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旭知道許純正在氣頭上,所以沒有跟她一般見識,轉頭對李秀寧說道:“秀寧,顧安悅去了那麼久也沒有回來,你去看看,不要出事了。”

Home - 未分類 - 溫旭知道許純正在氣頭上,所以沒有跟她一般見識,轉頭對李秀寧說道:“秀寧,顧安悅去了那麼久也沒有回來,你去看看,不要出事了。”

“喲,心疼了?秀寧,我們倆繼續喝酒,他要去看就自己去,天下哪有這麼多意外。”許純瞪着眼睛朝溫旭諷刺道。

溫旭以爲憑着李秀寧跟顧安悅的關係,會去廁所看一下顧安悅,沒想到李秀寧卻搖了搖頭,舉起酒杯跟許純喝起酒來。

溫旭見李秀寧不打算去看,又知道夏雨薇與顧安悅的關係向來不好,所以只好自己站了起來,從廁所的方向走了過去。

“哼!”正喝着酒的許純和李秀寧看到溫旭走出門,不約而同地冷哼了一聲,而夏雨薇則奇怪地看了兩人一眼,默默地思索着什麼。

溫旭走到門口就看到醉醺醺的顧安悅正倚在衛生間外面的洗手池上,旁邊則有一對男女。女的不認識,只是看起來像一個學生;溫旭倒認識那個男的,就是顧安悅的前男友許強。相比於前段時間,這個傢伙又萎靡了許多。

這廢材就這身體,居然還學別人泡在酒色裏,溫旭的臉上泛起鄙視的神色。

“顧安悅,你那個窮小子不要你了吧?”許強得意地笑道,“你還是跟我吧,我不介意收你當情人。”

溫旭看了一下許強旁邊那個女人的表情,她聽到許強的話,臉上不禁泛起一抹鄙視的神色,雖然只是一眨眼的事。沒錯,是鄙視,而不是不滿或者吃醋。

看來,這個女生也只是把他當成了凱子,溫旭淡淡地笑了笑,不過話又說回來,他除了當一個被人釣的凱子,還真沒有適合他的角色。

權傾天下:霸道女帝 溫旭原本以爲顧安悅聽了許強的話,會一巴掌扇到對方的臉上。可是,顧安悅沒有這麼做,她只是朝着許強悽慘地一笑,再也沒有其他的表情。

看到顧安悅痛苦的樣子,其他男生或許會慚愧,但腦殘的許強卻當成了顧安悅對自己的默許,心中頓時大喜,雖然顧安悅曾經背叛了他,但她的美貌還是讓他心馳神往,恨不得真正地做她一回男人。

想到這裏,許強按捺不住心裏的**,擡手就要去抓顧安悅的香肩。

顧安悅眼見許強的手伸過來,也不知道哪裏來的這麼大力氣,順勢一把將許強推到了地上。

這時,附近剛好有其他的客人。他們正好看到了許強一屁股坐到地上的樣子,臉上都露出了鄙視的笑意。

許強見顧安悅居然敢在衆人面前把自己的面子掃了,頓時大怒,一把從地上爬了起來,揮起巴掌就要去扇顧安悅的耳光。

“臭**,老子給臉不要臉!”許強一邊罵道,一邊用盡力氣朝顧安悅扇了過去,並沒有因爲對方是一個女孩兒,而有絲毫的鬆勁。

顧安悅卻像是沒看見一樣,居然沒拿手去擋,只是默默地閉上了眼睛。

許多人都不忍看到這一幕,紛紛閉上了眼睛或者把腦袋轉向了另一邊,默默地在心裏爲顧安悅祈禱。不過,他們也沒有想去幫顧安悅,他們只習慣於圍觀。

“你連女人都打,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如果我是你,早就去跳護城河了。”溫旭鬼魅的身影果斷地擋在了顧安悅的前方,一把抓住了許強的手腕讓他動彈不得。

顧安悅悽慘的笑容中終於綻放出了一縷久違的陽光。剛纔,她沒有擋,一方面是對許強的絕望,悔恨自己怎麼會愛上這樣一個男人;一方面則是對溫旭的期待,看他能不能像救世主一般,降臨在自己的面前,保護自己。

雖然溫旭來得比較慢,但究竟是來了,顧安悅的臉上雖然有嗔怨的表情,但心裏還是很高興。至少,他的心裏還是有我。

溫旭可不知道顧安悅想了這麼多,只是見她沒有受傷,這才鬆了一口氣,朝她問道:“你喝了酒不礙事吧?”

“我沒事,只是有點頭暈而已。”經過剛纔的事,顧安悅體內的酒精差不多都已經化作一身冷汗,揮發出去了,所以此時比剛纔更加清醒。

“有點頭暈就吃了飯回學校休息,下回不要再這麼逞能了。”溫旭嚴肅地說道。

雖然溫旭的話中含有一種教訓的口吻,但顧安悅聽起來卻像是他對自己的關係,臉上忍不住綻放出一朵美麗的花朵,乖乖地點頭答應,就像是一隻順從的羊羔。

哼!許強心裏那個氣啊!剛纔被溫旭甩了一道,如今又看到一向驕傲的顧安悅居然在他的面前成了一隻溫順的羊羔,許強不禁把溫旭視若了要狠狠教訓的對象。

不過,許強也知道溫旭的身手厲害,別說自己一個人了,就是十個自己也不是他的對手。所以,要想把溫旭打趴下,許強覺得還是喊人羣毆他更合適。

想到這裏,許強拿出手機撥打了他幾個“哥們兒”的電話,讓他馬上帶人過來,人是越多越好,最好把武器也帶上。

許強喜歡耍,但溫旭可不想陪着這個腦殘的人玩,轉身拉着顧安悅走回了包間。

“薇薇,那個傢伙出去了那麼久都沒有回來,他同學不會出事吧?”許純剛開始裝得滿不在乎,繼續和李秀寧喝酒,但時間一長,心裏也不禁忐忑起來。

夏雨薇皺了皺眉頭,這個事她也不知道,只是模棱兩可地對許純說道:“表姐,我覺得他們兩個應該不會有事吧?算了,我出去看看他們吧!或許,顧安悅在廁所裏面,溫旭那個傢伙不好意思進去找她。”

“我跟你一起去!”李秀寧從椅子上站了起來,準備跟着夏雨薇一塊去看看。畢竟,她和顧安悅的交情還是有的。

夏雨薇和李秀寧剛準備出去找他們,溫旭和顧安悅卻打開門走了進來。

“我還以爲你們出事了,正準備去找……”最後兩個字還沒有說出來,夏雨薇的視線不禁瞥到了溫旭和顧安悅的手上,他們的手正十指緊扣在一起。

順着夏雨薇的目光,李秀寧也注意到了兩人的手,不禁冷哼道:“我還以爲你們出事了,沒想到你們卻在外面風流,害我們白擔心了一場。這酒怎麼罰,你們自己說吧!”

溫旭當初是害怕顧安悅摔倒,才把她牽住的,只是後面不知怎麼就變成了十指緊扣的樣子。不過,你要說溫旭和顧安悅在外面風流,那倒是冤枉死他們了。

如果在平時,溫旭把那瓶酒喝完,徹徹底底地醉一回都沒事,只是許強待會兒要來找麻煩,如果自己喝醉了,那才真是麻煩了。

溫旭朝李秀寧訕笑道:“你們沒有白擔心,顧安悅在外面確實遇到了麻煩。”

溫旭一邊坐下,一邊添油加醋地把許強欺負顧安悅的事情向李秀寧她們說了一遍,雖然這件事牽扯到顧安悅的感情問題,多少會令她感到尷尬,但許強待會兒就要進來找麻煩,就算自己不說,她們也會問的。所以,溫旭還是說了。

“悅悅,真的是這麼回事嗎?”李秀寧顯然不太相信溫旭的話,轉過頭向顧安悅求證,見顧安悅點頭,忍不住火爆地吼道,“這個許強太不是東西了,天下的男人每一個是好的。悅悅,你不要擔心,等他進來,老孃就幫你教訓他,讓他知道寧惹老虎,莫惹老孃。”

“咳咳……”溫旭乾咳了兩聲,提醒李秀寧道,“秀寧,你不要這麼說。許強不是個東西,但天下還是有許多好男人的。”

“哼!就算天下有好男人,你也不是。”李秀寧毫不客氣地說道。

顧安悅感激地看了李秀寧一眼,隨後低着頭歉意地說道:“這件事是我惹出來的,你們吃完飯就快走吧!”

“顧安悅,你不要怕連累我們,我倒要看看那個許強究竟是什麼人,敢這麼囂張。”夏雨薇搖了搖頭,對顧安悅說道,眉宇間露出的那股氣勢讓溫旭感覺到她的身世絕不普通。

“就是!顧安悅,既然我們坐到一張桌子吃飯了,那你的事就是我們的事。”許純也跟着表態道。

雖然不清楚許純的背景,但溫旭卻見過許純的實力。連那個光頭強都對許純俯首帖耳,溫旭相信許強的那些人肯定不會咋樣。

“難道她的背景還要更恐怖?”溫旭轉頭看了夏雨薇一眼,現在最令他好奇的就是夏雨薇的背景了。 第二百四十七章 誰比誰無恥

許強報復的速度並不慢,包間的門很快便被一羣不速之客打開了。

溫旭看了一眼闖進來的人,他們個個手拿武器,裝出凶神惡煞的樣子,就像別人不知道他們是黑社會一樣,這倒讓溫旭想起了自己收編的那羣人。

記得他們闖入沙場的時候也是這樣,就差往自己的額頭上寫上那三個字了。

許強帶人闖進包間,乍一看,包間裏除了溫旭以外,全都是女人,不禁得意地笑了起來。

“看樣子,他是沒把這羣姑奶奶放在眼裏啊!”溫旭一邊在心裏想道,一邊替許強默哀。

這幾個姑奶奶中,李秀寧長年混跡於桃花幫,身手不弱,下手又狠,一般的混混絕不是她的對手;許純身手敏捷,一看也是練過的;溫旭雖然沒有見過夏雨薇出手,但夏雨薇看到這麼多人,還能氣定神閒地坐在那裏,肯定有她的厲害之處。

溫旭算來算去,這裏除了顧安悅的攻擊力稍微弱一點,其他的姑奶奶恐怕都不好對付吧,真不知道許強是怎麼笑出來的。

許強朝帶來的人喊道:“這些女的不用管,你們先把那個男的給我制住了。”

他們看到顧安悅、夏雨薇,一個個長得花容月貌,比洗腳房的頭牌還要漂亮,個個心裏不禁暗爽,看來今晚沒有來錯。此時聽到許強的話,他們才把目光投向溫旭這個唯一的男性敵人。

溫旭長得不帥也不醜,既不像春哥那般威武也不似曾哥這樣剛猛,在他們眼裏,溫旭實在太稀疏平常了,丟在衆人中,完全就是忽略的對象。

現在,他們不明白許強爲了對付這麼一個要肌肉沒肌肉,要骨感沒骨感的人,居然把他們都叫來了,而且還要求他們把武器帶過來,這也太瞧不起他們了。

不過,收了人家的錢,就該爲人家辦事。雖然這些人很不以爲然,但還是聽從許強的話,拿着鐵棍朝溫旭走了過去,爭取一人一棍,把溫旭廢掉,不要太費事。

“小子,你別掙扎了,乖乖地讓我們一人敲你一棍,我們就放了你。”一人朝溫旭說道。

溫旭笑道:“我被你們一人一棍敲了,那我不是廢了嗎?”

“反正橫豎都是被廢,還不用省點力氣爬去醫院。”另一人笑着對溫旭說道。

溫旭深以爲然地點了點頭,朝着他們說道:“說得好!反正橫豎都要被廢,那真該留點力氣去醫院。”

“小子,難得你有這番……”那人還未把“覺悟”兩個字吐出嘴,只見溫旭卻忽然從椅子上跳了起來,然後使出一段令人眼花繚亂的招式。

接着,他就聽到一聲聲慘叫陸續從同伴的口裏叫了出來,看到一個個同伴痛苦地朝地上倒去,手上的棍子還沒有來得及使用,兩條胳膊已經無法擡起來了。

現在,他們倒在地上,更加不明白許強爲什麼要來對付這麼恐怖的一個人。如果知道自己的對手這麼變態,就算給他們一座金山,他們也不會來了。雖然錢是一個好東西,但也要有命來花啊!

溫旭解決敵人的速度不僅讓許強震驚,也讓許純等人瞠目。她們想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個傢伙還是人嗎?

溫旭見到許強已經嚇得兩條腿都開始打顫了,還好心地給他遞了一張椅子過去。

“你……你要幹什麼?”許強恐懼地看着溫旭,那眼神比看見外星人都還驚恐。

溫旭輕輕地拍了拍許強的肩膀,笑着坐了下來:“我見你累了,所以給你一張椅子。不過,你既然不需要,那隻好我自己坐了。”

“你……”許強被溫旭氣得滿臉通紅,正欲發作,但又想到了現在的情形,人爲刀俎我爲魚肉,不得不只好把罵人的話重新嚥了下去。

“這就對了!如果你剛纔懂得剋制,那現在就不會這樣了。”溫旭嚴肅地說道,頗有點好爲人師的味道。

“哼,這個傢伙得意一下,又開始裝了。”各個女孩兒對視一眼,紛紛點頭道。

溫旭對許強說道:“我剛纔解決了你手下人,現在該談談我們之間的事了。”

“你想怎麼樣?”雖然許強在心裏害怕得要命,但面子上仍然裝出一副不害怕的樣子,不卑不亢地對溫旭說道。

溫旭看着許強色厲膽薄的樣子,冷笑道:“我不想怎麼樣,只是想問一下你準備怎麼賠償我的這頓飯。”

“不就是一頓飯嘛,我替你開了。”許強見溫旭他們的飯菜不是很貴,拍着胸脯立馬就答應了下來。對他來說,出錢可要比捱打強多了。

溫旭繼續冷笑道:“你覺得我要你賠的是這頓飯嗎?”

溫旭這一說倒讓許強疑惑了,連忙朝溫旭問道:“你不是讓我賠你這頓飯,那你要我賠什麼?”

溫旭見許強終於中圈套說了出來,不慌不忙地解釋道:“你要知道,我真正在乎的不是這頓飯,而是和我一起吃飯的這些美女。所以,你必須明白,我讓你賠的不是這頓飯,而是相聚的時刻。”

溫旭這話說得極爲漂亮,聽到他身後的幾個女孩兒眉開眼笑。就連一向對溫旭沒有好印象的李秀寧,看着溫旭的眼神中也不禁充滿了柔情。

不過,好景不長,溫旭接着這句話頓時把剛纔營造的效果一下子就弄沒了。

“這四位美女都是日理萬機的大忙人,時間寶貴得就像金燦燦的黃金,耽擱一秒就是損失多少多少錢。”溫旭頓了頓,接着說道,“所以,你要賠的是這些女孩兒因爲你而損失的時光。經過我剛纔的計算,你總共應該賠上五萬塊。”

“五萬塊?”許強頓時跳了起來,雖然他狂妄,有些小神經,但不等於他真的傻了。這溫旭明顯是在趁機敲詐他們的錢嘛,居然還說得這麼冠冕堂皇,心裏不禁對溫旭狠狠地鄙視了一番。

幾個女孩兒對溫旭的印象也是急轉直下,不僅剛纔對溫旭的好印象頓時化作烏有,還對溫旭的拜金行爲表示了深深地譴責,紛紛與溫旭拉開了距離。

哼!你們不願挨着我,老子也懶得搭理你們。溫旭重新把視線向許強投了回來,笑着說道:“如果你覺得錢少了,我們可以多一點,六萬吧!”

許強想不到溫旭居然這麼無恥,自己隨意說了一句,他居然一口氣把錢漲了一萬,抑制不住心內的火氣,從椅子上站了起來,只是跳起來之後才意識到現在的局勢,不是自己說了算,不禁又將心裏的火氣壓了下來,漲紅着臉瞪着溫旭,以示自己的不滿。

溫旭看着許強鬱悶的樣子,眼中閃過一絲有趣的神色。像對付許強這種紈絝子弟,你光是一棍子下去,其實不是很安逸,就要這麼逗着玩,這才叫有趣呢。

“這個價怎麼樣?六這個數字多好啊,六六大順!”溫旭笑着說道。

許強知道自己今天是在劫難逃了,若不把錢交出來,恐怕溫旭不會放自己走,想了想決定花錢消災,就當扔給要錢的乞丐好了。

“如果我把錢給你,你是不是就放了我?”許強問道。

“這個自然,你又不是牲口,我帶回去也沒用啊!”溫旭繼續損許強道,“其實,你剛纔應該問是不是放了你們。做人有時候不能太自私,人家爲你打架,你不能不管別人的死活。”

溫旭這話明顯具有挑撥的意味,而且還讓許強無法反駁。

許強耐着性子,繼續問道:“這麼說,我只要給你六萬塊,你就準備把我們都放了?”

溫旭先是點了點頭,忽然又搖頭道:“我是準備把你們都放了,但不是六萬塊,而是八萬塊。這麼多人的價格就算打折,也要比你一個人貴一點吧?”

這句話說得許強差點沒有當場飆血,而四個女孩兒也一齊望着溫旭點了點頭,在心裏打成了一個共識:這傢伙絕對是奸商投胎!

溫旭纔不在乎其他人的目光,掙錢纔是王道,雖然他知道他的錢足夠他幾輩子吃穿了。

“怎麼樣,想好了沒有?”溫旭繼續開導道,“你一個人的價格是六萬,這麼多人卻只要八萬,這筆生意怎麼說都是你賺了啊!如果我是你,早一口答應了,免得對方等會兒又漲價。”

許強忽然覺得自己之所以玩不過溫旭,不是因爲身手比不上對方,而是沒有對方無恥。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