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心聞言,笑了,“恩,我也覺得蕭揚有這個潛力,如果他當音樂家的話,八成可以成爲耀眼的新星,”見到蕭揚已經走上臺來,話鋒一轉,說道:“好了,三組已經完成,下面,你們就去商量一下演唱什麼曲目吧。現在,有請我們第一組的劉雲和陳靜同學帶來他們的節目……” 2005年11月20日 晴 星期六

Home - 未分類 - 白慧心聞言,笑了,“恩,我也覺得蕭揚有這個潛力,如果他當音樂家的話,八成可以成爲耀眼的新星,”見到蕭揚已經走上臺來,話鋒一轉,說道:“好了,三組已經完成,下面,你們就去商量一下演唱什麼曲目吧。現在,有請我們第一組的劉雲和陳靜同學帶來他們的節目……” 2005年11月20日 晴 星期六

劉雲和陳靜演唱了一曲《昨夜星辰》。兩個人還真的是有點點珠聯璧合的樣式,雖然是隨意組合的,但是兩個人都有音樂天賦,唱得到還挺好聽,讓大家又是無法將自己的掌聲給藏起來。

王力和那個叫李潔的女生則唱了一首《樣樣紅》,王力的嗓子還不錯,唱得很有韻味,只是那叫李潔的女生雖然會唱,但是聲音跟王力有些配合不上,所以,兩個人的配合並不完美,比起劉雲和陳靜來,得到的掌聲要少一些。

最後,蕭揚和這個自己的第一個樂迷風靈兒到是演唱了一首《我聽過你的歌》,這首歌本身就是寫給一個歌手和一個樂迷來唱的,到是感覺真的有那麼點味道。而且,蕭揚雖然沒有經過專業訓練,但是他直接用嗓子發出的聲音卻讓人感覺到一種無與倫比的舒服,那是一種有點嘶啞和磁性的聲音。而風靈兒的聲音很甜,甜得似乎是粘了蜜,風靈兒就是一個歌迷,一個像自己崇拜的明星表達愛意的歌迷,這讓人感覺到一陣陶醉,再加上蕭揚那獨特的嗓音,這首老歌讓他們唱得很出色,非常出色。

衆人都給予了熱烈的掌聲,相對於前面的人來說,這首歌真的是非常不錯!

蕭揚回到自己的座位,好好地喝了口水,用嗓子唱歌真的很累!不過,其他人到是沒有他的感觸。

公孫紫軒說道:“蕭揚,還真沒看出來,原來你唱歌也那麼好聽,有空多給我們聽聽。”

東方輝煌也笑着說道:“蕭揚,你還真的是多才多藝呀,本以爲你鋼琴彈得好已經是夠驚世駭俗了,原來連唱歌也唱得這麼好,那還真的是不當明星太可惜了!”

易輕揚也道:“就是,真的是,蕭揚兄如果去當明星,肯定紅透整個世界。”

李月婷笑着說道:“蕭揚大明星,我也要簽名!”

葉風鈴則是一臉笑意,自己男朋友這麼出色,當然得笑了,不過下面一隻手卻停放在蕭揚的腰上,狠狠地給了他一掐……

蕭揚當然是有些不自然,說道:“恩,有空我去噹噹明星,出出CD,再開開演唱會,你們來都不用給錢了!”

幾個人胡侃着,蕭揚當然也沒有真正當一回事,不過,等到過了差不多半個鐘頭,那個自己的玉米風靈兒跑過來,拿着一件很特別的紅肚兜,拿着一隻特大號的筆,對蕭揚說道:“偶像,幫我籤個名吧!”

蕭揚立時是差點崩潰!

中間又經歷了幾個排練的節目,又換了一個遊戲,那就是大家自己組隊到舞池裏跳舞,有什麼兔子舞啦,探戈啦,還有倫巴等等……

等大家瘋了一陣,又繼續演唱……

有點看頭的就是中間那個許正陽和那個雲月兒合唱了一曲粵語版的《偏偏喜歡你》,兩個人到是真正地投入,唱得非常不錯,讓大家都給予了熱烈的掌聲。

後來,第三個遊戲就是進行成語接龍的遊戲,由主持人首先出一個成語,讓大家來接成語,以前一個成語的最後一個字作爲後面一個成語的首字,而且必須是同一個字,不能使用諧音……而在成語接龍的時候,當然不是隨便亂喊,由主持叫座次號碼請同學起來接,如果接不起,必須請一個異性同學起來幫忙回答,如果兩個人都答不起,那就爲大家表演一個節目。當然,座號一般不會重複選擇。

當然,旁邊的人不得給予提示,否則,旁邊的人立即要找一個異性同學馬上到舞臺上爲大家表演一個節目。

這個節目直接叫了五對人爲大家表演節目纔算結束。

聯誼會進行到這裏,基本上已經接近尾聲了。

倒數第三個節目是王力和白慧心合唱了一曲《朋友別哭》。兩個人可都是會長,音樂當然是學得非常不錯。王力是邊談邊唱,而白慧心是邊唱邊舞,到也配合得極爲默契,讓大家都看得有些心傷,本來嘛,這個歌曲就帶了點哀傷的去掉,兩個人感情投入也很到位,讓大家似乎能夠感覺到好朋友離別的情感,有地人感觸較深的,居然流下了眼淚……

這個節目,自然獲得了非常熱烈的掌聲,沒有尖叫,沒有呼喊,沒有口哨,只有掌聲,大家都被那首歌勾起了無數的回憶。

後面一個節目是蕭揚和葉風鈴的合唱《My heart will go on》。

兩個人的合唱功底是有的,蕭揚純嗓子的演唱,沙啞而磁性的聲音總是能掠動女性心底的那一根琴絃,讓她們不自覺地陷入那歌曲的意境當中,而葉風鈴的聲音甜蜜而堅強,彷彿一個堅強女人被蕭揚那嗓音給打動,發出了甜蜜而幸福的聲音……而在某個時候,也許是因爲不得不做出的決定而分離,葉風鈴的聲音再次堅強起來,讓人能感受到那堅強裏的哀傷,而蕭揚的聲音在和着,似乎,也是在呼喚,也是在表達自己的愛意……

兩個人的表演讓許多人都深深地被吸引了,最後,他們被給予了最熱烈的掌聲。而蕭揚則是回到座位上立即喝水潤嗓子,他唱得太累了……

雖然蕭揚感覺自己的嗓子唱法的確能唱出比較特別而好聽的音樂來,但是,持久性太差了,如果讓他直接連着多唱兩首,恐怕一唱完就說不出話來了。

葉風鈴當然是感覺比較好,畢竟她可是真正的丹田發音,說的是連着唱一兩個小時都不會有什麼問題的,看到蕭揚那勞累的樣子,笑着說道:“叫你學一下怎麼發音,你就是感覺無所謂,現在可知道厲害了吧。”

蕭揚看着她有點幸災樂禍的樣子,卻連一點鬥嘴的力氣都沒有心情,嗓子太疼了,得好好的修養一下。瞪了她兩眼,實在是懶得說。

最後一個節目乃是美麗旋律帶來的兩首歌曲,一首是《青春》,一首是《美麗旋律》,都是他們在發行專輯的主題曲。

美麗旋律是一個組合,總共有四個人,其中有三個男生一個女生,反正是帥哥美女的組合,讓人看起來都是賞心悅目的。

蕭揚對於這個組合到是沒什麼映像,主要是對他們的歌曲有一定的映像。雖然說現在很多的娛樂產業都是以美女帥哥品牌作爲第一位推廣,不過,如果長得再帥的,長得再漂亮的,那個五音不全跟狼嚎似的,那恐怕再長地好看也無法當什麼歌星吧。

而蕭揚則有點對事不對人,對於音樂來說,我聽的是音樂,我沒有看你的人,只要你唱得好聽,你的音樂作地好聽,那麼,我就認可你。至於你長地帥或不帥,美或不美,那是天生的,你的父母基因決定的,那也不是你的錯。當然,長得好看點是影響大家的第一映像,不過,所謂日久見人心,這個聽你唱歌多了,就算你長地不怎麼樣,只要音樂做得好,那自然會受到歌迷喜歡的。更何況,現在什麼包裝業,整容業這麼發達,長地對不起觀衆也沒什麼好害怕的,包裝下,整個容,自然就成了耀眼明星了。

當然,美麗旋律這個組合除了人長得好看之外,這個歌也唱的比較好聽,於是,蕭揚也給予了熱烈的掌聲。

最後,最後當然就是聯誼會結束了。

蕭揚,東方輝煌,易輕揚,以及四個美女,幾個人一齊返回首都大學。

路上,大家反正都形成了習慣,那就是喜歡進行分隊。

蕭揚自然和葉風鈴一隊,不過,還要加上公孫紫若,因爲她有點沉默寡言,還不怎麼跟陌生人說話,又不想打擾別人,當然只有跟着較爲熟悉的蕭揚和葉風鈴了。李月婷則跟東方輝煌看起來有點親密了,兩個人說說笑笑,肩並肩地走着,到是有那麼點情侶味道了。而公孫紫軒和易輕揚也是肩並肩,不過,公孫紫軒到是有些矜持地稍微隔了點距離,並不像李月婷他們那樣……

蕭揚他們走在後面,看着前面的兩隊人,蕭揚對公孫紫若說道:“紫若,什麼時候你也找一個呀?”

公孫自若看了看蕭揚,又看看葉風鈴,淡淡地說道:“我也想,但是沒有人追我呀。”

蕭揚聞言,一陣驚訝的樣子:“不是吧,你這麼漂亮……”

公孫紫若笑了,有些苦澀,似乎想到了什麼,說道:“太漂亮了不就沒人追了嗎?”

蕭揚聽了,仔細一想,點了點頭,說道:“也許,等待也是一種幸福。以後你找的男人肯定是非常好的。”

公孫紫若看着蕭揚,又看了看被摟着肩的葉風鈴,說道:“也許,那個男人已經出現了,只不過,有些事並不是一下子就能解決的。”

蕭揚聞言,來了興趣:“是麼?那個人是誰?”

公孫紫若見蕭揚那好奇的樣子,笑了,說道:“我說,你那麼關心幹什麼?”

蕭揚笑道:“只是想看看什麼人能獲得你這樣的大美女的芳心而已。我在想象要什麼樣的男人才能配得上你。”

公孫紫軒無奈地說道:“要帥得像阿波羅,有錢得像蓋茨,有權得像聯合國祕書長,你說,這個世界有這個人麼?”

蕭揚聞言,驚訝道:“這種人?你直接說叫地球總統算了。”

公孫紫軒:“恩,這到是可以當一個標準。”

…… 2005年11月21日 晴 星期日

生活,就像一條河,流淌着的水充滿着變數,有時候流淌着的水非常平靜,有時候,流淌的水會咆哮,有時候,流淌的水會溢出,會變成你無法承受的災難……

蕭揚的生活很平靜,似乎翻不起一點點浪花……

可是,有人的生活並不平靜。

玄武已經失蹤了兩天了,任天舒感覺到了一陣危險,所以,在昨晚的聯誼會過後,他立即將自己的筆記本電腦賣了,雖然那已經是報廢的筆記本,不過,重新裝一個系統,那個筆記本還是能賣一點錢的。更重要的是切斷與外界的聯繫,這段時間必須剋制自己的慾望,不能夠隨意進入那些“危險”的網站,即使要上網,還是進網吧好了……

在擔心自己的同時,他也在擔心玄武,創建玄武已經有差不多兩年了,兩年的感情雖然不是說達到了生死相伴的地步,但是絕對是非常深厚的。他真的不希望玄武成爲三大聖地的工具,那種把智能當作工具的感覺,就猶如將一個人作爲奴隸一樣!

其實,他很想聯繫太陽鈴幫自己查一查狀況,不過想了想,作爲一個黑客,現在這種情況連累別人是很不明智的,於是,他準備先過一段時間再說,如果沒有問題,再去聯繫太陽鈴看看有沒有玄武的消息。

當然,他是不知道玄武正是落在了太陽鈴手裏,而蕭揚的手下熊貓正是把他的玄武當成了奴隸在使用,沒日沒夜地工作,這個已經算是虐待工人了。不過,在熊貓的監督下,不論是毒蛇還是玄武,都在進行着沒日沒夜地進化……

有人說,如果你給不了她現在,那麼,你就給她未來。

一個男人要得到一個女人,基本上至少得會一點甜言蜜語,女人都是聲音感性動物,而男人都是視覺感性動物。於是,女人喜歡男人的花言巧語,男人喜歡女人的美貌。

蕭揚自己的目標就是作一個小富翁,給自己身邊的人帶來幸福,僅此而已。

至於葉風鈴,她並不需要太多,只要跟蕭揚在一起,只要幸福,就已經足夠。

這個世界你永遠不知道明天會發生什麼,所以,你可以期待明天無比幸福,當然,你得同時注意到明天也許會悲慘無比。

蕭揚早上和葉風鈴一起跑步,一起吃早飯……

當時間指到9點34分的時候,蕭揚接到一個陌生的電話。

“請問,是蕭揚嗎?”

“恩,我是蕭揚,你是?”

“蕭揚,請你冷靜地聽我下面所說的話。”

蕭揚馬上有種不好的預感。

“請你馬上到首都軍區第一人民醫院,你的父母出事了……”

蕭揚掛掉了電話,直接跑出了學校,攔了一輛的士,往對方所說的醫院而去……

首都時間2005年11月21日凌晨3點23分,在A國飛往C國的1032航班客機由於風暴的原因導致飛機失事,墜落於太平洋中。其中,飛機失事的原因正在調查,飛機上乘客共有五百人,其中兩百三十九人失蹤,其餘一百七十三人全部死亡,其餘人受重傷正在搶救中,其中,包括了世界著名科學家,諾貝爾心理學獎獲得者李素素和他的丈夫,世界人工智能之父蕭明……

蕭揚在的士的廣播中聽到了這個消息,蕭揚並沒有哭,只是,此刻他的心裏充滿了哀傷,已經哭不出來了。十五歲之前,蕭揚時常看到自己的父母,他們比較多的時間都是呆在國內,十五歲過後,他們便時常東奔西走,滿世界地飛呀飛,除了每個月按時給自己打來生活費,蕭揚自己也不知道自己的父母什麼時候在什麼地方。他們甚至很少打電話給自己,十五歲過後,他們說自己已經有了獨立生活的能力,凡事都要靠自己,所以,他們很少聯繫自己,同樣的,自己也聯繫不到他們,因爲,他們時常換手機,時常,自己這個作兒子的都不知道他們在哪裏。

雖然是這樣,但是,蕭揚知道他的父母很愛自己,不管是什麼節日,蕭揚都會收到一份禮物,不管這份禮物來得多麼遲,他總會收到。他知道他的父母不是普通人,於是,他們得擁有不是普通人的家庭生活,想到從三歲到十五歲的時候,他們都是非常嚴格地要求自己,要求自己學這學那,也許,他們就是要以這樣的方式愛護自己。讓自己能夠有更多的能力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下去,他們知道他們不能像平常人的家庭中的父母那樣照顧自己的兒子……

蕭揚很想哭,但是,他知道自己的父母絕對不希望看到自己哭,所以,他要學會堅強!堅強,這是他的父親對他說的:男人,無論遇到了什麼事情,首先是要冷靜,其次是要堅強。這樣,你才能在遇到事情的時候分析出事情的前因後果,不會被你的感情所矇蔽,同樣,堅強的人將不會被困難打倒!

而母親告訴自己一句話:看一個人永遠不要執着於他的外在,而要看他的內心!

蕭揚腦中回憶起從前的點點滴滴,臉上閃爍出一絲笑容……

突然,他被電話聲警醒了,是葉風鈴。

蕭揚看着電話裏的來電顯示,本來不想接的,可是,想到什麼,接通了電話:“喂。”

葉風鈴:“蕭揚,你現在在那裏?”

蕭揚:“你馬上到首都軍區第一人民醫院。我在那裏等你。”

葉風鈴:“哦,好。 血凰重生:豪門腹黑小姐 蕭揚……”

蕭揚:“你不用擔心我,我很堅強的。我帶你去讓他們看看自己的兒媳婦。”

葉風鈴:“蕭揚……”

蕭揚:“好了,我先掛了,你快點來。”

葉風鈴:“……”

蕭揚看着窗外的天空,那是一片晴朗的天空,可是,蕭揚的心裏已經是烏雲密佈。

蕭揚到達醫院的時候,這裏已經被記者圍困,不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的。蕭揚到達的時候,記者並沒有看到蕭揚,只是看着站在醫院門口的一位官員,那是國家的一位高級官員,他穿了一身西服,不過,到是可以看到那軍人的氣質,深情肅穆而莊重。由警衛攔下記者的衝撞,他的目光掃視在人羣當中,看到蕭揚從的士裏出來的時候,他似乎鬆了口氣,向蕭揚走去,而旁邊的警衛當然是否則清理出道路來。

蕭揚剛出來,便聽到了旁邊葉風鈴的聲音,“蕭揚……”

這時,蕭揚看到了靠立在一輛寶馬車旁邊的葉風雲,葉風鈴站在他旁邊。兩人走了過來,蕭揚看着葉風雲,葉風雲也看着蕭揚。而葉風鈴撲進了蕭揚的懷裏,眼淚流了下來,口中喃喃說道:“蕭揚……”

葉風雲看着蕭揚輕輕地爲葉風鈴理着那有些凌亂的頭髮,說道:“蕭揚。”

蕭揚憐愛地看着葉風鈴,聽到葉風雲的聲音,看着葉風雲,“恩。”

葉風雲說道:“這件事,希望你能冷靜地處理。”

蕭揚:“也許吧。”蕭揚淡淡地回答了一句。

這時,那位官員走了過來,他看到葉風雲兄妹,似乎也有些納悶。然後看着蕭揚,對蕭揚說道:“你是蕭揚吧,我是軍區醫院的保衛科科長聶雲,請你跟我們進去吧。”

蕭揚摟着葉風鈴,看了看聶雲,問道:“我可以帶她進去嗎?”

聶雲聞言,有些奇怪,還有些疑問,說道:“請問她是?”

蕭揚聞言,露出了一絲笑容,看了看懷裏的葉風鈴,“她是我的家人,我想帶她去見見我的父母。”

聶雲聞言,點了點頭,遂道:“那可以。請兩位跟我來。”說着,聶雲似乎掃了一下葉風雲的表情,到是沒有發現出什麼特別的意味,到是鬆了一口氣。

蕭揚看了看葉風雲,只見葉風雲對他點了點頭,說道:“你們去吧。”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