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他沒有收回雙手。

Home - 未分類 - 但他沒有收回雙手。

他要緊牙關。

在這一刻,他似乎根本沒有將自己的手指當作自己的手指,甚至沒有把自己當作一個人看。

“要堅持下去!”

一分鐘!

兩分鐘!

這一次,他感覺那時間變得無比漫長。

一分鐘,就如同一年那般長久,難熬!

好不容易過去了十分鐘,他的手指發生了明顯的變化。

表面被煙燻黑的皮肉開始脫落,而且那腫脹得如同香腸一般,厚厚的一層皮肉,也開始緩緩地脫落。

他並沒有察覺到這一切。

他緊閉着眼睛,全身用力,緊咬着牙關,已經不知道自己堅持了多久。

大概又是一個小時以後,他終於感受到自己的手指再次失去了痛感。

但那種感覺跟前時不同。

他的手指變得靈活自如,似乎比往常要靈活千萬倍。

“難道!”

他心頭一陣驚喜。

睜開眼睛的那一刻,他的心情無比激動。

只見那十根手指金芒萬丈,竟修成了一雙金燦燦的金手指!

這和書中記載的一樣。

神功大成,十指通體金黃,光芒萬丈。

要恢復原貌,還得原地倒立三個小時。

“成了!”

他的心情無比振奮。

倒立對於他來說實在太過簡單了。

十指撐地倒立,突然發現金光撒面的水中突然多出來一個人形倒影。

心頭“咯噔”一響。

“誰!”

“是我!”

那人站在小溪的對面,呼吸異常均勻,顯然也是一個武功修爲極高的武者。

楊九天正在練功,不能中斷。

他不能站直身體與那人對話,只能倒立循聲望去。

只見小溪對面的那人身形魁梧,穿着寬鬆的土袍。

他背對着楊九天,雙手負於身後。

楊九天無法看到他的容貌,卻看到他的左手上少了一根小指。

“你是誰,你是什麼時候來的,這麼晚了,怎麼會出現在這裏。”

“你一連問了我這麼多,我應該怎麼回答你。”

那人的聲音渾厚有力,一聽就知道內力極爲深厚。

“我問你什麼,你就回答什麼。”

楊九天無形間對他有種隱隱的畏懼。這是他有生以來,除了對魔狼以外,第一次真正的對一個人產生畏懼之感。

“呵呵,你深夜闖入我青峯山,竟會不知道我是誰?”

那人的語氣中藏着隱隱的憤怒。

楊九天聞言一陣驚愕,沒想到剛纔自己隨便一跑,沒有注意方向,竟然跑到了南陵城南面,十里外的青峯山。

青峯山是越國的地盤。

“原來你是越國人。”

楊九天眉頭一蹙,警惕問道。

顏國和越國曆來不合,兩國的人民都互相仇視。

“戰火硝煙,能出現在青峯山的,除了越國人以外,難道還有別的人麼。”

那人突然轉過身來,滿目平和地看着楊九天。

楊九天終於看清了他的容貌。

他留了一臉的大鬍子,在金光覆蓋之下,顯得有些恐怖。

但楊九天從他的話中聽出弦外之音。

心道他一定也是把自己當作了越國人。

便是呵呵笑道:“我們都是越國人,所以你應該對我坦誠,你爲什麼會在我練功的時候出現,你究竟是誰。”

“哈哈!”

那人是第一次轉過身來正視楊九天,也終於看清楚了楊九天的容貌。

見楊九天面目清秀,年紀不過才十六歲而已。

便是也少了幾分警惕之心。

“在越國,還是第一次有人說不認識本將軍的。”

“本將軍?”

楊九天聞言一驚。

心道青峯山到南陵城只有十里的路程。

而這時率領越軍攻打炎武關的,正是越國的伐顏統帥,嶽鐮。

“難道你是…嶽將軍!”

“沒錯,我就是九指弓羽,嶽鐮。” 此情此景。

楊九天萬沒想到,自己會在這種時候,遇到越軍的伐顏統帥。

他不知道嶽鐮爲什麼自稱九指弓羽。只當是因爲他只有九根手指的緣故。便也沒有多問。

“嶽將軍,你這麼晚了,怎麼會到這種地方來。”

楊九天只是突然萌生出,想要探聽嶽鐮口風的念頭。

嶽鐮不知楊九天是顏國人,雙手負於身後,氣定神閒地望着楊九天。

“你我都是習武之人,你能來這裏練武,難道我就不行?”

楊九天沒想到嶽鐮如此隨和,如此平易近人。

“嶽將軍,我不是那個意思,只是我聽說,你此次親帥大軍攻打顏國,既然已經到了青峯山,怎麼不立刻採取攻勢。”

“我在等。”

“等?”

“嗯。”嶽鐮滿目平靜地說道:“我在等炎武關守城的將士全部到齊。”

楊九天只聽過兵貴神速,以鎰對銖,攻其不備,出其不意…還從來沒聽過,有人在攻城的時候,還要刻意去等守軍全軍到齊。

“嶽將軍這麼做,可是有什麼別的什麼意圖麼。”

“覆軍殺將,方爲全勝,我要的,是顏國守軍全軍覆沒。”

嶽鐮說得極爲平靜,就像是平常人,在聊一個平常的話題。

楊九天暗暗佩服嶽鐮的心態,但又發覺這嶽鐮表面平靜,內心卻是無比狂傲自大,而且殺氣太重。

他記得師傅說過,上兵伐謀,其次伐交,其次伐兵,其下攻城。

“嶽將軍此次帶了多少兵馬,竟然有這麼大的信心。”

“五百精騎。”嶽鐮淡然說道。

他似乎並不覺得五百精騎很少的樣子。

楊九天也並未透露,其實此次顏國在炎武關守城的總人數多達二十萬之衆。

他又想起師傅說過,十則圍之,五則攻之,倍則分之,敵則能戰之,少則能逃之,不若則能避之。故小敵之堅,大敵之擒也。

而嶽鐮身爲伐顏統帥,怎會連這些兵家常識都不知道。

“五百精騎,嶽將軍有幾成把握。”

“十成!”

嶽鐮仍然說得極爲平靜。

妖情 楊九天就更加難以理解了。

“只有五百精騎,嶽將軍從哪裏來的自信。”

“小兄弟,你的問題好像有點太多了。”

嶽鐮雖然看似平靜,也向楊九天透露了一些軍事機密,但卻是隱瞞了最爲重要的信息。

楊九天身在敵國,而且面對的是對方的主帥。

若非他尚未領到軍裝,剛纔他專心修煉一陽神指的時候,恐怕早已經被嶽鐮偷襲斬殺。

“實在抱歉,是我多嘴了。”楊九天帶着歉意的語氣說道。

“沒關係。”

嶽鐮看起來似乎極爲大度。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