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層啊,要等到所有八個人到齊或者出塔才能開啓,最後的boss要一起打,不然……會很恐怖的。”說到這裏,南傑好像回憶起什麼事情一樣身體甚至出現了微微顫抖。

Home - 未分類 - “這層啊,要等到所有八個人到齊或者出塔才能開啓,最後的boss要一起打,不然……會很恐怖的。”說到這裏,南傑好像回憶起什麼事情一樣身體甚至出現了微微顫抖。

而此時,在塔外的人早就沸騰了,因爲他們看見了第九層上竟然出現了兩個紅點,這就說明,在第九層已經有兩個人進入了。

多少年了,究竟有多少年第九層沒有被人踏足,今天終於有人闖進了第九層,還一下就闖進了兩個人。

“我天,難道實力榜的前幾來這裏了?”

“那是什麼,怎麼會有人在二十歲以下就達到十級的存在,第八層守塔者不是隻有十級才能通過麼?”

“我想起來了,這兩個人就是之前那三人組其中的二人,只有兩個人麼,還有一個人沒進去。”

“就是那兩個臭流氓和一個傾國傾城的女子麼,哦天哪,那名女子可真是漂亮。”

“也不知是誰沒有進去。”

“快看快看,那第三個人已經闖到第八層了。”

一句話將所有人的目光集中在王者之魂第八層,那裏孤立這一個紅點,這個紅點便是藍海。

一陣白光之後,藍海進入了第八層。

“你真的要跟着我,小寧?”

強勢徵婚,女人,乖乖聽話! “有何不可,你身上有好處的念氣,而且我吃了你的念氣後好像擁有掙脫這破塔的實力,要不也不可能隨你來到第八層。”

此時藍海右肩上站着一個僅小指大小的小人,這個小東西就是第六層守關者小寧。

小寧吃了藍海的混沌之氣後煉化了一個時辰的時間,忽然開口:“我好想可以出塔了,哈哈。”然後就黏着藍海一直闖到第八層。

小寧已經打定主意跟在藍海身邊,因爲藍海那好吃的念氣,煉化了藍海身上的念氣後,小寧明顯長大了一點,已經有一小截小指大小,而第七層的守關者也被小寧當做了實力突破的第一個實驗者。

結果很明顯,小寧幾下就打敗了那個八品巔峯的怪人。

此時,在塔外,之前進入的八名闖塔者已經出來五人,只剩下藍海三人,而此時代表藍海的那個紅點停在了第八層,這讓很多人好奇這個人是否能像自己同伴一樣闖進第九層。

不少人甚至拿這件事當做賭注。

“我賭那個人進不了第九層。”

“我覺得他可以,只不過可能要話很長時間,你看那第二個小光點也花了將近小半個時辰纔打通,這個人估計也得這麼長時間。”

而真實情況,藍海在見到第八層的守塔者後,微一皺眉。

九級巔峯!

算了,這裏沒有其他人,快點解決掉吧。

說着,掏出湮滅獠牙,緩步走向那名九級巔峯人類修士。

這時,那名人類修士終於意識到藍海的存在,將腦袋堅硬的轉了過來,眼睛無神的看向藍海,雙手瞬間騰起念氣,對着藍海就是一道攻擊。

攻擊快而準,但藍海不爲所動,就在攻擊即將擊中藍海時,只見藍海提臂,舉劍,一揮而下,那攻擊瞬間消散於無形。

此時那名人類修士歪了一下頭,好像感覺這個人類不好對付,可下一瞬間,他就看見了自己的身體。

噌!

藍海將劍收了起來,走向那陣白光,白光幻滅。

砰!

人類修士的頭落地了。

譁!

“怎麼可能,這纔多長時間,那個人一定作弊,就連當初軒明子也用了十個呼吸的時間,這個人頂多用了五個呼吸時間,不可能。”

“這,能作弊麼?”一句話讓現場所有人沉默了,是啊,王者之魂能作弊麼,如果可以,人類也就不會苦惱無法開啓第十層了。

“現在,軒明子應該比他強吧!”

終於一個人道出一個事實,讓很多人才慢慢接受。

也許這個人今年正好二十呢,雖然王者之魂只有二十歲以下才能進入,但這個人也有可能正好二十,那軒明子今年可是才十八,當年他闖塔的時候也不過剛滿十四歲而已,不可能有人打破這個記錄,很多人這麼安慰自己,與其說不可能,倒不如說他們不相信。 龍岩眉毛一掀,穆凌給他的第一感覺就是稚嫩,也不能說是稚嫩,反正就是感覺他很小,完全不像是一個能承受多大事情的人。

但他剛才的話卻是打破了龍岩先前的想法,他從穆凌的語氣之中聽到了一種對於生死的淡漠,似乎死亡對於他來說好像並不是一件很看重的事情。

龍岩吸了口氣然後說道:「你說的沒錯,不過事情完全不用發展到這個地步,你想要的不過是那些藥材,而諸鳳玉想要的不過是她。」

龍岩指了指慕容曉霜,對於整個碧月城的局勢她可以說是了如指掌,而對於這些大家子弟的性格她同樣一清二楚,諸鳳玉的好色是有目共睹的。

沒等穆凌說話,龍岩繼續說道:「而這件事最好的解決辦法就是你得到藥材,諸鳳玉打消得到慕容曉霜的念頭。」

穆凌嘆了口氣道:「沒錯,這的確是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但這,肯定不可能。」

龍岩卻是突然笑道:「的確,以你自己肯定是不可能,但是如果我龍虎會插手的話,那就一切都有可能了。」

「你是說?」

「龍虎會雖然只是一個三流的勢力,甚至還要依靠獵殺一些玄獸才能養活整個組織,但我們卻同樣有一個後台力量,我爹爹曾經和碧月城南宮家是世交好友,雖然我爹去世的早,但我龍虎會能夠一直不受四方干擾,依靠南宮的勢力也是很重要的一個原因。」

穆凌點了點頭,這個消息他從斐賊的口中聽到過一些,只是他並沒有說的很詳細,龍岩的背後到底是誰在撐腰。

「龍虎會中同樣有著不少的人才,剩下藥材的藏匿地點已經打聽清楚了,只需要我一聲令下,那些藥材會在今天晚上送到你的手中,諸家肯定會發現是我龍虎門做的,但有著南宮家在背後撐腰,他們絕對不會拿我龍虎會怎麼樣的。」

穆凌眉毛一掀,這麼好的事他倒是第一次遇到,但他同樣感覺到這件事似乎並沒有這麼簡單。

而龍岩接下來的話似乎也印證了他的想法。

「而你則需要答應我一個小小的條件。」

說了這麼多,這才是最重要的,但無論龍岩是什麼條件,穆凌都必須要答應她,為了慕容曉霜,這一切都值得。

「什麼條件?」

龍岩頓了頓,然後她陡然將聲音放低了幾個分貝說道:「我和黑風門的門主修明傑在半年前共同發現了一張藏寶圖,由於是共同發現的,我們就將這張藏寶圖一分為二,等待時機成熟再去取寶物,但將寶物拿到手之後我卻一直沒有提出要去那個地方,修明傑多次上門找我我都沒去,你知道為什麼嗎?」

穆凌搖了搖頭,這種事他怎麼會知道,他初來乍到,況且這還是如此隱秘的事情。

龍岩的聲音更低了,她繼續說道:「沒錯,因為我們缺少一名神象境的高手,黑風門可並不是什麼好惹的主兒,一旦進入寶藏之地,在利益的面前,兩方的合作關係定然會破裂,如果貿然和他們一同進入,我們必定會吃大虧。」

說到這裡,穆凌似乎有些明白了龍岩的意思,因為穆凌到來,她似乎看到了進入寶藏的希望。

「你就那麼認為我有著和神象境強者相抗衡的實力?」穆凌有些納悶兒的問道,事實上他很不喜歡別人查探他的實力,但是它的故意隱藏好像並沒取得什麼效果,先前是斐賊,現在又是龍岩。

龍岩卻是神秘一笑道:「嘿嘿,你認為我們都是傻子嗎,單單隻依靠氣勢就將君天盛給震飛,有幾個人有這本事,縱然你刻意的掩飾了氣息,但君天盛這個當事人是能夠明明的感受出來的。」

穆凌不可置否的聳了聳肩,事情說到這份上,他想推脫都沒辦法了,況且加入了龍虎會,這麼大的事情,他這個還沒有正式加入的長老級人物也不能坐視不理。

畢竟他現在也算是龍虎會的一份子,而且龍岩還給了他這麼大的好處,起碼藥材的事他暫時不用愁了。

「好吧,咱說說黑風門都有些什麼難纏的人。」

儘管龍岩已經提前知道穆凌會答應他,但親耳聽到他的應答,龍岩依舊是有些喜出望外。

「黑風門的門主修明傑,和我一樣都是神象境初期的實力,但我們發揮渾身解數,戰鬥力基本能媲美一般的神象境中期,而在黑風門,卻不僅僅只有他一個神象境強者,他們還有一個長老叫孟秋元,實力同樣是神海境初期,除此之外,我們兩方實力都差之不多。」

穆凌點了點頭,的確,一名神象境的強者足以抵擋數名神海境的高手,如果黑風門有兩名神象境的強者,那麼他們兩方合作搶寶的話,龍虎會無疑是要吃大虧的。

而龍岩顯然不想求助別人,找其他人就意味著要分出一份寶藏,就算是她背後的南宮家也同樣如此。

所以龍岩一直拖著的原因也就在這裡,但穆凌的到來卻讓他看到的希望,穆凌明顯故意隱藏了實力。

而在碧月城隱藏實力,一般除了外來者,很少有本地人幹這種事的,而且穆凌如此年紀輕輕就有這種本事,傻子也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但最讓龍岩看中的其實並不是這個,穆凌的隱藏實力正好可以給黑風門打一個幌子,到時候出其不意對於龍虎會將有著更大的優勢。

經過了一番商討之後,穆凌算是安穩的睡了一覺,畢竟慕容曉霜的問題得到解決也讓他終於放鬆了下來。

果然,第二天中午十分,有人送來了一大堆藥材,正是那十八種草藥配方,經過奧巴斯教他的調製方法,在兩個時辰之後終於將解藥調製了出來,他這才是真正的鬆了一大口氣。

而接下來,則是要準備朝藏寶之地出發,說實話,他對那個藏寶地也很感興趣,只是想必應該沒有那麼輕鬆能夠得到寶物。

本書首發來自小說網,第一時間看正版內容! 黑風門,龍岩一行五人已經登門拜訪,對於龍岩的到來,修明傑自然是大感意外,不過這也正是他期待已久的事情。

雖說他知道龍岩定然是有備而來,但他可並不會因此而有所畏懼,他黑風門可並不是表面上看起來的這點兒實力。

只是因為一直顧及南宮家,所以他們才沒有明目張胆的動手,但是這一次進入藏寶地可都是秘密進行的。

也就是說龍岩並沒有對外界透露她要幹什麼去,那她消失在碧月城和他黑風門可沒有半點關係,南宮家也不可能找他們的麻煩。

「龍妹子,就你們五個人嗎?你也知道,這藏寶圖上的東西雖然不錯,但充分的準備也是必須的,我這可是為你的安全著想啊。」

修明傑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樣,他身材並不高大,穿著非常的簡單,如果把放在人堆裡面,估計誰也認不出誰是誰。

但就是這樣一個毫不起眼的模樣卻是整個黑風門的門主,而且他有著極強的野心。

所以表面上看起來黑風門雖然只是一個三流勢力,但實際上,修明傑暗中發展的勢力遠不止如此,他的野心只有他自己知道。

聽到修明傑的話,龍岩則是笑道:「放心吧,還有兩位馬上就會來的,等他們到來之後,咱們便出發吧,不止你們等急了,我也著急呢。」

龍岩雖然是一個女人,但說話之間卻流露出了一種霸氣,那種氣質是很多男人都不曾具備的。

當然,她的自信在修明傑眼中不過是個笑話而已,只等進入藏寶地,拿到東西之後,今天這裡的人將永遠消失在碧月城,當然,還包括那兩名沒有到來的高手。

「不知小妹請來的是哪兩個人呢,你對他們竟然抱著這麼大的自信!」

龍岩自然不會說實話,她只是淡淡的說道:「到了你自然就會知道了,再說,其實有我們就已經夠了,只是這兩個人死纏爛打非要去,沒辦法,之前有些交情就拉上了他們。」

這話說的輕描淡寫,她的目的也很明顯,為了削弱修明傑對穆凌和慕容曉霜的重視,只要達到這個目的就足夠了。

畢竟,半年多龍岩不曾提出要去尋寶,現在這個時候有兩個年輕人的加入她卻突然說要行動,這其中自然會讓人產生無數的聯想,而她則必須要將這種聯想縮小化。

「小妹做事一向令人猜不透,放心吧,你爹在世的時候我們也是有些老交情的,進入藏寶地,我必定會保證你的安全。」

龍岩笑了笑,只是這種笑容之中卻有一絲難言的悲切,看起來她就如同一個真正的女強人,頂起了整個龍虎會,但她內心深處的世界,沒有幾個人能夠進去。

在他們談笑之間,穆凌和慕容曉霜也終於是來到了這裡,黑風門的反應都被龍岩看在眼中。

見到穆凌的第一感覺自然就是吃驚,然後就是疑惑,再然後就是猜疑或者是不屑,兩個神海境初期的傢伙,能泛起多大的風浪來。

「看來你的人到齊了,那咱們就出發吧。」

修明傑沒有多問什麼,事實上也不用問,他的神色已經告訴了所有人一切,兩個十幾歲的少年能掀起多大的風浪。

至於說龍岩另有準備,他同樣修明傑籌備了半年的時間,所以他不會有絲毫的畏懼。

對於修明傑的反應龍岩只是暗中冷笑連連,她將這一行人的性命幾乎完全賭在了穆凌的身上,但她卻並不是盲目的下賭注,經過昨天一下午的交談,他對穆凌已經有了一個很深的了解,這個少年絕不是表面上看起來那麼簡單。

兩張藏寶圖合起來指向的地方是碧月城外五百多公里的一座深山群山峻岭,五百公里並不算太遠,不過眾人為了不引人注目,他們決定分開前進,而且將速度放慢了下來。

就這樣經過了三天的時間,一行十幾個人終於是踏出了碧月城來到了目的地。

眼前是一片荒山野嶺,這裡有群山,但卻沒有峻岭,光禿禿的山脈好像此地曾經發生過火災一樣。

照說就算是火災,這裡也應該早就長出了樹木,但這裡死寂一片,就好像是一片連綿不絕的死地。

而且空氣中那種淡淡腐朽的味道並非是普通森林所散發出來的氣味,更像是無數屍體葬送在這裡,經過日積月累形成的那種腐爛的味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