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人嚴寬當然認識,他便是費朝元的長子,這一代方圓數百里內最有名的天才青年,二十七歲突破武師大圓滿,不料僅僅三年時間他竟然又突破到了武將階別,這是怎麼修煉的?此時嚴寬的心裏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這麼年輕的一個初級武將,就是整個白雲城乃至整個雲雨帝國也是並不多見……

Home - 未分類 - 這人嚴寬當然認識,他便是費朝元的長子,這一代方圓數百里內最有名的天才青年,二十七歲突破武師大圓滿,不料僅僅三年時間他竟然又突破到了武將階別,這是怎麼修煉的?此時嚴寬的心裏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這麼年輕的一個初級武將,就是整個白雲城乃至整個雲雨帝國也是並不多見……

“怎麼樣?嚴城主,給犬子奉上一份推薦函,我便可保你嚴家百年安寧!哈哈…”費朝元一臉鄙夷的大笑道。

(第五更送上,下週前三天在首頁《武神傲天》會有一個圖片推薦,希望大家在這新書期最後的幾天時間裏幫我再加把勁,多給我投點花花啊,在此先謝謝大家了!) 第155章 嚴城風雲之血濺五步

“哼…我嚴家舍全族之力就算拼得滅族也不會要你費家的保護!”嚴寬說着便就一拳朝着平臺之上的費朝元轟了過去。

“哼,不識擡舉!”費朝元一聲冷哼,便就對着嚴寬衝了過去。

兩方人馬見這二人動起了手便也跟着大打出手。

嚴城嚴家本來就有武將階彆強者八人,算上嚴城其他各大門派的武將強者也是有着十五六人,這些人歷來在嚴城與費城的爭鬥中都沒少出力,若是對上別人這些人或許還會袖手旁觀,可是要說和費城打,這些各大門派的人絕不會有半點含糊,因爲一直以來由於嚴家與費家的恩怨,兩城之間的無關民衆也是積怨頗深。

此時看見費城的人都已經欺負到自己家門口來了,那些人當然不會多說二話,毫不猶豫的一個個都衝了上去。

“嘭…”

“咚…”

“啊…”

……….

一時間本來一片歡樂祥和的嚴家廣場,頃刻間便就變成了人間地獄,四處都充斥着哭喊聲,慘叫聲…好不熱鬧。

“嘿嘿…打吧,打死一個少一個…”秦飛望着嚴加廣場的戰圈,一臉激動的笑道。

“秦少俠,怎麼辦,我們幫不幫?”陸天明望着逐漸落入下風的嚴城陣營,有些忐忑的問道。

“嘿嘿…別急嘛,再等等!”秦飛當然知道陸天明是在擔心什麼。若是此時衝下去幫嚴家的話,那麼無疑嚴家方面立刻就會以壓倒性的優勢將費家衆人趕出嚴城,不過這卻並不是秦飛想看到的結果。

“萬一嚴城的衆武將強者被他們全部打垮了,屆時我們再出手的話,我們的壓力將會大上不少啊!”陸天明有些不明所以的問道。

“嘿嘿…嚴城與費城目前尚還有一戰之力,若是我們現在就下去幫助嚴城,嚴城絕對不會領我們太大的情,可是如果待嚴城衆人全部都淪爲階下囚之時,到時我們再出面,那結果可就大不一樣了!”秦飛微微一笑,眼中閃過一抹不易被人察覺的狡猾之色。

“嗯,的確如此,秦少俠英明!”陸天明這才知道秦飛的如意算盤原來是這樣打着的,不過只見陸天明眉頭一皺似是又想到了什麼:“可是,對方有一名高級武將的強者,我們這邊怕是…”

“嘿嘿…放心吧,等下他就交給我了,對付他我還是有着一些把握的。”秦飛笑道:“大家都屏住呼吸,藏覓好身形,千萬別被他們發現了!”

“明白!”陸天明恭敬的答應一聲,而後向着閣樓的另一面屋頂貓着腰行去。根據剛纔的一系列觀察,他的心裏對於秦飛更是高看了幾分,此時他對於秦飛的評價只有十六個字:殺伐果斷,思維敏捷,聰慧過人,極度危險。

“哈哈…嚴寬,今日便就是你的死期!”一番激戰之後,衆人突然聽見費朝元的一聲冷笑。

緊接着,只聽見“嘭”的一聲,便是見到那嚴寬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跌落在廣場之上。

“噗…”

嚴寬口中噴出一大口鮮血,臉色頓時變得蒼白的毫無血色,此時只見他的眼睛冷冷的瞪着平臺之上的費朝元,若是他的眼神能夠殺人的話,估計就這一瞬間那費朝元已經死了千百次了。

“爹,您沒事吧?”一名中年大漢衝到嚴寬的身旁扶起他,有些激動的叫道。

隨着嚴寬的戰敗,此時廣場之上的兩方人馬也都停止了打鬥,畢竟最強的戰圈已經決出了勝負,這場仗便就已經無需再打了。

“老傢伙,現在幫我寫一封推薦函還來得及!” 玄幻之葬天神帝 那位名叫費化的青年男子緩步走到嚴寬的身前,冷冷的說道。

“哼…我和你拼了!”抱着嚴寬的中年大漢轉身一掌便就對着費化劈了過去,可是他那武師大圓滿的境界又豈是費化這個初級武將的對手。

“哼!”

只聽見一聲冷哼,那中年大漢便就被費化一掌打得倒栽出去,在地上滾了三四丈遠才停下來,赫然一看已然成了一具冰冷的屍體。

“孩子!”

嚴寬雙眼冒着熊熊的怒火,歇斯底里的吼道:“你們費家所有人…都不得好死!”

“哈哈…老傢伙,你就別再叫了,若是你今日不給我雙手呈上一封推薦函,我現在便就可以讓你們嚴家所有人都不得好死!哈哈…”費化仰天長笑道。

“哼…欺負一個老人家算什麼本事?”就在費化的笑聲還未落下之際,天空之中傳來了一聲冷哼之聲。

聲音剛落,秦飛的身影便就出現在了嚴寬的身旁。

“嚴城主,您老沒事吧,實在是不好意思,在下來晚了,讓您老受苦了!”秦飛扶起嚴寬一臉慚愧的說道。

“你?你…”

“嚴城主,有什麼事待我先幫你打退了這些狗賊且再說不遲!”嚴寬一句話還未說出口,便就被秦飛給堵了回去。

“小子,你是什麼人?”費化有些狐疑地望着秦飛。

“哼,你叫廢話是吧?你的廢話太多了,這裏沒有你說話的份!叫你那不是廢話的老爹過來和我說話!”秦飛看也不看費化一眼,一臉不屑的說道。

“轟…”

就在秦飛的話音剛落,不曾想他的身後便就傳來了一陣破空之聲,秦飛不用看都知道那是有人在偷襲。

“哼…”

秦飛冷哼一聲,一把扯出身後用布包裹住的雷鳴神劍,一下躍上了天空。

“嗡嗡…”

只見他身在空中一抖手中的雷鳴神劍,劍上所包裹着布條立刻化爲灰燼,衆人只感覺到眼前一片耀眼的寒芒一閃,便就聽見了一陣利劍出鞘的“嗡鳴”之聲。

“唰…”

一抹耀眼的寒芒劃破天際之後,天空之中便就傳來了一聲慘叫。

“啊?”

衆人定睛一看,先前還飛揚跋扈活蹦亂跳的費朝元此時竟是已經身首異處。

靜…

先前還吵鬧不堪的廣場頃刻間變得死一樣的寂靜,靜的只能夠聽得到衆人沉重的呼吸聲。所有在場的人均是呆若木雞般的望着天空之上的年輕人,心裏除了震驚便是忌憚,若說這些人是忌憚這名年輕人,還不如說是忌憚他手中的那把泛着刺眼寒芒的五尺長劍。

寒芒一閃,一名高級武將便就血濺五步,身首異處,這是什麼劍?這是在場大多數人此時心裏都在考慮的問題。

“爹…”終於這種寂靜在持續了十數息後,被一臉驚愕之色的費化所打破。

“嚴城主,您想怎麼處置他們?”秦飛看也不看在場衆人一臉敬畏的望着他的眼神,只是淡淡的對着盤腿坐在地上的嚴寬說道。

“哼…我和你拼了!”費化一聲大喝便就對着秦飛連續的擊出了三掌,每一掌都是攜帶着一股強悍的元力迅猛的衝向了秦飛。

“殺…爲嚴城主報仇!”這邊費化剛剛出手,從秦飛的前後左右均是響起了一陣喊殺聲,頓時上十股凌厲的勁風從秦飛的四面八方向他襲來。

(今日第一更,今天下午開始我在首頁將會有個圖片推薦,希望大家一起多支持我啊,幫我衝到新書榜前十五去) 第156章 嚴城風雲之雙簧

“少俠,小心!”嚴寬強忍着身體的痛楚緊張的大叫道。

“殺…”

“殺…”

“殺…”

……

就在嚴寬的話音剛落,從嚴家周圍四面八方均是響起了一連串的喊殺之聲,憑他們震天吼的聲音便就聽得出來這些人個個都是武將階別的高手,眨眼間嚴家廣場的上空便就又多處了上十名武將強者。

“嘭…嘭…嘭…”

只聽見一連串的爆炸聲後,攻擊秦飛的上十個威力強悍的元力氣旋均是在秦飛身體數丈之外凌空爆炸。

這上十個元力氣旋的爆炸皆是帶出一陣陣極其強悍的衝擊波,只是身在其中的秦飛當然不會傻傻的等着這些衝擊波來衝擊自己,此時他早已穩穩的站在了平臺之上。

“唰唰唰…”秦飛帶來的上十名武將強者也是全部來到了平臺之上。

“屬下參加少爺!”

十餘名武將強者均是單膝跪地齊齊地拜倒在秦飛身前。

“呵呵…大家免禮!”秦飛單手背在身後,一隻手隨意一甩,淡淡的說道,這樣子倒是頗有一番上位者的風範。

“謝少爺!”

“將這些什麼費家帶來的龜孫子們給我全部拿下!”

“是!”

秦飛與衆武將表演的這一幕,看得嚴家與費家衆人均是目瞪口呆,此時大家都在猜測着這年輕人到底是什麼身份,爲何能令這麼多的武將強者對其如此尊敬,並且看這樣子,好像這些武將在他的跟前地位都是極其卑微一般,這就是一般的二級三級的城主也不會有這樣的待遇,莫非他是某個四級城市掌權者的公子?

上十名武將答應一聲,便就紛紛向着衆費家強者衝去,一時間一場大戰又頃刻上演。

這邊嚴家方面見自己這一方一下來了這麼多的武將強者,頓時軍心大振,很多先前受了傷的武將又都飛上天空與費家帶來的人戰在一起,先前所受的一些窩囊氣此時一下全部爆發出來,一個個都是用的不要命的打法,打得費家上十名武將沒有堅持五分鐘的時間,便就全部抱頭鼠竄。

不過儘管他們當中的一些人跑的很快,可是還是被秦飛與嚴家一方的衆人“留”下了大半的武將強者,近二十名武將強者真正逃掉的不到八人。

唯一令秦飛覺得有些遺憾的是那費化竟然溜走了,不過說到底與他其實也沒有什麼深仇大恨,所以秦飛也就並沒有往心裏去。

衆人將所有來犯之敵該殺的殺,該綁的綁,一切都處理妥當之後,嚴寬帶領着衆嚴家族人及嚴城各路英豪對着站在平臺之上的秦飛齊聲大叫道:

“謝少俠救命之恩!”

“呵呵…大家客氣了!”秦飛微微笑道。

“少俠,今日大恩老夫沒齒難忘,若是以後少俠有何用得到我嚴家之處,請少俠儘管開口!”嚴寬雙手抱拳對着秦飛恭敬的說道。

“呵呵…小事一樁,何足掛齒?”秦飛淡淡的笑道。

“少俠,此地並非說話之地,走,且待我準備幾桌酒菜,我們邊吃邊聊,希望少俠與衆位英雄賞光,也算讓我略盡地主之誼!”嚴寬一臉期待的說道,在他看來若是能夠與這種身份的青年才俊交好,以後自己嚴家的實力便就如日中天了。

“呵呵…這…你們的意思呢?”秦飛扭頭對着身後的那些武將強者笑道。

“全憑少爺吩咐!”

“呵呵…那便打擾嚴城主了!”秦飛似是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

“少俠這是說的哪裏的話,你們救了我嚴城上下上百口人的性命,可以說我嚴城都是你救下來的,以後我嚴城便就是少俠的半個家,少俠若是何時有用得着我嚴城的地方,只要您託人捎句話,我嚴城上下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呵呵…嚴城主真是言重了!”

“少俠,諸位英雄,你們請!”嚴寬終於不再羅嗦伸手在前面爲秦飛等人引路。

一干人來到嚴城城主大殿之上,擺了四五桌酒席,一番海吃海喝之後,七拉八扯的在快走的時候,秦飛才終於找到機會說正事。

“在下還有一些事情需要趕快處理,今晚實在是不能留宿嚴城了!”秦飛一臉無奈的說道。

“哦?少俠所說的事情所爲何事,不知老朽是否能夠幫得上忙?”嚴寬一臉期待的表情,臉上寫滿了認真。

“這…”秦飛欲言又止。

陸天明見狀趕緊在旁邊搶答道: “一月之後便是白雲宗入室弟子的選拔賽,我們少爺也想去玩玩,可是苦於現在還未湊齊那十封推薦函,所以我們要急着去幫他尋找推薦函去,因此的確是不便久留了!”

“哦?這推薦函我們每座城池都有機會推薦,不知少俠是否看得起我嚴城的推薦函?”嚴寬有些興奮的說道,這可是個千載難逢的機會,自己一定要把握好。

“呵呵…我們少爺是想找十份至少二級城市以上的推薦函,所以…”陸天明一臉嚴肅的說道,只是他的話音未落,便就被秦飛給打斷了。

“唉!!!嚴城雖然並非是二級以上的城池,不過我們與嚴城主今日一見也算是一種緣分,只要嚴城主不嫌麻煩的話,一級城市的推薦函其實又有何不可?”秦飛故作一臉怒容,輕叱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