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怎麼說袁紹也是三州之主,擁有的人口土地都比幽州要大得多,那士卒更是多到數不清。

Home - 未分類 - 不管怎麼說袁紹也是三州之主,擁有的人口土地都比幽州要大得多,那士卒更是多到數不清。

光半個月內就集合了一億士卒,還有很多士卒正在趕來的路上,因爲距離遠近,到達的速度也是各不相同,袁紹的積極備戰,讓天下的局勢都是風起雲涌。

因爲袁紹徵集的大軍太多,在加上袁紹太有錢,給予士卒的裝備都是十分精良,用玩家的話說,都是藍色級以上,而且是全套制式裝備,讓士卒的戰鬥力提升數倍。

緊挨司隸的荊州,和荊州的鄰居揚州,都因爲袁紹的擴軍停止了戰鬥。

本來在公孫瓚和袁紹戰鬥的時候,孫策和劉表火拼了數次,每次傷亡都是百萬以上,加起來,必袁紹死的多,兩人差點全面開戰。

幸虧袁紹徵兵的消息傳來,讓他倆以爲北方已經結束,袁紹窺伺南方,都回去加固防守,防備袁紹這隻餓虎。

等到他們瞭解情況之後,時間已經過去一個月,知道了袁紹的悲劇。

費盡心力設置陷阱,甚至犧牲了一個關鍵城市,司隸通往幽州的哨卡商城,死傷了兩千萬精銳士卒,甚至連公孫瓚都是沒殺掉,白白損失了地盤和大軍,被公孫瓚帳下的精銳殺得袁紹抱頭鼠竄,十分丟臉。

“哼,這袁紹也是廢物,要是我有那麼多士卒,那麼多裝備,早就滅了公孫瓚,一統天下了。”孫策蔑視的看着信件,上面有戰鬥的大致內容。

不過蔑視歸蔑視,對袁紹的重視仍要加強,人家佔據三州之地,人家有本錢,他連一州都是沒拿下,還有許多人在背後給他使壞,讓他無法大膽去戰鬥,對此他真想殺了那些人。

要不是周瑜的阻攔,他早就大開殺戒了。

“伯符,稍安勿躁,以後會有機會的。”周瑜淡淡的說道。

他正在觀看情報,爲孫策籌謀,爲他奮鬥。

孫策一聽,想要反駁,但是看到努力的周瑜,只好把話嚥下,眼巴巴的看着周瑜,然後回想這一個月的事情。

爲了殺死劉表,大雨一停,他就率領大軍出擊,誰想到劉表的大軍也是這樣,在野外,他們戰鬥了七天,傷亡十分慘重,要不是自己勇武,他早就敗了。

那七天,擊殺劉表軍士卒十億,但是這些沒有一點用處,除了自己付出數十萬精銳,劉表是一點事都沒有。

劉表的大軍,清一色炮灰,其中一個普通級士卒都沒有,劉表用數十億炮灰包圍了他,消耗他的力量和體力,那七天真是瘋狂,回想起來,自己都是膽寒。

那些日子,就連他都是有些受不了,殺的太多了。 洛夢櫻站在墨氏集團的時候,真的很多天沒有來了,好像比上次來的時候,變化真的很大。

「總裁夫人又來了,你們小心點吧!」

墨昊靳的秘書團一大早就看到了,跟著墨昊靳來公司的洛夢櫻,他們都差不多忘記這個人了,墨昊靳,成陽和林菲語說了很多,但是沒有證據呀!

一直認為墨昊靳已經不喜歡她了,墨昊靳身邊少不了美人,不可能只會愛任何一個人,所以他們真的沒有想到呀!

「那怎麼了,她也不會來這裡。」

洛夢櫻每一次都是在墨昊靳的辦公室,也沒有出來和他們打招呼。

「那知道呢?不過聽說她是洛安集團背後的人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不會吧!怎麼可能呢?她一看就像一個花瓶,不可能有這樣的能力。」

「那可是聽了別人說得,還有一次我偷偷聽了成助理和林秘書說,我想這件事情是真的。」

「那她現在來公司是為了什麼。」

「還能為了什麼,一定是來竊取公司文件的。」

「不會吧!不管怎麼說,總裁都是她的丈夫。」

「怎麼不會,在這個世界上,除了自己是屬於自己的,其他的都很難說。」

「不會這麼狠心吧!」

「你們這麼空閑嗎?還是手裡的事情都完成了。」林菲語聽到他們這些人再議論紛紛,還是關於洛夢櫻的事情,如果被墨昊靳聽到了,一定會很生氣。

「林秘書,林秘書。」

他們聽到了林菲語的聲音,也不敢停留下來了,飛一樣的離開了剛剛站的位置。

他們都在祈禱著,林菲語沒有聽到他們剛剛說什麼。

林菲語開始忙工作了。

成陽看到了林菲語馬上跑了過來說:「語姐,這太陽從西邊出來了。」

「成助理,我看你這是要去精神病院看看腦子了。」林菲語笑著說。

「語姐說真的,你知道嗎?她又來公司了。」成陽認為洛夢櫻為了避嫌就不會來了,可是她現在又來了,為了什麼呢?

林菲語在家裡面就天天聽著,他們都在說幽幽怎麼樣,幽幽怎麼好,想不到回到了公司還是聽著別人說她。

「來就來,有什麼好說的,如果你這麼空閑,我不介意給你安排點事情了。」林菲語真的很心煩,還有她吃醋了,為什麼所有人都只看到她,她好像就這樣逃不開她一樣。

洛夢櫻看了一下這裡,那天和司亦琛來的時候走得太快了,想不到呀!好像改變了不少。

他是不是為了讓自己有一個舒適的環境才這裡布置的呢?

墨昊靳也沒有時間陪她,洛夢櫻就自己和自己玩。

洛夢櫻來到了林菲語的位置走去,那個人都不敢抬頭看她。

洛夢櫻隱隱約約聽到了他們在談話,他們在說什麼洛夢櫻聽不清楚,但是她感覺到他們在說自己。

「嫂子,早上好。」洛夢櫻打斷了成陽的話和林菲語打招呼說。

他們兩個人馬上聽了下來,她什麼時候已經來到他們身邊了。

「總裁夫人早上好。」林菲語站起來回復。

洛夢櫻聽著太生疏了,洛夢櫻可都是按司亦琛這個輩分來叫的,可是為什麼還要叫自己總裁夫人呢?

「嫂子,不知道有沒有打擾你工作。」洛夢櫻看了一下他們,有空聊天還不如和自己聊天,她也感覺太無聊了。

「總裁夫人請問有什麼事情呢?」

「還是叫我幽幽吧!你們可是不太清楚我呀!你這樣叫著,我都不好意思了。」洛夢櫻來這裡可不是為了玩的,她還有事情要處理呢?

「不可,你是總裁的妻子,我怎麼不可以叫你幽幽呢?」幽幽,每一個人都叫她幽幽,難道自己也要這樣叫她嗎?

「嫂子好,那在這裡,我也叫你林秘書吧!但是在其他地方還是希望嫂子可以和亦琛哥哥一樣叫我吧!」洛夢櫻承認的人,不管別人怎麼反對也沒有用。

「是,總裁夫人。」林菲語不知道洛夢櫻為什麼這樣堅持。

洛夢櫻一步步的走到所有人的辦公桌,那一個人都很害怕,就知道這位總裁夫人想要幹什麼,難道是來整治他們的。

他們是有心思對墨昊靳的人,只是墨昊靳太高冷了,一點機會也沒有給自己。

他們也不敢不看洛夢櫻,只能等著洛夢櫻說話。

林菲語也只能站在她的身邊,如果有什麼人有意見都只能看她的臉色的。

他們也害怕洛夢櫻真的是來竊取公司機密的。

洛夢櫻看了一圈,那一個人的表情,都差不多都一樣,但是也有人不一樣的。

洛夢櫻不動聲色的走到他們的面前說:「你們對我有什麼意見嗎?」

「總裁夫人他們都是公司資深的員工,還請夫人不要為難他們。」林菲語不是沒有感受到洛夢櫻是故意找人麻煩的。

洛夢櫻也是第一次過問公司的事情,墨昊靳也沒有給過自己命令,這樣下次別人怎麼想呀!

「林秘書你放心吧!我是不會為難沒有做錯事情的,但是我這個人,你們可能不熟悉,也不清楚,但是我一定是一個有仇必報的人。」洛夢櫻對著所有很害怕的人說。

真的不知道,這個第一次直接出現在這裡的總裁夫人想要幹什麼。

馬上有人開始在後面說悄悄話了。

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洛夢櫻給他們的感覺,一點也不遜色與墨昊靳。

「總裁夫人你想要幹什麼,請告訴我給你處理吧!」難道他們做了什麼事情得罪了洛夢櫻,不可能呀!洛夢櫻還是第一次來這些崗位上。

「不用,你們說說怎麼得罪我了,還是你們只是太緊張了。」洛夢櫻只是和他們說說話,如果不是做了什麼事情怎麼會怕自己呢?

「對,對,對,我們第一次見到總裁夫人,所以是被夫人的容貌驚到了。」

其他的人也開始贊同的說。

「你們都是第一次見到我呀!我的容貌很難看嗎?還把你們嚇到了,都是我的不好。」洛夢櫻從包包裡面拿出一個鏡子看了一下自己。 夜風吹過,山林間寂靜一片,場內的空氣更是猶若凝固,氣氛說成劍拔弩張都毫不為過!

「諸位少安毋躁,有話好好說。複製本地址瀏覽%77%77%77%2e%62%78%73%2e%63%63」眼見場內氣氛有些不對勁,顧太虛頓時露出笑臉,向著四下掃視了一圈后,目光緩緩聚集在了林白身上,溫聲道:「木道友,我們為何前來,我想你應該心知肚明。你既然佯作不知,那我便交代清楚便是。我們前來追尋你,統共有兩個緣由,其一是想知道你身上究竟有幾塊上古玄玉;其二便是想知道,你是否懂觀靈之術!」

話語聲落下之後,巫玄和宿鬥上人冷哼一聲,終於還是放下了戒備神色,不過目光還是牢牢的盯著林白,想要從他面上的神情波動,來看看林白的言語是否會有隱瞞。

不僅僅是他們,鐵元的目光則更為熾熱,眼眸死死的盯著林白,甚至還有幾分激動之色。

「既然顧山主問了,那我也不妨明白告訴你,我身上的確有上古玄玉,而且是三塊。」林白淡然一笑,緩緩接著道:「不過抱歉的是,這三塊上古玄玉,木某並沒有出售的意思。若是顧山主你想用中品上靈石從我這換取上古玄玉,這念想怕是要落空了。」

「木道友錯矣,上古玄玉何等珍貴,我又怎麼會不知道木道友不會將其割愛的道理。」聽到林白這話后,顧太虛頓時露出一抹興奮笑容,含笑回應了一句后,目光灼然盯著林白,緩緩道:「木道友,上古玄玉的事情咱們稍後再說,現在請你回答我,你是否會觀靈之術!」

「觀靈之術,那是什麼?」聽到顧太虛的話,林白眉頭頓時微皺,疑聲道。這倒不是他故意隱瞞什麼,而是他的確是連聽都沒有聽說過這玩意兒。

「姓木的,你還在跟我們打啞謎!」聽到林白這話,巫玄和宿鬥上人的臉頓時拉了下來,寒聲道:「若是你不懂觀靈之術,此前在切割靈石的時候,怎麼會那樣精準!你以為我們看不出來,從一開始到最後結束,你都是吃定了江陵,只不過是那蠢貨看不出來罷了!」

「木小友,觀靈之術事關重大,煩勞你能夠不要隱瞞,真實回答這個問題。你放心,假如你真的精通觀靈之術的話,我們也會為你保密,不會向外界透露分毫的。」不等他人開槍,鐵元卻是突然發聲,而且話語更是誠摯到了極致,不僅如此,他雙手緊握,分明極為緊張。

原來是為了自己切割靈石之時表現出的驚人精準性!聽到鐵元和巫玄他們的話,林白瞳孔微縮,心中頓時明白了顧太虛口中所謂的觀靈之術是什麼,想來就是自原石之中發掘靈石的手段。不過這門術法,自己的確是一無所知,不過有禁蛇在手,倒也不見得就比那勞什子觀靈之術差到哪裡去。甚至於就林白看來,禁蛇的判斷,很有可能要比觀靈之術更為精準!

切割靈石的事情已經發生,自己所展露出的手段,在這些明眼人眼中,絕對是無法掩飾。而禁蛇又事關重大,恐怕就算是劍閣中的玉具長老,都不會想到禁蛇有此種神異功效。關於禁蛇的存在,必定要仔細隱藏下來才是。因為術法需要修習,可禁蛇卻不一樣,只要有它在手,便能窺得石中的本質,若是禁蛇的消息暴露,不知道有多少人要對其動不該動的心思。

想要讓別人忽視掉禁蛇的存在,最好的手段便是創造出一個比它的存在更為合理的東西,而這觀靈之術,可謂是遮掩禁蛇存在的最好的幌子!

「不錯,我的確是粗通一些觀靈之術!」略一沉吟后,林白心中頓時做出決斷,準備打蛇隨棍上,迎著顧太虛他們的話頭,承認自己的確是掌握有觀靈之術,來隱藏禁蛇的存在。

話音乍一落下,場內頓時寂靜一片,所有人望向林白的目光,都滿是不可思議和釋然之色。尤其是鐵元,他目光中的熾熱更是比此前還要濃烈!不過他這態勢,想來也不算奇怪,身為隱世解靈師的傳人,他對於觀靈之術的渴盼,當然是要比尋常人強烈的多。

觀靈之術,師尊竟然還會觀靈之術!在聽到林白這話的那一刻,冷展顏的腦袋更是陡然間有一種暈眩感生出。她愈發覺得自己這位師尊神秘莫測,非但是一名劍修,而且精通符術,甚至於連觀靈之術這種隱秘的傳承,竟然都有掌握,實在是匪夷所思到了極致。

「果不其然,看起來我的確是沒有猜錯!」聽到林白這話,顧太虛臉上也是露出一抹不可掩飾的喜色,重重撫掌,暢快無比道:「有木道友襄助,此番的大事絕對可成了!」

見連顧太虛都相信了自己的話,林白心中不禁輕舒了一口氣。不過他也明白,這倒不是因為顧太虛愚蠢好欺,而是因為此前在解石之時的表現太過驚人,諸人自然是想要給那不可思議的一幕,找出一個合理的解釋,而把觀靈之術用在那裡,自然是再合適不過。

不過讓林白有些疑惑的是,顧太虛這麼大費周章,兜了這麼大一圈子,又是問自己上古玄玉的事情,又是詢問自己是否擁有觀靈之術,他做這一切,所為的究竟是什麼?!

是為了上古玄玉所隱藏的秘辛嗎?可如果是為了那個秘辛的話,那他詢問自己是否擁有觀靈之術,又是為了什麼?!不管怎麼看,這似乎都是風馬牛不相及的兩者。

「顧山主,既然你的疑問我都已經回答了,那你現在也應該為我解惑了吧?你費了這麼大的周章來詢問木某,究竟是為了什麼,總不會只是為了心中的好奇吧。」思忖許久后,仍然找不到合理的解釋后,林白轉頭盯著顧太虛,緩緩問道,想要從他口中得到一個答案。

「木道友,請你放心,我絕對會給你一個合理的解釋,而且會給你一個天大的機會!」在從林白口中得到了確定的答案后,顧太虛眼眸中的亮色愈發深重,雙眸緊緊盯著林白,緩緩接著道:「我想木道友你也一定很好奇,究竟是因為什麼原因,這天地間的靈氣,此前為何會步入衰零;你也一定很好奇,究竟我們的前人,是留下了多少隱秘!而如今便有一個機會,可以為我們揭開這所有一切的疑惑,讓我們弄清楚這一切,並且得到無窮無盡的好處!」

天地靈氣為何會凋零?!而在前人之中又究竟發生了什麼,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被隱藏的歷史?!經歷的越多,林白便越是覺得,如今的歷史絕對是經過了閹割的一部分,恐怕有許多許多的真相,都已被淹沒在了歷史長河中。尤其是在得知了隱世的存在後,林白心中對於這些事情的疑惑,便變得愈發深重,只是時光荏苒,那些東西都已不可追尋。

如今顧太虛說有機會洞悉這一切謎題,還會有意想不到的收穫,這如何不叫人意動?

「顧山主,我不是三歲孩童,對於你所說的這些東西,我的確是心存疑惑。」林白聞言之後,雖然心中訝異,但還是淡然一笑,緩緩到:「但若是真像你說的那樣,有那麼多的好處,你為何不自己一人獨佔,要好心好意的拿出來共享?」

經歷了那麼多的事情之後,對於事出反常必有妖這個道理,林白可謂是清楚到了不能再清楚的地步!他很明白,如果事情真像顧太虛所說的那樣好的話,他又怎麼可能會把這些訊息拿出來,和這麼多人共享,而不是選擇去獨自佔有!

而他之所以會這樣,就只有一個緣由,那便是想要獲得這些東西,所要付出的代價,或者所需要的條件,已經超出了顧太虛所能接受的範疇,所以他才會需要盟友來共同籌劃。

「木道友快人快語,我也不隱瞞什麼。」顧太虛尷尬一笑,而後朗聲道:「木道友你說的的確沒錯,如果這樁好處顧某人能夠一人獨佔的話,的確是不可能拿出來與諸位共享。我想不僅是我,諸位肯定也是如此。只是此事牽涉的實在是太大太大,不但需要集齊所有的上古玄玉,而且還必須要有一位觀靈之人的協同,才能完美的解決這件事情,達成探尋的條件。」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