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若依還是臉色煞白的躺在牀上,旁邊的醫療設備就加了幾臺,勉強吊着一口氣。

Home - 未分類 - 柳若依還是臉色煞白的躺在牀上,旁邊的醫療設備就加了幾臺,勉強吊着一口氣。

“唉!”

林洛一陣憋屈,官方明明知道柳若依受的是精神創傷,卻弄些這種東西。

無疑就是想做的好看一點。

實質性的用處根本就沒有多大。

若只是外傷,他早就自己治好若依了。

他一揮手,將房門關閉。

望着柳若依蒼白的臉龐,不免一陣心疼。

“不會有事的。”

他輕輕撫摸了一下柳若依的臉龐,將五行血點綴在四周。

其實這種治療也就類似於巫術陣法。

他已經接受了靈巫窟的傳承,專門學習了這點,操控的倒也熟練。

按照傳承之中的說法。

柳若依至今昏迷不醒的原因是她的腦袋中有靈巫窟巫術留下的‘靈’。

‘靈’這個東西,相當於傳統說法中的‘魂’。

腦袋中植入了別人的‘魂’,自然無法恢復。

而治療的方法就是藉助五行血佈置的簡陋巫陣,祛除掉柳若依腦中的‘靈’。

關於‘巫術’,林洛瞭解的還是很少。

五行血也是非常的神奇,他用精神力催動五行血佈置的巫陣之後。

血液緩緩蒸發,化爲猩紅霧氣浮在柳若依的上方。

猩紅霧氣就像是一隻大手,在牽引着什麼東西。

柳若依的柳眉忽然緊蹙,痛苦的表情浮現。

猩紅霧氣一陣顫動。

林洛心中憂愁,卻只能繼續維持五行血巫陣。

好在柳若依的臉色又漸漸緩和下來,逐漸變得舒暢,面色也開始紅潤。

猩紅霧氣則是逐漸消散。

“成功了?”林洛欣喜。

直到猩紅霧氣徹底散去,他纔敢撤去巫陣。

他伸手握住柳若依的手腕,柳若依的確在逐漸好轉。

看來靈巫窟祕術留下的創傷已經祛除。

只是柳若依的身子依舊很虛弱,猶如風中燭火,搖搖欲墜。

好在他就準備了恢復用的東西。

在藥巫窟百草園他就購置了諸多珍貴藥草,就是爲了此刻派上用場。

基地裏面工具倒是齊全,他熬了藥,喂柳若依喝下。

柳若依的手指輕輕動了一下,旋即緩緩睜開雙眼。

“洛!”

一睜開眼,映入眼簾的便是林洛。

柳若依還以爲自己在做夢,記憶緩緩涌現。

她記得自己應官方要求審判一個犯人,結果被什麼東西擊中了腦袋,然後就失去了意識。

“原來只要這樣就可以見到洛嗎?”她喃喃道。

“傻妮子,說什麼呢。”林洛一陣心疼。

柳若依艱難的擡起手,摸了摸林洛的臉頰,這不是做夢,也不是天堂。

“我不是和你說過嗎?好好待在柳叔身邊,不準離開。”林洛輕聲道。

對待此刻的柳若依,他就像是父母面對犯錯之後自己受傷的熊孩子。

想要責怪,卻又心疼不已。

“可是……我想見你。”柳若依回道。

她的世界依舊如此。

林洛就是她世界的中心。

……

“下次不準了!”

面對柳若依這般心性,林洛又能如何,除了心疼與無奈,還這能責怪不成?

“下次你還要離開我這麼久嗎?”柳若依聲音輕柔,乏着楚楚可憐之意。

儘管林洛多次和柳若依說過,這個世界不能兩個人。

自己也有許多事情要做,不能事事都帶着她。

柳若依表示理解,但心中的念想卻沒有任何改變。

林洛此刻也不好說那些話,生怕傷害了柳若依的心,只能輕聲道:“不會了。”

柳若依蒼白的俏臉上這才浮現出一抹笑容。

“洛,你真好。”

林洛心中思緒萬千。

柳若依的特殊性,讓他的心愈加紛亂,不知該如何處理。

換做其他人,他能狠心斬斷關係。

可柳若依,他完全不忍心說半句狠話。

只是世間哪有永遠,他和柳若依分離的時刻絕不止於此。

眼前所說,只不過是對她的安慰罷了。 柳若依恢復之後。

林洛總算清閒了一些時日。

儘管有若依這個黏人精在,但生活依舊十分愜意。

葬元劫 只不過,他知道,愜意的日子不會太久。

在年前的倒數第十天,林洛終於收到了華南指揮使的信息。

神祕拍賣會將在五天之後舉行。

收到消息之後,林洛又是激動又是緊張。

激動的是他終於可以見到心心念唸的那個人了,緊張的是面對溫蘭背後的龐大勢力。

他能做什麼?

見到溫蘭他能把她帶出來嗎?

兩人最後可以走到哪一步?

一切都尚未可知,林洛只能拼盡全力。

他知道他的每一份努力都能讓自己離溫蘭更近一步。

不管未來,至少不能留下遺憾。

京都城,那個讓世人羨慕的地方,武者們趨之若鶩的聖地。

林洛腦海中閃過萬千景象,真正的京都城究竟如何,是他想象不到的。

世人眼中的京都城永遠只是它的冰山一角。

此去京都城,林洛必須要做好十足準備。

每一份力量他都要動用起來。

他拿出電話撥通了一個號碼。

拍賣會之前,他還有一件無比重要的事情要做。

如果這件事能成的話,或許對於此行是一個極大的助力。

此事便是九星藥師的考覈。

九星藥師的地位很重,如果能通過九星藥師考覈,他將得到整個藥巫窟的支持。

雲八窟同仇敵愾。

他得到藥巫窟的支持,多少雲八窟其他七窟也會受到影響。

這份助力至關重要。

“藥沉,我這邊準備妥當了。明日就會前往京都城,麻煩你稟告藥王一聲。”

林洛無法直接聯繫到藥王,只能讓藥沉轉告。

他相信藥王收到消息會很快趕到的。

自己能否成就九星藥師這件事,或許藥王比自己更爲關心。

“你準備前往京都了?”藥沉喜悅中帶着激動,連道:“我這就稟告族長。”

掛了電話。

林洛坐在牀上,靜候消息。

今天的寧靜過後,接下來自己迎接或將是狂風暴雨。

“洛,你又要走了嗎?”

門外,柳若依不知何時站在了門口。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