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是一個巨型的鷹形妖獸,身軀龐大無比,周身帶着熾烈的黑色火焰,雙翼展開足有千丈之長似能遮天蔽日,劃過長空帶起陣陣灼熱的熱浪,似能焚滅一切!

Home - 未分類 - 這是一個巨型的鷹形妖獸,身軀龐大無比,周身帶着熾烈的黑色火焰,雙翼展開足有千丈之長似能遮天蔽日,劃過長空帶起陣陣灼熱的熱浪,似能焚滅一切!

“不好,是妖獸!”陳天驚呼道,眸光冷凝,但隨後一想又覺得不對,這可是葉笑君的神魂界一個人都沒有,哪來的什麼妖獸?

不過若是與之前的事情聯繫起來,難道之前的陣陣滔天巨浪就是這隻妖獸所幹?

“難道之前衝擊我的巨浪是你乾的?”陳天小心試探道。

“呵呵,小子你說呢?”巨大的鷹形妖獸竟口吐人言,語氣帶着玩味,而且說話極其自然流暢很顯然是一隻道行較深的妖獸,銳利的鷹目閃過一絲精芒。

“你不是妖獸嗎?爲何會在葉笑君的神魂界內?”陳天試問道,暗中運轉真元,隨時準備殊死一戰!

“哼!葉笑君是我的主人,我在他的神魂界內有什麼可稀奇的?”鷹形妖獸不屑開口。

“呵,原來你是葉笑君的寵物啊。”聞言,陳天故意裝出一副什麼都明白的模樣,笑着看向鷹形妖獸。

“什麼寵物,小子說話注意着點,是戰獸!”

“還有,我可不是什麼妖獸,別把我與那低等的妖獸歸於一類,我可是堂堂的妖族皇室,海東青!”鷹形妖獸傲然自我介紹道,對於陳天的話語他有些氣急生怒,他可是堂堂的妖族皇室何時被如此羞辱過?但他的言語中帶着一股天生的傲氣!

原來,這隻名爲海東青的鷹形妖獸並非普通的妖獸一類,在君源星中被稱爲妖族一脈,而妖族中也分爲血脈等級和尊卑地位,分爲普通妖族和妖族皇室,剛剛海東青自稱自己爲妖族皇室,可想他在妖族之中還是佔有着一席之地的。

而且妖族與妖獸的本質區別在於,妖獸沒有靈智只是單純的狩獵思想,而妖族則是能像人族一般擁有靈智,且能自行修煉,而且妖族依靠着強大的血脈力量自身的修煉天賦遠遠超過人族,所以對於人族他們天生充斥着一股傲氣,並且當妖族修煉到一定程度時可幻化人形。

“切!什麼妖族皇室,沒聽說過。”陳天嗤笑一聲,不以爲意。

“你!…….無知的小輩,連妖族皇室都沒聽說過,真是見識淺薄。”海東青冷哼一聲,不屑與陳天開口,以看白癡一般的眼神看向陳天。

其實,陳天對於妖族還是略有耳聞,他只知妖族天生擁有靈智與人族一樣可進行修煉,且血脈力量十分強大,修煉天賦遠超人族。

“我看你才無知,一個不過大點的小鷹罷了。”陳天笑着反駁道。

“小輩,你…你說什麼?!”海東青有些溫怒,銳利的鷹目中寒芒一閃而過,他感覺陳天這是在侮辱自己更是在侮辱整個妖族,有種強烈想撕碎陳天的慾望,但礙於畢竟陳天是葉笑君請進來的傢伙不好動手。

但,教訓他一下還是可以的吧?

“呼!”海東青突然間猛烈扇動巨大的雙翼,一股暴虐的狂風席向陳天,陳天猶如稻草人一般倒飛而出。

“哇!峯主,你的寵物謀殺弟子啦!”陳天一邊倒飛一邊發出殺豬般的吼叫,他自知海東青並不會真的動手殺了自己,於是便將葉笑君搬了出來。

“臭小子,你給我閉嘴!”

“再喊我寵物,我就撕碎了你。”海東青怒斥,他是最恨別人如此來說侮辱自己,若是換成別人他早就已經將他秒殺!

陳天見海東青真的有點動怒了,當即也收斂了一些,不再出聲調笑海東青,旋即運轉體內真元,準備脫離海東青的暴虐狂風,然而他驚訝的發現無論自己如何催動真元,在海東青暴虐的狂風中毫無作用,根本無法脫離出去,一股深深的無力感由心而生。

“怎麼會這樣?”陳天驚訝出聲,他實在不敢相信海東青只是扇動雙翼而已,所使出的狂風竟能讓自己毫無反抗之力!

海東青發出一聲冷笑,帶着嘲諷之意:“蠢貨,你的那點微末修爲在我面前就猶如螻蟻!”

“媽的,老子什麼時候這麼被人看低了!”聞言,陳天臉色一黑,心中很不爽,暗暗叫罵了一聲。

“再這麼下去,老子就被吹到十萬八千里外了!不行,得想個辦法讓那小鷹停下來。”陳天知道,海東青若是再不停手他可就被吹到萬里之外了,同時也暗暗心驚,海東青究竟有怎樣的實力?僅僅振動雙翼就可席捲萬里之地!

誰知這時,原本倒飛而出的陳天突然間身形一頓,一股強橫的吸引力又將他拽回,頃刻之間再次出現在海東青的面前。

“小子,你要是再亂說,下一次可就不是萬里之外了。”海東青淡淡的開口,黑色的熾烈火焰在周身猛烈燃燒,猶如一尊地獄邪神。

熾烈的溫度使方圓千里的海面瞬間蒸發,原本清晰可見的周圍突然升起了一層淡淡的霧氣,顯得朦朧神祕。

“這….嘶……好恐怖的手段。”陳天倒吸一口涼氣,他知道自己惹了一個不該惹的傢伙,甚至隱隱猜測海東青很有可能是至聖級的人物,否則不可能有如此驚人的手段。

若是海東青真的是至聖級別,那麼按妖族的說法他就是一尊妖聖!

……………… 一尊聖元境的妖聖那是何等強大?是彈指間可毀天滅地的存在!

至聖級別的修士在南域也是寥寥無幾,堪稱絕代強者屈指可數,一尊至聖在南域幾乎可以橫着走了。

不過問題又來了,海東青身爲一尊妖聖可俯視南域,應當享譽威名,爲何會在葉笑君的神魂界內?

那麼便有兩種可能。

第一,要麼是海東青甘心情願的想做葉笑君的戰獸,不過海東青一代堂堂的妖族皇室而且一身傲氣沖天,豈會屈身於一位人族作爲自己的主人?

第二,要麼就是葉笑君的真實修爲比海東青更高,更加的恐怖莫測,收服了海東青作爲自己的戰獸!

很顯然,第二種的可能性比較大………但,葉笑君究竟有着怎樣的修爲?竟能讓一尊妖聖甘願作爲自己的戰獸,這儼然成爲了一個謎團。

…………………..

另外,陳天自知惹上了一尊妖聖,頓感不妙,驚出了一身冷汗,汗水浸透了衣衫。

要知道,惹上了一尊妖聖就算有十條命也不夠對方殺的,恐怕一招就能讓自己形神俱滅!

這時,海東青開口。

“若不是看你是主人請進來歷練的弟子,我可真想撕碎了你,這次就饒了你,別讓我再聽到你侮辱我妖族的話語。”

聞言,陳天知道這是海東青礙於葉笑君的存在,在給自己臺階下,當即假裝諂媚笑道:“不會,不會,保證不會再有下次的,您放心吧。”

“嗯,這還差不多。”海東青振動着巨大的雙翼,聞言,很人性化的點了點頭。

陳天看的心中直笑,這小鷹也太好騙了,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海東青銳利的鷹目中突然精芒暴閃,射出兩道白光在陳天身上掃視一圈後,眸光變得驚奇與古怪,其中竟夾雜着一絲憐憫之色,道:“沒想到主人竟然會將一個廢物收入門下,自荒古後千萬年不曾出現過這樣的體質了,萬古仙冥體不破化神難成強者啊!”

海東青銳利的鷹目中射出的兩道白光越發耀眼幾乎就要吞沒陳天,帶着一股恐怖的無形壓力,讓他氣息一窒幾乎喘不過氣來,這種恐怖的威壓陳天只有在三長老朱昊天的身上感覺到過,但朱昊天所給陳天的壓力顯然沒有海東青的給他的威壓更高,可想而知海東青是何等強大!

“所以,我定會突破化神,成爲至強者!”陳天堅定道。

聞聲,海東青像是聽到了一個天大的笑話,搖頭嗤笑道:“荒古之後,天地已變,很難適合萬古仙冥體的生存,想破化神,難難難,難於上青天!”

海東青一連說出了四個難字,足以說明萬古仙冥體想要突破化神祕境是何等的困難!

海東青頓了頓,神色有些不太自然,接着又道:“萬古仙冥體,入道爲仙,墜道爲魔,天道不容其生存,歷代的萬古仙冥體在突破化神時都會引來兩種雷劫,一種爲仙王神雷,一種爲血魔冥雷,這兩種雷劫便是萬古仙冥體的天道法則封印!除非你可以在化神祕境突破之前將肉身體魄猝煉到一個超脫境界不可思議的地步,否則不管哪道雷劫,都能輕易讓你形神俱滅,身陷萬劫不復之地!”

“換句話說,只要渡過雷劫,你就是新一代崛起的萬古仙冥體,將重現荒古前仙冥一脈的輝煌,不過,想要挺過雷劫,對你來說這顯然是不可能的,這等程度的雷劫就是人族至聖都不敢輕易踏足。”

“天,就要如此摒棄萬古仙冥體嗎?哼!我偏不信天!”陳天聽言冷冷一笑,認爲上天不公,一股逆天之意由心而生,雙拳握的嘎嘣直響,既然天要阻我,我便逆天,雷劫又何妨?!

我命由我不由天!

海東青聞聲讚道:“好氣魄!既然主人選定你爲逍遙峯弟子便說明定有他意,我便助你一臂之力,突破化神!”

“鷹大哥,您願意助我一臂之力?”陳天有些驚疑的說道,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之前自己還在調笑海東青呢,如今竟會摒棄前嫌願意助自己一臂之力?實在令人難以相信。

“那當然!我堂堂一尊妖聖,身爲皇族中人說話一言九鼎!”海東青用肯定的語氣說道。

但隨後,海東青又覺得不太對勁…….

“你說什麼,什麼鷹大哥?叫姐!”海東青瞪了陳天一眼。

“呃…..不會吧,你…你是女的?”聞言,陳天不可思議的看向海東青,怎麼看怎麼雄壯,哪裏有半點女人的模樣?

問聲,海東青似乎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形態,有些尷尬的說道:“咳…不好意思,忘了變回人形。”

“唳!”說着,海東青突然仰天長嘯,振動巨翼,帶着一身熾烈的黑色火焰沖天而起,聖威浩蕩,妖氣沖天! 冷情boss的霸寵 妖聖之威畢露無疑!

隱隱之間彷彿整個神魂界都在顫抖!

但這絕對不是一尊妖聖的真正威勢,一旦妖聖威勢全開整個諸天都要爲之顫慄!

黑色火焰瀰漫了天際,遮天蔽日,一道婀娜的青色身影從中緩緩走出,腳踏虛空而來,一名身穿青色連衣裙的女子出現在陳天眼前,姿容秀美仿若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子一般,不染世塵,風華絕代。

“好……好美……”陳天看的直愣神,哪怕在地球上看過不少的明星美女都無法與眼前的這名不食人間煙火的青衣女子相比。

但,陳天最後一絲理智告訴他,這只是一隻老鷹,千萬別衝動。

若不是之前見過海東青的妖族本體,陳天真不敢將眼前的這名女子與那身軀百丈的鷹形巨獸聯繫在一起,兩者之差簡直天壤之別!

海東青緩緩邁步走向陳天帶起一陣幽香,動作溫文爾雅,聲如天籟,輕笑道:“小子,你現在還覺得我是大哥嗎?”

“不覺得,不覺得……”陳天連忙開口道。

………………… “那就好。”海東青滿意的輕點額頭,秀美的臉龐帶起淡淡的微笑,風靡萬千,傾國傾城,帶着一絲獨特的韻味。

陳天看的直咽口水,用火熱的目光盯着海東青曼妙的身姿,一位絕代佳人站在眼前可真是養眼啊。

但一想到海東青之前的形態,陳天真的不敢想象眼前的麗人真的是之前的鷹形巨獸嗎?兩者差距實在太大了,真的讓人無法接受啊。

陳天平復了下心緒,看向海東青,準備詢問一些事情,但一時間竟不知該怎樣稱呼,欲言又止。

海東青似乎看出了陳天的困楚,微微一笑,好似百花盛開,道:“既然你是主人的弟子,那麼主人就是你的師尊,而我呢也算是主人的半個弟子,比你入門的早,合情合理,你也該稱呼我一聲師姐。”

陳天聞言連連點頭,面帶諂媚的笑容,皮笑肉不笑道“是,能有如此絕色姿容的師姐是我的福氣。”

“行了少貧嘴了,有什麼事快說吧。”海東青正色道。

聞言,陳天接着剛纔的話題問道:“師姐,你說助我突破化神是真的嗎?”

“當然是真的,本師姐什麼時候騙過你。”海東青徹底承認了是陳天師姐,臉不紅心不跳的說道。

陳天也是頗爲無奈,認一隻老鷹當師姐,傳出去也算是奇葩了,豈不讓人笑死?但好歹海東青也是一尊妖聖,沒人敢笑。

陳天也只有認栽了。

“多謝師姐,那萬古仙冥體到底怎樣才能順利渡過化神雷劫?”陳天看向海東青問道,這纔是他最想知道的答案!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荒古後,歷代的仙冥體無一成功渡過雷劫,即使僥倖存活下來也是終身殘廢,永不可修煉,唯一的辦法就是猝煉肉身體魄,在化神突破前可以將肉身猝煉到一個可抗衡雷劫的地步,即便是萬古仙冥體本身就已很變態了,但是想要將肉身體魄猝煉到可抗衡人族至聖都不敢輕易踏足的雷劫這實在是太難了!我們還是想其他的辦法吧。”海東青俏眉緊蹙,十分認真的說道,並不贊同用這個方法。

然陳天聞言卻是微微一笑,道:“我倒覺得這個方法不錯。”

“什麼?你瘋了!那可是人族至聖都不敢輕易踏足的雷劫啊!你這純屬是找死嘛!”海東青用看待怪物一般的眼神看着陳天,覺得這純屬和找死沒兩樣,簡直無稽之談。

然而陳天卻是神祕一笑,道:“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我絕對可以突破化神!”

“真不知道你到底哪來的這種自信!”海東青感覺在對牛彈琴,覺得陳天不可理喻。

陳天如此自信的原因,那是因爲他掌握一門堪稱逆天的療傷心法,不滅心訣!無論自身受多重的傷勢只要運轉心訣都可以在瞬間痊癒大半,而且每次恢復傷勢他的肉身體魄都會變得更加強悍,堪比神鐵!

“師姐,若是你來助我猝煉肉身想必將會事半功倍!”陳天略帶希冀的看向海東青。

“哦?你說怎麼助?”海東青雙手環胸而抱,絕美的容顏始終掛着一絲淡淡的微笑,美眸之中含帶着質疑之色,正期待着陳天接下來的話語。

“師姐,你來攻擊我。”陳天緩緩說道。

“攻擊你?我沒聽錯吧,你說了半天就是這個破主意?不行,我反對,活膩歪了吧你。”海東青皺眉,並不贊同陳天,妖聖一擊豈是兒戲?這不純屬找死嘛!

聖者一擊可湮滅星域,顛覆諸天,彈指間摘星取月,根本不是結丹祕境修士可抗衡的。

“師姐,你可以壓制修爲再來攻擊我嘛”。”陳天壞壞一笑。

海東青翻個白眼,不過覺得這倒也是,她想看看陳天到底想玩什麼花樣?

“那行,師弟你要是被打殘了可別哭鼻子?”海東青玩味一笑,收斂起滔天的妖聖氣息,將修爲壓制在化神九重。

“來吧!”

“好,別怪你師姐出手狠了。”海東青淡淡一笑,美眸中閃過一絲厲芒。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