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兒又為難地看看四處,又看看葉飛飛,然後點點頭,接著拍打著翅膀飛到半空之中,龐大的粉紅光芒籠罩了這片空間,片刻之後,化為一個掌心大小的空間落在葉飛飛手心。粉兒輕輕站立在上面,靈物結界之力也瞬間消失不見了,一切都恢復了進入結界前的模樣。

Home - 未分類 - 粉兒又為難地看看四處,又看看葉飛飛,然後點點頭,接著拍打著翅膀飛到半空之中,龐大的粉紅光芒籠罩了這片空間,片刻之後,化為一個掌心大小的空間落在葉飛飛手心。粉兒輕輕站立在上面,靈物結界之力也瞬間消失不見了,一切都恢復了進入結界前的模樣。

葉飛飛神念一動,隱天綾又化為一棵參天大樹將葉飛飛隱藏在內。葉飛飛喚出柳若,她在紫心鐲也悶了好幾日了,該出來透透氣了。

柳若剛一現身,粉兒就怒目而視,「粉兒,快住手!」,柳若是靈魂之體,要是粉兒也像給小靈那一下雷電,柳若肯定要魂飛魄散了。

粉兒有些委屈地看著葉飛飛,「她是柳若姐姐,很善良的,粉兒不能傷害她,知道嗎?」葉飛飛輕輕撫摸著粉兒,耐心地解釋道。

粉兒又看看柳若,又看看葉飛飛,好像明白了幾分的點了點頭。「粉兒乖,姐姐帶你去新家吧!」葉飛飛托著粉兒進了紫心鐲,小靈帶著驚魂剛定的柳若也跟了進去。

粉兒撲閃著翅膀,散發著粉紅光芒,將原來的那處空間移栽到了紫心鐲的靈藥園,瞬間靈藥園內靈氣撲面,汩汩而出的靈泉滋潤著靈藥園的各種靈花靈草。靈花靈草竟比原先精神了好多,粉兒欣喜地在靈藥園飛舞著,而小靈內心都笑成花了,這次不僅獲得了清智果,以後照看連靈果園的任務也有粉兒幫它做了。

距離試煉之地結束應該還有三日,葉飛飛打算再尋找一些靈花靈草,要是能為柳若找到可以化形的靈藥就好了。

清智果樹一千年發芽,一千年長大,一千年開花,一千年結果,一千年成熟,就是那顆古樹至少有五千年了。清智果是天地間的一大奇果,可以開啟靈智,明清耳目,對靈獸和人類都十分有效,開啟靈智對於靈獸更是有著致命的吸引力。

靈獸不同人類,它們天生就具有神通潛質,卻因靈智未開,無法領悟,獲得清智果的小靈沾沾自喜地向幾人解說著。

葉飛飛遇見小靈的時候,它已經有了靈智,連見多識廣的秦慶都無法知曉它的來歷,更不用說初入仙途的葉飛飛了。

凡是異寶必定會有守護的靈獸,粉兒就是守護清智果的靈獸。葉飛飛不曾設想竟如此順利地就得到了清智果,連守護靈獸都收服為己所用了。

這一路上,葉飛飛為了不引起他人注意,都藏匿在隱天綾內。小靈一路尋找各類靈花靈草,而粉兒就使出粉紅光芒,將小靈找到的靈花靈草都移植到了紫心鐲,二人配合地十分默契,像認識很久的老朋友,全然沒了初見的那般敵視。

「凝形草,是凝形草!」小靈飛速地穿梭在密林中,粉兒緊跟不舍地追著小靈。葉飛飛也催動著隱天綾,一路跟隨。 「小靈,它可以為柳姐姐重塑身體?」葉飛飛看著眼前這株略顯柔弱的小草,並不像其他靈草散發著靈氣,綠色的葉子擰在一起打著小卷,彷彿一陣微風都足以摧毀一般。

「要是人人都能找到凝形草,那這世上的凝形草恐怕早都滅絕了!」小靈不滿葉飛飛對它的質疑,氣鼓鼓地嘟著嘴巴。

「是我不好,小靈乖。」葉飛飛好笑地撫摸著小靈毛茸茸的腦袋,手中多出一顆清智果,小靈眼中靈光頓起,一下奪過清智果,大口咬了起來。

粉兒將這株凝形草移植到了紫心鐲,看著還在細細品味著清智果的小靈,可憐巴巴地看著葉飛飛。

葉飛飛又將粉兒托在掌心,隨後粉兒眼前就多了一顆清智果。粉兒歡喜地扑打著翅膀,張著小嘴,細細地咂吸著清智果,口中發出極其歡快的聲音。

小靈見狀一下撲了過來,準備搶奪粉兒的清智果。轟,一道白色雷電在小靈身邊炸開了。小靈沒有想到現在的粉兒還會出手傷它,一邊的皮毛都有些焦黑了。

粉兒惡狠狠地瞪著小靈,那神情彷彿在警告小靈要是再敢上前一步,就再要使用雷電來攻擊。沒討到清智果,反受了一道雷擊,小靈焉焉地貼著葉飛飛。

葉飛飛手中多出二個玉瓶,一瓶是陳宏送她的重生露,和其他丹藥不同,重生露是液體的存在。重生露用來治療外傷,即使皮開肉綻使用過重生露,也會使受傷的部位重換新生。重生露是高階丹藥,葉飛飛目前還無法煉製,沒料想竟然派上了用場。

另外一瓶當然是葉飛飛煉製的中品增元丹了,「小靈,你要好好和粉兒相處,不要欺負它。」小靈不悅地接過增元丹,這桃子善於雷電之力,自己哪裡能欺負過它,不被它欺負了才好。

「粉兒,雷電之力殺傷力非常大,以後不要輕易對他人使用了噢!」粉兒眨巴眨巴著大眼睛,點了點頭,繼續低頭咂吸起了清智果。看到這樣,小靈才略有些開懷了。

這些靈獸一個比一個精明,弄得葉飛飛也頗為頭痛。鬧劇過後,眾人繼續上路。突然一陣血腥傳來,葉飛飛眉頭微皺,催動隱天綾順著血腥味,尋了過去。

吳逸帆?葉飛飛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靠在一塊石頭旁,護體靈光微弱地閃動著,地上拉出了一道長長的血跡。

葉飛飛神色一動,吩咐小靈、柳若和粉兒進入了紫心鐲,收起隱天綾,右手握著碧水寒心劍,左手撐起了護身罩,一步一步走向了吳逸帆。

「吳師弟!」葉飛飛生怕吳逸帆誤以為有危險靠近,才遠遠喊了一聲。

雖然吳逸帆大葉飛飛二歲,修為也在葉飛飛之上,但是在青丹門,同層次的修士是以拜入師門的先後順序來的,除非吳逸帆率先進入了築基期,否則他都得喊葉飛飛一聲師姐。

「葉師姐,是你。」吳逸帆清冷中多了一些虛弱。

「金創丹,對你的傷勢很有幫助的。」葉飛飛蹲在吳逸帆身旁,遞給他一個玉瓶,

吳逸帆吃力地打開了玉瓶,倒了幾粒進入口中,便要將剩下的丹藥還給葉飛飛。

「你吃都吃了,還來還我,留著以後用吧!」葉飛飛好氣又好笑,這位以冷清出名的吳師弟還真是見外。

「這瓶是重生露,塗抹在傷口之上,傷口會很快復原的。」葉飛飛又遞給他一個玉瓶。

「謝謝葉師姐!」吳逸帆略顯吃力地朝葉飛飛一點頭。

「你先療傷吧,我在這裡為你護法!」葉飛飛轉身背對著吳逸帆,葉飛飛看見他的小腿似乎被什麼撕裂了一般,露出血淋淋的骨肉。沒見過多少血腥的葉飛飛,覺得頗有些噁心。葉飛飛不禁又對吳逸帆多了幾分敬佩,如此重傷還能一聲不吭地療傷,這得忍受多大的疼痛呀。

葉飛飛一路基本都藏在隱天綾內,隱天綾具有非常強大的隱匿和飛遁能力,故這幾日並無遇到什麼危險。

吳逸帆在練氣期修士中,實力算是非常強大的,到底是何等危險讓他如此狼狽,又是什麼機緣,讓他身處如此險地還不肯使用近距傳送符?葉飛飛不由暗自思索。

「多謝葉師姐相救,吳逸帆感激不盡,以後凡有所求,我當竭盡所能!」小半日後,吳逸帆終於恢復了一些體力,葉飛飛正要說些什麼,突然聽見一聲震耳欲聾的獸吼,甚至都有些站立不穩了。

「它終於還是追來了!」吳逸帆勉強提起手中的青劍,準備開始惡戰,幾乎同時一頭高大的青牛進入了二人的視線。

三級妖獸?葉飛飛不免心中一驚,三級妖獸相當於人族修士的築基初級,三級妖獸一般雖然靈智未開,但肉體卻非常強橫,具有強大的攻擊力和防禦力。

眼前這頭青牛,一對粗大的雙角閃著烏黑的寒光,青色的皮膚彷彿厚重的岩石一般堅不可摧,一腳踩下去大地彷彿都在顫動。

「吳師弟,我們要不要使用傳送符?」葉飛飛急忙向吳逸帆傳音道,以葉飛飛目前的身家,這三級青牛還不足以對她造成傷害,但難免會暴露她的一些手段。

「葉師姐,事到如今,我就如實相告了,我在這頭青牛的洞穴附近找到了紅陽芝,無奈這頭青牛實力強橫,不曾取得靈藥,卻被它重傷,窮追不捨!」吳逸帆冰冷的直視著青牛,正準備出手之時,聽到了葉飛飛的傳音,便垂下了手中的青劍。

一步一葉,一影一花,步影相隨,百花齊放。在木氣濃郁的密林中,葉飛飛將木系的《舞花劍》發揮到了極致,三級青牛此刻已完全陷入了《舞花劍》的幻陣之中,早將吳逸帆拋到腦後去了。

吳逸帆不禁心中驚讚,神勇榜的時候他就見識過葉飛飛這招,沒料想到其中蘊含的幻陣竟如此厲害,連三級的青牛都束手無策。

「吳師弟,還能找到紅陽芝嗎?」葉飛飛知吳逸帆心中驚嘆,輕聲地向吳逸帆傳音道。

回過神來的吳逸帆,點了點頭,便帶著葉飛飛一路朝發現紅陽芝的三級青牛的洞穴奔去。

紅陽芝,煉製築基丹的幾種主靈藥之一。築基丹,修士從練氣期邁向築基期最主要的丹藥。煉製築基丹的其他靈藥並不難尋,卻單紅陽芝十分珍稀,生長毫無規律可循,需要極大的機緣才可尋到。故儘管築基丹並不難以煉製,卻一丹難求。

吳逸帆已經到了練氣十二層,雖然使用其他輔助丹藥亦可增加築基成功的幾率,但是相對築基丹,功效簡直不值一提。難怪吳逸帆如此堅持,甚至堵上性命都要一博。

「葉師姐到了,洞穴里還有幾隻幼年青牛,一切都以小心才是。」吳逸帆向葉飛飛輕輕傳音道。

幾株火紅如烈日的紅陽芝,竟然就生長在青牛的洞穴口幾步之外。或許是因為有三級青牛如此強悍的守護者,這幾株紅陽芝才能被完整的保留下來。

「我們一起過去,有兩隻幼年青牛被我所傷,暫時應該沒有威脅。」吳逸帆謹慎地小步向前,葉飛飛也明白了為什麼吳逸帆沒有摘取到紅陽芝,卻被三級青牛死追不放。

「哞…哞。。哞」,正當二人正欲採摘紅陽芝時,聽到了幾聲略帶稚氣的牛叫聲,幼稚之中卻帶著一些暴怒。吳逸帆眼中一道厲色,已經舉起了手中的青劍。

「吳師弟,你來採摘紅陽芝,幼年青牛交給我吧!」葉飛飛急忙向吳逸帆傳音道。左手一翻,手中多了一把古琴,纖指輕撥。一曲《清心咒》后,六頭幼年青牛皆進入夢鄉,應該是個甜蜜的夢吧。

葉飛飛心中一動,手中多出一瓶重生露。重生露葉飛飛一共就只有兩瓶,一瓶給了吳逸帆,這一瓶是小靈用過的,剩下的應該還夠受傷的兩頭小牛使用。葉飛飛緩緩打入幾道法決,重生露均勻地塗抹在了兩頭幼年青牛的傷口上,傷口很快地癒合著。

見到這一幕,得到紅陽芝的吳逸帆,興奮之餘不免心中有些怪異,並非他冷酷無情,而是修仙界從來都是強者為尊、弱肉強食的。往往一念之仁,便會讓修仙者陷入萬劫不復的地步。雖然並不贊同葉飛飛的做法,吳逸帆也沒有加以阻止。

「葉師姐,還請你我以心魔為誓,勿將今日之事訴於他人!」吳逸帆不帶一絲感情,清冷地說道。

葉飛飛微微一笑,向自己心魔發誓后,收起了吳逸帆遞過來的木盒。

木盒裡只有一株紅陽芝,先到先得,能者多得,紅陽芝是吳逸帆發現的,理應掌握著分配權,葉飛飛也沒有意外。

「時日差不多了,吳師弟,我先出去了!」葉飛飛激發了近距傳送符,片刻之後便出現在了結界裂隙處。

葉飛飛才走出幾步,就感到有人剛傳送回結界裂隙處,吳逸帆,葉飛飛不禁有些無語。

為了不讓兩人同時出現在結界裂隙處,她先使用了近距傳送符,沒想到下一秒吳逸帆就激發了自己的近距傳送符。 果然,葉飛飛和吳逸帆一前一後的出現引起了一道目光的注意,那道目光,帶著一些質問,帶著一些不解,帶著一些冰冷,更帶著一些嫉妒。

那道目光的主人飛遁而走,葉飛飛心中不禁苦笑,看來還真是讓凌雪燕誤會了,不過誤會了也好,要是凌雪燕因此而過了情關,她倒寧願凌雪燕誤會,葉飛飛想想也就釋然了。

陸續出來了幾人後,固定結界裂隙的褐色圓盤不斷轟鳴,終於被強大的結界之力卷進了試煉之力。

徐天淵臉色略帶惋惜,為了進入試煉之地,每年都要廢掉一個定界盤。不過想來青丹門的弟子都大有所獲,也就當抵掉了定界盤的損失了。

進入試煉之地的三十名青丹門弟子都安全返回了,眾人也都急忙散去,大多都是想著清點自己這七日的所獲吧。

紫心鐲內,葉飛飛面色凝重地拿出試煉之地所收穫的凝形草,將凝形草小心地移植在靈藥園內。

柳若調整好狀態,控制魂體一點一點融入凝形草。眼看柳若就要完全融入的時候,凝形草突然一個反彈,將柳若丟了出來。

葉飛飛朝小靈使個眼色,小靈口中吐出一道黃霞,凝形草緩緩吸收著黃霞,又在即將吸收完的時候,一股腦地將吸收的黃霞全部反射出來,使得小靈重重地摔在地上。

「小靈!」葉飛飛急忙飛撲了過去。

「丫的,這麼難纏!」小靈撐起身體,狠狠地瞪了凝形草一眼。看見小靈的這幅模樣,葉飛飛心中不由得被它逗笑了,這小靈越來越猴精了。

「粉兒,你來試試吧!」聞聲的粉兒歡叫著扑打著翅膀,粉紅光芒一現,凝形草被它從這邊挪到那邊,又從那邊挪到這邊。

「哈哈。。哈哈哈哈…」小靈已經笑得前仰後合了「笨桃子,你就只會這一招呀!」

粉兒憤怒地瞪著小靈,突然靈光一現,歡喜地轉向了凝形草。

不好,葉飛飛急忙祭出一個防禦性法器,「轟」一道雷電重重擊在了距離凝形草幾步之遙的靈草堆里,那一片的靈草連同葉飛飛祭出的防禦性法器都在粉兒的雷電之下化為了虛無。

「還好凝形草沒事!」雖然這些靈草毀了,但都並非難尋之物,而凝形草十分罕見,更是柳若的化形之物,對葉飛飛來說十分重要。

「笨桃子,你瞧你乾的好事!」小靈不禁有些慍怒。

「小靈,粉兒也不是故意的,你就別過它了。」粉兒可憐巴巴的望著葉飛飛,彷彿知道自己做錯事情了,輕悄悄地落在葉飛飛肩頭。

選擇了靈藥園的一個石凳,葉飛飛靜坐下來,陷入了沉思。良久,葉飛飛終於神色一動,幾步走到了凝形草前。

葉飛飛雙手掐訣,十幾道指訣過後,七朵閃著橙光的靈蓮瞬間浮現而出,環繞著葉飛飛,不斷旋轉,散發著沁人心脾的清香。

「去!」橙色靈蓮彷彿產生了靈智一般,依次融入到了凝形草中。

吸收了橙色靈蓮的凝形草這次沒有將靈蓮反彈而出,反倒有一片捲曲的葉子舒展而開。

這下葉飛飛倒真有些為難了,莫非只有自己的靈蓮之力才能不被凝形草所排斥?難道每注入七朵橙色靈蓮,才會有一片葉子舒展而開?最重要的是,凝形草的葉子舒展開了,會不會產生變異,不會再有化形的能力了。

心中諸多疑問,但是暫時又找不到其他方法,葉飛飛又召出七朵橙色靈蓮,這次凝形草依然沒有排斥,吸收完橙色靈蓮的凝形草又有一片葉子舒展開來了!

葉飛飛服食了一粒生法丹,片刻過後,恢復了幾分氣色,橙色靈蓮的使用還不是很熟練,看來目前十四朵已經是極限了。

很久沒有使用靈蓮之力了,橙色靈蓮是葉飛飛進入練氣四層才可以使用的。秦慶說過,靈蓮之力的自己感應的本源之地,治療能力非常強大,使用是以消耗自身的靈力為代價的,多用無益。

邪王寵妃 為了柳若,靈蓮之力必須使用,說不定還會對靈蓮之力產生新的感悟。葉飛飛心中暗思,出了紫心鐲,留下幾人在紫心鐲修鍊。

第二日,睡了個滿足覺的葉飛飛起床后就去了煉丹閣,自從神勇榜比試開始的這一個多月里,葉飛飛都沒有煉製過任何丹藥,反倒讓她覺得有些不好意思。

陳宏給葉飛飛六爐中品增元丹的任務,雖然丹藥種類眾多,常用的就這麼幾種。擁有多次煉製中品增元丹的成功經歷和九重爐,六爐中品增元丹對葉飛飛來說一點困難都沒有。不出差錯的話半個月就煉製完成了,剩下的半個月就完全由自己支配了。

用九重爐煉製增元丹,原本需要七日的,現在只需一日便可煉製完成。因為要連續煉製丹藥,葉飛飛每日只能為凝形草注入七朵橙色靈蓮,要不然會影響到下一爐丹藥的煉製。

葉飛飛接過煉丹任務就進入了自己的煉丹房,第四爐中品增元丹已經完成了,葉飛飛心中暗喜,不是因為這個月的煉丹任務依然非常簡單,而是小靈從紫心鐲的傳音。

昨晚,葉飛飛為凝形草注入橙色靈蓮之後,凝形草其中一小枝的全部葉子舒展開了。而就在剛剛,舒展開的那一小枝凝形草竟然開始凝結成人類胳膊的形狀!

這就證明靈蓮之力真的可以被凝形草接受,並激發凝形的能力,或許等六小枝凝形草都舒展開后,每一小枝都會化成身體的一部分!

數日後,葉飛飛煉製完增元丹的任務,剛走出煉丹閣,卻收到一道傳音符。還望一見,吳逸帆。

葉飛飛心中不禁一陣苦笑,試煉之地兩人均以心魔發誓,不可將當日找到紅陽芝的事情告於第三人。當日之後,兩人也並無聯繫,今日吳逸帆卻主動來找自己,不知所為何事。

順著指引,葉飛飛來到了沐陽峰,一道冷清的藍色背影隨風而立。

「葉師姐,你來了。」吳逸帆冰冷的聲音裡帶著一絲期待。

「吳師弟,看來當日你的傷勢已經恢復完全了,不知你今日找我,所為何事?」葉飛飛始終有一些摸不著頭腦吳逸帆找自己的用意。

「多謝葉師姐的丹藥,我已經完全恢復了。今日來找葉師姐是有一事相求,不知葉師姐可否願意?」吳逸帆鄭重地拿出一個儲物袋,遞給了葉飛飛。

不等一臉疑惑的葉飛飛開口,吳逸帆便解釋道「葉師姐,這是煉製築基丹的材料,分量應該夠煉兩爐的,我想請葉師姐幫我煉製築基丹。」

「築基丹?」葉飛飛在腦海中搜索起了築基丹的煉製方法。築基丹,因煉製材料珍稀,所以大多修士都是將一爐的材料分成很多份煉製,比較常用的是將一爐分成二十四份,每一份剛好夠煉製一粒築基丹。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