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還好,最終神山平穩落地,所有修士沒一人傷亡。

Home - 未分類 - 不過還好,最終神山平穩落地,所有修士沒一人傷亡。

(兄弟們衝啊!今天最少六更!我們衝啊!另外恭喜!風中凌亂拿下榜一!) 「你不用害怕。我們身邊不止是我們兩個。還有我的那幾個死黨,他們一定會照顧我倆的。」她說話的時候,還回頭看了看不遠處的幾個人。孫兵、胡斌、陳墨池、劉洪濤、王明輝……幾個人。

這幾個人基本上是死黨,出現的時候,大家會一起出現。

深秋的陽光灑在他們青春似火的身上,如同鍍了一層淡淡的金色,那麼的朝氣蓬勃。

他們除了運動褲就是牛仔休閑裝,大概這是大學校園裡的主流搭配了。

一條一條鮮活的生命……

小舞看他們的目光竟然很悲哀,她都不知道自己怎麼了。

第二天到來的很快,她早上還沒有睡醒就被龐艷麗揪起來了。

小舞只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李。龐艷麗他們幾個屬於學校里的異類,住不慣集體宿舍,開學不久就集體在外面租房子住了。

大概為了怕小舞起晚,或者是怕她不去。龐艷麗昨天晚上就沒有回去,直接住在了鐵嘴的床上,只等著小舞起來。

他們是早航班,天還不亮的時候,大家就租了一輛大車在機場里集合了。

在等飛機的時候,大家興奮的三五成群的交頭接耳,看得出他們異常的興奮。

小舞也是,這是她第一次坐飛機,生命里從來沒有接觸過這個龐然大物。除了興奮之外,心裡還有一層朦朦朧朧的疙瘩。不知道為什麼,她就是不舒服,心裡毛毛糙糙的,總感覺要發生什麼事情。

而且在這段時間裡,她總是夢見飛機爆炸,還有血肉模糊,斷肢殘退、橫七豎八的排列著的血淋淋的場景。

小舞低頭摸著自己手裡的飛機票,看著上面的座號:6B。手指觸在上面摸了又摸。竟然有些發澀,好像上面鮮血未乾留下的痕迹。

「別愣著了,快登機啊?」龐艷麗又在後面竄出來,站在小舞的面前,伸出手拉著她就走。

她是在龐艷麗的推推搡搡中走上飛機的,她感覺那時候自己的思維幾乎是僵固的,不能思考的。

當她在自己的座位上坐定的時候,自己的心裡依然毛毛糙糙的不踏實,不知道為什麼,兩隻眼皮也不停地打仗,好像要發生什麼事情一般。

她的手依然在票上摸來摸去,上面依然有著黏黏的東西。

她的心瞬間的沉了一下,誰的一口痰正好吐在她的票上,她剛才嚇了一跳,溫溫的,她竟然以為是誰的鮮血呢。

繼而是飛機起飛很短時間,猛然間爆炸了。在空中只劃了一個很小的曲線,只留有一段殘骸。

再後來是孫兵在火中奔跑,飛來一把刀,正中心窩。

胡斌好像在一個模糊的場景里,腦袋爆炸,如同一個火球一樣。

應寧好像也是一個飄渺的場景里,被上面掉下的石頭砸著。

後來是陳墨池被火燒死、劉洪濤在樹上低落摔死。龐艷麗脖子斷了的場景……

一幕一幕,那麼的清晰。小舞嚇得大叫一聲,趕緊去捂住自己的腦袋。

「寶貝,你怎麼了?」 蝕愛:撒旦總裁的替補妻 過來的是胡斌,他的腦袋完好無損的接在他的軀幹上,那麼的陽光健康。還是那剪得精悍的短髮,上身休閑毛衣,下身是個運動裝。 林玄天嚥了一口氣,還真是他召來的啊。

不過那座山是什麼鬼啊。

正當林玄天剛轉身想要回府邸的時候,他驚奇地發現,周圍竟然圍滿了弟子。

衆弟子滿臉駭然地和林玄天對視了起來。

場面無比寂靜。

衆弟子似乎被剛纔的一幕嚇了個夠嗆,久久沒有緩過神來。

霸氣!太霸氣了!

師兄實在太霸氣了!

師兄只喊了一聲劍來,數十萬把真劍,竟然從天而降。

師兄究竟是什麼身份啊,這也太恐怖了吧。

要不是師父讓他們拜見一下師兄,他們怕永遠都看不見這一幕。

數天後。

猶如突如其來的天罡聖宗,弄得整個華古地域沸沸揚揚。

畢竟一個地域出現兩個聖宗也是也算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

就連原本打算舉行的開堂講課,也推遲了數天。

趕往大長老府邸的路上。

林玄天指着一旁的山峯說道“於凌師弟,那個峯是屬於哪位長老的?”

於凌轉頭看了看那座山峯便說道“那座山峯並不是屬於任何一個長老的,而是專門留給一羣外出歷練修爲被毀的弟子的養老院。”

林玄天點了點頭,看來華古聖宗還真是人性,竟然還專門騰出個山峯來給他們留下個住所。

看着那座山峯,林玄天突然打起了自己的小算盤。

比起修爲恐怖的內外院子,給這些修爲被毀掉的弟子講課,似乎更容易些。

同時也可以名正言順地拿下聖子,產生影響力,順利拿下系統的獎勵。

大長老府邸

“玄天師侄,聽說天罡聖宗的事情是你弄的?”大長老疑問的說道。

呃呃呃….

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們信嗎?

林玄天點了點頭說道“不小心玩過了火,下次我會注意的。”

大長老用着怪異的眼神看着林玄天,好一個不小心啊,好一個玩過火啊。

把他家聖宗連根拔起,帶着神山飛行百萬裏來到華古地域,竟然還只是玩過火了,那他要是認真起來,得多恐怖啊。

“罷了罷了,這次找你,主要是說開堂講課的事情,雖然你在門派的威望已經很高了,但開堂講課還是需要的。”

“畢竟歷代聖子都是要通過開堂講課的方式來證明自己的實力,從而服衆。”

大長老對着林玄天說道。

其實當大長老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就已經是在暗示林玄天,他們華古聖宗是站在他這邊,而不是千古帝王那邊。

畢竟林玄天他都把體術交給他們了,他們自然也不傻。

林玄天淡淡的說道“大長老,開堂講課是指光給內外院的弟子講課嗎?”

聽到這句話,大長老彷彿瞬間悟到,連忙說道“嘶!莫非玄天師侄還打算給長老們講課?”

“啊?”林玄天一驚,顯然沒反應過來。

什麼玩意?臥槽!這大長老的腦回路爲何如此清奇。

林玄天輕咳一聲,連忙說道“大長老說笑了,憑我這點修爲,怎麼可能給長老們講課?我是指那裏。”

林玄天說完,指了指,剛纔路上跟於凌討論的山峯。

大長老順着林玄天指的方向,看了過去。

這不是安置修爲被毀弟子的地方嗎?

宗門已經很久沒管了,除了沈柔沒事經常去看看以外,那裏幾乎不聞世事了。

畢竟那些弟子已經自甘墮落了,但不管怎麼說,他們都是華古聖宗的弟子,所以除了每月派人給他們送食物以外,基本就不過問了。

大長老疑惑的說道“玄天師侄你難道要給他們講課?但他們已經破罐子破摔了,你講什麼他們根本聽不進去啊,即使他們聽進去了,他們也無法再次修行了啊,這無疑是浪費時間。”

於凌這時也說道“是啊師兄,你去給他們講課完全是浪費口舌。”

林玄天走向大殿的門口,仰望着天空,低沉地說道“浪費時間?浪費口舌?他們既然是我的師弟,那我就有義務將他們從深淵中拉回來!”

“外門弟子又如何?內門弟子又如何?在我這裏衆生平等!沒人能夠兩樣!”

“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世上無難事,是要肯攀登!”

轟隆!

話音一落,林玄天的身上瞬間爆發出一股強悍的文人氣勢。

整個山峯充斥着一股讓人望而生畏的文人意境。

林玄天此時彷彿與世隔絕的書生,僅是看一眼,都能感覺到無窮無盡的強悍文勢!

蒼穹上,百顆文星瘋狂閃爍,磅礴異象再次從林玄天的身上爆發出來。

“千古絕句!是誰竟然說出了千古絕句!”

“天哪!千古絕句啊!文星閃爍了啊。”

“華古聖宗竟然藏龍臥虎,竟然有人說出了千古絕句!”

此時兩大聖宗的弟子,看着天上的閃爍的文星,紛紛議論了起來。

華古聖宗 大長老的府邸

於凌和大長老直接傻眼了。

這千古絕句真是讓人防不勝防。

好一個,長風破浪會有時,直掛雲帆濟滄海。

好一個,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

大長老連連說道“好!好!好!聖子當如此啊!你若不稱聖子!這天下沒人能稱聖子!”

於凌這時也呆呆地看着師兄,這些年一直待在師兄旁邊,一直沒摸透師兄是個什麼樣的人。

直到今日他纔看出來師兄竟然是一個如此有氣魄,如此有責任心的男人。

自己這個內門第一人,實在是慚愧。

林玄天轉頭瞅了瞅他們樣子,看來是真信以爲真了。

不過只有他自己知道,什麼狗屁責任心,只不過,相對於給那羣內外院修爲高深的弟子講課,還不如給那些修爲被毀的弟子講課容易些。

如果他講課對那些弟子真的沒有效果。

是他們自甘墮落與我何干?我已盡力,不能怪我!難道他們自甘墮落還要強推到我身上?我看你這是道德綁架!

雖說無恥了點,但只要他不擔什麼責任,一切都好說。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