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此時,一身鳳袍的女子在宮女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Home - 未分類 - 就在此時,一身鳳袍的女子在宮女的陪同下走了過來。

珈藍滿心好奇的想要知道是誰能夠嫁給星辰那麼好的男子,便轉頭朝著女子看去,這一看,珈藍就石化在了原地……

天雷滾滾,把珈藍雷了個外焦里嫩!

怎麼回事,怎麼會是她?

世界玄幻了,她先是看到了死去的鳳千羽,再來居然看到了她要嫁給星辰,那麼鳳凰炎呢?

只見她微笑著,優雅的走進了大殿!

珈藍愣在原地,想要進去,卻怎麼也移動不了腳步,眼神茫然的看著大殿,呢喃道,「怎麼會這樣?」 她愛的是鳳凰炎啊,為什麼會嫁給星辰?

太多太多的疑問讓珈藍不解,然而,就在珈藍沒有思考過來的時候,她眼前一黑,再次醒來的時候卻是在一個房間裡面,她一身紅色的嫁衣,毫無生命氣息的躺在那裡,緊接著,一身月牙衣袍的無心走了進來。

等走到她面前的時候,珈藍清楚的看到無心把他自己的力量源源不斷的輸進她的身體裡面……

只是,幾次輸入都沒有用,無心到最後也就放棄了!

珈藍看到,無心再次看了躺著的她一眼就離開了房間,隨即往外面走去。

就在無心離開之後,躺著的她刷的一下睜開了眼睛,黑色的魔氣在身邊聚集,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看到那樣的笑容,珈藍微微蹙眉,這不像她啊……

就在珈藍準備轉身離開的時候,忽然眼前一黑,再次醒來的時候,睜開眼睛,看到的卻是鳳凰炎的面容!

「炎,這是哪裡?」

珈藍沒有在水府裡面住過,也沒有到水無殤的房間裡面來過,自然也不知道這裡就是水府!

「這是水家,是水無殤的房間。」鳳凰炎溫柔的說道,「好些了嗎?」

「嗯。」珈藍點點頭,說道,「好多了。」

她現在身體也不像之前那麼難受了,看來她昏迷的時候,炎有給她吃丹藥……

得知了自己在什麼地方,珈藍就想起了剛才看到的事情,不由得疑惑了起來。

到最後珈藍都想不通那是怎麼一回事情,所以也就沒有再去多想,畢竟只是一場夢而已……

「把這個吃下去。」就在珈藍想事情的時候,鳳凰炎拿出了一枚紫色的丹藥放到了珈藍的手裡。

珈藍見此,拿過丹藥就吃了下去。

吃下丹藥的一瞬間,珈藍就感覺到一股暖流從丹田之處向四肢百骸而去,原本有些冷的身體逐漸緩和了起來。

感受到這一變化,珈藍的嘴角微微上揚,勾起了一抹好看的弧度,看著鳳凰炎問道,「你怎麼會出現在魔界?」

現在想想,在卡羅家族的時候,多亞口中的外面那位就是他吧……

只是她出來之後,還沒有看清楚就暈過去了,著實失敗啊!

聽著珈藍的問題,鳳凰炎蹙眉說道,「從極北之地回來之後,知道你來了魔界,我就來了。」珈藍聞言,心中暖暖的,似乎是想到了什麼,珈藍的表情變的嚴肅起來,對著鳳凰炎說道,「炎,無心契約了噬月魔獸髦。」

聽著珈藍的話,鳳凰炎並不震驚,他已經契約了金翅鳳凰,無心契約噬月魔獸也不奇怪。

「珈藍,離無心遠一點。」想起無心說過的話,鳳凰炎很擔心。

「嗯。」珈藍點點頭,沒有說話,她本來也不想靠近無心,只是,夢裡的事情有點奇怪……

「等你傷好一些,我們就去鬼界吧。」鳳凰炎笑著說道。

「去鬼界?」珈藍呢喃一句,看著鳳凰炎問道,「去鬼界幹什麼?」

他是神,她是魔,不管是什麼,鬼界都不歡迎他們吧…… 「去鬼界取一樣東西。」鳳凰炎淺笑著說道。

珈藍聞言,點點頭,沒有在問是什麼東西。

如果炎想她知道的話,自然會告訴她,他不想她知道,說明有他的原因,不管是什麼原因,她都選擇相信他!

結束要去鬼界的話題之後,珈藍看了看四周,想起水千江對她說過的那些話,她可不相信水千江會那麼好心的讓她住在這裡。

一旁的鳳凰炎看著珈藍蹙眉的樣子,伸出手,摸摸她的頭,說道,「已經沒事了。」

「難道你殺了他?」 傾盡餘生去愛你 珈藍有些錯愕的問道。

以鳳凰炎的性格,殺了水千江不是什麼不可能的事情……

搖搖頭,鳳凰炎才說道,「沒有,只不過毀了他的丹田!」

珈藍嘴角一抽,眉眼彎彎的笑了起來,對著鳳凰炎說道,「謝謝。」

她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她的關係,炎不會對付水千江,他這是在為她報仇,而沒有殺水千江,想來是因為大哥的原因,他考慮到了她在意大哥,所以才沒有殺他!

能有一個人如此懂她的想法,她還要求什麼?

就在兩人聊天的時候,蕭玲從外面走了進來,走到珈藍的床邊,蕭玲低下頭,對著珈藍說道,「藍兒,娘對不起你。」

珈藍見此,笑著說道,「娘,你不用給我說對不起。」

她知道,她知道娘一直都是喜歡她的,而且這些事情娘也不知道,沒必要和她說對不起!

蕭玲抬起頭,對著珈藍說道,「藍兒,不如留在水家吧,讓娘好好照顧你。」

珈藍聞言,抿著唇,沒有說話。

蕭玲見此,以為珈藍還在擔心水千江會傷害她的事情,便急忙說道,「珈藍,你放心吧,你爹他已經沒有辦法能傷害你了。」

「我知道。」珈藍看著蕭玲微微一笑,有些抱歉的說道,「娘,我不可能一直留在魔界,我還有我的事情要做。」

聽著珈藍這麼說,蕭玲笑了起來,就像是早就知道答案了一樣,伸出手摸摸珈藍的頭,溫柔的說道,「既然如此,娘不強求去,能下床嗎?」

她是看著鳳凰炎抱著珈藍回來的……

「沒問題。」珈藍點點頭。

她不會因為這麼一點傷連路都走不了,沒有脆弱到那種地步。

「那麼等一會到大廳來吃飯吧。」蕭玲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本來出了這種事情,大家都是沒有什麼胃口的,她本想把食物送到藍兒這邊來,但是殤兒說就在大廳吃,她也只能來喊藍兒了!

走到門口的時候,蕭玲回頭看了一眼。

她很清楚哪個男人很愛藍兒,藍兒跟他在一起,她也放心了……

大廳裡面,水綾羅彷彿沒事人一般到了大廳,在看到滿桌子的菜和坐在那裡的蕭玲時,水綾羅快步走了過去,對著蕭玲說道,「娘,我餓了,我們什麼時候吃飯啊?」

蕭玲抬起頭,看了看水綾羅,說道,「我會讓后廚給你做些吃的送到你的院子去,你先回去等著吧。」

——-

大家有沒有什麼預感,來,把票票都砸向墨羽吧,還有留言,也不能少哦,求推薦,求留言,求月票,大愛你們,謝謝你們一直以來的支持,墨羽都知道,不管是留言,打賞,月票,推薦票票,墨羽都看在眼裡! 聽完蕭玲的話,水綾羅只覺得一陣怒火在心底燒了起來,卻沒有馬上發作,而是隱忍著。

「娘,這裡不是有這麼多吃的嗎?為什麼還要后廚特地做,那多麻煩,就在這裡吃就好了。」

蕭玲聞言,看了她一眼,隨後說道,「藍兒等一下要過來吃,你那麼對她,我怕她看到你吃不下飯,所以你先回去吧。」

上次水綾羅在水無殤的別院對珈藍說的那些話,水無殤都有跟蕭玲說。

蕭玲本身就喜歡珈藍,加上珈藍這麼多年一直在外面受苦,所以蕭玲難免會偏向珈藍一些……

「娘,你什麼意思?難道只有她才是你女兒嗎?」水綾羅雖然生氣,卻還是平靜的問道。

「綾羅,你從小到大受盡了寵愛,珈藍第一次回來的時候你那麼說她,我可以念在你是一時間難以接受,不懂事才會那麼說,可你居然在珈藍在殤兒的地方住的時候,你還跑去辱罵珈藍,等一下藍兒坐在桌子上,難免你不會對她惡言相向,所以你還是回你自己的院子去。」

聽著蕭玲說出來的話,水綾羅本身就是個火爆脾氣,欺軟怕硬的人。

「本來就是,她當初為什麼不幹脆死在外面,還回來做什麼,你難道沒看出來她就是個狐狸精嗎?那麼多的男人圍著她轉,還有你,你是不是一直都把我當作她在疼愛,你,大哥,喜歡的不都是她嗎?就連我看到大哥那塊玉佩說我也想要的時候,你都不給,她的身上卻有一塊,我就是恨她,恨不得她馬上死掉。」

「啪——!」

水綾羅錯愕的站在原地,直到臉頰上面傳來火辣辣的疼痛感,才反應了過來。

左手撫上左邊的臉頰,水綾羅的眼裡有淚水凝聚,微微泛紅的眼眸看著蕭玲,不敢相信的說道,「你打我,你居然為她打我。」

蕭玲看著她嘆息一聲,許久才說道,「我打你,打的是我這些年沒有管你,讓你變成了現在的樣子,刁蠻跋扈,口不擇言。」

「我刁蠻跋扈?」像是聽到了什麼笑話一樣,水綾羅笑了起來,說道,「我是水家的嫡出小姐,就算是刁蠻跋扈又如何?」

蕭玲搖頭,看著水綾羅的眼眸變的陌生了起來,這些年她到底教了一個什麼樣的女兒出來?

「來人。」蕭玲冷漠的對著外面喊了一聲。

沒一會,兩名護衛就走了進來。

「主母!」兩人恭敬的喊了一聲。

蕭玲指了指水綾羅,對著兩人說道,「把小姐帶回去,看著她,不准她出院子一步。」

「憑什麼?」水綾羅怒吼道,「你憑什麼這麼對我?」

「憑什麼?」蕭玲不答反問,「那你又憑什麼對藍兒那樣?」

不在管水綾羅,蕭玲算了一下時間,起床換衣洗簌,這個時間藍兒也該過來了,隨即對著兩名護衛說道,「把人帶回去吧。」

水綾羅本來還想掙扎,奈何根本不是那兩名護衛的對手……

「回自己的院子裡面好好反省一下。」蕭玲說完,就轉過身去,不在看水綾羅! 掙脫不了護衛,水綾羅憤怒的說道,「爹現在沒有本事對付你們了,你們就這麼對我,我恨你們。」

蕭玲揮揮手,沒有說話。

那些護衛見此,也不在停留,帶著水綾羅快速離開了大廳。

等所有的人走了以後,蕭玲才嘆息一聲走了出去。

走到大廳門口的時候,蕭玲對著一名丫鬟說道,「去后廚吩咐一下,讓他們做些羅兒喜歡吃的菜送過去。」

那名丫鬟聞言,恭敬點點頭,說道,「是。」

才吩咐完丫鬟,珈藍和鳳凰炎還有多多亞就走了過來。

「娘。」珈藍看著蕭玲,喊了一聲。

蕭玲點點頭,笑著說道,「飯菜已經準備好了,快進去吧。」

多亞和鳳凰炎兩人都沒有說話,卻還是點了點頭,算是打過招呼……

等走近大廳以後,珈藍看著滿桌子色香味具全的菜肴,臉上浮現出了一抹大大的笑容。

看著珈藍的樣子,多亞嘴角微微一抽,說道,「難道你最近都沒怎麼吃飯嗎?」

「不是啊。」珈藍回頭看著多亞說道,「像你這種不食人間煙火的精靈是不會知道美食的誘惑力。」

多亞偏過頭,不在和珈藍亂扯,卻突然間想到了那天勾憶反應出來的畫面,不由得嘴角再次一抽。

當時急著找珈藍,也沒去管那件事情,現在有時間了,他才想起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