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浩宇知道他事先肯定已經得到消息了,現在只怕就想看自己笑話,不過他不在意,放下電話,悠悠道:“勝負乃兵家常事,沒有失敗,如何成功,謝玉咱們走着瞧。”

Home - 未分類 - 龍浩宇知道他事先肯定已經得到消息了,現在只怕就想看自己笑話,不過他不在意,放下電話,悠悠道:“勝負乃兵家常事,沒有失敗,如何成功,謝玉咱們走着瞧。”

“哈哈。”謝玉得意的大笑着起身,道:“青山不改,綠水長流,龍兄保重。”說完帶着葉佳倩走了,只有那得意的大笑不斷的迴盪在走廊裏。

謝玉二人出了博海集團,沒有絲毫停留,直接乘車去往了機場,離開了b市。 “啊——”

歲城九中,坐在講臺旁的鄒小北從座位上猛然驚醒,抄起書本,對着面前就是一頓亂揮,激起漫天的粉筆灰。

良久,一道急促的咳嗽聲讓他漸漸地清醒了過來。

腦袋一陣巨痛,他只記得自己妻離子散後,公司也破產了,債務纏身之下,一口氣喝完一瓶二鍋頭,準備跳樓突然沒了任何的知覺。

可這會兒怎麼感覺自己好端端的,一點事都沒有?

眼前的景象開始慢慢清晰。

一名手握課本戴着眼鏡的中年人滿臉粉塵,咳嗽不止,黑板上寫着幾個大字:唯物辯證法。

臺下,數十張陌生又熟悉的臉,全是一副錯愕的表情,嘴巴微張,像是定格了一樣。

鄒小北整個人一愣,“這是在教室?”

霍地一下離開座位,不可置信地跑去窗戶邊往外一看,整個人都懵逼了!

三分線模糊的籃球場,寸草不生的足球場,樓下花壇裏矗立着偉人石塑,鏽跡斑駁的開水房,新建的大食堂,還有那片熟悉的小樹林……

“高中母校?我怎麼到了這裏?”鄒小北的腦袋一陣天旋地轉。

難道跳樓沒死,反而重生到青春年代?

恍惚間,這所學校勾起了塵封在腦海深處的記憶。

“高一窮追初戀女友楊雯雯,青春懵懂陷入愛情的漩渦。”

“高二慘遭楊雯雯劈腿拋棄,失戀後身心受挫,顛覆了人生價值觀。”

“高三攜帶學妹林初雪去省城念大學,畢業後和林初雪結婚生子,後來創業被人陷害,林初雪傷心離去,公司破產鉅債纏身,走投無路下只好自尋短見……”

等等,那麼現在是高几?

鄒小北迴頭看向牆上的日曆,2005年9月20日。

這是高二,十五年前!

而且,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楊雯雯劈腿說分手的時間。

真狗血,重生一場,竟然還要經歷一次傷痛!

這時,講臺上的中年人緩過氣來,怒不可遏道,“鄒小北,你給我滾出去罰站!”

鄒小北這才發現對方是班主任兼政治老師鄧文勝,經常視他爲眼中釘肉中刺。

無奈低着頭,鄒小北在一陣鬨堂大笑中默默地走出教室。

離開後,教室裏恢復了安靜,鄧文勝擦掉臉上的粉筆灰,繼續講課。

站在走廊上,鄒小北呼吸着新鮮空氣,開始迅速梳理頭緒。

這一年,外界發生了很多大事。

第21顆返回式科學與技術試驗衛星發射成功,神舟六號飛船順利返航,世界海拔最高鐵路線全線貫通,全國最快地鐵線開通……

就連他最崇拜的BEYOND樂隊,也宣佈解散。

當然,這些天上飛的、地上跑的,還有偶像,和他都沒有半毛錢的關係。

而這一年,楊雯雯的劈腿分手,卻是他命運的第一個轉折點。

因爲被楊雯雯挫傷,他成績一落千丈,沒考上名牌大學,後來進入社會生存倍感吃力。

想到這些,鄒小北猛然一驚,既然重生了,那是不是可以改變前世悲慘的窮苦命運?

比如提前創業致富!

剎那間,鄒小北心中狂跳不止,有種滿手王炸的感覺。

“叮鈴鈴!”

就在鄒小北一門心思籌劃未來時,下課鈴聲響了,鄧文勝走出教室,乜斜他一眼後,大步離去。

緊接着,一個瘦削的小夥拿着用書本和膠帶捲成的棍子,從教室裏衝了出來。

“小北,你上課睡覺做噩夢了吧,別怕啊,我陪你一起過去!”

瘦削的小夥上身穿着一件發黃的校服外褂,下身穿着破洞喇叭褲,頭髮留的都可以扎小辮了。

他說完就把書棍藏進外褂裏,拍了拍鄒小北的肩膀。

鄒小北內心一激動,全然不顧對方在說什麼,上前抱住對方,“他媽的,十幾年了,老子想死你了!”

這個瘦削的小夥叫馬龍,是鄒小北高中時期最好的兄弟。

前世馬龍因被人陷害,高三沒讀完就慘遭牢獄之災。

之後再也沒見過面。

馬龍鬱悶的推開鄒小北,捶了下他的胸膛,“你嚇傻了啊?蘇明川不就是年紀的扛把子麼?算個鳥!我幫你幹他!”

還沒回過神。

胖子也從教室裏跑出來,連忙阻止道,“別衝動啊,我已經打聽到了,我表哥的三姑的兒子和他姐姐的表舅的女兒在談戀愛,一會兒去了我來說說話,那兩百塊錢就不用給他了。”

蘇明川?兩百塊錢?

鄒小北馬上回過神來,想起了2005年9月20日這一天還發生一件事。

高二七班的蘇明川,放話要做整個高二年級的扛把子,並在宿舍裏挨個收保護費。

鄒小北所在的307宿舍裏,就住着有馬龍和胖子,當時鄒小北湊不出錢,蘇明川的小弟撂下狠話,要他自己去和蘇明川交代。

而今天是最後的期限。

鄒小北出生單親家庭,每月生活費屈指可數,還要經常給楊雯雯買零食吃,哪裏有多餘的錢交保護費。

沒辦法,鄒小北只能拒繳。

想起前世被蘇明川痛毆的場景,鄒小北的心裏就覺得窩囊。

人不狠,站不穩!吃虧就在於他心太軟!

既然現在重生了,那就活得瀟灑點!

“我去和他談!”

說完,鄒小北就快步走下教學樓。

馬龍和胖子相互望了一眼,連忙跟了下去。

那時候在學校裏談判,一般都是約定在操場上見面。

鄒小北來到操場,遠遠看見一羣人窩在單雙槓那裏,而那個坐在雙槓上的高個子寸頭男,就是蘇明川。

“你就是鄒小北?”蘇明川揚起下巴,一副很牛逼的樣子。

“我是。”鄒小北點點頭,掃了周圍一眼。

對方大概有七八個人,前世這些人都沒少對他拳腳相加。

不過現在看來,鄒小北心裏很清楚,這些人都是狐假虎威罷了。

“聽說你不願意交錢,那以後我還怎麼罩你?”

蘇明川跳下雙槓,拍拍手上的灰輕蔑的問。

“錢我沒有,我也不用你罩。”

鄒小北淡淡道。

蘇明川的臉上掠過一絲驚愕,他伸出大拇指掏了掏耳朵,“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話音剛落,蘇明川身後的一羣跟班就涌了上來。 “砰——”

辦公室裏,謝玉前腳剛走龍浩宇再也忍不住了,氣的一拍桌子,大罵柳巖鬆王八蛋。

韓子文見狀,忙問道:“門主,出什麼事了?”

龍浩宇強忍着怒火將東閣瞞着自己,對f市出手,並且全軍覆沒的消息,告訴了韓子文。

韓子文可比龍浩宇冷靜多了,聽完龍浩宇之言,頓時陷入了沉思。

“不好,我們中計了。”韓子文瞬間明白了北盟的打算。

“子文,你什麼意思?”暴怒的龍浩宇頓時冷靜下來,問。

韓子文給龍浩宇分析了一下,東閣此戰失敗的連鎖反應。

“門主,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東閣肯定知道謝玉來這裏與你會面,所以他才提前動手,可是偏偏他還敗了,還是全軍覆沒。剛纔項傑也說了,北盟像是事先知道了東閣的計劃,所以提前埋伏,可是他們怎麼會知道東閣會進攻f市呢?”

“有人通風報信啊。”龍浩宇還沒有反應過來,呆呆的應了一聲。

“可是誰啊,除了你們兩個,別人都不知道這個計劃,偏偏還在這個節骨眼上,謝玉還來見你。太可怕了,真是太可怕了,想不到北盟竟有如此人才。”

韓子文自語道,他千算萬算,就是沒有算到這點,當然他也不是神仙,怎麼猜到葉佳倩識破了東閣的計劃呢。

經韓子文提醒,龍浩宇頓時猛然驚醒,可不是,貌似他就是最大的嫌疑人,可是他自己並沒有泄露啊,難道真的是北盟自己人看破了東閣的進攻意圖。

正在龍浩宇苦思冥想時,電話又響了,是柳巖鬆打來的,龍浩宇知道他要說什麼,硬着頭皮接了起來。

果然,柳巖鬆打電話是問罪的,倒打一耙的責問龍浩宇是不是他泄露了情報。龍浩宇沒做過他自然不承認,不過現在失去理智的柳巖鬆根本不相信,最後龍浩宇覺得還是自己在去d市走一趟爲好,所以他和柳巖鬆約定時間見面。

“明天上午,還在我家,等你解釋。”說完柳巖鬆便憤怒的掛了電話。

東亞集團總裁辦公室,柳巖鬆愁眉苦臉的坐在象徵着總裁權利的椅子上,對面還有童仁杰與三名心腹。

“老大,你說龍浩宇會來嗎?”童仁杰問。

“不來他就有問題。”柳巖鬆怒道。

“來了也脫不了關係。”童仁杰身邊一位老者,臉色陰沉道。

他叫霍克,是東閣七王之一,也是最年長的一位,仗着資歷深,經常倚老賣老。

“好了好了,等他來了再說。”柳巖鬆心煩意亂的揮揮手,讓他們退下,他現在就想靜會。衆人見狀只得先行告退。

晚上,李詩涵打來電話,告訴龍浩宇找到了他需要的專家,而且是國外最好的專家。

“這麼快?”龍浩宇有些意外。

“你那麼着急,我敢怠慢嗎?”電話裏傳來李詩涵有些不悅的聲音,可能是因爲白天龍浩宇的語氣還在生氣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