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橘,大頭,各自在醫學,武器上,造詣非淺。

Home - 未分類 - 大橘,大頭,各自在醫學,武器上,造詣非淺。

六個人,憑藉着各自登峯造極的技能,組成了這支B國最神祕,最強悍的特種部隊,如同一把利劍,每次出鞘,必見鮮血。

而這支隊伍,也擁有一個霸氣的名字,隱龍。

在爆zha發生後的第一時間,隱龍成員便喬裝成普通警員,來到現場勘查情況。

陳浩南在對周圍地勢,現場,zha彈威力進行了一個綜合分析後,得出結論:李更新已經利用鳳祥莊園下水道系統逃脫,因此,他把一項重要的任務交給了大皮。

大皮回到賓館內,取出幾臺筆記本電腦,手指在鍵盤上快速敲擊着,沒多久,幾個顯示屏上,出現了許多小格子。

大皮入侵了本市整個網絡系統,獲取了半個小時內,所有下水道出口的監控畫面,他把進度調快,迅速掃了下全部監控,沒有發現一個人從下水道井蓋中出來。

進度恢復到目前的正常水平,他專心致志盯着所有的井蓋,目標一旦出現,會被他立刻鎖定。

不過,J市警察的作爲,令街上行人的數量以很快的速度減少着,更加方便大皮的觀察。

“南哥,李更新還沒有從下水道出來。”

大皮對着戴在耳朵邊的麥克講道。

陳浩南帶着山雞他們來到角落,脫去了普通警員的衣服,換上便裝。

“很好,繼續監視。”

陳浩南命令道。

“是。”

陳浩南看向其餘四個人,說:“我在城市中央,你們在東南西北四個區域活動,大皮那邊有發現後,距離誰近,誰先制服李更新,不可大意,明白了嗎?”

原本大家對這次任務都抱着輕蔑的態度,但是,在經歷了剛纔那些事情後,他們明白對手並不簡單。

因此,此刻沒一個人再敢有先前那種吊兒郎當的態度。

“是。”

四個人態度嚴肅的敬禮道。

陳浩南點了下頭,大手一揮:“行動。”

“隱龍成立以來,執行任務從未失敗,這一次,我不希望破例。”

……

神祕老者雙臂放在桌子上,手背襯着下顎,用很平靜的目光注視着面前這個被綁在棍子上的男人。

兩側,站着幾個身強體壯的人,他們剛剛對這個人進行了一番毆打,使他遍體鱗傷,痛苦不已。

“還不肯講嗎?”

老者用冰冷的雙眸,盯着對方的眼睛。

男人努力睜着即將垂下的眼皮,用虛弱的口氣回答:“我…真的不知道…我對你…絕對衷心…”

老者慢慢起身,嘴角上揚,露出絲微笑。

他走到男人旁邊,說道:“我不喜歡和人廢話,但也不是傻子,負責檔案室的你,會不知道一個比李更新更普通,更合適的人選嗎?”

“你放棄那麼多人,單獨選擇李更新這麼個不可控因素,真以爲除了你,別人腦子裏裝的都是大便嗎?”

豪門盛寵,我的千金小姐 “我本想看在你效命多年份上,給你次機會,讓你起碼可以活下去,你卻這麼的不珍惜,可悲。”

噗嗤。

老者雖然暮年,但從氣色,以及出手速度,力道上看,比二十歲出頭的小夥子還要有利索。

老者手中,不知道何時多了把匕首,眨眼間,割掉了男人的右掌。

用一把匕首,瞬間割掉某人右掌,其力道…自然不用多講…

“啊!”

男人感覺手臂一冷,跟着,發出了一聲慘叫。

老者把臉貼上去,冷冰冰看着他。

“究竟是哪個勢力指示你找出這麼個人,又是誰命令你與我作對?講出來,我可以放過你。”

“不要挑戰我的底線。”

“否則,我讓你生不如死。”

男人瞳孔縮小,汗如雨下,幾乎用哀求的口氣喊道:“放過我…我真不知道…我真不知道啊老闆…”

“啊!”

……

李更新一手扒着下水道的井蓋,另外一隻手握拳,狠狠砸了過去。

“哐。”

下水道被砸了起來,他左手快速丟開,又以極快的速度扒住邊沿,行雲流水。

井蓋被砸飛開來,他右手也抓住邊沿後,雙臂用力,整個身體躍出下水道,穩穩落在地面。

李更新環顧左右,發現街上幾乎沒有任何行人,非但如此,每一幢建築,都被從外邊鎖住。

這並沒有出乎他的意料,自己那麼高調的在直播裏嘲諷了老者,必然會引來瘋狂的抓捕行爲。

整座J市,應該已經被圍的水泄不通。

李更新找了個角落,進行簡單的易容,又打暈一個路人,換上他的衣服,看到前方出現了一家沒有關門的超市,走進去,打探情況。

李更新假裝在挑選商品,耳朵卻一直聽着周圍人的講話。

“真沒想到那個魔鬼就在咱們中間,太可怕了,如果他預謀好,把整個J市給zha飛,咱們不全都沒命了嗎?”

“誰說不是呢?還好上面已經把這裏給圍住,而且,讓咱們都去防空洞驗明身份,對空城搜捕,他又逃不出去,被抓還不是時間問題?”

“真是的,孩子馬上要考試了,現在也上不成輔導班,都得去那個洞裏面待着,害死咱們了。”

“別想太多,囤點東西,出來的時候,天下就太平啦。”

“沒錯,速度點,聽說老闆也着急去防空洞呢。”

“哦,好的。”

從這些隻言片語中,李更新聽出了個大概,神祕勢力一方面對這座城市進行封鎖,另一方面,採用逐個排查身份的辦法,揪出自己。

怪不得路上行人越來越少。

伴隨着時間的推移,自己被發現的概率會越來越大。

必須馬上想出辦法才行。

李更新拿起來一瓶水,扔在了購物車內,跟着去防空洞,沒有身份證的他一定會暴露,可不去,又會引起懷疑被抓。

似乎…

怎麼都很難辦啊。

這時,他的肩膀忽然感到有股巨大的壓力,整個身體向下一傾,右邊手腕被拷上了個冰冷的東西。

是手銬!

怎麼會?

李更新本能的用力往上頂身體,釋放了體內‘三級武力系統’的強悍的蠻力,竟然衝破了壓制自己的力量!

在他身邊,一個穿着格子襯衣,幹練利索的男人朝後退了數步,那平淡的眼眸中,閃現出了一抹驚訝。

跟着,又是絲興奮。

“不錯,很不錯,單打獨鬥情況下,能把我天二給震開的人已經不多,好久沒有痛痛快快打一架了呢。”

天二活動着手腕,發出了‘咯咯崩崩’的聲響。

李更新把購物車推到一旁,冷笑一聲。

“最精銳部隊的成員嗎?那就放馬過來吧。”

天二有些詫異,這個小子…怎麼會知道被最精銳部隊盯上?但隨後,他便釋然了,犯下這麼大的過錯,引來特種部隊是很正常的。

李更新擡起右手,皺着眉看了眼手銬:“真是麻煩,戴着這麼個玩意兒殺死你,讓我很有累贅感啊。”

殺…殺我?

還說的那麼輕描淡寫…

天二有些錯愕,很久都沒人敢用這種口吻,對自己講這些話了…

天二沒有廢話,他從貨架上拿起來一瓶啤酒,猛然撲向李更新,極快的速度令他很是自信,啤酒瓶以最簡單,直接的弧度,狠狠砸向了對方腦袋。

整個動作,幾乎在一秒左右完成,即便是世界上最頂級的拳擊手,也很難有這種實力。

但是,這僅限於普通人。

兩級武力系統時,李更新的身體素質,已經大大領先於普通人,在他和蠍子的戰鬥中就可以看出。

更何況,他此刻是三級。

武力,敏捷,速度,反應,以及耐力,各方面,他都已經接近與人類頂尖的水平!

天二確實能打,但也僅限於B國周圍,那些被擊殺的大人物身旁,並不是沒有更能打的,只是他們死於山雞qiang下,沒有發揮的機會。

所以,此刻在李更新看來,天二的動作,簡直和慢鏡頭回放一般。

咚!

李更新避開啤酒瓶子,一拳轟在了天二的下巴上,把他整個人給打飛出去。

天二碰倒了一個貨架,摔在地上,再次起身時,牙齒掉了幾顆,血流的滿嘴都是。

他甚至都不明白髮生了什麼,只知道自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給頂了回來。

可是…

對方究竟用什麼攻擊的自己?

他驚愕的看着和剛纔一樣站着的李更新,這個男人…似乎真的不簡單…

李更新擡起雙手,激動的看着,喃喃自語:“這就是力量嗎?繼續下去,真不知道自己會變成什麼樣子,而且…”

李更新擡起頭,皺着眉的雙眸變的更加老練,陰險!

“似乎精神領域方面,我也更加強悍了呢。”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