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權已經和詢定下了臨時契約。臨時契約和正規的契約不同,可以理解成預支。小權得到了介入現實世界的身份卻不受階段共享的影響。但是她在對面世界她的行動範圍依然受到限制。

Home - 未分類 - 小權已經和詢定下了臨時契約。臨時契約和正規的契約不同,可以理解成預支。小權得到了介入現實世界的身份卻不受階段共享的影響。但是她在對面世界她的行動範圍依然受到限制。

小狐狸閉上雙眼得意洋洋得笑着。“姐姐們也在哦,你們還是死心吧。”

當小狐狸再度睜開眼睛時她的眼前已經沒人了。“……她們人呢?”

“剛纔從後門出去了。”

“姐姐!!”

“……沒必要這麼生氣吧。”

“她們欺負我!!”

“你說什麼!!”大姐怠慢的態度消失了。

“宰了她們!!”二姐的態度沒有任何變化卻散發出令人膽寒的魄力。兩人轉身跑出了教室,隨後小狐狸也跑了出去。由於一連竄令人震驚的事情在眼前發生老師和其它學生都不知道該怎麼反應了。終於學生們開始議論了起來。

男生:

“可惡!Sword也就罷了,居然和陳萱有關係。詢那傢伙!!”

“陳萱比照片上好看多了,我也想被他綁走!”

www ●TтkΛ n ●¢ Ο

“你們看到沒有?翎的正臉,很可愛啊。”

“剛纔的三姐妹是誰?沒見過。”

“我說,詢怎麼處理?那傢伙是我們的敵人!!”

“做掉吧!!現在想想那傢伙似乎沒什麼好怕的。”

……

女生:

“詢被那個黑衣人扛走了耶,慌張的反應很有趣啊。”

“看到沒有?剛纔的照片,小時候的詢好可愛啊。”

“說起來Sword好像從自己的位置直接跳出來。第一次看到一個人跳到兩米的高度。”

“比起這個二班的白從窗外跳進來啊。果然很帥啊。”

“仔細想想詢沒有做過什麼過分的事吧?爲什麼大家都怕他?”

“……”

……

就這樣詢在班上的印象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同時危機也隨之而來。 【現實 通往市中心的高速公路上 10:03】

公路上一輛林肯加長格外顯眼。車內萱坐在靠近車首的沙發上,詢和弗洛克坐在對面。兩名保鏢則坐在側面的沙發上。

將詢強行抓來的是萱,但是你最先開口的卻是弗洛克。“終於開始行動了啊。”

“這麼說你已經猜到我找你們的目的了?那就說說看吧。”

“奪回方舟集團東南地區最高負責人的地位並回到下一任方舟總裁候選人名單中。大致就這些吧。”弗洛克自信的笑着,他的自信是有根據。東南城區陣營中除了塵以外萱的背景是最複雜的。雖然由於媒體的騷動她表面的情報很容易入手,但是真正重要的情報卻並不容易。實際上萱墜入深谷的原因並不光是那特殊的病,她向某個麻煩的人出手了,結果給方舟集團造成不小的損失。這纔是她被送進醫院的主要原因。

“萱,現在的你已經不是再犯同樣的錯誤吧。”

“當然!”

“我和你父親打過幾次交道,是個非常刻薄的人。也曾經賣給他過一些情報,但是我實在是不擅長應對那個人。不過他似乎非常看好我的情報,如果我站在你這邊對你來說的確是一個非常有利的條件。”弗洛克瞄了詢一眼。“至於詢嘛,把他扯進來真的好嗎?方舟企業在遊戲開發方面的確處於弱勢,業界最具實力的兩人是詢的父母。恐怕目的在這裏吧。建立於兩人的友好關係對方舟集團來說絕對不是壞事。雖說一年前的那次衝突使得雙方關係惡化得非常嚴重,但是……諸葛彥城和司馬蓮溺愛兒子的事實是衆所周知的。”

詢深深得談了一口氣露出一臉的疲憊。“哈~這並不是我可以介入的世界吧,直接找本人不久好了?”

“詢,你應該也明白纔對。直接找本人和通過你進行交涉那邊的成功率高?而且即便失敗我還有其它手段。當然,太過強硬的手段不會用。一年前就是因此而失敗的。順便說一下,一年前給我造成最大打擊的正是你的父親哦。爲了對付他我向遊戲開發的關聯企業出手了,可惜馬上就被他發現受到了反擊。面對一個年僅十六歲的少女毫不留情,真是個惡魔啊。”

“呃……的確,在工作上他絕對不會手軟的。”

“這點我知道,話說回來……詢,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啊。爲什麼我會有你小時候的照片不覺得奇怪嗎?”

“啊!!居然忘了!你哪來的照片!?”

“真麻煩,小時候我們可是經常一起玩的哦。小學到初中一直都是同學哦。我和伯父伯母的關係也不錯哦。但是……自從我去醫院以後就沒怎麼見過他們了。”

“抱歉,我的記憶……對了你說的其它手段是什麼?總覺得有種不想的預感。”

聽了這話萱露出了愉快的笑容。“想知道?告訴你也不妨,那就是……聯姻。”

“聯!喂!!別開玩笑!!”

“放心吧,這是最後的手段。而且……我也有喜歡的人,不到最後是不會用這種手段的。”翎淡淡得笑着,臉上出現了少許紅絲。

這時弗洛克對詢產生了敵意。他在詢的耳邊輕聲得說着什麼。“詢,你對誰出手我都沒意見。但是對萱出手的話,你就是我的敵人。”弗洛克的語氣和平日沒有區別,但是清楚得感覺得到……他是認真的。

但是詢並不理解弗洛克所謂的出手時什麼意思。輕聲得回答了他。“出手?萱是同一個陣營的夥伴啊,爲什麼要對她出手?”

“你們有在聽嗎?”面對無視自己開始交頭接耳的兩人萱顯得非常不愉快。

“啊,在聽。總而言之,你想要我的雙親作爲你的後盾?他們真的有這樣的價值嗎?”

“還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啊,業界人士不知道他們的人恐怕不存在哦。特別是你的父親,他是個怪物!!嘛不過在人緣方面卻非常糟糕……”

“的確,那種性格被人討厭是當然的。”詢的態度稍稍認真了。“爲了這事我違反了規則,對我來說這明顯不值吧。我”

“勝利!!”萱打斷了詢的話,她的臉上洋溢着自信的笑容。“今晚的騎士戰場,我的目的不光是第五階段的魔力卡片。”

“勝利?”

萱向弗洛克看去,迴應她的視線弗洛克解答了詢的疑惑。“第五階段的卡片只要參加就能獲得。但是我們的目的是勝利。”

“可是,面對六階段魔女都陷入苦戰的我們面對騎士怎麼可能。”

“可靠情報,今晚的對手是貝奇。”

“貝奇!!粉色的那傢伙!!”

“呃,你這什麼反應啊?嘛,就是樂園的管理者貝奇·修尼巴亞茲。她的情報我多少得到了些。目前確認的怪獸有三頭犬、黑色巨型石像怪貝卡以及金色巨型石像怪貝爾。但是最重要的並不在這裏。”弗洛克難得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她似乎是龍族。”

“龍!?上古傳說中身軀龐大在空中飛行的龍?”

“啊,但是和傳說有些偏差。從一名騎士那打聽到的消息。龍是力量的象徵、魔力的聚合體,人形纔是他們的本體。總之一點……騎士的實力遠遠超過了六階段的魔女。”

“……那麼面對這樣的對手你們打算怎麼贏?”

萱端起茶機上的紅茶喝了一口自信的笑了笑。“勝利的關鍵在你,可別讓我失望哦。關於與紅之間的戰鬥我聽說了哦,你的確擁有不錯的洞察力,但是似乎並不適合站在指揮的立場上。如果我在場的話結果恐怕就不同了。當時致命的魔女露米亞斯也在場。如果利用她那削弱不可思議力量的魔風,雖然渺小取勝並不是不可能。總而言之你只是個得意忘形錯過勝機的菜鳥。”

起初詢還抱有強烈的不滿,但是當萱清楚得指出他的錯誤後他卻消沉了。

“嘛,也不是什麼嚴重的問題。就當是一次教訓吧。騎士戰場的具體情況在晚上的作戰會議上公佈。馬上就快到彥城伯父的公司了,準備下車吧。” 【現實 某大廈地下二層模擬試驗廳 10:37】

這是一個非常的空間。牆面上有一個巨大的屏幕,上面進行着一款格鬥遊戲的測試。各種複雜的設備隨處可見。大量身穿被色大褂的工作人員正參與遊戲的測試。一名男子站在屏幕前看着屏幕中角色的動作。黑色的西裝外套車白色大褂,滿頭油光的黑髮明顯數日沒有洗過。少許黑眼圈顯得有些憔悴。這名男子正是詢的父親諸葛彥城。自從幾天前輸給蓮後他就一會在試驗廳中窩着,睡眠時間也非常少。

他是一個非常遺憾的人。他的才能的確被業界人士認可,但是性格方面……就好比眼前這狀況,全員白大褂。這是從他的一句話開始的。“我們是遊戲的研究人員,研究者就該有研究者的樣子!!那麼除了白大褂還能穿什麼!?”彥城時不時會產生一些奇怪的聯想甚至採取行動。這正是他被人厭煩的主要原因。

“這個動作力度不夠!!馬上改掉!!”

一旁幾個工作人員開始議論起來。

“啊啊……每次輸給夫人都會變成這樣。”

“哈~苦的都是我們啊。”

這好不遮掩的交談當然被本人聽到了。“那邊!!說別人的閒話請在本人不在的場合說!聽得一清二楚哦。自願留下的不是你們自己嗎?”

一名工作人員帶着萱三人走進試驗廳來到彥城身後。

“有人找你。”

“找我?”

彥城轉過身來態度變得異常認真。“終於還是來了嗎?那麼,你來着的目的是什麼?”

面對彥城的認真萱嘆了口氣。“還是老樣子啊。那就單刀直入吧,我要和你合作。實不相瞞我還打算去見伯母。”

彥成稍稍有些意外。“合作?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他的笑聲響徹整個空間。面對他的笑聲周圍的人反應都很淡,大家都抱着同樣的想法。這傢伙做出什麼事都不奇怪,這種程度的傻笑已近沒什麼好在意的了。

“喂,很吵哦。妨礙到工作了。”抱怨聲只有一個其他人甚至懶得理會他了……

停止這令人反感的笑聲後他露出了微笑。“呵呵,抱歉。沒想到能從萱口中聽到合作兩個字。”

“嘛,在那之後我也有反省過。過去的事請不要再提了。”

彥城將視線轉向了詢。“詢的請求我是不會拒絕的。是怎麼一回事我大致也明白了。既然萱沒有與我爲敵的意思我完全可以接受。而且……”彥城又將視線轉向了弗洛克。“對我來說似乎並不是什麼壞事。”

弗洛克是業界有名的情報商。他的情報非常準確作爲敵人是非常辣手的人,相反作爲同伴是非常強力的。

“我願意和你合作,在你迴歸方舟企業東南區域最高負責人的前提下。但是有必要時我希望能夠得到弗洛克的情報支援。”

“沒問題,原本就是這麼打算的。那麼我們就失陪了。”萱剛想走彥成叫住了她。

“……萱,從那以後你討厭我了嗎?”

選自信的笑了笑。“呵呵,你在說什麼啊。原本就是個惹人厭的大叔啊。沒辦煩再討厭了吧。”

“呵呵,說的也是啊。謝謝你。”

兩人已淡淡得笑容表達了自己的意思後萱等人轉身離開了。在臨走前詢留下了一句話。“差不多就回來一趟吧。衣服都幾天沒換了吧,輸給母親也不能拿自己的身體開玩笑。年紀已經不小了,適可而止吧。”

彥城沒有回答無奈的笑了笑。

【現實 某大廈辦公室 11:26】

蓮回到辦公室來到辦公桌前便將手伸向一旁的文件。這時文件旁的手機震動了兩下。蓮毫不猶豫得將手轉向了手機。

她對自己的隱私非常謹慎,知道她號碼的人非常少。而且在這種時候必然不會是無聊的事。

手機收到了一條短信。

發信人:小草

內容:

魔女行動了。

短信的內容非常簡單,但是蓮的態度卻變得非常認真。“魔女嗎?呵呵,真正的魔女可要可愛多了呢。”

蓮剛放下手機一旁的電話就響了。她轉手便拿起了電話。電話裏傳來的是一個男性的聲音。“有客人找您。”

男子是公司的員工,他的聲音顯得非常爲難。通過他的態度蓮大致理解的狀況。“讓她進來。”

“可是她是……”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