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

Home - 未分類 - “嘿嘿。”

面具老者桀桀冷笑;“那個小畜生自然警覺性很高,肯定不會相信,但是他的岳父肯定會信,誰不知道林凡是個大孝子,即便他和林蒼淵沒有血緣關係,畢竟也是被林氏撫養長大的,俗話說養育之恩比天還大,現在的林凡又是林氏集團董事長,你覺得他會心甘情願背上這個不孝子的罵名嗎?”

“如此甚好,我岳家可以出動十名精英高手,再加上喬家的十名精英高手,還有前輩佈下的天羅地網,葉寧絕對插翅難逃!”

“岳家主準備吧,老夫還要精心佈局一番,就不打擾了。”

“前輩慢走……”

看着面具老者的背影,嶽元百思不得其解,始終猜不到此人的真實身份。

如此豪華的真容,足足二十名精英高手,在配合面具老者佈下的天羅地網,嶽元對勝負有了百分之百的信心。

另一邊葉寧和林淺雪驅車到了景泰餐廳。

這是一家五星級的餐廳,裝飾豪華,金碧輝煌,一點都不比林氏的天上雲間差。

“站住!幹什麼的?”

餐廳的保安態度豪橫,上前攔住了葉寧和林淺雪。

“自然是來吃飯的。”

葉寧拉着林淺雪的手,平靜的回道。

“有預約嗎?”

“來這吃飯還需要預約?”

林淺雪一副不可思議的樣子,頭一次聽說吃飯還需要預約的。

“我們是夏禹的朋友,是他邀請我過來的。”

“夏禹?夏會長的兒子?”

保安皺着眉頭。

“我知道了,夏少來的時候提醒過,但是他說了邀請的是一個人,你這倆個人肯定進不去。”

另一個保安突然說道,不禁眼角餘光多看了一眼林淺雪修長雪白的大腿。

“葉寧要不你自己進去吧,我還是先回家得了。”

林淺雪美眸冷淡的瞥了一眼盯着自己的保安,不禁露出一抹厭惡的神色,略微的向後挪了挪腳步,站到了葉寧身後。

“不行,都餓着肚子來了,哪有回去的道理。”

葉寧把自己的外套脫了下來,然後系在了林淺雪的腰間,正好擋住了她的大長腿。

“切。”

看到葉寧這番動作,兩個保安不屑的撇了撇嘴。

“兩個窮逼,真是什麼人都有,見過蹭網的,還真沒見過蹭飯的,真不要臉啊。”

“就是,還這麼理直氣壯,我要笑死了。”

“我說這位小兄弟,泡妞也不是這麼泡的,連一頓飯都捨不得請,不覺得丟人嗎?”

“嘖嘖,姑娘要不別跟他了,不如跟着我吧,看這小子一股子窮酸樣,肯定就是個窮屌絲,我在這當保安一個月還有七八千的工資呢,肯定養得起你。”

爲首的那個保安諷刺的說道,手臂上紋着身。

“你配嗎?”

這時葉寧眯着眼睛冷淡道。

“小子怎麼說話呢?!” 紋着身的保安臉色寒冷下來,掏出腰間的電棍走下臺階。

同時另一個保安也操着電棍逼了上來。

“滾!”

葉寧冷漠道。

接着他動手了。

轟!

雙拳如蛟龍橫擊,拳風咆哮,快如閃電。

砰!

剎那間兩個保安橫飛了出去,咔嚓撞碎了身後的玻璃門,頓時玻璃渣子四濺,並且伴着慘叫聲,躺在地上倆男子抽搐着,口鼻噴血,神色駭然。

“葉寧!”

看到葉寧突然動手,林淺雪都嚇了一跳。

“怎麼回事?!”

門口引起的動靜立刻引起了餐廳的大堂經理,看到自家的保安被人打傷在地,不由得擡頭看向動手的葉寧,頓時沉下臉喝道。

“放肆!”

“你想幹什麼?來找茬的嗎?”

葉寧笑了笑;“我們是受邀來吃飯的,這倆保安言語調戲我老婆,還一直盯着我老婆大腿看個不停,作爲男人我肯定不能忍,所以呢就出手教訓了一下。”

“閣下教訓歸教訓,是否動手太過份了?”

大堂經理沉着臉質問。

“過份嗎?”

葉寧掏了掏耳朵,斜睨着眼看大堂經理;“如果別人調戲你老婆,還肆無忌憚的盯着看個沒完,作爲男人你會怎麼處理?默不吭聲?”

“哼!”

大堂經理被葉寧懟的我無言以對,被氣的冷哼一聲,道;“你這是強詞奪理,雖然你是客人,但是也不能動手打我們的保安,不就是看一眼你老婆嗎,她還能少塊肉不成?”

“按照你的意思,假如有人當着你的面扒了你老婆的衣服,或者說摸了下屁股,你當做沒看見?”

“你?!”

“葉大哥?”

驀然,夏禹從電梯走了出來,看到葉寧再和大堂經理再爭論,立刻跑了過來。

“夏少。”

看到夏禹出現,大堂經理立刻笑着彎腰,放低了姿態。

“對不起葉大哥,讓你受委屈了。”

夏禹看到地上的倆個保安,立刻就明白了事情的原委,忽略了大堂經理,當即就給葉寧道歉。

“這位是嫂子吧,我是夏禹。”

林淺雪微微一笑;“聽葉寧提及過你,果然是個小帥哥。”

“大嫂客氣了,此事我來處理吧。”

夏禹靦腆的笑了笑,轉身走到大堂經理面前。

“夏少……”

啪!

夏禹直接抽了大堂經理一個嘴巴,打的他在原地轉了幾圈,臉都腫了。

“不長眼的東西,我來的時候再三叮囑,葉大哥到了要通知我,你這大堂經理怎麼幹的?”

“夏少……我。”

大堂經理還想解釋什麼。

“不用再給我解釋,兩個保安敢如此言語輕浮大嫂,這般沒有素質教養,葉大哥沒打死他們是給我面子,把他們倆打斷條腿扔出去!”

“是……夏少。”

大堂經理縮了縮脖子,畏懼的看了眼葉寧,而後揮了揮手頓時幾個酒店的黑衣男子衝了上來,直接把兩個保安拖了出去。

“葉大哥、大嫂,我們上去吧。”

“嗯。”

進了電梯後一直到了頂層才停下。

跟着夏禹的步伐,葉寧和林淺雪來到了八零八的頂級至尊豪華包間。

此刻包間的餐桌上已經坐了幾個人,沒有一個是葉寧認識的,而且看上去都和夏禹是一樣的年紀。

“夏禹這就是你說的大人物?”

“這位是……”

“哈哈哈,夏禹趕緊介紹一下吧。”

“是你?上門女婿葉寧?”

一個牛仔服的青年起身,看到夏禹身後的葉寧,不禁臉色變了變。

“我們認識?”

葉寧看向牛仔服青年,和林淺雪坐了下來。

“葉大哥介紹一下,這位是藍家的二公子藍赫。”

“藍赫?”

葉寧皺起眉頭,立刻就明白了夏禹邀請自己來的意思,所謂的撐場面是其一,其二就是想和葉寧拉近關係。

上次在夏家的時候,葉寧當着夏雲潭的面撥打了常祕書的電話,雖然那時候夏雲潭並沒有表現出要站隊的意思,但夏雲潭不是傻子,他能穩坐銀監會一把手的位子光是有能力還不夠,更多的需要足智多謀。

所以在葉寧離開夏家後,夏雲潭就已經下了決定,讓自己的兒子多跟葉寧走動走動。

這次的同學聚會表面看似簡單,實則就是夏雲潭給自己兒子出的主意,讓夏禹以同學聚會的名義邀請所有同學,也是再間接的告訴那些對夏雲潭威逼利誘的人,自己的背後站着的人可是常祕書,如此一來那些不懷好意想要打夏家主意的人之後可要掂量掂量了。

看到藍赫僵硬的臉色,夏禹倒是沒怎麼在意,而是繼續給葉寧和林淺雪介紹其他同學。

“這位是王倩、羅輝……”

當夏禹一一介紹完後,此時的藍赫已經忍不住了。

砰!

藍赫當場就爆發了,瞟了一眼葉寧以及林淺雪;“夏禹什麼意思,你舉辦同學聚會邀請倆個陌生人什麼意思,況且你明知道我藍家和林氏素有恩怨,這個上門女婿葉寧又得罪過我大哥,這個女的還羞辱過我大哥,你現在把這倆人邀請參加咱們的同學聚會是故意的?”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