母豬了?”林涵靠在他的胸膛。

陳飛羽沒答話,心中卻說道,你是我一輩子的小母豬。

咳咳~扯遠了。誒!這年代的年輕人都是早熟的。

爲了滿足她愉快的一天,陳飛羽算是累壞了。貌似自己就是個跑龍套的?陳飛羽留着汗想着。

“飛羽快過來。”那邊林涵又催促道。

貌似就是宮裏某個格格對太監的使喚。而陳飛羽顯然是被當成“小羽子”了,不願意還得陪着笑臉叫“喳”。

又是遊樂園的,又是逛街。一個上午一個下午,轉眼即逝。

夜晚將要降臨……

“飛羽,陪我去郊外看看好不好?”林涵見陳飛羽有些倦意,還是撒嬌着問道。

這天氣真是不錯的。白天就萬里無雲,晚上應該也是繁星滿天。看樣子,涵涵是想看星星了。

陳飛羽還能怎的?當然是貼身跟隨了。

郊外倒是有個地方看星星。 從拍情景喜劇開始 看的高,望得遠。堪比摘星樓。

“你怎麼知道這兒的?”林涵看着星星問道。在這是她看過最漂亮的星星了,又大又亮。

“小時候來過這地方。”陳飛羽有些懷念的說道。同樣的,也是個女孩,一樣的喜歡看星星。

林涵主動依偎在陳飛羽的懷中。陳飛羽很想說一句,這良辰美景,再來一場流星雨該多好啊!

不知道是意外還是他的嘴靈,天邊竟然真的落下了一場流星雨。美麗動人,忘乎所以。

聽說對着流星雨許願挺靈的,林涵高興的從他懷裏蹦出。高興的大叫一聲:“是流星雨耶!”

然後合着雙手,閉上眼睛。悄悄的許下一個願望。

陳飛羽無奈的看着林涵,也只能跟着許願。

願落,剛好最後一顆流星墜下。

林涵迫不及待的問道:“飛羽,你許了什麼願望?”

“你呢?”

“不告訴你!”

呵呵,小傻瓜,我要你一輩子好好的陪着我,直到地老天荒。

叢林後的螢火蟲滿天飛舞,盤旋在林涵四周,後者翩翩起舞。

好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女子! 回去的時候,林涵已經在車上睡着了。甜蜜蜜的帶着微笑,可愛極了。讓陳飛羽都忍不住的親她一口。心中樂道,算是當跑腿的報酬吧!

林國志見陳飛羽抱着林涵回來。臉上也是帶着笑容,女兒這次肯定是玩瘋了,不然睡着了都還笑着。

林涵睡在了房間。林國志挽留着陳飛羽。後者也有些話要說。

“飛羽啊,我是真心的希望你和涵涵兩人好好在一起的啊。”林國志說道。

半輩子都在掙錢,直到後來發生老李的事後,他才知道女兒的孤獨。可是現在有了個比自己更貼心照顧的人,他也算是放下了心中的那塊石頭。

陳飛羽點頭,不用說,他也會照顧林涵的。這小女友可是自己的寶啊。

“我很想知道,爲什麼要我來拉攏林家。”陳飛羽這話說的直白。

“有些事,還不能讓你知道,這算是當年的一個賭局。”林國志說完這句話後,對比隻字不提。

陳飛羽無奈,拒絕了福叔的想送。

一場賭局?

看樣子有必要和無良老爸談談了。

“喂,老爸,有事問你一下。”陳飛羽打通電話,立馬說道。

“你說這事啊……呵呵,兒子好樣的,林家女孩還是被你搞定了!我可是聽說我那兒媳婦長得可是水靈。”陳笑天在那頭樂呵呵的說道。

另頭的陳飛羽幾條黑線垂下,老爸不愧是老爸,轉移話題比自己還厲害,顛倒是非比自己還厲害。八字沒一撇的事,就給讓他硬生生的加一筆。

“至於你這件事嗎,你岳父遲早會告訴你的。”

得,準岳父。就讓他給抹去了。

“……”

“兒子啊,我可是聽說你豔福不淺啊,竟然把了這麼多妹子。虧你媽說,還怕你找不到媳婦。還是你老子我厲害啊,小時候就看出了你的秉性。不過,就一點差了去了,兒子啊早點破處給我抱個孫子回來啊。”陳笑天繼續樂呵的說道,順帶的諷刺了他一句話。

“……”陳飛羽憤憤的掛斷電話。

呵,處男?自己還是處男嗎?老爸啊,你太不瞭解我了!你兒子啊,可以說是,破處無數了,非處不搞滴!

對啊,近期看來必須得拿下一個了。預先想想目標。

……

一大早上的來到教室。趙宗南便是興沖沖的跑過來,對陳飛羽說道。

“飛羽哥,太感謝你了,那些錢真沒白花。我那準岳父那是個喜歡,誇我相貌堂堂,一表人才,能說會道……”

總得來說,趙宗南開心極了。都開心的忘過頭了。他爹站在他面前都會不認得了,真不知這騷年受了什麼刺激。

“宗南你夠行啊,你那幫派不要了了?”這傢伙看樣子是真泡妞泡傻了。

“沒事!交給李飛還有承浩,子心他們三個就夠了。”他倒是樂觀,真不知他當初如何闖出南瘋子威名的!

“哎呦,這不是小三子嗎?怎麼從醫院解放了?”意外之中,趙宗南看見了進來的郭子明。

後者帶着笑意,沒有理睬。沒有了往日的粗暴,真不知他往日的大少秉性哪去了?

爲了測試一下,趙宗南囂張的走過去,狠狠的打量着他。長得還一樣是慫包啊,怎麼變了個人似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