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不會讓媛媛家裡吃虧就是了!」

Home - 未分類 - 搖了搖頭說道:「放心吧,這件事交給我,不會讓媛媛家裡吃虧就是了!」

看到姜天威自信的樣子,劉佳佳也沒再多說什麼,挽著姜天威的手笑眯眯的便一起跟著出去了。

因為還早,所以姜天威便陪著劉佳佳在校園裡走了走。現在兩人在學校可都是名人了,姜天威和王愛媛的戀愛關係可是弄得整個校園風風雨雨的。

現在又和劉佳佳在一起糾纏不清的,所以,兩人走在路上,不是的便會傳來同學們異樣的眼光。有看姜天威的,也有看劉佳佳的。

看著周圍同學有些人異樣的眼光,姜天威有些心疼的捏了捏劉佳佳的手,小聲的問道:「值得么?」

劉佳佳嫵媚的白了他一眼說道:「不值得,那你現在放手啊!」

姜天威嘿嘿一笑,手不由抓的更緊了,笑著說道:「你當我傻啊,這麼漂亮的媳婦兒我放手了再上哪找去。」

劉佳佳有些羞惱的說道:「誰是你媳婦兒呢?」說著用手在姜天威腰間用力一擰。隨後,又幽幽的說道:「你媳婦現在正上課呢!」 不過這些陣法雖然強,但是步雲天卻是很少用,因為用這些陣法對於他提升修為很不利,每一次戰鬥他的實力都會有所提高,要是靠陣法的話,非常簡單便解決了戰鬥,如何能夠提升修為。

當然,有危險的時候他還是會用的,畢竟他並不是迂腐之人,只是為了快速提高修為才少用這些身外之物而已。

步雲天很快便催動了手中的陣法羅盤,在雷雨荷等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下,陣法羅盤爆發出一股玄奧莫測的氣息,然後眨眼間消失在步雲天的手裡,彷彿從來都沒有出現過一樣。

雷雨荷等人雖然沒有精通陣法,但是基本的目光還是有的,特別是修士的直覺,僅僅看了一眼,便可以從羅盤上面感覺到一股隱隱的威脅,很容易便能看出羅盤的不簡單。

步雲天布置好陣法之後,才笑著道:「這是一個高階陣法羅盤,已經隱入了周圍的虛空當中,羅盤上面有五個威力非常不錯的陣法,隨時可以發動,等一下我們就把他們引到這裡就行了。」

「好,這很簡單,根本就不用我們幹什麼,只要讓他們發現我們就行了,估計那幫傢伙一看到我們便會跑到這裡來吧。」雷雨荷有些興奮道。

「恩,等他們都進入陣法範圍之後我便會發動陣法,我會先困住那幫傢伙,然後我們一起攻擊那頭妖獸,搞定那頭妖獸之後再收拾這幫傢伙,這次我們要搶光他們身上的東西。」步雲天嘿嘿笑著道。

「嘿嘿,真希望那群王八蛋快點來。真期待他們欲仙欲死的下場啊。」盧燦也是陰笑著道。巴不得早點玩死那幫傢伙。

「已經快了。你們朝著那個方向感知一下,應該可以發現他們了。」步雲天抬手指著一個方向道。

「他們發現我們之後肯定會過來,但是我們必須纏住他們,否則他們肯定利用我們來阻攔妖獸的。」柳雪媛清脆的聲音緩緩的響起。

「恩,這個很有可能,這幫混蛋心黑著呢,說不准他們真的會把我們當擋箭牌。」雷雨荷點點頭道。

「沒關係,這樣正好。我們可以心安理得的下手,只要我們擋住他們一會兒便行了,等到妖獸也靠近之後我便立刻發動陣法。」步雲天無所謂的笑著道。

很快的,隨著步雲天等人說話的這一會兒時間過去,那一追一逃的雙方已經先後出現在雷雨荷等人的神識感知當中,而那幫傢伙果然也發現了他們,數道流光向著這裡飛遁而來。

「他們來了,我們準備把。」步雲天笑著道。

果然,那幫傢伙沖近之後,二話不說便想從他們身邊繞過去。準備讓他們拖住後面的妖獸,而且還絲毫不提後面妖獸的事情。

步雲天等人二話不說。直接催動身上的元力,把他們從虛空之中震出來,然後瞬間擋在他們前面,然後大喝道:「站住,如果你們在向前一步我們就攻擊了。」

「千萬別,我們只是路過而已。」那幫人中的領頭人顧思明一臉慌張道,雖然他們並不把步雲天等人放在眼裡,但是如果和步雲天等人打起來,絕對是短時間脫不開身的。

「哼,顧思明,你說的倒好聽,路過,可是我看你們怎麼好像有陰謀似的。」雷雨荷哼聲道。

「絕對沒有的事,我們只是有急事而已,希望你們不要攔著我們,我們要離開了。」顧思明有些焦急道,因為那頭妖獸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了。

「什麼急事啊,不知可不可以跟我們說說啊,說不准我們能夠幫上點忙哦。」雷雨荷裝作非常熱情道。

「該死,只要你們讓我們離開,那就是對我們最大的幫助了。」顧思明心裡咒罵道,但是嘴上卻是焦急不已道:「哼,做什麼事情不用你們管,難道你們想攔住我們,難道你們自信可以打得過我們了,沒有那個本事的話就乖乖讓開,否則我們就滅了你們。」

「怎麼,終於撕破臉皮了,我們確實是擋不住你們,但是我們只要擋住你們片刻就行了,別以為我們沒有發現後面那頭妖獸。」雷雨荷不屑道。

「你,你們到底想怎麼樣,既然發現了那頭妖獸,竟然還不逃命?」顧思明焦急道,你們就是不想逃也別攔著我們啊,真是該死,但是此刻他卻是絲毫也不敢惹怒步雲天等人,生怕他們來個同歸於盡的。

「還能幹啥啊,當然是留下來殺了那頭妖獸了,我們可不像你們這幫膽小鬼,就知道逃命。」盧燦大聲道。

「你們想殺是你們的事,但想死不要拉著我們,我們要離開了。」一個非常陰沉的聲音從那幫人中響起,此時這幫人心中一個個都在罵著步雲天等人自不量力,只是不敢說出來而已。

「那你們就試試,看看你們這群喪家之犬是不是真的有那麼大的本事,都被殺的逃命了,居然還這麼囂張。」雷雨荷不屑道。

「你,難道你們就想同歸於盡啊。」顧思明憤怒的道,那頭妖獸要是這麼好殺的話,他們就不用逃了,哪怕是一般的天階七級妖獸他們都可以拼一下,可偏偏那是一個防禦力恐怖至極的龜類妖獸,而且還有著半步天階後期的修為,根本就打不動,就算拚命也是送死而已。

「就算同歸於盡又怎樣,早就想滅了你這個卑鄙小人了,你不要想逃跑,那頭妖獸已經過來了,準備受死吧。」雷雨荷故意陰沉道,看來女人記起仇來果然是恐怖萬分,到這個時候還不忘了嚇唬他們。

那幫人正想發怒,可惜妖獸已經不給他們機會了,那頭恐怖的妖獸已經趕了過來,那鋪天蓋地的氣勢也已經向著他們輾壓了過來。

巨大的妖獸身軀顯得眾人是如此的渺小,特別是身上布滿了恐怖的鱗甲,遠遠望去,反光的鱗甲讓人看上去就像一頭鋼鐵巨獸,恐怖猙獰的頭顱,燈籠般大小的雙眼,森寒的巨牙冷冷發寒,腥臭之氣撲鼻,看上去非常恐怖。

「嘎嘎,你們怎麼不逃了,是不是準備受死了,居然還多了幾個人,你們不會以為多了幾個人就能打贏我吧。」恐怖妖獸張著巨口嘎嘎笑道。

那幫人自然是非常憤怒的看著步雲天等人,如果不是他們,自己等人已經不知逃的多遠了。

不過那幫人卻是沒有想過,如果他們不是想讓步雲天等人幫他們阻擋妖獸,他們會落得如此下場嗎?

「那當然,如果你突破了天階後期還好說,不過區區天階中期巔峰而已,能殺你的方法不知道有多少,我看你還是準備受死吧。」步雲天慢慢悠悠道,絲毫沒有緊張的神情。

「真是不知死活,我的強大豈是你們可以想象的,你們還是準備乖乖的當我的食物吧。」妖獸非常不屑道。

「不用急,我們還是先聊一下吧,我還不知道你是什麼妖獸呢,說一下吧,讓我們瞻仰一下。」步雲天淡淡的笑著道,臉上卻是說不出的自信。

之前步雲天便已經傳音問過雷雨荷等人,她們也不知道這頭妖獸是什麼怪物,所以步雲天才好奇問道。

不過步雲天的自信卻是給了那幫人一絲希望,顧思明轉頭對雷雨荷道:「我們還是先聯手合作吧,其他事情先把妖獸打退了再說。」

「顧思明,你是想一起打退了妖獸之後再收拾我們吧,像你這種小人,我見多了,跟你們合作,恐怕被你們吃的骨頭都不剩。」雷雨荷不屑道,被道破心思的顧思明差點惱羞成怒,還好他現在也知道此刻不是和雷雨荷等人開打的時候。

巨型妖獸卻是絲毫不理會顧思明那點小心思,在它看來,這些人就是真的全部聯合起來,也照樣不是它的對手,它可不是什麼簡單的妖獸,高貴的血統讓它無所畏懼。

身為上古凶獸後代的它,它的強大根本就是眾人無法想象的,它不但已經開啟了血脈的傳承,而且還掌握了諸多的傳承秘法,就是一般的天階後期妖獸它都不懼怕,更何況是十來個渺小的人類。(未完待續。。) 正當姜天威啞口無言的時候,剛好這時候電話響了,姜天威如釋重負般看了一眼劉佳佳,然後拿出了電話。

電話是王星宇打過來的,原來,他和於大志還有凌雪雁三人一起過來了的。只是現在他被於大志送到姜天威的宿舍后沒找到姜天威的人。所以打這個電話問問姜天威在哪裡。

姜天威的電話,劉佳佳也聽到了,在姜天威掛了電話后,笑著說道:「走吧,去你宿舍!」

看到劉佳佳沒有再提剛剛的話題,姜天威連忙點頭應是。

兩人回到姜天威宿舍的時候,於大志正帶著王星宇參觀姜天威的宿舍了。王星宇也是一點都不客氣,自己選了一間房便將行李啥的都給搬進去了。

等姜天威回去的時候,他床都已經鋪好了。看到姜天威進來,正收拾東西的王星宇和正坐在那休息的於大志連忙站了起來恭敬的喊了聲:師傅!

姜天威罷了罷手笑著說道:「怎麼,房間都自己選好了,你就賴在我這啊!」

王星宇嘻嘻笑著說道:「挨著師傅住,也好隨時向師傅請教不是。」

看他嬉皮笑臉的樣子,姜天威就想到了齊家康,也是整天一副嬉皮笑臉的樣子。只是,王星宇明顯比齊家康有毅力的多了,在無名師指點的情況下,將功夫練到暗勁巔峰,這可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

看了看時間,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不由說道:「你就將東西收拾一下吧,等會我們出去吃飯,給你介紹幾個朋友認識一下。」

說著,轉頭對於大志和凌雪雁說道:「你們晚上也就在這吃飯吧,人多一起熱鬧點!」於大志也是點了點頭。

王星宇其實也沒啥東西,床鋪在姜天威進來之前就已經鋪好了,只是將自己的幾身衣服拿出來晾好疊好就沒有了。

至於其他的一些生活用品,王星宇表示這些東西隨時可以去買,就懶得拿了。

期間,姜天威給王愛媛和齊家康都打了電話。約好他們五點在學校門口集合,到時候一起去吃晚飯。

王星宇很快就將東西收拾好了,一行五人便出門往約定好的大門方向走去。

五人剛到校門口,便看到王愛媛、齊家康和周曉萌三人在門口等著。

看到王愛媛,王星宇眼睛一亮,不由對姜天威說道:「師傅,你還認識這麼漂亮的女同學啊,介紹一下徒弟唄,徒弟今年都27了。」

於大志有些憐憫的看了看王星宇,劉佳佳和凌雪雁都是抿著嘴在那偷笑。

王星宇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偷笑的兩人,卻是發現姜天威正用一種危險的眼光打量著自己,不由得打了個冷顫。

接著,便看到了讓他驚駭的一幕,只見王愛媛對著姜天威微微一笑輕聲說了句:你來啦!便走到姜天威身邊,和劉佳佳一左一右的挽住了姜天威。

王星宇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過,看著其他人都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他也明白了,自己這次估計是栽了。

等王愛媛過來后,姜天威才似笑非笑的看著王星宇說道:「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你再說一遍?」

王星宇打了個冷顫,然後露出一副賊兮兮的笑容說道:「剛剛我說什麼了嗎? 諸天試武 哦,我剛剛在說師傅真是英明神武,我對你的崇拜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又如黃河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看著他搞笑的樣子,齊家康走了過來說道:「師傅,這傢伙誰啊,居然搶我台詞?」

看到齊家康也叫姜天威師傅,王星宇轉身對齊家康嬉笑道:「這位就是二師兄吧?小弟沙師弟啊!」

看著兩人耍寶的樣子,姜天威也是苦笑不得,不得已揮了揮手說道:「好了,不要在這堵門了,吃飯去吧!」

因為人數比較多,所以姜天威也沒打算開車去太遠的地方吃飯,所以,就又去了離學校不遠的那個瑞風酒樓。

看到姜天威和齊家康他們一行人進來,那個王經理又是屁顛屁顛的跑了過來。

看著齊家康在這裡蠻受歡迎的樣子,王星宇不由得又笑道:「二師兄,看不出來啊,你在這裡還是個人物啊!」

齊家康揮了揮手說道:「那是,沙師弟,以後有什麼事儘管找我,我幫你擺平。」

看著齊家康胡吹大氣的樣子,姜天威卻是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齊家康。

飯桌上,姜天威將王星宇介紹給了齊家康和王愛媛認識。對於姜天威再次收徒,王愛媛和齊家康他們倒是沒什麼好驚訝的。

不過,當向王星宇介紹王愛媛的時候,王星宇卻是一臉菜色。同時擠眉弄眼的小聲對姜天威說道:「師傅,看不出來啊,你不僅功夫好,這泡妞的功夫更好啊!」

沒有理會王星宇的調侃,這種人,你要是搭理他,他會更來勁。所以,姜天威無視了他的話,自顧自的和王愛媛她們說著話。

果然,王星宇見姜天威沒理會他,也沒勁了,不再扯著姜天威說話,而是和齊家康兩人稱兄道弟去了。

吃完飯,於大志和齊家康便各自帶著女朋友走了,只有王星宇沒地方去。所以死皮賴臉的夾在姜天威和劉佳佳王愛媛三人中間做電燈泡。

經過一餐飯的時間,王愛媛也是看穿了王星宇的性格,所以對於他硬是要做電燈泡的行為,也是表示無視了。

只是,王愛媛到底還是不放心自己爸爸的事情,回去的路上,拉著姜天威有些擔心的輕聲問道:「天威,我爸爸公司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給了王愛媛一個安心的眼神,姜天威保證道:「放心吧,沒事的,我已經找人去辦了,應該很快就會有消息的。」

聽到姜天威的保證,王愛媛這才安心的點了點頭,似乎,有了姜天威的保證,便不用再擔心了。

不過,王星宇聽到王愛媛的話,卻是咋咋呼呼的說道:「是誰?這麼大的膽子敢為難師母?告訴我,我去打斷他的狗腿!」

看著王星宇賣弄的樣子,姜天威用手扶了扶額不禁有些頭痛。當初怎麼就沒有發現王新宇這耍寶的性子? 上古時期的凶獸沒有一個是簡單的,能夠具有血脈傳承的就更加恐怖了,步雲天手中的小影蛇,還有那小鷹都是具有血脈傳承的上古凶獸,可惜它們兩個還太弱小了。

「哼哼,渺小的人類,聽好了,我乃上古凶獸恐蠅的後代,怎麼樣,是不是被偉大的我嚇到了。」那頭才剛剛成年的恐蠅囂張的哼聲道。

「恐蠅?不就是一種龜類嗎,恩,體型確實有點像,不過怎麼沒有龜殼啊?不會是冒牌的吧?」步雲天奇怪道。

這恐蠅乃是上古凶獸巨龜中的一種,不但防禦力驚人,而且兇悍無比,不過眼前這隻應該雜交出來的了,體型雖然也是有點像恐蠅,但是卻沒用恐蠅那防禦力超強的龜甲。

不過步雲天這一說確是把這頭雜.種恐蠅激怒了,自從血脈覺醒之後,這頭雜.種恐蠅都是以自己的血脈為榮,以自己是恐蠅的後代而自豪,可是現在居然有人質疑它。

而且那龜甲本來就是它心中永遠的痛,一說起這個龜甲,它就想傷心流淚啊,因為它知道自己這輩子是不可能煉出龜甲的,步雲天的話就像在潑它冷水,而且還是在它最高興的時候潑。

「該死的螻蟻,居然敢懷疑我高貴的血脈,準備受死吧。」恐蠅憤怒的咆哮著,同時發動了自己的攻擊。

「混蛋,你們激怒這頭恐蠅了,我們死定了。」那顧思明慌亂的吼道,同時眼珠子亂轉。思考著逃命的辦法。

不過步雲天卻是不慌不忙的發動了早已隱入虛空的陣法。只見嗡的一聲傳來。一個玄奧的陣圖在半空一閃而過,周圍的所有人和獸頓時被包裹進一個神秘的空間里。

整個空間布滿了灰濛濛的霧氣,而且彷彿無邊無際,就連神識也探不到空間的邊緣,正準備發動攻擊的恐蠅也是停了下來,警惕的目光不停的掃視著四周。

顧思明等人也是警惕的靠攏到了一起,雷雨荷等人卻是感覺很新奇,像這種能夠形成陣法空間的陣法可不多見。不過她們也不敢亂動。

「這裡是什麼地方,快點放我出去,否則我生吞了你。」恐蠅警惕的盯著步雲天道,就是顧思明那幫人也同樣警惕的盯著步雲天等人。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