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先走。”邢月手裏拿着那把血淋淋的匕首,眼睛在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後,便緩緩的開口對着金仁彬兩人說道。

Home - 未分類 - “你們先走。”邢月手裏拿着那把血淋淋的匕首,眼睛在看了一眼地上的屍體後,便緩緩的開口對着金仁彬兩人說道。

一時之間,整個倉庫卻顯得陰風嗖嗖,讓得慶同他們不由全身打了一個冷戰,帶着些許畏懼的眼神,看着此時正站在人羣中央的邢月,好像在這一刻他們看到了邢月的周身正遊着幾個來自地獄的骷髏頭,而邢月去像地獄的使者一樣,讓人不敢直視…… 在聽了邢月的話後,金仁彬就和段於彬準備爬上大卡車,可是就當他金仁彬剛剛一打開門,還沒看清楚是怎麼一回事的時候,他的身體便猛的向後飛去,最後重重的砸在地上。

“哇..”瞬間金仁彬的嘴裏就吐出了一口鮮血,而身體內感覺自己的五臟六腑在此刻都好像移了位一樣,劇痛難忍,眼睛裏也佈滿了血絲。

“你沒事吧?”看着趴在地上的金仁彬,段於兵不由快速的跑了過去,然後將其扶起。

“咳..你說有沒有事,哎喲喂,疼死我了。”聽了段於兵的詢問後,金仁彬忍着疼痛,便給了對方一個白眼。

看着突然倒飛而出的金仁彬,邢月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而水蟒他們則一臉疑惑的看着大卡車的那駕駛艙裏。

而就在衆人的疑惑中,他們便看到一隻粗大的大長腿,便率先從車內踏了出來,緊接着就看到一道大高的身影,便從卡車內躍了下來。

一眼望去,一個身高大概在兩米左右,穿着一身迷彩服的這麼一個魁梧的黑人,就出現了他們的視線裏。

“嘿嘿…我說朋友,我勸你們還是快點逃吧,我這個朋友的脾氣可是相當的不好的。”就在那黑人出現後,查爾斯則一臉不屑的對着邢月他們說着。

在查爾斯說完後,那手裏拿着槍的毛牛,將薇衝對着那黑人,就準備開槍。

“不要開槍,這碼頭附近有警察巡邏着。”就在毛牛準備扣動扳機的那一刻,水蟒便出聲阻止了對方,雖然他知道慶同剛剛說道幾百號人,是假的,可是附近有警察在那可是真的,如果一旦開槍,那必定會驚動附近的警察,那到時可就麻煩了。

“哼,脾氣不好,我的脾氣也非常的不好。”見水蟒在阻止了自己開槍後,毛牛便在冷哼一聲後,就將自己手裏的槍丟給了一旁的彭宇,然後就準備向着那黑人撲去。

“回來,你不是他的對手。”而就在毛牛剛剛跨出一步時,邢月便開口說道。

“哈哈,我勸你還是聽話的好,我那朋友曾經可是徒手撕了好幾個像你這麼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的。”看着站在那裏的毛牛,查爾斯又不由對其譏笑道。

“你們看着他們,這人交給我。”邢月在說完後,便將手裏的匕首一丟,然後便緩緩的向着那黑人走去。

看着邢月向着那黑衣人走去,查爾斯的臉上不由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然後伸出一隻手,對着站在他身後的兩名壯漢揮了揮,示意他們過去幫忙。

在得到了查爾斯的指示後,只見那兩名壯漢便對其點了點頭,然後身子一閃,就快速的來到了邢月的身後,將其他的退路給堵住了。

“媽的,你們是在找死。”看着突然閃過來的兩名壯漢,丁一不由大怒的罵道。

而他的身體也跟着閃了過去,伴隨着他閃出去的同時,站在一旁的遲帥也跟着躍了過去。

“都交給我吧,你們看好其他人,如有異動,開槍便是。”看着閃過來的丁一和遲帥兩人,邢月那冰冷的話,便淡淡的響起。

如果將注意力全部放在這邊,那對方有什麼異動的話,到時就真的很麻煩了,所以邢月不由出聲阻止道。

“可…”就在丁一準備在說什麼的時候,他便看到邢月那凌厲的目光,讓他不由全身一顫,然後便立即住了口,然後和遲帥兩人,又走了回去,持着槍,用着冰冷的目光緊鎖着慶同等人。

“哼,不知天高地厚,自尋死路的的傢伙。”看着邢月要一個人對方三人,查爾斯的臉上頓時露出了嘲笑般的笑容。

要知道就僅僅那黑人一人便是他在米國,用高價在打生死拳的地方買回來的,而且對方可是有着連贏了十幾場的不敗紀錄,自從買回來後,對方也算是對得起那高價,在他生死關頭的時候,都是他將局面扭轉了過來,一般不是在關鍵時刻,對方根本不會輕易出手,

而他身邊的兩位貼身保鏢的來路也是相當的厲害,海獅突擊,這個名字在全球特種突擊中,那也是相當有名的。

在查爾斯想來,此時的邢月想一個人和他們三人對戰,那不是自尋死路是什麼。

而和邢月一起來的水蟒他們,心裏想的可是和查爾斯想的完全相反,對於邢月的實力,他們是相當的有信心,不要說對方是三個人,就是多來十幾二十個,那對於邢月來說,那也是小菜一碟,所以對於他們四人的對戰,水蟒他們是一點都不擔心,

現在他們要做的就是,聽從邢月的指示,將慶同等人看好,不然他們有反擊的機會。

場中,只見三人將邢月圍在中間,並慢慢的向着邢月靠攏。

邢月將三人的動作,一一的收入眼中,最後又將目光鎖定在那麼最大塊頭的黑人身上。

咻!

將黑人鎖定之後,不等後面兩人有所動作,邢月的身體便猛的向着自己的目標襲了過去。

那名黑人看着邢月向着撲來,他的眼中充滿了不屑之色,而他的身軀也移動的意思,就這麼標直的站原地,連手都懶得擡一下。

看着對方動作,邢月卻是冷笑一身,不過想着自己現在是扮演的是羅俊的角色,所以他便將快要轟到對方身上拳頭上的力道不由減少了幾分。

嘭!

邢月那減了力道的拳頭,便混混的轟在對方的身上,及時邢月將力道減少了幾分,他那拳頭上力道還是相當的大,可在受了邢月的一拳黑人,臉上的表情依然沒有變過,他的臉上還是掛着及其不屑之色。

嘭!嘭!嘭!

看着對方的身體紋絲不動,邢月便用同樣的力道,在黑人的身上連續攻擊就幾拳,可效果依然不理想。

“哈哈…愚蠢之極,普通的攻擊是對他沒有用的。”看着在邢月轟出幾拳後,那站在後方的查爾斯便一臉大笑的對其說道。

“媽的,你要是在敢出聲,老子就開槍嘣了你。”在聽到查爾斯的大笑聲後,那本來就一臉不爽的毛牛,便將保險打開,怒視着的對着。

看着分分鐘就可能開槍的毛牛,查爾斯的冷汗瞬間就流了下來,然後很是聽話的閉上了嘴巴。

哼,在受了幾拳都先安無事的黑人,看着邢月,臉上的不屑之意笑的更濃,在邢月停下攻擊後,只見那黑人便伸出一隻手,在狠狠的拍了拍自己的胸部過後,眼神很是挑屑的對着邢月瞪了瞪。

“come om”

看着那一臉囂張挑屑自己的黑人,邢月的臉上並沒有半點怒氣,而就在他準備再次對着黑人出手時,他便感覺到來自身後的殺意,來不及多想,只見邢月雙腳猛的在地上一跺,他的整個人便騰空而起,身軀在半空一揚,以一個漂亮的後空翻,就躲過了背後的偷襲,

在穩穩的落在地上後,邢月的雙眼,便緊盯此時已經站在一起的三個人….. 看着邢月四人此時就這麼對立的站在,在場的其他人,都表情各異的安靜的看着他們幾人,查爾斯他們這邊,此刻臉上的表情,充滿了極度的憐憫與不屑之色,

而水蟒他們在看到邢月幾拳下去,那黑人依然相安無事的是時候,他們的臉上多少也浮現出來一些震驚與驚訝之色。只是讓他們不知道的是,邢月的那幾拳更本沒有出全力。

在對立片刻後,邢月的目光在三人的身上來回掃射了一下,便很快就鎖定了要下手的目標,而對方那三人,則一臉很是輕鬆的看着邢月,在他們想來,只要自己願意,他們可以分分鐘掐死對方。

嗖!

提着一口氣,邢月的身體在身後拖出道道殘影,單手握拳,就向着左邊那個身材相對比較矮小的對手閃了過去。 永恆的靜寂 而對於邢月的動作,那黑人和右邊的那名大漢根本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

這也許就是那些所謂高手的作風吧,或者可以這麼說,他們不屑出手。

左邊那名大漢,看着邢月向着自己握拳撲來,跟着多年的經驗來判斷,對方的拳頭一定是向着自己的面門轟來,在他微微一想後,他便踏前一步,將全身的力氣擊中在自己的右拳之上,準備和對方來個硬碰硬。

那名大漢出拳的速度也是相當的快,只是邢月的拳頭會跟他想的一樣,向着他的面門轟去嗎?

答案是否定,看着對方的動作,邢月卻是一聲冷笑,只見他那準備要轟出去的拳頭突然一收,身體並跟着一晃,便就躲開了那男人的拳頭,

由於自己全身的力道都集中在了右拳之上,而現在又一拳擊空,所以他的身體不由往前一晃,可畢竟他也不是吃素的,就在所有人都以他失去平衡的時候,他那往前踏出的腳,便重重的踩在了地上,穩穩的就將自己那微晃是身體給穩住,隨即身體一側就準回過身來尋找邢月的身影,

可就在這個時候,邢月的身體早已停好,也做足了準備,就在那對方回過身,還沒看清自己的面容時,他的膝蓋便狠狠的頂出,速度之快,簡直令人匪夷所思,

砰!

邢月這一膝蓋,便重重的砸在了那名大漢的雙腿之間。

“啊…”

被頂中蛋蛋後,那名大漢便傳出了一聲堪比殺豬般的慘叫聲,而他的雙手很是本能的就將蛋蛋給捂住,身體更是疼得都成了一個蝦米一樣,在他想來,什麼樣的疼痛,都比不上此時蛋蛋上所帶來的疼痛要來的那麼的慘烈與難忍。

看着對方彎下來的身軀,邢月便趁此機會,伸出雙手,一手抓住對方後腦勺,一手託着對方的下巴,在旁邊兩人還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就那麼使勁一擰。

咔嚓!

一聲清脆的響聲,便徹底響起在這安靜的倉庫,清晰的傳入場內所以有人的耳朵裏,那可是脖子斷裂之聲呀,爲什麼會這麼的好聽呢?

而那名大漢直到死去時,他的眼睛都始終瞪得老大,不可置信之意,依然盤踞在他眼神中,久久不成散去,他那魁梧的身體帶着不甘,便緩緩的倒了下去,

回過頭來,邢月那猶如死神般的眼睛,又再次的鎖定了剩下的兩人。

靜!

原本就比較寂靜的倉庫,此時感覺連呼吸聲都沒了,對於這種堪比秒殺的結果,在場的人是從來都沒想過,就連水蟒他們也不成想到過,他們雖然知道邢月很能打,可是沒想到卻這麼的變態,

“耶…”

管他變不變態,只要他變態,我們星月門才能走夠的更遠,在微微一想後,水蟒等人,便大聲的歡呼了起來。

而那查爾斯在看到這樣的結局後,他的嘴巴此時張成了一個大大的O型。這不可能,絕對不可能,他怎麼可能這麼厲害?雖然他有太多的不相信,可那躺在地上的屍體,卻是實打實擺在那裏。

站在一旁,目光始終沒有離開過邢月的慶同,此時在看到對方在秒殺了那名大漢後,他的眉頭不由微微一皺。這個人怎麼給我的感覺這麼熟悉,可從對方露出的眼睛來看,卻又不想他,這人到底是誰?一連串的疑問,瞬間在他的腦海裏形成,可在想了半響後,他沒有猜出對方到底是誰來。

“fuck”

見邢月在這麼快就將自己的同伴秒殺了後,那右邊的大漢,不由大罵一聲,不過他的臉上並沒有因爲同伴的死,而露出什麼悲情的表情,反之,他的這身fuck,好像是對着那死去的同伴所罵。

“我們一起將他解決掉。”在叫罵完之後,那名大漢便用着英文對着那黑人說到。

“好。”原本不想聯手的黑人,在看到查爾斯此時那混怒的表情後,那黑人便對着那大漢點了點道。

“殺….”

在得到黑人的同意之後,那名大漢便揮着拳頭,率先向着邢月撲了過去。

看着撲面而來大漢,邢月的身體不由快速的向着後面退着,如果是放在平時,邢月必定會大步迎上去,然後用着暴力將其擊斃,只是現在他不能,如果自己表現的太過強大,那到時慶同即使知道了自己是“羅俊”,那必定也會有猜疑之心,

更何況,那大漢的後面還跟着一個龐然大物,所以現在的他只能後退避讓。

“哼,想跑,豈能如你所願。”看着一直向後退的邢月,那大漢不由譏笑一聲,然後單腳一跺,身子就原地躍起,而他腳也同時在半空對着邢月提出。

嘭!

雙手交叉,用手臂將對方提出的一腳給防了下來,不過他的身體卻像斷了線的風箏一樣快速的向着後面倒飛而去,從表面來看,好像是被對方踢飛而出。

蹭!蹭!蹭!

在落地之後,邢月接着力道有向後面退了幾步,這才“勉強”的站穩了腳步,可在他剛剛一站穩之時,一股強大的拳風便從自己的左側襲來,邢月心中暗叫一聲,來的好!

就只見他的身體微微一動,對方的拳頭就已經轟到了他的背上,

嘭!

咬牙,忍着劇痛將背後的力道給頂了下來,只見原地而起,就向着不遠處的慶同飛去,只是在離對方還有一米來遠的時候,邢月將自己處於半空的身體強行一扭,一個側空翻,便將自己的身體停在地上,

是他,怎麼可能是他?羅俊。雖然只是模糊的看了一樣,但慶同便很快就認出了易容過後的面目,在認出“羅俊”之後,慶同又將目光看向了水蟒,不用想,他就將水蟒當成了馬大飛。

原來就在邢月在半空,翻轉的時候,他在不經意間,故意的將自己蒙着面的黑布給撩了起來,就是讓要慶同認出自己‘羅俊’的身份。他相信對方能輕易認出自己來。

在自己的目的達成後,邢月那在黑布下的面容,此時便掛起了一抹邪邪的笑容,只可惜沒有人能欣賞得到,他那邪魅般的面容…… 當慶同在認定這次的帶頭的人是“馬大飛”後,他並沒有立即指認出來,而是依然面無表情的站在原地,因爲他知道,如果自己此時站出來叫出對方的名字後,他敢保證“馬大飛”

會毫不猶豫的將自己抹殺掉,所以此時的他沒做任何的表示,既然已經知道了誰何人所爲,那失去的東西,必定會再次的找回來。

而此時在達成目的地的邢月,則依然要面對着眼前的麻煩,所以在一笑過後,無情的雙眼又繼續的鎖定着自己的對手。

要在不暴露自己的實力之下,又要解決掉對方兩人,對於此時的邢月來講確實有點麻煩,不過在微微一想後,他的眼中卻是燃起了熾熱的火焰,那是熊熊燃燒的戰火,

勇於挑戰、永不放棄,這是邢月的字典裏,永不抹去的八字真言,不管未來的路有多麼艱難的阻礙,不管未來的路有多麼強大的對手,在他的字典裏,沒有放棄的字眼兒,有的,那也只有剷平阻礙,踐踏對手,堅持自己的道路,就這麼一直走下去的信念。

嗖!

這次邢月便用以攻爲守的方式,身體一閃,便向着那大漢奔去,看着向着大漢奔去的邢月,查爾斯他們的臉上頓時又浮現出了那譏笑般的笑容,在他們想來,對方在受了一拳後,不想着逃,反之還敢主動攻擊,那不是在自尋死路,那是什麼。

對於場外人的表情,邢月不爲所動,他奔出的速度極快,眨眼之間,就來到那名大漢的跟前,沒有多餘的動作,對着他就是一拳,而那大漢看着邢月對着自己襲來的拳頭,他的臉上不由浮現出一抹殘忍的笑容,沒有閃躲之意,那大漢也快速的一拳轟出。

砰!

兩人的拳頭,便狠狠的撞在了一起,蹭!蹭!蹭!邢月連續後退了三步,才勉強的站穩了腳步,可就在他剛剛一穩住腳步的時候,那名大漢的身軀便欺身而下,又一拳對着邢月的面門轟來,

哼,見對方快速轟來的那一拳,邢月眼神一狠,便握緊拳頭,就對着對方的拳頭的迎了上去,砰!砰!砰!兩人就這麼用着蠻力,狠狠的揮着拳頭,而兩人每一次的對碰,邢月便都會想着後面退去幾步。

看着表面上已經站了上風的大漢,那名黑人便索性站在原地,根本沒有上去幫忙的意思,就這麼一臉大笑的看着兩人的互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