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風看到這裏就更不知道怎麼回事了,那個船長接着興奮地說道:“你不知道吧!剛纔的那把刀並不是我的,而現在的這把刀纔是我真正的刀!”

Home - 未分類 - 關風看到這裏就更不知道怎麼回事了,那個船長接着興奮地說道:“你不知道吧!剛纔的那把刀並不是我的,而現在的這把刀纔是我真正的刀!”

說着,那名船長就緩緩抽出手中的刀,就在船長抽出之際,一道寒光從他的刀鞘之中迸發而出,令關風不禁的心寒。

等船長把手中的刀已經全部抽了出來,關風這纔看到刀的原貌,那把刀的粗細跟剛纔他扔過去的刀沒什麼兩樣,可唯一不同的是這把刀已經滿是傷口,在刀印上大大小小的斷口也是不計其數的,看起來那把刀也經歷過不同的戰鬥,可不管是這樣,這把刀的寒,這把刀的鋒利也是讓關風不敢小覷。

船長看到關風在看他的刀,他依舊微微一笑道:“嘻嘻……你以爲這把刀是我砍的麼?你錯了,這把刀原來就這樣……”等船長話還沒說完,他就一下子消失了。

等船長消失了,關風這才發現,五年前的葉文也是同樣的招數,沒想到碰到跟葉文一樣的招數,他該怎麼應付?

就在他的想法剛一落,船長一下子從關風的半空中突然出現,從上往下就是一刀。

關風此刻也不躲,擡起頭就是一刀。

這兩把刀此刻在半空一下子碰撞在一起,金龍吸血刀此刻好似有靈性一般,從刀內一下子傳來一聲龍吟。可船長怎麼會是省油的燈?就在金龍吸血刀發出吼叫之時,船長所持的刀此刻也發出一個吼叫,不過這次是一聲虎嘯。

這一龍一虎,一個天上之王,一個地上之王,兩個人就好似龍虎一般,交戰在一起,一時難分上下。

就在關風與那名船長交戰之時,就在不遠處的樓房天台上,傳來一個不流利的話語:“沒想到那個使紅刀的挺厲害的麼!弄得我手都癢了!”

循聲看去,發現說話的正是那個貴族的外國人,這個外國人此時看着關風與那船長的打鬥,頓時令他心脈賁張,恨不得馬上跳下去殺個片甲不留。

葉文沒有說話,一直看着這場未知勝負的戰爭,因爲在他看來任何一方勝了,以後都是他的對手,這樣可以做到知己知彼。可他這麼一觀戰卻被一個人給察覺到了。

就到葉文一動不動看着這場戰爭之時,宗爺用他那如鐵錘一般的拳頭打倒幾個人之後,他站在那裏突然停止了戰鬥,卻朝着葉文這邊望了過來。

宗爺看了好久,突然對站在樓房上的他們六個人突然喊道:“葉文,沒想到短短五年之間你變化真大,我險些不認識了,不過你這次只是單單來觀戰的麼?你就不幫幫咱們的筷子幫?別忘了你以前可是筷子幫的人!”

這幾句話說完,樓房天台上除了那名貴族的外國人之外,所有人臉色都爲之一變。誰也沒有想到宗爺能發現他們,可真是不簡單。

可是葉文的臉色馬上緩和下來,他心中早就料到了,筷子幫的五虎將都是筷子幫精英中的精英,發現葉文他們站在那裏那是早晚之事,可葉文萬萬想不到宗爺這麼快就知道葉文還活着,而且還站在這裏。

葉文知道他瞞不住了,就對那個外國人喝道:“去吧!給他們點顏色瞧瞧!!”

“好嘞!”那個外國人興奮地跳了下去,這一跳下去,下面的人頓時轟的一聲出現一個大坑,那大坑邊上倒着一圈的人。 正當那個外國人跳下去地上出現一個大坑之後,海沙幫的老大也不禁擡起頭看着葉文他們,可這個老大正看向他們之時,葉文他們當中只剩下四個人。

那個海沙幫的手下竟然神祕的失蹤了,這個人一失蹤,葉文他們反而更平常一樣,好像跟他們沒關係似的。

這時候,站在葉文旁邊的那個帶着眼鏡,頭髮蓬亂的青年,此時他看着電腦對關風報告道:“看咱們的那個人叫做海天龍,從小力大無窮,但是頭腦簡單。從小打漁爲生,是因爲海盜不斷欺負漁民,他聚起村民跟海盜幹,後來把海盜都收復了,成爲他的手下。”

“一個頭腦簡單四肢發達的人怎麼會收復這些海盜呢?背後一定有幫他的人吧!”葉文慢慢的問道。

“嗯……”那個青年在電腦上快速地動了幾個鍵,然後接着介紹道:“他有一個弟弟,不一般,他弟弟是大學生,跟他哥正好相反,頭腦特別不一般。但是水性很好,人稱浪裏白條海天虎。”

“恩恩……他弟弟來了麼?”葉文接着問道。

站在葉文旁邊的女子從背後拿出來***,對着戰場掃了一邊,說道:“來了,不過這個傢伙躲起來了,用不用我給他來一槍?”

“先不用,讓所羅門玩玩吧!反正咱們都不急!”

撒旦少爺的冷美人 那個女子聽到葉文這麼說,只好心不甘的把手中的***收了起來,然後背在後面。

這個女子的這一舉動在戰場中的人誰也沒有看到,就連宗爺跟葉文說完話,有眼角的餘光看到葉文的手下跳下來之後,他就沒有再說話。

而那個外國人自從樓上跳下來之後,他特別的興奮,不斷在人羣中穿梭,每當他打過的任何一個人都沒有還手之力,一個個都倒在地上。不到十分鐘,已經有幾十個被他打在地上了。

葉文看到這個外國人,裝作生氣道:“所羅門幹什麼呢?不管是誰他都打啊?跟他說一聲,別忘了對筷子幫的人下手輕點。”

站在最後的一位的老頭立刻明白怎麼回事了,他對葉文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我一定會對他說的。”

他的話音剛落,就從手上拿出一顆土黃色的**,就往下面扔了過去,隨即一個巨大的轟鳴聲在戰場上驟然響起,半空中竟然出現了猶如五人合抱大樹一般粗細的蘑菇雲從半空中頓時爆發,在場的很多人都被炸傷,甚至有些人都炸的灰飛煙滅。

宗爺一看葉文鬧得有些大了,就對葉文制止道:“葉文,你幹什麼呢?這下面還有不少我們的人呢!”

葉文就像沒聽到似的,對身邊的女子吩咐道:“安,你嚇唬嚇唬那個海天虎,看看他什麼反應?”

“是!”那個女子舉起手中的***,對着海天虎的脖間就是一槍,那一槍打出來聲音特別的小,甚至比蚊子的聲音大不了多少。可那威力可不能小覷。

就在那名女子開槍的那一瞬。子彈旋轉的飛到海天虎的脖間,擦着他的脖子就飛了出去,隨後就在他躲得的地方,打碎了五六塊瓦礫。

海天虎“嗚……”的一聲,捂着脖子就躺了下去,旁邊的手下一看自己的二哥倒了,奮不顧身的把他拽了回來。

等他們拽回來一看,發現二哥的脖子上竟然有血跡,每一個人都覺得完了,把他趕緊送到後面醫院當中。

葉文把這一切都看到了,對那個女子呵斥道:“叫你不要傷他,他怎麼流血了?”

那個女子雖然有些委屈,但是堅強着說道:“你放心,葉教父,他死不了!”

“以後小心點!他要是死了,格里森可就危險了!”

“我知道了!”那個女子撅着嘴低着頭不滿意的說道。

葉文看了看她,不禁微微一笑,知道自己的話說的有點重了,於是像妹妹一般摸了摸她的頭,對他細聲地說道:“乖!不要生氣了!這嘴都能掛十顆子彈了呢!”

“我哪有?”那個女子聽到葉文的話語,臉頓時變得通紅,轉過身不再說話了。

而海沙幫方面,自從海天虎中槍倒下之後,所有人都以爲他死了。而海天龍此時已經深入戰場與那些船長們殺的滿身都是血,後方發生的所有事情他都不知道。

而守護海天虎的手下發現自己的二哥中槍之時,心中頓時慌了,對着海天龍喊道:“大哥,不好了,二哥中槍了!”

一開始海天龍正殺的火熱,沒有聽到後面在喊什麼,守護海天虎的那些手下發現自己的大哥竟然沒有聽到,一起對海天龍喊道:“大哥!!不好了!!二哥中槍了!!”

海天龍這才聽到聲音,他愣了一下,沒有反應過來,以爲自己聽錯了,對後面喊道:“你說什麼?”

“二哥……中槍了……”

“啊……”海天龍頓時急了,示意了一下週圍的船長們,船長們心中已經知道自己大哥的意思,點了一下頭,轉身就往後跑去。

海天龍對着所有人喊道:“弟兄們,撤了!!”

海沙幫的人都紛紛往回撤,可筷子幫看到海沙幫的人往回撤,他們怎麼能放掉這麼好的機會,正好趁這個機會衝了上去,這一衝,海沙幫的人頓時死傷一大半。

跟李闖對戰的帶着眼罩的船長聽到自己大哥的喊聲,頓時往後跳出三米,然後臨走還不忘對李闖橫道:“小子!你等着!咱們的仗還沒打完,以後攢一起跟你一塊算!”說完,轉身就跑回去了。

而跟關風對戰的那位船長,聽到自己大哥的聲音,把自己綁在腰上的衣服披在身上,收起自己滿是傷口的刀,打了一個哈欠說道:“這個小胖子,跟你玩挺有意思的,有機會咱們再玩一玩啊?”說完,這位船長漸漸的走出關風的視線。

而此時的關風早已經滿身都是傷口了,要不是那位船長還不走的話,關風也支持不住了,等那位船長一走,感覺眼前一白,翻身就躺在了地上。

李闖對於剛纔那一戰,沒有關風那麼慘,但是他身上也有好幾處被燒傷,那個船長走後他一屁股坐在地上,不斷喘着粗氣。

就這樣兩幫之戰就此結束,這兩幫之戰對於整個L市來說當時是轟動最大的。任何一個本市的人即使過了幾十年說到這兩幫之戰都心有餘悸。然而對於整個幫會來說,這兩幫之戰對幫會的格局頓時出現一個很大的改變,這一很大的改變是在所有幫會之中狙擊手這個職業一時被推上了風頭浪尖。

這場戰爭中海沙幫以失敗告終。海天龍帶着受傷的海天虎以及殘餘的手下往回走,可剛走到碼頭,他們頓時驚住了!對他們來說發生了一件十分可怕的事情,而這件事情使他們當中頓時有人就堆坐在地上,說什麼也不走了。有的都有想死的念頭。就連海天龍看到眼前的這一切都立刻痛哭起來。海天虎聽到哭聲,艱難地爬起來也發現了眼前的這一切,頓時嚎啕大哭。

那些船長看到這個景象,心中都有些後悔。要是不聽海天龍的命令,他們也不會變成現在的這個下場。

到底發生什麼事情了?

就在海沙幫離開之際,他們所有的船一瞬間都開始燃起藍色火焰,而這藍色火焰不斷燃燒着。

雖然他們的船本身來說是不容易燃燒的,可這藍色火焰像一隻藍色惡魔一般,吞噬着碼頭上所有的海沙幫船隻。就連海沙幫大本營也不例外。

而這種火焰一直燃燒了幾個小時,這期間海沙幫的所有人都去參戰了,沒有一個人會注意到碼頭會發生這種事情。而在這一刻他們回來的時候,一切都晚了,海面上只剩下一片殘骸。

這下海沙幫沒有家了,所有人都要從頭做起了。

二哥海天虎很快振作起來,因爲他知道現在哭不會解決任何問題,他擦了擦眼淚,點了點人數,發現這場戰爭中除了那些船長活着之外,只剩下二十人活着,甚至有的都受了傷,一點傷口的都沒有的,也就是船長他們幾個,就連海天龍的背後也被人砍了三刀。

海天虎覺得這次的代價實在是太大了,原來成千上萬的人卻只剩下眼前的這幾個人,而且還受了不同程度的傷,看起來海沙幫再起來的機會已經很渺茫了。

可就在這時,一聲慘叫從他們的後面傳來,海天龍和海天虎同時向後面看去,卻發現自己的一個手下倒在了地上。他們趕忙跑過去,想看看怎麼樣了?

可就在他們跑過去的片刻,就在他們的後面又傳來兩聲慘叫,海天虎和海天龍他們回頭一看,竟然又倒下兩名弟兄。

海天龍與海天虎看到這一切,心中覺得一定有人再搗鬼,於是海天龍朝着半空中喊道:“是筷子幫的兄弟們麼?要是筷子幫的兄弟的話,求求你們放了我的弟兄,他們都是聽我的命令,一切後果有我承擔。”

海天龍話音剛落,手上就不自主地緊握着自己的武器,準備隨時迎戰。

可就在這個時候,一個海沙幫的手下緩緩走到海天龍的面前,對海天龍單膝跪下說道:“大哥!不好了,後面筷子幫追來了!”

海天龍和海天虎一聽,慌張的就往海邊走去的時候,正好與剛纔那位手下擦身而過。

可簡簡單單的擦身而過,那名手下抽出一把匕首,對着海天龍的胸口就是一刀。

海天龍怎麼會防備?還沒等他發應而來,胸口就被那名手下就往他的心臟處狠狠地刺了一刀,這一刀令海天龍當場昏倒在地上,鮮血如噴泉一般不斷冒着。

大家一窩蜂的擁在海天龍面前,都希望自己的能爲自己的大哥止住血,可是不管他們怎麼止血,那血卻沒有任何反應,還是一直往外冒着。

其中海天虎多多少少冷靜一些,他趕緊對手下喊道:“快!送醫院!”大家一聽到他的話語,毫不猶豫的背起大哥就往醫院跑去。

海天虎帶着剩下的人紅着眼睛質問那名手下:“你幹什麼要這麼做?大哥哪裏對不住你了?”

那名手下卻很平常的答道:“沒有啊!大哥對我挺好的!”

“那你……”

海天虎的話還沒等說完,就在遠處傳來一個陌生的聲音:“因爲他根本就不是海沙幫的人!”

海天虎循着聲音看去,發現剛纔揹着海天龍去醫院的那些人,此刻都被人打倒在地上,一動不動。而海天龍依舊奄奄一息,隨時都會有生命危險。

海天虎看到海天龍的那樣,心中微微一顫,但是硬是咬着牙對前來的人問道:“你到底是誰?”

“你錯了!你應該問你們到底是誰?”說着,踩着倒下的海沙幫的弟兄走出來五個人,這個五個人正是葉文他們五個。

海天虎和剩下的人看到這五個人踩着自己的弟兄的身體走過來,恨不得上去揍他們一頓,甚至有人都要衝上去。

辛虧海天虎攔了一下道:“你們到底是什麼人?”

“我就讓你死個明白吧!我們是黑手黨!”

海天虎聽到自己的背後的聲音傳來,他轉身一看,竟然發現剛纔的那位殺死海天龍的弟兄不見了,反而是一個陌生的黑衣男子站在他們面前。 海天虎和剩餘的海沙幫手下看到眼前可怕的陌生人,海天虎的心中就知道那名手下一定出了什麼事,或許第一次出現藍色火焰跟這件事情有關,但是現在繼續追究已經晚了。與其這樣,還不如問問那個弟兄能不能活下來,即使活下來一個人海沙幫就有希望。

於是海天虎心中希望地那個陌生人問道:“我不知道你怎麼潛到我們身邊的,但是我就想問一個問題,那個弟兄還活着麼?”

“死了!”那個黑衣男子冷冰冰地答道。“不過你也會馬上過去見到他的。”

海天虎畢竟聰明,聽到他那樣說就已經知道海沙幫回不去了,現在的爲今之計就是活下去,最好把哥哥也帶上,看他的樣子不知道是否還活着,但是能活着就會有報仇的機會。

海天虎狠狠的咬咬牙,緩緩地跪在葉文的面前。剩餘的海沙幫手下看到自己的二哥竟然給別人下跪當然不服,都不斷對海天虎喊着:“二哥!起來!怎麼給這些人下跪呢?”“二哥!男兒膝下有黃金!”……

可二哥往後一擺手,雙膝還是跪在地上,對葉文乞求道:“求求你!別殺我!你讓我做什麼都行!”

或許這個方法是現在唯一能活命的方法,但是這樣人的骨氣哪裏去了?所以當剩餘的海沙幫手下聽到自己的二哥竟然這麼說,對他們來說就是晴天霹靂!

怎麼會跟這樣的人混呢?原來二哥是這樣的人啊??……

一個個問題在海沙幫手下的腦中不斷迴盪着,甚至他們都不敢相信海天虎會說出這樣的話。其中一個手下覺得一定是自己聽錯了,就接着問了一遍:“二哥!你剛纔在說什麼?”

“黑手黨們,我們海沙幫跟你們無冤無仇,沒有必要對我們趕盡殺絕吧!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

正當海天虎說了第二遍時,有些手下這回明白海天虎的用意,有的也跪了下來,不斷對葉文乞求道:“求求你們!放過我們吧!我們知道黑手黨厲害!以後你們讓我們向東,我們絕不敢向西!……”

可這樣有些人還是不理解,聽到海天虎這麼說,已經對他徹底的失望了。便轉身就離開了海沙幫他們。葉文看到他們走了,也就放過他們一條生路。而海天虎看到那些人的離開,心中微微有了一些安慰。

葉文冷冰冰的看着這場鬧劇,因爲他特別明白,這些人的真正目的是什麼?所以這些人一個都不能留下,於是他對那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命令道:“格里森,他們一個都不能留!”

那個身穿黑衣的男子對葉文恭敬地答道:“是!”

海天虎一看就徹底生氣了!站起身指着葉文的臉就開始罵道:“葉文!你是什麼東西?爲什麼五年前就不殺了你?你告訴你!你那條腿廢了我也有份。要不是我答應我的船長那麼做,你現在還在筷子幫做臥底呢!我敢這麼對你說,你現在把我們都滅了,你也不會除掉筷子幫,筷子幫會一直在你心中根深蒂固。早晚有一天,有人對你報仇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