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雲顯得有些失望還不肯死心的問道:“那要是小婉也這麼勸你呢?你來不來?”

Home - 未分類 - 林雲顯得有些失望還不肯死心的問道:“那要是小婉也這麼勸你呢?你來不來?”

“這個說句實在話我還真的是沒有考慮過呢,”蕭青山被林雲這一句話直接問的一愣一愣地,隨即苦笑着搖了搖頭說道:“我還有一些個人的事情沒有處理好,這個我想應該不會答應吧。”

“什麼事情、小婉知道嗎?”林雲依舊是緊追不捨地問道:“難道說這件事情比你和小婉兩個人能長久的在一起還重要嗎?”

原本着是沒有要說多少地蕭青山一聽林雲這是要問到底的話語,一臉落寞地苦笑着說道:“我的身世、小婉也是知道的,對於我來說、和婉君在一起還有探查我的身世同樣的重要。”

林雲沒有想到一提到蕭青山的身世問題上會令他這麼落寞,隨即轉移話題的說道:“這裏崔承志師兄也已經安排好了,讓他自己休息吧、咱們還是出去說吧。”

“也好!”

蕭青山迴應了林雲一句話後,轉身就往門外走去、當他走到小場院的中間時,停下腳步來,靜等着身後跟來的林雲說些什麼。

“你怎麼就知道我有話要說呢?”林雲一臉笑意的看着轉過身來看向自己的蕭青山笑着問道:“還是說你心裏也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嗎?”

“崔承志有點奇怪、這件事情我想你也早就看出來,”蕭青山說完後,緊盯着林雲的眼睛說道:“我想這裏面他一定有什麼事情瞞着我們,當然現在還不能判斷。”

“疑點重重啊,我是看出來了、不過就像你說的還是等着明天崔承志師兄休息好了再說吧。”林雲笑着揮了一句話後,對着蕭青山笑了笑便轉身往林婉君和她休息的廂房走去。

而蕭青山則是滿臉鄭重地走到古樹下,靜靜地思考了一下今天這突然發生的這些事情,平穩了一下心情後,席地盤坐而下、摸摸底運轉天地乾坤訣的功法來,瘋狂地吸收着周圍天地間的天地元氣。

在經過了一番大戰之後,在蕭青山身體內的氣海處、那些原本由天地元氣所凝練而成的金色液體此時已經不足他體內氣海處的一小半,早就打定好主意的他今天網上並沒有想林雲和林婉君那樣去休息,而是在努力地吸收着天地元氣來補充氣海處的那些金色液體。

慢慢地在廂房裏林雲和林婉君嬉笑着,低聲交談了一陣後,過了好長間終於那盞昏黃色地燈光慢慢熄滅了;崔承志所在的廂房裏、原本昏迷不醒的他此時在嘴角上卻是一股含有着深意的一絲笑容。

經過一夜的修煉、吸收,蕭青山終於補充回來了所有消耗掉的那些金色液體,同時在一夜沒有休息地他身上卻是看不到一絲一毫的疲憊,正當他睜開眼睛的時候,入目的卻是林婉君那姣好地面容和甜甜地笑容。

“呀、青山哥哥,你終於修煉完了、我還尋思着你還要等短時間呢,”林婉君帶着一臉的笑容雀躍地看着睜開眼睛地蕭青山微笑着說道:“青山哥哥、你現在餓不餓啊?小婉我去給你弄點吃的去。”

蕭青山連忙喊住林婉君,讓她不用麻煩現在他還不餓,想了想後、對着林婉君詢問道:“我這一修煉忘了時間、對了崔承志醒過來沒有啊?”

“嗯、小婉我也不知道啊,我起來後見你一直在這裏我也就陪着你了,崔承志師兄那邊我還真的不知道哎,但是雲姐姐過去看看了,我想崔承志師兄應該沒有事吧….”

“我看到了他沒有事….”蕭青山不等林婉君把話說完,就站起身來緊盯着跟在林雲身後從廂房裏走出來的崔承志,只見他在梳洗一番之後,又是一身白色地長袍、哪裏還有什麼受到傷的樣子。

蕭青山不發一言的就這麼看着緊跟在林雲身後的崔承志、而這時候的崔承志也是注意到了蕭青山,同樣的看着他、在凌然相互對望了一會兒之後,倒是崔承志先是滿臉悽苦地神情看着在場的林雲和林婉君以及蕭青山悲痛的說道:“呂波和貂容的死、這事情都怨起我啊!!!”

林雲在蕭青山耳旁輕聲的說道:“我也是剛知道崔承志師兄醒過來我就過去了,至於事情的經過我還沒有聽他說起事情的具體經過。”

不等蕭青山說些什麼,就見崔承志滿是痛苦表情的敘述道:“當天晚上咱們吃過飯以後,也就是你們三人出去的時候,我覺得自己實在是和呂波、貂容說不上什麼話來,便想着找個地方去恢復一下身上的傷勢;但是沒有過多久、我就聽到呂波的怒吼聲、但是當我趕到的時候卻發現他已經慘死了。”

“而也就是在這個時候,我聽見廂房的裏面傳來了貂容小聲的呼救聲,和那個該死地梅老魔的**笑聲!一時間讓怒火衝昏了頭腦的我,想也沒有多想便要進去、但是令我沒有想到的則是正在這個關頭、突然一股巨力襲來,直接把我擊打的飛了出去!”

“當我在反應過來的時候,就見那個梅老魔奪門而出!在這種情況之下我哪能袖手旁觀啊,我要報仇、我要給呂波和貂容報仇啊!我就追了出去,結果傷勢還沒有好利索的我卻根本就不是他梅老魔地對手!在拼死的情況下、我找着一個機會才險之又險的逃了回來,事情的經過就是這個樣子、我崔承志有罪啊我!”

蕭青山冷冷地看着崔承志把這些事情經過講完後,慢條斯理地沉聲說道:“崔承志以爲你是在講故事嗎?還說的這麼激昂?! 美女上司的貼身兵王(笑笑星兒) 說這件事情倒是是怎麼個一回事?!不說實話看我現在不弄死你!”

“青山哥哥?”林婉君並不知道蕭青山爲什麼發這麼大的火氣,隨即輕聲詢問道:“我覺得崔承志師兄說的都是實話啊,怎麼….”

林雲伸手一把拉住林婉君的小手,打斷她說道:“小婉、其實你青山哥哥這麼問沒有錯地,任何一個人都是有着嫌疑的,再說了當時咱們三個人在一起可以證明,但是崔承志師兄可是單獨在場的啊….” 可悲可嘆的梅老魔就這樣在不知不覺當中落到了,崔承志這花言巧語所編制的謊話中裏去了,而蕭青山和林雲以及林婉君也是在一時的不察當中,被崔承志的這幾句話所矇騙,還真的當做是他梅老魔對呂波和貂容所下的毒手!

崔承志見自己說完這些話語之後,蕭青山仍舊是沒有對着梅老魔做出有效地行動來,不由地心中一動再次添油加醋、含糊其辭地說道:“可惡地梅老魔你殘害生命、不以此爲恥反而卻以此爲嗜好,實乃是罪不可恕!今天我們就要讓你血濺當場!”

“好你個不知好歹的毛頭小子!別以爲你家梅爺我就是好欺負的、哼!想要讓我血濺當場,那就要看看你們有沒有這個本事了!”梅老魔並不知道崔承志在心中有着怎樣的打算,還道是他崔承志真的是想要拿他開刀,也毫不示弱地強硬的迴應着。

蕭青山看着眼前的梅老魔和崔承志在這裏鬥嘴,卻在心中思索着:“從剛纔梅老魔的話語當中能判斷的出來,此人真的是十分的殘忍,居然拿着人命不當回事、更加讓我氣憤的則是看樣子呂波和貂容就是慘死在他的手裏啊!還有無辜的司徒鍾老人家…..”

林雲也是一臉冷漠地望着梅老魔和崔承志,心裏仔細地思索着事情的經過:“原本猜測的想着有着很大嫌疑的崔承志師兄有可能是殘害呂波和貂容的殺手,只要當時司徒鍾老人家指認一下、也就是水落石出了,但是突然從半路殺出了梅老魔來,而司徒鍾老人家又是慘死在他的手裏,有此不得不在重新考慮到底兇手是不是崔承志師兄了,但是梅老魔卻是自己承認了!這麼說來、是我們猜測的不對?還是另有什麼隱情?”

“蕭兄、林雲師妹、婉君師妹?難道你們到了現在還是不相信我嗎?這個梅老魔都在眼前了,並且他也承認了人是他殺死的,我現在是無話可說了,反正信不信是你們的事情了,我現在就要殺了他給死去的人報仇啊!”儘管崔承志嘴上是對着梅老魔又是喊打又是喊殺的,但是他卻也只是喊喊並沒有實質上的動作。

崔承志沒有等到蕭青山和林雲的明確表態,但是他卻聽到了林婉君的話語.

“小婉我相信崔承志師兄你的!梅老魔是個大壞人!今天我就和崔師兄你一起來把這個壞人抓住!”林婉君越說越是氣憤地朝着梅老魔揮了揮小拳頭!

崔承志一聽見林婉君這話,頓時激動地不行不行的,在心中思索道:“還是天真的女孩子好騙啊,現在有着林婉君的支持我還就不相信了、你蕭青山和林雲進不了我的套!”

“好啊、我就知道婉君師妹古道熱腸、充滿着正義,那好咱們師兄妹兩人就合夥把梅老魔這個壞人繩之以法!”崔承志衝着林婉君這麼言語激昂地說着話的同時,還不忘了拿眼角的餘光看了看蕭青山和林雲的反應。

蕭青山搖頭苦笑着聽着崔承志和林婉君的對話、望了林雲一眼,獨自思索道:“按照現在的情況來看、只好是先把梅老魔抓住再說了,儘管我還是感覺到有點什麼地方不對勁。”

“梅老魔!宗門裏這次派我們下山就是想要把你繩之以法,免得你在仗着一身的修爲禍害平民百姓!”林雲依舊是一臉冷漠地神情注視了一眼蕭青山之後,朝着梅老魔冷聲言語地說着。

“一羣不知好歹的年輕人!我梅老魔豈是你們想抓就能抓的到得?!休得張狂、想要抓我?那好啊、現在咱們就手底下見本事!”梅老魔靜靜地聽着面前的這一羣年輕人在不知好歹的討論着自己,也是怒火中燒的強硬地迴應着。

梅老魔原本就是隻打算在這裏逗留一會兒便要離開,但是現在一聽見周圍的這幾個人居然還打着他的注意,心地歹毒異常並且橫行慣了的他、豈能就這樣子讓這些小輩當面看低了他?

“好、好!梅老魔啊梅老魔、我看你這個老東西是死不知錯啊!今天小爺我就提那些枉死在你手底下的人們報仇雪恨!”崔承志眼見着梅老魔這麼配合自己心中暗自驚喜的同時心中一動、隨即張口對着梅老魔罵了兩句便朝着他狂衝過去。

當然在這個時候、一切都在按照着崔承志心中所想的順勢發展着,然而他在衝向梅老魔的時候早就打定了主意、自己這一動手,蕭青山、林雲、林婉君等人勢必也會一起與他擒下這個梅老魔;斷然不會讓他自己出手的,就算是他們不動手,崔承志心裏也早已做好了一切不好後果的安排。

“老東西?!!!”

“該死的兔崽子!你梅爺爺我縱橫大西北這些年來、你!還是第一個敢這樣罵我的!今天我就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好歹的小子!”梅老魔怒火中燒的看着直衝向自己而來的崔承志狂罵一聲,身形一晃、瞬間便閃過兩人間着足足具有近十米的距離,出現在崔承志的身前擡起腳直奔他的胸前踹去!

“我……..你大爺~~~”崔承志剛來得及一句話說出口來,就被梅老魔着狂猛凌厲的一腳踹飛出去,只是心中也沒有想到會是這種情況的他、在半空中仍舊是顯得惱羞地吼出了這麼一句話來。

蕭青山眼看着崔承志被梅老魔一腳給踹了回來,心中也是頗爲驚訝地尋思道:“看來這個梅老魔還有有着驕傲的資本啊、在這麼一瞬間就能讓實力不俗的崔承志吃了這麼打一個虧,看來我還真的重新來衡量一下與他之間實力對比。”

“嘭!”

“崔師兄!~~~”

林婉君毫不在意崔承志倒地後濺起的漫天灰土、散步並作兩步的奔跑到他的身旁蹲下、輕聲低詢問道:“崔師兄你有沒有事、傷得嚴不嚴重,小婉我替你報仇去!”

站在一邊的林雲聽着林婉君着衝動幼稚的話語,唯一搖頭、快步走了過去身手攔住了氣鼓鼓地林婉君苦笑着說道:“小婉現在不是你耍小孩子脾氣的時候、你也不橫來一下咱們於他梅老魔之間的實力差距、你可知道你這樣做的後果是嗎?”

“可是崔師兄他、”林婉君聽着林雲的這幾句話回想起剛纔崔承志一個對面便被梅老魔一腳踢飛時候的場景,無奈地嘆了口氣問道:“那雲姐姐、你說現在咱們該怎麼辦啊?”

林雲輕聲一笑、並沒有直接回答林婉君的問話,而是轉過頭去、看着還在沉思當中的蕭青山、輕聲問道:“青山、你怎麼看?” 那是一個兵荒馬亂的年代,除了深山絕谷,老林幽譚,似乎沒有一處能夠避免四方軍隊的侵害。流離失所的難民隨處可見,他們有的餓到剩下皮包骨頭,卻還在拼盡全力地躲避着來往軍隊的掠奪和屠殺,路途中魔獸的襲擊。大地上流竄的盜賊草寇也是流亡百姓的威脅。一個人若是孤身在外,絕對是活不過三天的。

不過這對於龍小浪來說並沒有什麼。他現在正看着眼前整齊劃一的護城軍浩浩蕩蕩地巡邏着,有個首領模樣的高大男子,帶着一頂朱纓銀盔,穿着一身燕翎甲,騎着一匹古黃駿馬,正面無表情地慢步繞着貝隆城走着。

龍小浪摸了摸乾癟癟的肚皮,打量着一身富貴的騎在馬上的人,心裏動起了小心思。

這麼威風的人,想必肯定很有料。

“老爺,老爺,給口吃的吧,給一口吧,我都已經有兩天沒吃東西了。”

一個衣衫襤褸,肌黃面瘦的小夥子跪倒在那匹古黃駿馬下,苦苦哀求道,“官爺,官爺……”

巡邏軍的首領看都不看他一眼,“滾!”

那個小夥子餓了兩天了,也不知道哪裏來的力氣,居然拽着馬轡,聲嘶力竭道:“官爺,救救我吧,我還有一個八十歲的母親,她已經一天沒有進過食了,就算沒有吃的,給口水和也行阿。在這樣下去,我娘恐怕支持不住阿……”

說到後來,他竟然隱隱地哽咽起來。

那首領彷彿根本沒有聽見似的,一巴掌把小夥子扇翻在地,惡狠狠地道:“你是聾子嗎?再不滾,我殺了你!”

他瞪着眼睛的樣子明顯起到了震懾作用,就在小夥子撲上去的乞憐的時候,旁邊也圍過來了一些大膽的流浪者,但是看到這了軍官這副凶神惡煞的模樣之後,他們也就停住了上前的腳步。

“這個軍官,着實可惡!”龍小浪在心裏罵道,“不給吃的也就算了,爲什麼還打人呢?他明明已經很慘了。”

那個小夥子好像還沒有放棄的意思,“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了……”他現在已經哭得不成樣子了,“官爺,你哪怕殺了我都可以,我一定要給我一口吃的,求求你了。”

“哼!真是敬酒不吃吃罰酒!”

一道冰寒的光芒從男子的腰間透射出來,轉眼間他已經拔出了腰間的佩劍就眼看就要砍向那不知死活的小夥子。龍小浪看在眼裏,立刻縱身上去握住軍官的手腕,止住了長劍下劈的力道,笑呵呵地勸道:“軍爺,何必動怒呢?”

在自己的手下面前,被一個小癟三給打斷了自己的攻勢,這對於一個軍官來說可是奇恥大辱!

他剜了一眼抓着他手腕的那隻精細的小手,有些驚愕於那隻手上傳來壓迫性十足的握力,但還是狠狠地道:“你算是哪根蔥?趕來管我的事?”

龍小浪放下了那隻手,另一隻手慢慢地挑開了那柄長劍,還是笑呵呵地道:“我是一根野蔥。軍爺的事,我怎麼敢管,不過他只是太餓了,軍爺又何必計較呢?”

“哼!”

那位軍官冷哼一聲,又揚起長劍,準備給龍小浪來個措手不及。

然而他沒想到,龍小浪的反應速度奇快,他剛舉起長劍,手腕又被抓住了,那雙精細小手裏傳來的恐怖力道,簡直要捏碎他的手骨一般。

軍官怒目圓睜,揮了揮手,想要甩脫。

龍小浪怎麼可能這麼輕易就讓他掙脫,他的表情一直是笑着的,道:“請軍官打賞些細軟,這位小夥子真的不行了。”

雖然他是含笑地請求,可是他手勁上的力道卻透着不容拒絕的威脅意味。

那軍官隨手拋下一錠銀子,小聲地叫道:“放手!”

只要你一放手,我就砍翻你!居然敢讓我這麼丟臉,你絕沒有好果子吃。

龍小浪示意那個小夥子去撿那錠銀子,然後鬆開手,快步退後,樂道:“多謝!”

他這一退,相當於常人跑出去三四步,軍官卻還怎麼能砍得着他。

軍官正要掣馬向前,就傳來一聲嘹亮的軍號。

嗚嗚!嗚嗚!

嘹亮的軍號聲傳遍了整座貝隆城。

“軍號聲從北門傳來,莫非北門有異變?”首領揮劍的動作停在了半空,又幹淨利索地還劍入鞘,狠言道:“今天算你小子走運!走!”

說罷他縱馬快速穿過大街,完全無視正在街上行走的孤寡老人或是垂條孩童。

軍隊跑過的行道上揚起了漫天的灰塵,在瀰漫着黃沙的淡淡煙靄裏,龍小浪正出神地望着那一騎遠去,“總有一天,我不會讓這麼多人再捱餓,我不會再讓你這種人橫行霸道。”

可是北門到底出了什麼事情?這座固若金湯的貝隆城能發生什麼異端?

龍小浪實在是剋制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於是他就悄悄地跟在了聲勢浩大的巡邏軍後面。

北門是全貝隆城最亂的一塊地方。這裏雲集着江湖浪人,做人口買賣的黑心販子,耍雜技賣藝的戲班糰子,當然也不乏到此來一擲千金的賭徒抑或是尋花問柳的嫖客。

“羅統領,因何事吹響號角阿?”

剛纔那位騎着古黃馬的男子不悅地問道。

那位被稱作羅統領的人指着遠處升騰而起的硝煙不安的道:“雷少爺請看。”

大約距離貝隆城兩千米左右的地方,不計其數的魔獸自四面八方涌了過來,你在貝隆城的城牆上看着遠處如浪潮般翻滾過來的獸潮,你彷彿能夠感受到大地有韻律的呼吸,鋪天蓋地的暴戾氣息和無窮無盡的殺氣。

雷少爺的手微微顫抖起來,他剛纔乾脆利落拔劍的手突然不受控制地顫抖着,“報告城主,快!報告城主!”

“是,屬下這就去辦。”

龍小浪貼在城牆下的小角落裏,側耳去聽可是卻由於距離過遠什麼也聽不見。

“咕咕……”他的肚子這個時候鬧騰了起來。

“哎喲,還是先去弄點吃的吧。”

正當他離開角落的時候,他看到有一個長得像灰熊一樣的小貓咪趴在他旁邊,輕輕地叫喚着。

爲什麼說是像灰熊的貓呢?

因爲它有着熊的體型輪廓,只是成比例縮小了,可是它兩枚針刺一樣的瞳仁卻的的確確是貓無疑。

“喵……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