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咻、咻…”

Home - 未分類 - “咻、咻…”

守村人這邊剛躲過莫叔的攻擊,還不等他慶幸,道子等人也在第一時間向他開槍。

因爲萌萌留下的資料,道子等人對機械戰士的武器並不陌生,稍稍一番摸索就能掌握住訣竅,使用起來也是得心應手。

打,他們肯定是打不過守村人的。

再怎麼說,守村人也是宗師大圓滿的高手,守村人的實力,已經到了藍星戰力的天花板,一人足以抵擋千軍萬馬。

道子等人更不會傻傻的衝上去送死。

反正他們收繳的機械戰士的武器足夠多,彈藥各方面也相當充足,以他們收繳的武器數量,就算是機械戰士大軍此刻再回復正常,道子他們也有一拼之力。

即如此,道子幾人何須跟守村人客氣。

道子幾人圍做一團,開槍的手就沒有聽過,激光雨鋪天蓋地向守村人那邊壓過去,打的守村人抱頭鼠竄,一時半會也不敢露頭。

“碼的,你們這些人全部都是武林界的恥辱,用熱武器算什麼英雄好漢?有本事就跟老朽赤手空拳的搏鬥,老朽一人挑你們全部!”守村人那叫一個憋屈啊。

宗師大圓滿的他,居然被幾個螻蟻逼迫到如此境地,這特麼真是丟人丟大發了。

守村人倒是也想過用武器反擊。

不過因爲他的反應慢了一步,等他再找過來的時候,附近機械戰士的武器基本上都被道子幾人收繳了,這一幕氣的守村人更是直罵娘。

基地裏面倒是還有不少的機械戰士,但是卻被道子幾人守着,守村人根本無法接近。

此時此刻守村人完全就是被道子幾人壓制着打,打到守村人甚至連露頭的機會都沒有,可想而知守村人的心情了。

“你先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道子對此是相當不屑。

他們所有人上去都未必夠守村人塞牙縫的,怎麼可能因爲守村人的三言兩語就跟他拼命呢?

如今主動權完全在三垚集團陣營這邊掌握着,只要他們願意,當場格殺了守村人都未嘗不可,實際上道子也在謀劃着這件事情。

反正他們手裏的彈藥足夠多。

而且身後還有一大堆的武器還沒有收繳。

就是賽開了打,這些武器彈藥也足夠他們支撐個幾個月的,道子還就不信這個邪了。

“師父,丫頭醒了、丫頭醒了!”道子正在籌劃着可行的方案,身後突然傳來了林辣椒無比驚喜的聲音。

昏迷已久的萌萌此刻終於悠悠醒來。

“真的嗎?你務必照顧好丫頭,外面那個老不死的交給我們幾個對付!”道子同樣振奮。

這一次的基地之行。

萌萌纔是最大的功臣。

也正式因爲有萌萌這個寶藏女孩在,他們的損失才降到最低,要不然後果絕對不堪設想。

小丫頭甦醒,就意味着他們這邊又多了一份保障,道子等人越發的精神抖擻。

道子回了林辣椒一句,旋即就又投入到了戰鬥中,眼下滿心都是想着如何將守村人留下,這成了道子目前最爲重要的目標。

“丫頭,你可算醒了,你嚇死姐姐了,嗚嗚…”林辣椒一把將萌萌摟入懷裏,哭的梨花帶雨,生怕一睜眼丫頭又丟了。

“林姐姐萌萌沒事,主人現在怎麼樣了?”過了好一會小丫頭才適應了當前的環境,她想到的第一個人就是秦垚。

昏迷之前,萌萌雖然把基地的所有資料都彙總了出來,實際上基地仍舊是龍潭虎穴。

秦垚一人單槍匹馬闖入基地總部,可想而知秦垚所要面臨的艱險了。

丫頭即是處於昏迷中,夢裏也全部都是秦垚的影子,也從側面印證了萌萌對秦垚的愛之深切,可歌可泣,不求任何的回報。

“小丫頭片子,你的主人沒事,秦垚已經徹底的控制住了基地,倒是你,下次可不要再這樣了,你昏迷過去,你知道姐姐有多擔心你嗎?”林辣椒揉了揉萌萌的小腦袋,眼中滿是寵溺。

萌萌就像是一個小天使,深得所有人的喜愛。

她的身上像是有一種特殊的魔力,引的接近她的人都會折服在這股魔力下,林辣椒雖顯得有些吃味,卻也清楚這纔是萌萌最爲真實的一面。

這世間,恐怕也只有秦垚才能讓萌萌如此了吧?

慶幸的是,秦垚不僅僅屬於萌萌的,也屬於她林辣椒的。 “主人控制住了基地總部?不好,要出事!”萌萌起先只是小聲的呢喃着,緊接着突然就變了臉色,變的驚慌失措起來。

先前要不是身體的原因,萌萌險些就掌控了基地。

最後實在是支撐不住了,她才暫時沒有再深入下去。

萌萌曾經攻入過基地首腦的內部,掌握到了很多關於基地的祕辛,昏迷前曾對這些祕辛做過彙總,但是隻彙總了一小部分,還有很多沒有彙總出來。

因爲當時的條件已經不允許萌萌做那麼多了。

這也就是說,秦垚現在所掌握的消息,只是基地核心的一部分,還有很多核心的消息秦垚都無從知曉。

遠的不說,就總部的超腦就相當詭異。

當時萌萌就發現,總部的超腦暗藏玄機,超腦之中,除了一些關鍵的程序外,同時還隱藏着另外一個生命體。

更有甚至,總部的超腦就是由這個生命體一手掌控。

換而言之,控制了總部的超腦並不就等於控制了整個基地,實際上,真正的掌控權還在超腦中隱藏的這個生命體手中。

而這個隱藏在超腦中的生命體,很可能就是真正的基地首腦。

萌萌不知道秦垚有沒有真正意義上掌控住超腦,她最擔心的也就是這一點。

若是秦垚掌控住了超腦,肯定會以爲事情徹底的告一段落,掉以輕心是必然的。

一旦秦垚掉以輕心,迎接他的就將是滅頂之災。

所以萌萌着急啊,火急火燎的,甚至都顧不上虛弱的身子裏,急匆匆的衝向基地的超腦,生怕秦垚再出什麼意外。

“丫頭,發生了什麼?你身體纔剛剛恢復,可不能亂來啊!”見到這一幕,林辣椒頓時就炸毛,急忙出言勸阻,但是萌萌已經離開了她的視線範圍之內。

林辣椒無法,擡腿急忙追趕上去,同樣也擔心丫頭再遭遇什麼危險。



萌萌的擔心不無多餘。

秦垚確實掉以輕心了。

掉以輕心的結果就是再一次將自身置身於險地。

秦垚以爲事情到此就結束了。

總部超腦格式化。

機械戰士大軍也被截停。

基地之行就此告一段落。

就在秦垚長長的鬆了一口氣的時候,變故突生,秦垚甚至連反應的機會都沒有,整個人就直接倒飛出去,宛如斷了線的風箏,飄零着飛向遠方。

“嘭!”

秦垚的身子狠狠砸在基地的一腳,砸的他是頭暈眼花、七暈八素,身子骨都快散架了,胃裏更是翻江倒海。

“阿噗!怎.怎麼回事?”秦垚掙扎着從地上爬起來,當即就連了幾口鮮血,臉色也在瞬間變的煞白煞白的。

秦垚甩了甩快要爆炸的腦袋,眼皮子沉重,宛如灌了鉛,過了好一會才稍稍恢復了一絲神智,依舊沒弄清楚發生了什麼。

變故太突然了。

無聲無息的。

而且對方出手還極重。

這一擊雖然沒有將秦垚給格殺當場,卻將秦垚一身的戰力廢了十之七八,秦垚沒有直接嗝屁,已經算是足夠幸運的了。

或者說,對方其本意就是在留秦垚一命。

至於對方想幹什麼,這一點就更讓秦垚捉摸不透了。

“人類,你比我想象中要聰明的多,可惜再聰明也是枉然,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所謂的聰明就是笑話!”秦垚的耳畔突然響起了一道聲音。

這聲音的音色,跟超腦的音色是一樣的,都是電子合成的聲音。

區別在於,這音色當中,多出了些許的情緒。

是真真實實存在的情緒,並非是秦垚身處環境不同臆想出來的,這也就意味着,基地裏除了超腦跟首腦外,基地還有人存在。

“你究竟是誰?”秦垚的精神頓時高度緊張。

不二婚,總裁大人求放過 對方倒是出言了,卻並未顯露出實體。

而眼下,秦垚幾乎跟個廢人沒啥區別,倘若對方再繼續向他發起攻勢,秦垚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得過去。

“咔嚓!”

“咔嚓、咔嚓…”

就在秦垚暗自警惕之時,基地的一角,原本被秦垚踹飛出去的機甲有了全新的動作。

這一次的機甲,甚至不需要超腦刻意的控制,機甲就能主動運行。

機甲的身上傳來一陣陣的機械音,然後起身踱步到秦垚面前,居高臨下的望着秦垚,空洞的目光中不摻雜任何感情。

“自我介紹一下,我就是你苦苦尋找的基地首腦,整個基地也是我私人的產業,是不是覺得很意外?”機甲開口了,跟秦垚先前聽到的那道聲音是一模一樣的,或者說,這根本就是一個人。

“基地首腦?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秦垚霎時間就睜大了眼睛。

如果眼前的機甲纔是真正的基地首腦,那麼先前的那個怪物究竟是誰?

這特麼翻轉一個接一個。

先是一個近乎妖邪的人工智能——超腦!

好不容易搞定了那個妖怪,又多出了一個疑似基地首腦的機甲,擱這兒跟他鬧着玩呢?

“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機甲輕微的搖了搖頭,或者說是基地首腦。

繼而,基地首腦又將身軀湊近秦垚,出言道:“其實我真的得好好的感謝你,要不是你自作聰明,自以爲掌握了一切,我的計劃也不會這般順利!”

“現在好了,你幫我清除了一切障礙,並且成功的引起了通行證,你纔是這件事情的大功臣,哈哈哈…”

基地首腦笑的相當放肆,相當張狂。

這笑聲,聽在秦垚的耳中,卻是那般的刺耳,那般的讓他不能自已。

“地上的怪物是幌子,甚至連超腦都是幌子,你所做的一切,就是爲了消耗吊墜的能量,是不是這樣的?”秦垚攥緊了拳頭。

秦垚雖然無法得知,這個所謂的基地首腦又是怎麼一回事,但是他不笨,很多事情一想就透。

這其中的關鍵還是萌萌送給他的那塊吊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