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尊忙不迭的叫喊道「恆毅你不能這樣!你這樣就是拒絕和平溝通,逼我們動手!」

Home - 未分類 - 全尊忙不迭的叫喊道「恆毅你不能這樣!你這樣就是拒絕和平溝通,逼我們動手!」

「哼!狂徒!你以為能嚇住誰?你敢動手,你就死!」會議廳的會長仍然聲色俱厲。

時間,一點點的流逝——

很慢,平時很快的五息,這一刻異常的緩慢。

原頂尊頭臉上的汗水源源不斷的滲出,五息——

五息之後,是紫系會議廳議員間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還是……

恆毅依舊沉穩,對於全尊和會議廳會長的話全不理睬。

顯示決心的最好手段不是一遍遍的告訴別人,而是在說過之後就堅定不移的付諸行動——

此刻他的不理睬,就是堅定的最好體現。

會議廳門口的金天使覺得自己幾乎要窒息。

她不斷的通過深呼吸竭盡全力的控制緊張的情緒。

五息之後,是紫系會議廳議員間掀起一場腥風血雨?

還是……

金天使不知道,她只是覺得,眼前的情景,恆毅和她做的事情,是過去做夢都沒有想過會做的——瘋狂至不可思議的事情!

五息……

會議廳的會長,仍然怒目而視,那分明是一副絕不會屈服的強硬姿態。

全尊還在不停的勸說用和平解決。「極端的結果不是解決問題的根本,恆毅副會長,你現在助手,只要答應和平解決,我們立即把統戰部的物資金錢送回去!」

可是,恆毅仍然不理不睬,眼也不眨的緊緊盯著原頂尊。

三息過去了……

原頂尊的呼吸稍稍變的急促。

四息過去了……

許多的議員們摩拳擦掌,暗暗凝聚法術絕技,等著會長一聲令下的時候就出手!(未完待續。。) 四息半過去了……

那些老辣的頂尊和眾星之尊都屏息凝神的等著,等著結果。

當將五息的時間快到的瞬間,他們全都暗嘆了口氣……

恆毅劍將前刺的剎那,原頂尊緊閉的嘴——終於動了!

老辣的頂尊們對這結果毫不意外,當五息快結束的瞬間,他們就知道,這場鬥智、斗心力的比拼中,佔了主動優勢的恆毅已經贏了。

他沒有動搖,沒有被會議廳會長故作強硬不可能妥協的姿態嚇住,也沒有被全尊的條件說動。

那他就贏了。

他們知道,群起圍攻是不可能的。

陣法的信息記錄把實時情況傳送到神腦,誰動手,誰就會成為通緝犯。

他們不是那種冒失的不計較利益的莽夫,如果是那樣的人也不會坐在這裡。

政治鬥爭從來沒有那種人的生存空間。

而且,原頂尊也絕對不會用大無畏的犧牲自我精神繼續維持沉默。

五息,他把時間算的比恆毅還清楚呢。

「私自侵佔物資金錢的罪名純屬誤會,由於部長交接是大事,未免將來出什麼差錯,我確實小心過頭了。所以讓人把物資金錢送到會議廳審核確認數目。」原頂尊當然不會用大無畏的犧牲精神繼續保持沉默,這裡大約沒有這樣的人。

「那麼,現在該審核確認清楚了?」

「清楚了。」

恆毅連接掌管統戰部法器物資的人,命令對方立即派人將會議廳的統戰部物資金錢送回。

那人看見通訊裡面的景象。神情獃滯的錯愕了半響,才反應過來的領命去辦。

「你可以請議員到統戰部監督審核,可以把物資信息直接提交給神腦。但你選擇搬走物資,有足夠理由認為你的行為導致目前統戰部的混亂,對此會有神腦對你的行為做出裁決。」

原頂尊知道此刻陣法將情景記錄傳送到神腦,十分鎮定的道「對此我確實有錯誤判斷的責任,考慮到足夠多的議員監督結果會更切實可靠,錯誤估計了物資清點統計耗費的時間,我必須負上疏忽的責任。」

老薑。就是辣!

恆毅早知道不會這麼容易定重罪,如原頂尊這樣的老辣議員,絕對不會做事不留後路。輕描淡寫的把事情說成是疏忽。把原本的重罰變成輕罰。

但也必然如此,如果他根本無從逃脫罪責,就不必要選擇在恆毅劍下妥協了,妥協也是死。不妥協也是死。他何必退一步海闊天空?

天意劍抽離了原頂尊的胸膛。

統戰部來的聯絡確認物資金錢都已經送到,數目跟資料記錄中的分毫不差。

會議廳里,諸尊沉默無言的看著一切的發生。

本來態度強硬,一副非拼個你死我活模樣的會長好像完全不記得剛才說過什麼。

也沒有人提醒他,包括恆毅。

恆毅當然明白,這就是政治鬥爭的手段,什麼話都可以是真的,也可以在下一秒變成空話。

從開始他就知道自己的有勝算。因為對方真會魚死網破拚命的可能性很低、很低。

誰動手,誰就得失去在人類文明的一切。永遠回不來。

「誤會既然澄清了,副會長大概可以坐下來談談了吧。」 顧先生,請指教 會長神情自若的彷彿片刻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那樣,好像恆毅是很平常來開會,然後跟原頂尊發生了點口角爭執而已。

會議廳門口的金天使暗暗鬆了口氣,這場瘋狂的行動終於要結束了。

直至此刻金天使還覺得恍如夢中,他們竟然在紫系會議廳,幾十位頂尊、一千多位眾星之尊眼前做了這麼瘋狂的事情!

而且,還成功了……

『狂殺神的狂字真沒給你起錯!』金天使長舒口氣,統戰部的問題已經解決,會議廳的會長也已經代表眾人的心意打算跟恆毅坐下來和談。

金天使沒有猜錯,紫系會議廳以會長為首的眾尊決定跟恆毅和談,這自然是權宜之計。

政治如軍陣,當對手鋒芒畢露,銳氣逼人的時候應該避其鋒芒,而不是在對手士氣最高亢的時候直接硬碰。

通過和談也能夠把恆毅的『肆意妄為』控制到儘可能小的範圍,恆毅的理念人盡皆知,至今為止的手段都是以五系通法為根本,倘若任由恆毅鬧騰下去,紫系很清楚未來是什麼結果。

事到如今的他們只想讓恆毅安安靜靜的當統戰部部長,別再鬧騰更多事情。

只要恆毅答應,未來錢和物資就不會少了他。

可是,恆毅沒有理會,充耳不聞般自顧提劍徑直飛向會議廳里,最內圈的另一位頂尊——

負責紫系財政的部長。

紅色的天意劍指在紫系財政部部長堂頂尊的眼前——

會議廳里才剛沉寂下來的氣氛,驟然又變的暗潮湧動!

經過原頂尊的例子,財政部部長已經很清楚他該採取什麼態度應對。

他很沉著的面對恆毅的目光。「副會長這是什麼意思?」

「統戰部的經費按規矩應該在三天前入賬,目前統計的數據還沒有本月劃撥的經費。」

情景記錄陣源源不斷的將信息傳送到神腦,面對情景信息記錄的陣法,財政部部長選擇了短暫的沉默。

他明白恆毅的用意,所以他沉默。

「恆副會長!原頂尊一時疏忽造成麻煩的問題已經解決,你不該在這麼咄咄逼人吧?財政部的問題是小事,大家都是會議廳的一員理當坐下來商量解決,動輒問罪用劍未免太傷和氣。」會議廳會長語氣嚴肅,即使站在會議廳門口的金天使都明白,裡面的人都隱忍著憤怒。

她也沒想到恆毅如此咄咄逼人,簡直是一副徹底撕破臉毫不留情面的架勢。

一千多雙眼睛從四面八方的集中在恆毅身上,紫系會議廳從沒有過這樣的事情,也從沒有這麼不識趣的人。

他們已經準備暫時接受恆毅安穩當統戰部部長的事實了,可是恆毅卻仍然咄咄逼人,完全將會議廳的所有人當作敵人!

天意劍指在財政部部長面前,恆毅眼也不眨的緊緊盯著他那張老沉的臉。

才剛從威脅中緩過氣來的原頂尊暗暗咬牙,緊盯恆毅的背影!

這個失敗者——本來是他們眼裡的失敗者,竟然以這種違規的手段公然挑戰整個會議廳!

如今面對會長和談的提議仍然如此咄咄逼人!

『早知如此,當初就該任由青系不擇手段的將其剷除!』原頂尊在後悔,他相信此刻會議廳里許多人都在後悔。

那時候,他們誰也沒想到恆毅有一天會以這種方式解除雪藏。

「你的沉默我是否應該視為貪污統戰部資金的心虛?」恆毅神情平靜的說出這氣死人的話。「五息,五息內請給本部、神腦一個解釋,否則我將視為統戰部資金被侵吞!」

威脅,**裸的威脅!

如對原頂尊一模一樣手段的威脅。

堂頂尊暗暗咬牙,他如許多人一樣在此刻清楚的意識到恆毅根本不會接受和談,他是打定主意跟會議廳對立到底!

同樣看出來這一點的會議廳會長沉默的靠坐,他不想再說什麼了,因為再說已經沒有用。

恆毅就是會議廳的敵人,五系公敵。

他根本沒有妥協悔改之意,再說什麼都是多餘。

「經費一時調集困難,不過副會長放心,今日之內一定劃撥到統戰部。」財政部部長明白了恆毅的態度,於是也不必再等什麼五息。

雙方就是不可調和的敵人,恆毅仍然堅定不移的堅持自己的政見。

會議廳中聯絡的陣法,接通財政部,那是恆毅聯通的。

「貴部部長稱紫系財政部經費調度困難,請如實說明難在何處。」

聯絡的光幕那頭財政部的人目瞪口呆的看著光幕里的情景,完全不知所措!卻不敢不答應的連忙借故不知道詳細,飛奔跑去找此刻在財政部里能負責的人。

氣!

紫系會議廳里的眾尊此刻都只有一肚子窩囊氣!

恆毅太過份了,在他們看來,簡直太過份了!咄咄逼人到這種地步,財政部部長已經明白表示不會差統戰部的錢了,他仍然不給人台階,非把事情做絕?

「恆毅!凡事不可太過,大家都是會議廳的一員。經費的問題財政部部長已經做出承諾,你還想要什麼?」會議廳會長不能沉默了,恆毅如果不放鬆,財政部部長逃不過一個疏忽的罪責。

天意劍前的財政部副部長滿面冷汗,暗暗咬牙。

紫系財政部當然不是經費有問題,這只是給他自己一個台階,本以為恆毅要的就是他做出許諾而已,可如今他才明白,恆毅是要把事情做絕到底!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