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豐相信自己的死黨們,相信他們會替自己解釋清楚的;而要是自己被那群女子抓住,那才是解釋不清楚。

Home - 未分類 - 天豐相信自己的死黨們,相信他們會替自己解釋清楚的;而要是自己被那群女子抓住,那才是解釋不清楚。

環顧紫葯閣,只見一個個的櫥櫃整整齊齊的擺放在大廳,在大廳左邊有一個樓梯,天豐知道那是通往二樓的,天豐來不及在一樓多呆,一閃,就到了二樓,他怕那群女子追上來,至於上了二樓,天豐相信那群女子絕對不會找到這裡的。 在天豐的觀察中,這二樓和一樓略有不同,竟然沒有擺放的一個櫥窗,反而是一排排的分散式小桌子,這些小桌子剛好夠一個人排放物品使用。

只見這些桌子上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靈藥,有的甚至還有丹藥在桌子上擺放著。

天豐極度好奇,他可以說是從來沒有來過像紫葯閣這種賣場,就連人們最愛去的淘金地——地攤一條街他都沒去過。

他平時就是個修鍊狂人,再加上村長不讓他在帥級前私自用任何靈藥,丹藥,所以他就從來不關心這些;但是他對這些東西又可以說是十分熟悉。

「火炎果,生長在熾熱之地,形似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得名,多見於火山附近,內部含有大量火屬性靈力,是煉製三品丹藥炎火丹的主料之一。」

「火岩草,同樣生長在熾熱之地,形似一團岩石得名,一般同火炎果伴生,含有大量熾熱的土屬性靈力,也是煉製三品丹藥火炎丹的主料之一。」

。。。。。。。。

想到丹藥,靈寶,天豐記得丹藥共分為十品,一至三品是低級丹藥,其他全是高級丹藥,七品丹藥又被稱作靈丹,已經具有一絲靈性,兩者都是丹藥,但形狀不同,前者是單純的圓丹之狀,後者則是天地間形成的奇形怪狀的物品,千奇百怪,作用不同,但一般又無法煉製成丹藥,在天武大陸統一將他們叫做靈寶。

同樣的煉丹師這個職業的分級也是十品,十品煉丹師又被稱作帝級煉丹師。

天豐心中十分震驚,但面色平靜的盯著眼前的種種靈藥,嘴中念念有詞的不斷默念著各種靈藥的特性。

天豐繼續看著各種靈藥,他雖然在書上見過許多靈藥介紹和圖形,但很少見到實體,今天突然來到紫葯閣,豈有不好好逛逛之理!要不是這些賣家寫著「非買勿動」四個大字,天豐甚至想拿起他們細細觀察一番。

在二樓逛了一個時辰左右,天豐總算見識到各種靈藥的珍貴程度,就像那一株可以煉製六品丹藥生靈丹的輔助材料——百靈草就要幾塊五品靈石,要知道一塊五品靈石就等於一百四品靈石,等於一萬三品靈石,換成金幣,那最少不也要一億金幣,更何況,人家還不允許金幣交易,畢竟到了這種品階,已經無法用金幣代替了。

看完二樓的各種靈藥,靈藥,天豐又匆匆上了三樓,剛上三樓,天豐就見到一個個煉丹師坐在出租的桌子旁,面前排放著自己出售的用玉瓶裝這的各式的丹藥。

天豐掃視四周,視線突然被一個十分擁擠的大圈所吸引住。慢慢的擠到裡面,天豐凝神一看,這中間赫然有一位白鬍子老頭模樣的煉丹師正拿出自己的煉丹爐,當眾開爐煉丹,只見那白鬍子煉丹師不緊不慢的將事先擺放在身旁的丹藥,一株一株的投進丹爐;天豐雖然無法看到丹爐內部額場景,但他可以想象得到『要將那些雜質一點不剩的從靈藥內煅燒出來,甚至燒成空氣,要知道靈藥吸收天地靈氣生長,對火的抗性極強,煅燒出來就極為不易,更別說直接煅燒成虛無,那會需要多麼高的溫度。

天豐仔細看這煉丹師,只見他將靈藥放進丹爐后,飛速的用手拍打著丹爐,一絲絲的內力也順著他的手指向丹爐內部流去。

天豐只見他的手法混若天成,竟然給人一種自然的享受之感。

時間流逝,隨著最後一株靈藥被白鬍子煉丹師投入煉丹爐中,這位白鬍子煉丹師原本平靜的臉上漸漸浮現出一絲煩躁之色。

「哎,看來這老頭又失敗了。」

在天豐旁邊的一個中年男子看到白鬍子煉丹師的表情不由搖頭嘆氣道。

這人面帶失望,好像很了解白鬍子煉丹師的樣子,天豐對之十分好奇,上前一步,試著開口問道:「這位大叔,您認識他嗎?」

中年模樣的男子扭頭看看天豐,見一雙求知眼睛,心中得意的想道:「這小子,竟然沒聽說過白千長這個六品煉丹師的聲明,哈哈終於可以再次過吧隱了,就讓我好好給這孩子講一講關於白鬍子的傳奇吧。」

「連他你都不知道,真是孤陋寡聞,你說你,你怎麼還有臉在這裡呆的下去的,不夠丟人的。」就在中年男子準備開口告訴天豐時,一道充滿鄙視的聲音赫然從天豐背後響起,天豐回頭一看。

這開口之人是一個二十七八歲模樣的男子,只見他,一把摺扇執與右手,修長的手指輕撥摺扇,隨之摺扇微向下移動,這才露出男子英俊的面容;這男子用面似桃花白裡透紅形容也不為過,只是這時他頭顱微台,一臉不屑的看了一眼天豐,繼而向白鬍子煉丹師看去,不在理會天豐。

天豐也不想惹麻煩,於是就看一眼那男子,見他不在挑事,之後便完全無視他,同樣將目光移向白鬍子煉丹師。

「嘭。。。」

一聲微響響起,這時白鬍子煉丹師滿臉是汗,臉上更是焦急之色。

天豐則是繼續剛才向那中年男子問道:「大叔,你還沒告訴我這白鬍子的事情呢。」這次語氣中帶有幾分責問之意。

「哎呀。」中年男子笑著撓撓頭,才不好意思的說道:「差點忘了告訴你,這白鬍子煉丹師,他就是這裡十分有名的六品煉藥師,白千長白大師,不過,人們都叫他白鬍子,還有呀,這白鬍子他經常在這裡出沒,平時賣丹藥,偶爾開爐當眾煉丹,還每次都是這個丹藥。」

中年男子說道這裡,突然停頓一下,一臉鄭重的看著天豐繼續說道:「你別小看這白鬍子,他練出來的高級丹藥比市面上的要好上幾分,更別說低級丹藥了,但是價格卻和之一樣,所以,你看,這些前來圍觀的人都是想買他的低階丹藥的。」說著這中年人指了指旁邊的眾人,同時一邊說著一邊緩緩向裡面擠擠,畢竟等會他還要排隊買葯。

「小哥,你難道也是來買葯的?」突然這中年男人回頭疑惑的問向天豐,這一問讓天豐一愣。

「哦!不是,小子我是第一次來這裡,見這裡人多,於是來看看,張張見識而已。」天豐平淡的答道。

「哦!原來是第一次來呀,怪不得這麼沒見識。」這時那令人煩躁的聲音再次在天豐旁響起,天豐用腳趾頭都知道是剛才那個帥氣的男子,不想理視他的則是繼續無視他的言語。

這男子見天豐竟然無視自己,原本聽到他是第一次來,想好好諷刺一番的準備直接破碎,這男子怎能不生氣。

「你說這白鬍子這爐丹藥會成功嗎?我賭失敗,敢賭成功嗎?不敢就快點回家喝奶去吧,哈哈」這男子對自己的突發奇想十分滿意,你不賭,你就白白被我羞辱,你賭,嘿嘿,你就等著輸吧,於是他用十分挑釁的語氣衝天豐說道,心中再次想著『這少年第一次來這裡,甚至沒聽說過白千長白大師的名號,肯定不知道每半年的這時候,這白鬍子就會在這裡煉製一爐,六品丹藥——偱偱生骨丹,這丹藥乃六品丹藥,同時也是修鍊煉體功法的最佳輔助丹藥,食之後在七天內,即使全身骨骼、經脈全都碎裂,也可以迅速的再生,並且完好無損,甚至更甚一步,食之後的一個月內,能保持極大的身體活性,讓身體恢復力短時增加四倍,不管是煉體還是療傷,都是上品丹藥之選。

但它煉製起來難度絲毫不下於七品丹藥,不僅是材料十分昂貴,煉製中一味靈藥的處理更難;所以這白鬍子煉丹師才每半年煉製一次,加之前他失敗的四次,這次已經是第五次煉製,同樣的眾人中大多數都見過他煉丹很多次,都知道不管他煉製什麼丹藥,在這些買葯者,甚至是他的記憶中都記得,只要白鬍子白千長煉丹時,丹爐內出現聲響,那就意味著煉製失敗了。

所以這男子不僅想藉此羞辱天豐,更想藉此狠狠敲詐天豐一筆。

」別和他打賭,白鬍子這次註定又失敗了。」前面那個告訴天豐白鬍子信息的中年男子見那男子開口,急忙一把拉住天豐提醒他,他怕天豐受了挑釁,輸給那男子什麼,那樣的話,就太可惜了。

天豐沖這中年男子嘿嘿一笑,微微點頭,繼而懶得理這男子挑釁之樣的他,繼續保持自己,不動聲色的看著白鬍子煉丹師。

卻只見白鬍子煉丹師仰頭一嘆,臉上有些許放棄之色,天豐立馬明白那帥氣男子想的是什麼。不過天豐不想看到白鬍子的努力就這樣白費,他想起來白鬍子在之前煉製時都十分順利,一切的問題都是加入最後一位藥材才出現的,那麼。。。。

一加入就出現問題,會是什麼原因呢?天豐緊皺眉頭,腦中則是不斷地思索著,這時卻見那帥氣男子見天豐竟然再次無視自己,自己好歹在這裡娿小有名氣,心中升起怒火,再次充滿鄙視的厲聲挑釁道:「真是個沒膽的傢伙,廢物。」 天豐將之完全當做是狗在叫,不予理睬,而是繼續思索,他想到自己在書閣看到的關於這丹藥的介紹:「這最後一位藥材應該是白骨草,生長在陰氣極重之處,性溫;天豐記得上面特別記載了一點,白骨草不是性涼;他還記得上面寫道『整個大陸絕大多數煉丹師煉製時都弄錯了,雖然也可以煉製成功,但難度無疑白白增大許多』。」

而找到這個原因的是一代帝品煉丹師,當時他足足失敗近十次,在耗費無數財富的基礎上,終於誤打誤撞,在一次機緣巧合下找到了原因。

天豐想到記載,於是想知道白鬍子煉丹師的做法就只有試問一下了,但是煉丹師在煉製丹藥時最忌諱開口打擾,貿然開口問話更是對之的不尊重。

「小子,你是不是想和白鬍子說話呀?」那挑釁的男子見天豐欲言又止,於是猜測出天豐是想說什麼,但他不是傻子,也明白煉藥師忌諱的,白鬍子這人更是,誰在他煉丹時開口打擾他,他不僅會把開口之人收拾一頓,還永遠不賣他丹藥;於是他滿懷自信,立即昂起高傲的頭顱,再次挑釁天豐道:「我諒你也不敢,你就是一啞巴,哈哈。」

「如果他要做了呢?」一旁認識這個帥氣男子的人知道,他就是個無賴,二十多歲還只是師級三階,可見其天賦平平;同時還知道他經常來這裡挑釁獨自一人的少年,然後試圖詐騙他們錢財,至於他為什麼敢挑天豐,一來是他在二樓見天豐的樣子明顯就是第一次來,再其次,那些大家族的人誰會獨自出來,哪個不是有護衛,或者幾人結伴,其次,那些天賦出眾者實力強者他早就通過特殊渠道仔細看過資料,至於天豐,由於不參加排位賽,沒幾人知道他的實力,而平常的這年齡的少年哪一個都到不了師級二階,虐他們,這帥氣男子還是很有自信的,更何況他還有後台。

「他要做了,送他一萬金幣。」面對眾人的起鬨,這帥氣男子不由心道『這不是幫自己嗎!正愁沒理由開口說賭注呢』於是大聲叫道。

同時這帥氣男子從剛剛那中年男子只告訴天豐白鬍子這方面的習慣,還以為天豐同樣是買丹藥的的樣子,這帥氣男子可以推斷出,天豐根本不知道白鬍子已經註定失敗的事;要是這帥氣男子不知道天豐不是來買丹藥的,而且,中年人也沒有告訴他這些,他就不會這麼豪爽了,一開口一萬金幣。

天豐雖然無視他的叫囂,但並不怕他,反正也見白鬍子越來越想放棄了,再不說就沒機會了,於是決定問問白鬍子煉丹師。

再加上這男子實在是很聒噪,天豐很想教訓他一頓,既然他願意送上一萬金幣,那他也就不客氣了;不僅能教訓他,還有金幣可拿,天豐才不傻,放著金幣不要。

「你先把金幣拿出來,放到別人手裡,不然誰信。」旁人再次笑著起鬨道,這世界就是這樣,看熱鬧起鬨的人太多。

天豐也見時間還來得及,就不屑的看著那男子,臉上更是充滿不信任的表情,那樣子明擺著告訴他「我不信任你有錢,除非你先拿出來,放到可以信任的人手裡。」

「好。」只見這男子拿出一張空紫晶卡,道:「小子,看好了,這紫晶卡上數字寫的是不是一萬,我把它放到旁邊這位傭兵大哥這裡,你沒話可說了吧?那…….現在你敢開口打擾白鬍子嗎!!!」這男子不屑的拿著紫晶卡衝天豐搖搖,然後遞到旁邊一個青銅二紋的傭兵手裡,再次用不屑的眼光看著天豐,即使天豐敢說打擾,嘿嘿,拿著一萬金幣就暫時保存在他那裡,等出去后,嘿嘿,不僅可以看到這小子被教訓,還能拿回金幣,這帥氣男子越想越是開心。

紫晶卡,天武大陸統一的存取憑藉,內含一個小型空間,可以存十幾立方米的金子,而且,只能是金子,其他不行,同時它還有著數字記錄功能,不僅可以清楚地看到存有的金幣量,還可以記錄持有人一共在這張紫晶卡名額下存過得金幣量,舉個例子說,紫晶卡內部空間存滿,則可以自動將後來收入的金幣轉到特殊的地方,同時紫晶卡的安全性能極高只有擁有印記的主人才可以使用。

天豐見目的達到便不再理會那男子,而是試著開口問道:「前輩,您是不是認為白骨草是性涼的藥草?將它按照這樣的方法煉製的?」

白鬍子煉丹師快要失敗了,正發愁要不要繼續下去,突然聽到有人開口,雙眼一亮,但見到是個少年開口,放光的雙眼又黯淡下去,有氣無力地回答道:「是的。」

天豐一聽,頓時大喜,再次試問道:「前輩,您可以試著把它當做性溫煉製一下,也許憑您的煉丹技術可以成功。」

「性溫?!!」白鬍子有點懷疑自己聽錯了,這大陸上帝品煉丹師都不說白骨草性溫,這少年竟然,於是用疑惑的口氣道。

「是的,前輩不妨試試,興許就成功了。」

見天豐肯定的回答,白鬍子煉丹師把自己煉丹的幾次失敗原因思索一二后再次開口道:「好,今天我就死馬當做活馬醫,試試,借你吉言,說不定就成功了。」

只見這白鬍子煉丹師聽取了天豐建議開始繼續煉製,只見他右手在丹爐上不斷輕怕,臉色也更加凝重。

「錢呢?」天豐見白鬍子一切恢復正常,就開始向那帥氣男子追討自己的賭約,他可不想有錢不拿當傻子。

「給!」只見那個傭兵笑著直接把手中的紫晶卡扔給天豐,豎起拇指再次開口道:「厲害,誰人不知煉丹師忌諱別人插嘴,這白鬍子老頭更是,而你竟然還能讓他聽你一言,你管對與不對,你都很厲害厲害,佩服。」這傭兵面露敬佩之色的衝天豐道。

「哪裡哪裡,小子我也是童言無忌,白鬍子前輩才沒有計較,至於這藥性小子純屬胡扯,只是見白鬍子前輩煉丹技術極高,似乎對自己沒有自信,我也就開口了。」天豐不想讓人知道自己真的知道白骨草藥性性溫,於是謙虛的推辭答謝道。

天豐就是這樣,人敬我,我敬人,人惹我,一般無視,再惹……目前除了季風還沒有人再次惹過他,而那季風每次惹他都會被胡飛躍等人集體攻擊,沒他的機會,於是誰也不知道。

這時反觀那男子,在吃驚之餘全是悲催,哭喪著臉,看著天豐,他干這行五年,還從來沒有吃過虧,他十分想找回面子,同時贏回那一萬金幣。

天豐也知道他所想的,畢竟按照賭徒心理,一旦輸了就肯定想贏回來,於是就等著他再次挑釁。

恰巧這時,白鬍子煉丹爐里又發出一聲輕響,天豐見白鬍子臉色更加凝重。這時那中年男子突然開口:「小子,咱們打賭,我還是說白鬍子煉丹失敗,你敢不敢!這次十萬金幣。」

看著這男子信心滿滿的樣子,天豐故作略有遲疑之色,這時正好眼睛餘光看到那白鬍子竟然在沖自己眨眼睛,然後他看到白鬍子額頭上慢慢的開始出汗,心中暗笑:「原來這白鬍子老頭這麼坑人,算了,反正不坑我,這次好好教訓下這男子,讓他知道做人要低調。」

而這帥氣男子看到白鬍子開始流汗,心中更加確定他失敗了,現在繼續煉丹只是故弄玄虛而已。

「你不敢了吧,懦夫,不敢就趕緊滾回家喝奶去吧。」這男子越罵越過分,引得眾人紛紛看向他。

「好,賭就賭。」天豐正想看看一會這男子輸了后的樣子,繼而道:「不過光金幣不夠吧,要玩就玩大的,這裡是紫葯閣,就用靈藥和這十萬金幣做賭注吧。」

「不可,這白鬍子失敗定了。」不僅是青銅二紋傭兵勸誡天豐,一旁看熱鬧的也紛紛勸誡道天豐一一謝過之後沖著那男子道:「口口聲聲說別人懦夫,自己卻連一株靈藥都不敢賭,我看,不是怕了吧。哈哈。」天豐用一種鄙視而又挑釁的語氣不斷地諷刺這男子,眾人則是不斷地勸誡天豐。

這時白鬍子煉丹師表現的更加不濟,這帥氣男子看向天豐,想知道天豐的虛實,而天豐故作閃避的看向一旁,不經意間流露出淡淡的恐慌。

這位帥氣男子一看,心中大定,原來這孩子是故意抬堵注,好讓我主動放棄呀,我才不上當呢,這下就讓你吃的全給我吐出來。

「這是虛木果,作用我就不用說了吧,這可是我贏來的,你的呢?」這帥氣男子面露高傲之色,從納戒中拿出前段時間坑來的一枚虛木果,這虛木果生長在密林深處,更有伴生魔獸守護,一般較難得到,但作用極多,不僅是煉製五品丹藥虛靈丹的主材料還是其他六品木屬性丹藥的輔助材料之一;但也正因為它的作用對木屬性內力,魔力有用處外,其他屬性幾乎無用,所以價值不是很高。

說著這帥氣男子又拿出一張寫著十萬的紫晶卡,沖著天豐搖了搖。眼睛之中那鄙視之意,不經而出。 「放你那裡我不相信,除非讓我信任,我才拿出肯我的堵注。」反正這丹藥白鬍子老頭還需要幾個時辰才能煉製成功,所以天豐一點也不擔心時間問題,於是就想戲弄這帥氣男子一番,好出口惡氣,畢竟泥人還有三分火,更何況他天豐,同時天豐也發現,自從出了天元的事情后,他的性格多少有點變化,變得開始彰顯本色。

「那就放到三樓的櫃檯上,由眾位和紫葯閣作證」這帥氣男子想到天豐輸掉東西的時候的樣子,心中就十分興奮,可嘴上卻一邊說著一邊把自己的東西放到櫃檯上,一邊挑釁望著天豐。

「好。」

見天豐答應,這帥氣男子立刻露出菊花般的笑容,眼中已經浮現出不久后自己拿著那些賭注樣子。

「這是十萬金幣,這是一枚子龍果,它的作用我也不用介紹了吧。」天豐懶得理視他,平靜的把一枚子龍果拿出放到櫃檯上。

「子龍果?」

一眾人紛紛上前看去,這果實只有青雷山莊有出產,這少年是從那裡得到的?而且千年的子龍果是煉製七品丹藥的材料之一。

就連紫葯閣櫃檯的人也難以壓抑興奮的心情;只是,當他們仔細看完子龍果的之後,就不在興奮了。

因為這子龍果只是百年份的,雖然可以煉製靈酒,快速回復內力,但其價值也就和虛木果差一樣,在紫葯閣里千年的子龍果就幾個,更別說百年的。

只見這二人分別交給紫葯閣一百金幣作為費用,然後狠狠瞪了對方一眼,挑釁之意甚濃。

在紫葯閣,由於大量的煉丹師會當中開爐煉丹,所以打賭一事時常發生,為了方便眾人和收取利益,紫葯閣也做這方面的交易。

在這裡一旦簽訂賭約,違反的一方將受到紫葯閣的追殺,來這裡的人都知道,曾經有一個皇級的強者在一個小城中的紫葯閣分閣中打賭,公然違反,並殺死裁決人員,後來不到三天,他的屍體就被掛在城門,以示警告,小城如此,就更別說脈城了。

只見這白鬍子面色越來越凝重,但是天豐可以感覺出,他是裝的,原因無他,因為白鬍子剛才沖他眨眼睛時已經*音成線,告訴天豐但已經成型,接下來就十分簡單,只要烘烤一段時間就行。

這烘烤最少需要兩個時辰之久,這白鬍子也是閑來無事,不僅看天豐順眼,還因為天豐告訴他藥性,讓他可以完成了自己的丹藥,於是就幫著天豐,一起戲弄這男子一番。

隨著時間流逝,轉眼間一個時辰過去,這帥氣男子見白鬍子還在煉製丹藥,看他雖然面色沉重,但並不像以往自己所見的一樣,心中不免忐忑起來。

而天豐則在簽好賭約就四處游轉,一個時辰夠他看完整個第三層了,之後他又回到白鬍子這裡,靜靜的看著他煉丹。

又是半個小時在這男子坐立不安的神情中悄然流逝,他越來越擔心自己會輸,那可是他坑別人存一年的積蓄,別的不說,就光那株靈藥就價值上千萬金幣。

寵妻成狂:閃婚總裁太霸道 眾人靜靜的盯著白鬍子煉丹師的手指,心彷彿是隨著他的手指在不斷地跳動,畢竟這可是一次豪賭。

時間在流逝,這時突然白鬍子煉丹師起身站立,一雙手更是在不斷地拍向丹爐。

「這是,這香味是,對沒錯,是丹香!」突然一眾人雙眼冒光,興奮的大叫。

丹香,在煉製丹藥時,最低能產生丹香的丹藥也是六品,越是在六品中逆天的丹藥,丹香越是濃厚,至於七品丹藥,哪一個出世都有一劫,天雷劫,那就會遭受雷劈,但七品中效果弱的也就能引出雷雲,在煉丹時而且一旦出現丹香,雷雲,那就代表這煉丹成功了九成九,只要最後一步,丹藥就可出世。

慢慢的丹香越來越濃郁,整個紫葯閣都是濃濃的丹香,在二樓等出的人聞到后急忙收拾東西,匆匆而上,紫葯閣外的人也匆匆而進。

紫葯閣七層,也是外人禁止進入的地方,一個老頭突然睜開眼,深邃的目光看下天空,緩緩道:「七品丹藥的丹雷雲。」然後繼續閉上眼睛,對一切不聞不問。

正如老者所說,紫葯閣上空突然形成一片雷雲,久久不散,脈城的人見之後無不驚嘆。

回到白鬍子煉丹師這裡,眾人因都在紫葯閣內,而紫葯閣又不是透明的,也就沒有看到外面的雷雲,不然眾人會更加震驚。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