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以啊?”

Home - 未分類 - “可以啊?”

倪顏與夏日同時說道,不過他們的意見卻是相反的,倪顏聽到夏日的話,震驚地看着少年,臉憋得通紅,一轉身就衝出去了。

夏日莫名其妙地撓着腦袋正想追,卻被女子攔下來了,女子一雙桃花眼睜大大大的,看着夏日笑道:“不用追了吧?她不過是鬧脾氣罷了,我們聊聊如何?”

夏日身子向後揚了揚,輕巧地撥開了女子的手,將她推給迪瑞歌笑道:“抱歉,我雖然是團長,但我不是負責入團這一塊的,你還是找迪瑞歌所說吧?”

說着,他便去追倪顏。

女子不屑地撇嘴,看着迪瑞歌,不由地笑了笑:“我……”

“抱歉,我們這個傭兵團太小,容不下你這座大山。”迪瑞歌沒等女子說完就微笑這拒絕了。

女子看向血盡滅,有些不死心地笑道:“什麼大山啊?你們太擡舉我了,我不過是一介女子,希望能在這樣的世界都活一陣子罷了。”

血盡滅聞言伸手託着下巴思索道:“這樣的話那我無法同意你加入呢……只是想要在這個世界生存的話,還是不要加入我們了。”

女子聽之有點不服,向着這兩個大男人就逼近了幾分,要不是看在這兩人長得俊秀,之前又被夏日一記打飛,她現在已經動手打下去了:“爲什麼不行?難道因爲我長得沒有那個少女漂亮?你們就喜歡那種空架子嗎?我可是有真才實學的!我比那個女孩有用多了!我……我也是可以解決你們的日常需求的!”

兩人相視一眼,產生了默契,迪瑞歌笑着說道:“和你說的那些無關,如果你想多活一段時間,還是別想着和我們一起走了。”

“你們傭兵團不是隻要有錢,什麼任務都接受嗎?我有錢!我只要你們接受我成爲你們的同伴!”女子有些急了,她不能理解迪瑞歌那句話代表什麼,匆匆地想要從自己的腰間取出錢袋。

血盡滅卻擺手阻止了他,神情有幾分憐憫:“或許不不知道,我們這個傭兵團與這個世界很多的傭兵團的目的有些不同,如果你想要加入的話,最好還是問夏日將事情瞭解清楚了再說。”

說罷,兩人不再理會女子,向着他們的臨時帳篷走去。

而夏日與普蘭爾已經追上了倪顏:“倪顏,你跑什麼?”

“我跑什麼?你問我跑什麼?你還不明白嗎!我一直以爲……我一直以爲……”倪顏揮手打開夏日抓住她的手,泫然欲泣地看着少年:“你當初爲什麼要帶我走?”

“呃?”夏日一愣,這個問題他沒想過,現在想來,他也不知道有什麼非帶什麼倪顏的理由,硬要說一個的話,他是擔心倪顏被那些蟲族抓去做實驗……只是,從他恢復記憶的那一刻開始,他忽地明白到,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資格說什麼想要保護。

他,就是爲了去啓蟲皇城了結一切。

看到他的表情,少女的神色更加黯然了:“果然……我不過是……花瓶……”

“誰說你是花瓶了?”聽到倪顏這樣的一句話,夏日倒是反應過來了,皺着眉頭,口齒也利落了:“當我第一與你相遇,你駕駛着機器人闖入監獄,在我被抓的時候,你獨自一人智闖蟲族基地,當我在湖中取針的那段時間,你不離不棄守在外面等我出來,即使我說要去啓蟲城,你也心甘情願地答應成爲我的同伴……你是值得我將後背交付的同伴,你怎麼能那樣去想?”

倪顏一呆,回想起不久前的那種種,她忍不住笑了,摸着夏日的頭逝去了自己眼角的淚:“你真是個讓人操心的弟弟。”

“你也是個讓人不省心的人……”夏日巧然躲開倪顏的魔爪:“現在可以和我一起回去了吧?”

部落,女子等到了夏日與倪顏,不等少年開口,女子便劈頭蓋臉地問道:“我得不到另外兩個人的認可,告訴我爲什麼?你們傭兵團到底有什麼不同!” 嗯,面對一個男人的明顯調戲,一個女孩子會有什麼反應呢?讓我想想。

普通少女——站起來,雖然害怕但卻大義凜然的告訴自己「雖然她也是有節操的」什麼的,說完這番話,她還不趁此機會代表全魔門,痛斥一下自己這種藉機揩油,調戲妹子的行為。

文藝少女——用「你殘忍你無情你不講理」的楚楚可憐眼神望著你,一邊「嚶嚶嚶」的哭著,一邊用小碎花手絹邊抹淚,邊表示「自己也是個良家婦女,絕逼不是合歡宗那些妖女」云云。

逗比少女——嗯!逗比女孩的思維方式,謝之華表示,做為一個文藝青年,他實在是無法進入逗比少女的思維模式。

那麼眼前這隻,會是什麼款的少女呢?

謝之華笑眯眯的看著琦千蝶,他到是很想知道,琦千蝶會有什麼反應。

好期待好期待啊!

謝之華心中小人不停鼓掌,雀躍,開心的笑著,但很可惜的是,他今天註定要失望。

因為……

第一:琦千蝶根本就不是女的,自然就更不可能是少女。

第二:琦千蝶根本就不是人類,拿人類的標準來衡量毒屍。少年你真是圖樣圖森破了。

第三:男性大毒屍就算了,最可怕的是,他的原產地上,分明還寫著「合歡宗」三個大字。

於是,謝之華看見一直默默注視著自己伸出去腳的琦千蝶,抬起頭,用媲美文藝少女的語氣和表情,說了一句逗比少女都念不出來的台詞,「師叔,你站過來一點塞,你不站過來,我怎麼抱到大腿?你這樣,我只能抱到你小腿。」

「呃……」謝之華表情一僵,內心正跳起來撒花的小人,就跟按了暫時鍵一樣,瞬間凝在半空中,「這個……」這個時候,是不是只要「呵呵」就可以了?

就在謝之華思考著,做為天一教的高嶺之花,自己應該有什麼反應,才符合自己的形象之時,琦千蝶又開口說道:「對了師叔,你洗了腳吧?你的腳不會臭吧?」

這回的口氣又從文藝少女切換到了純潔蘿莉。

魂淡!你不覺得自己很精分嗎?

謝之華黑著臉,沒好氣的說道:「你放心,我洗了,而且保證不臭!」

謝之華咬牙切齒,一句一字的語氣說著。

高嶺之花什麼的,去死去死吧,遇見這種蛇精病少女,神也氣成神經病了。

「喔……」琦千蝶又低下頭,仔細看著謝之華的腳,也不動也不出聲,就那麼默默默默的盯著,再盯著。

雖然因為角度的關係,謝之華看不到琦千蝶此時的表情,但他可以想像得出來,因為他覺得自己的腿,都快被琦千蝶的目光烤熟了好嘛。

「你想做什麼?」謝之華有種自衛的衝動,這是調戲妹子不成,反被妹子調戲的節奏么?

「師叔,原來你這雙鞋子,是玄字三級法器啊?肯定很貴吧?」琦千蝶抬起頭看著謝之華,嘴角咧開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如春花燦爛,美艷不可方物,失神之下,謝之華竟一時沒看破琦千蝶的陰險用心,而是在本能的驅使下點了點頭說道:「是玄字三級法器,但是不是買的,只是一次歷練時得來的無主之物而已。」

本來是有主的,後來就……

沒有後來了……

你們懂得。

「噢!我懂得。」琦千蝶點點頭,表示自己能理解,「原來……如此?」

「你想幹嘛?」為什麼沖著我笑得這麼……這麼……引人犯罪!魂淡!無事賣笑,必有所圖!我現在收回腳,會不會顯得我怕她,我沒用?

「師叔!」琦千蝶不等謝之華想好,忽然大叫一聲,然後身子向前一撲,一把抱住謝之華的腳——或者應該說是,抱住謝之華的鞋子,然後死命往外摳,邊摳邊說道:「土豪,我們做朋友吧!」

身為一個土豪,在認識了新朋友之後要腫么做?當然是送見面禮給新朋友啦!

就這樣,當飛到通池谷外的一行人安全落地時,其他五人赫然發現,從來都是風度翩翩,完全無缺,頭髮絲都不帶一根亂的天一教高嶺之花謝之華謝師兄,竟然只穿著一雙白色的襪子,一臉尷尬的站在泥巴地上。

而他那雙玄字三級法器,價值……一後面能掛好多個零的鞋,正被清純可愛的小蘿莉琦千蝶抱在懷裡。

小蘿莉喜氣洋洋的笑著,抱著鞋的小手緊緊的抓著,一副唯恐他人搶的模樣。

「顧姐姐、蕭姐姐、蘇姐姐、孫師叔、雷師叔,你們來了。」 一念成災,首席的心尖摯愛! 不等眾人開口,琦千蝶已經搶先開口說道:「你們看,這是謝師叔給我的見面禮。」

見面禮?給這個?

眾人齊刷刷的望向謝之華,目光中儘是猜測、懷疑、震驚之色。

誰給你的見面禮了?明明就是你自己扒下去的好不好?

謝之華沒好氣的看著琦千蝶,明明是小小一隻蘿莉,怎麼會有這麼大的力氣啊?

想到嬌俏可愛的小蘿莉,抱著自己的鞋子,用怯生生的小眼神看著自己腳上的另一隻鞋,用更怯生生的語氣說「師叔,反正也不成對了,另一隻也給我吧」時可愛模樣,謝之華就……

就……

當時我怎麼就鬼迷心竅真把另一隻鞋也給他了?

雖然面對不按理出牌的逗比蘿莉琦千蝶時,謝之華常常會幹出一些自己也不明白的事,但是在面對自己非常熟悉非常了解,那啥一撅,他就知道這幾位要幹嘛的師弟師妹時,謝之華還是很高嶺之花的。

所以當面對著眾師弟師妹齊刷刷的注目禮,他也能繼續淡定自若氣質高潔的說道:「雷師弟,請借鞋子一用。」

「呃……」雷峻默默的從儲物袋裡拿出一雙鞋,雖然不如謝之華原本那雙,但也是玄級法寶,「謝師兄何必言借,這鞋不過是身外物,你就不用還了。」

雷峻面無表情的看著謝之華,但他沒有看見,在他拿出鞋子時,琦千蝶那雙瞬間變亮的眼睛。

「各位師叔還有各位姐姐,千蝶也想和你們做朋友,不知道你們……」琦千蝶忽然甜笑著看著眾人,開口問道:「會不會因為千蝶法力低微,所以不想和千蝶做朋友。」

琦千蝶一邊說著,一邊低下頭扭捏著身體,聲音也跟著越來越小,說到最後時,聲音幾乎跟蚊子聲差不多。

但在場眾人是誰啊?那都是築基期的高手,別說是跟蚊子聲差不多,就算比蚊子聲再小點,他們也能聽得清清楚楚。

這什麼意思?眾人大霧。

還能什麼意思啊?就是讓你們也送點見面禮給她。

謝師叔冷笑著,瞬間感覺自己的心情似乎好了點。

原來坑貨不止坑我一個,果然獨倒霉不如眾倒霉! 公元2014年X月X日,晴

今天師叔們帶我去刷小副本了,刷打怪升級的路上,謝師叔一邊打怪,還不忘一直在跟我緬懷魔門的老一輩革命先烈們。

緬懷他們道德高尚;緬懷他們思想過硬;緬懷他們雖為魔,但卻很有節操很有下限;緬懷他們魔亦有道,不但被自己人佩服著,竟然還能引得那群自命正道的小人佩服。

本來緬懷就緬懷嘛,為毛你緬懷完了還要感嘆「魔門真是一茬不如一茬」、「為毛現在的魔門都是些思想品質不過關的傢伙」、「為毛現在的魔門都是如此如此」什麼。

雖然我很了解謝師叔這種憂門憂教的心情,雖然我也不太明白謝師叔說話時為毛要看著我,但是覺得如果我再不阻止他繼續神神嘮嘮下去,他高嶺之花的形象很快就要毀了。

「為什麼現在的魔門都這樣沒節操呢,因為有節操的魔門都死了。」我說完后,又想想,覺得中華語言太過於博大精深,我擔心謝師叔聽不懂,於是又很有良心的補充了一句,「因為有節操,所以死了。」

你聽懂了嗎?師叔!

BY以上內容節操自《天一教思想品德入門教材》之《極道魔尊琦千蝶自傳》一文。此乃期末考試年年必考內容,所以請各位同學熟背。

不管被自己的話囧到的謝之華,琦千蝶將鞋子收好,蹦蹦跳跳走到三女面前。

三女的禮物很普通,不過是幾十瓶凝靈丸而已。凝靈丸是專供後天弟子修鍊的丹藥,對築基弟子來說,是一點作用也沒有的,雖然不算太好的禮物吧,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琦千蝶一點也不嫌棄。

外門弟子每個月才發兩瓶呢,自己一下子得了幾十瓶,趕得上他好幾年的份例了。就算自己用不完,日後留著賣了,或是用來交好同門也是好的。

相對於三女普通的禮物,雷峻絕逼算得上是一個大土豪了,出手就是一塊……咳咳,手帕。

看著琦千蝶驚訝的表情,雷峻笑著解釋道:「這是我自己少時隨意煉的一件法器,叫剛才『輕羅帕』。輕如煙雲,飛起來速度雖然不快,但卻很平穩,最重要的是很漂亮美觀,很適合你們這種小女孩用。另外還有其他妙處,師叔就先不告訴你了,等小師侄築基后,自己研究吧。」

「謝謝雷師叔。」琦千蝶又驚又喜的看著雷峻,接過他手中的手帕,一入手果然看見手帕的信息上寫著「『輕羅帕』黃字五級飛行法寶,使用等級二十級。」

二十級啊!我現在才十級!要努力加油了啊!

琦千蝶捏著小拳頭,暗暗給自己加油。

「切!雷峻,你師傅可是我們天一教的煉器宗師,你是他的親傳弟子。區區一件黃字級法寶就想打法我們小師侄,真是太狡猾了。」孫飛揚的話讓琦千蝶眼睛一亮,轉頭就看了過去。

既然都這麼說了,如果不是太沒節操的話,孫飛揚拿出來的應該是件更好的東西吧?

發了發了!這次發財了!

琦千蝶「呵呵」的笑著,雖然在妹子面前傻笑有點掉節操,但是利益當前,誰還顧得上妹子?

身為一個天命主角,若是為了幾個妹子放棄到手的利益,會被讀者打負分罵「精蟲上腦」的喂。更何況做為天命主角,自己這種行為,雖然在普通大眾眼裡有點不好,但是在哥的後宮眼裡,一定會被她們腦補成嬉戲自在遊人間,率直純樸不做作的。

「呵呵……」看著琦千蝶美得好像整個星空,都在她眼睛里的雙眸,深情注視著自己的雙眸,孫飛揚從大方的從懷裡掏出了一件……一件……

「呃?這個是送給我的?」琦千蝶張開大嘴,看著孫飛揚手中之物,腦子裡閃過兩個字大字「仇人」。

一直以來,琦千蝶都以為自己才是站在食物鏈頂端的男人——從來只有他讓人覺得,這個時候只要「呵呵」就好了,沒有能帶給他這種感覺。但是現在……

「呵呵……」琦千蝶真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些什麼才好。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