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平、封順二人聞到吳有爲渾身上下滿是酒臭味,不由皺了皺眉頭。封順道:“吳城主,我們不是找你來嘮嗑的,至於酒宴就不用了。聽說你發現兩名道臺境的高手要在你紅門城地界鬧事,你詳細說一下吧!”

Home - 未分類 - 張平、封順二人聞到吳有爲渾身上下滿是酒臭味,不由皺了皺眉頭。封順道:“吳城主,我們不是找你來嘮嗑的,至於酒宴就不用了。聽說你發現兩名道臺境的高手要在你紅門城地界鬧事,你詳細說一下吧!”

吳有爲當下不敢遲疑,詳詳細細、明明白白的將童戰、曹節二人出現在紅門城的經過述說了一遍,言之鑿鑿的說兩個人肯定會搞事情。

張平:“我聽着童戰、曹節二人確實可能出手亂來,這樣吧!既然吳城主知道兩人的下落就請領我們走一遭吧!”

“能爲上使領路,榮幸之至”吳有爲呵呵笑道。

封順卻是一擡手,阻止道:“我看還是先讓吳城主洗個澡吧!”

張平看了眼吳有爲,被澆了一盆涼水之後,確實不成個樣子,並且渾身臭烘烘的,很是難聞。點點頭道:“那城主就快去洗洗吧!”

吳有爲答應一聲,進了後院沐浴更衣,再回來的時候換上了一身新衣服,臉跟頭髮也略做修飾,看起來倒像一名中年美男子。

張平、封順兩人點點頭,三人出門而去。倒不是他們不想乘大老鷹,委實是大老鷹體型看着龐大,但是隻能盤坐下兩個人。

當然,三個人擠擠還是能夠坐下的。只是那樣的話,三個人就能緊挨着。三個大男人,如非必要,誰會選擇這種方式。

距離紅門城不遠處,張元一干人等經過一天一夜的修整。各自身上的傷通過處理都已經回覆的七七八八了,此時正準備離開。

“既然大家都沒事了,咱們也給繼續啓程往雍城趕了”月薔薇道。

“你們想跑”就在這時,一個女聲傳來,緊接着一個美貌女子領着四個背劍的青年男子走來,站在衆人面前。

這幾個人自然就是玲瓏跟四個死士。只是他們消息有些滯後,得到的消息就是蘇繼出現在這裏。而吳有爲跟尹倩倩二人又沒告訴他們蘇繼穿的是乞丐裝。

他們乍一看這荒郊野外的那麼些人,第一反應這就是蘇繼領的一夥人,畢竟人家是陷陣君的外孫啊!多少有點排場不是。

“不知這位姑娘攔住我們意欲何爲?”月薔薇上去很是有理的道。

“你沒資格跟根本姑娘說話,讓你們公子出來吧!”玲瓏以爲月薔薇是婢女,想直接把蘇繼揪出來。

月薔薇聽到玲瓏這話,沒有生氣,反倒是下意識的看向張元道:“你老實交待,是不是揹着我在外面拈花惹草了”

張元臉色一黑,道:“姑娘,你是誰啊!我認識你嗎你就要找我”

玲瓏搖搖頭表示不認識,隨後道:“看到我身後這四位壯漢沒有,把你找出來自然是取你性命的”

“姑娘既然不認識我,那爲什麼一見面就要取我性命。難不成我長的太帥了”張元很是不解,不過他連道臺境的曹節都能幹掉,心下倒是不慌。

玲瓏:“我們是不認識,不過你卻擋了我幸福,對於取公子性命這件事,在這裏還是要說聲對不起的”

“我擋住姑娘的幸福了,難不成姑娘喜歡女人,看上我家月兒了”張元好整以暇的道,隨後眼神怪怪的看向玲瓏。

玲瓏一跺腳:“你瞎說什麼呢?我喜歡的人自然是男人,只是我男人說了只要幹掉你就迎娶我過門”

張元手託下巴思索了一番道:“我在秦國得罪人了嗎?好像沒有吧!看來還是因爲長的太帥了,遭人忌恨”

對於如此不要臉的話,玲瓏嘴角扯了扯,卻沒什麼可說的。自己總不能將吳有爲給供出來吧!真要那樣,到時候四大死士不給力,跑掉一兩個,陷陣君還不逼着吳有爲將她玲瓏給交出去。

“殺了他”玲瓏沒了多少跟張元掰扯下去的興致,擡起手一揮道。

四大死士齊齊拔劍,散發出渾身氣勢壓向張元。

張元:“姑娘,你就讓這四個歪瓜劣棗對付我,未免也太看不起人了。信不信我站着不動他們都砍不死我”

這下可把四大死士給惹怒了,這也太自大了吧!就算是道臺境的高手也不敢說站着不動讓人砍。這到底是誰看不起人了。

四大死士當即就忍不了了。四人舉劍跳起,齊齊向着張元砍去。

“鐺鐺鐺鐺”四聲鐘鳴般的聲音響起,張元紋絲不動,身上反倒是出現了一層金色護盾。

緊接着一手握金刀、一手舉金盾的金蛤蟆從人羣中走了出來,很是風騷的道:“有本大將軍在,別人都不用出手,任你們砍都砍不死”

四大死士之所以能成爲死士,人家也是從屍體堆裏滾出來的,否則的話也沒資格成爲死士。所以人家的應變能力也是沒得說,當即有一名死士道:“兄弟們,先幹掉那個金蛤蟆”

四人很是默契,當即捨棄張元,齊刷刷的衝向金蛤蟆。

金蛤蟆卻是不慌不忙,“鐺鐺鐺”握着金刀撞擊了幾下金盾,自己周身也是出現了一圈金色的護盾。

四大死士皺眉,沒有強攻,反倒是退後了幾步。一名死士從懷裏掏出一枚小瓷瓶,啪得一聲摔在金蛤蟆腳下。小瓷瓶裏散逸出來緋紅氣體,慢慢透過金蛤蟆的護盾,進入其體內。

金蛤蟆只感覺四肢乏力、元氣運行滯澀,金色護盾也如同氣泡般,啵的一聲消失了。

“竟然下毒,真尼瑪的不要臉”金蛤蟆晃盪着身體來回踉蹌,險些摔倒。

“這下這隻癩蛤蟆沒法嘚瑟了吧!走,去殺他家公子”一個死士說道,然而他一轉身卻是一怔,張元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制住了玲瓏,此時正一隻手掐着玲瓏的脖子。

“幾位最好束手就擒,不然只要我一用力,你家小姐可就香消玉殞了”張元衝着四人道。

四人一陣皺眉,最終一個死士道:“不用管她,反正城主、夫人早有交待,這個女的如果活下來的話也是要弄死的”

聽了這話,玲瓏如遭雷擊,怪不得吳有爲今天一早就要自己過府去敘舊,怪不得尹倩倩一直催促着自己早些出來殺人。原來一切都是兩人策劃好的。

只是他不明白的是,爲什麼吳有爲也要參與當中陷害自己。難道吳有爲對他的感情都是假的嗎?

不過回頭想想,自己也只是想着一門心思擠進豪門,又何曾跟吳有爲付出過真正的感情。好像也怪不得人家。

張元感覺到此時玲瓏有些頹廢,又見四大死士根本不理會她的死活,索性將其往地上一扔,迎戰四大死士去了。

四大死士跟張元玩近身搏殺,自然不是其對手,沒多一會兒就一個個的被打的癱軟在地不能動彈了。

張元招了招手,立馬有人拿出繩索,將四人捆了個結結實實。

被捆住的四人一臉死灰色,其中一個開口道:“怎麼會這麼強,大人不是說蘇繼這個二世祖雖然天資不錯,不過實力比起我們來還差的遠嗎”

張元一個趔趄差點沒站穩,他媽的,感情人家是來找蘇繼麻煩的。是自己給人家擋槍了。

“你們要找的是蘇繼,怎麼不早說。實不相瞞,我跟蘇繼這個人也是有過節的”

“那還請這位義士放了我們”剛纔開口的哪個人道。

張元呵呵一笑:“那不行” “義士,你放了我們,咱們聯合起來對付蘇繼豈不是更好。要知道人家可是陷陣君的外孫,可不好對付”這名死士一臉疑惑,張元不是說也跟蘇繼有過節來着嘛。

張元嘿嘿一笑道:“我還用的着跟你們聯手,也不瞧瞧四位是什麼德行”

四人嘴角抽了抽,這是完全沒把他們當盤菜啊!不過張元倒是有說這話的資本,畢竟沒幾下四人就被他打倒在地了。

還是剛纔那位開口的死士,他叫做石龍,笑呵呵的開口道:“義士說的有道理,我們的實力跟你比起來確實不值一提,不過我們好歹也是元丹境的高手,相信在對付蘇繼方面還是能起到作用的”

他這句話引得衆人鬨堂大笑,張元有些賣弄的說道:“幾位還不知道嗎?蘇繼已經被我打跑了啊”

石龍不相信,以爲張元在吹牛。既然尹倩倩出動了他們四位死士,一些情報自然告訴了他們,比如蘇繼身邊跟着兩位道臺境的高手他們都是知道的。他不相信有如此高手在側,張元還能趕跑蘇繼。

“沒想到義士還挺幽默,那你知不知道蘇繼身邊跟着兩名道臺境的高手啊!以後還是瞭解清楚情況再吹牛的好,免得被人笑掉大牙”

張元:“你是說跟在蘇繼身邊的哪一男一女嗎?已經被我擊敗了,並且那個女的還被我打死了”

石龍哈哈大笑,:“義士,莫鬧,人家可是道臺境的修爲,難不成你也修到了道臺境不成”

張元想了想,一時不好作答,主要是他也不知道自己目前算個什麼修爲。說是覺醒吧!又開闢了氣海,說是氣海吧!身上又不能動用絲毫元氣。自己的修爲着實難以定義。

“我的修爲勉強算半個氣海境吧!不過我真的幹掉了道臺境的高手”

石龍翻了翻白眼,顯然很是不相信張元的話。對此,張元聳聳肩,表示你不信我也沒辦法。

“廢話我也就不跟你繞了。你們要是真想我放開你們,倒也不是完全沒可能,就要看你們舍不捨得付出了”

四人眼睛一亮,石龍趕忙道:“只要能放我們出去,什麼條件我們都能答應你”。其餘三人也趕忙點頭。

雖然他們四個是死士,但要是能活着,誰好端端非要去死呢?

張元嘴角上翹,咧嘴道:“好說,好說,只要幾位每人能掏出十萬普通靈石,自然是能好端端的活着”

轉頭又對玲瓏說道:“這位美女,你也一樣”

此時玲瓏正癱軟着坐在地上,腰部向旁一歪,雙手拄着地面,根本沒聽到張元說話。張元瞥了瞥嘴,自討了個沒趣。

張元回頭看向四位死士,四位死士全都一臉的憤慨。石龍說道:“你想要殺死我們就直說,還非得給我們開一個給不起的價碼,這是要鬧哪樣?”

張元呵呵一笑道:“幾位,買命錢自然是要貴點的,要不然你們怎麼知道生命的可貴,我給你們多要點也是爲了提高你們的身價不是”

對於此種言論,四人自然是嗤之以鼻,不過好像人家又說的句句在理。總不能說自己名就是賤吧!即使說了,人家也未必會降價,也只不過是自取其辱罷了!

所以四人很是硬氣,互相交換了眼神之後,石龍道:“你還是殺了我們吧!我覺得聽了這價碼,我們忽然覺着沒活下去的必要了”

張元小聲嘀咕道:“真是四個窮鬼,人家蘇繼可是五十萬中品靈石都沒眨下眼睛的”

“既然你們這麼窮,每人一千靈石好了,不能再少了”

四人一合計,感覺可行,還是石龍出言道:“好,我們每人給你一千靈石,總共四千靈石,都在我的儲物戒裏,你自己拿走吧”

張元在石龍手上取出四千靈石,讓人給四人鬆綁。四人告辭離去,石龍想要將玲瓏帶走,卻被張元伸手攔住。

石龍:“你這是什麼意思,不是說好放我們離開的嘛,難道現在反悔了不成”

張元搖搖頭,開口道:“反悔這種事情,張某人自然是不會做的。只是你們是你們,這位姑娘是這位姑娘”

“我之所以答應放過你們,是因爲知道幾位是死士,張某不是嗜殺之人,故而放你們離開”

“可是這位姑娘不同,她不僅不是死士,貌似還被其心上人給騙了,想必能問出點什麼,所以不能被你們帶走”

石龍點點頭,張元將手放了下去。可是誰知道就在張元將手放下去的瞬間,石龍蹭的一聲拔出了寶劍欲刺向玲瓏,因爲他們接到的任務裏面就有弄死玲瓏這一項。更何況玲瓏此時有可能泄露吳有爲跟尹倩倩兩個人,自然是留不得。

饒是石龍如此出其不意、如此令張元放下戒心。但是他的刺殺還是徒勞的,就在他寶劍出鞘的那一刻,張元拳頭已經落在了其肚子上,石龍張嘴咳血,整個人向後飛起。

很遠之後,方纔蹲坐在地上,又是連連咳了幾口血。

“看來你沒說謊,真的殺死了道臺境的高手”石龍說出這麼一句話,腦袋一歪向一側倒去。顯然一拳被張元打死了。

其餘三人看向石龍,眼中皆有一絲悲傷。然而他們卻沒有一個人逃跑,三人互看一眼,蹭蹭蹭三聲拔劍之聲,齊齊衝向玲瓏,誓要將其殺死的樣子。

死士之所以是死士,執行任務就只有兩種結果,要麼成功要麼成仁,沒有第三種可能。

如果死士非要選擇第三種可能的話,其主人自然是有後手的,他們會將其家眷屠戮一空。

不過能被選爲死士,自然人品上一般都沒什麼問題。很少有拋妻棄子的行爲。

所以三人明知道會被殺死還要劍指玲瓏,因爲他們不僅僅要考慮自己的性命,他們還要考慮妻兒的性命。

毫無意外的,砰砰砰三拳,三人皆被張元打飛出去。一個個的癱在地上出氣多、進氣少。沒過一刻鐘,便一命嗚呼了。

“何必呢?”張元搖了搖頭道,感到有些惆悵。

惆悵感沒有持續多久,因爲有三個人突兀的出現在了他面前,他之前竟然沒有丁點察覺,這三人的實力可見一斑。

他趕忙將心神沉入異空間內求助紫怡,然而紫怡絲毫不理會他,甚至於一句話都不跟他說、一丁點靈魂波動都不發出來。

張元心神迴歸身體,向三位突兀的高手拱拱手道:“不知三位出現在我等面前所爲何事?”

張元對面的三人自然不是別人,正是吳有爲跟兩位天眼司的使者。

吳有爲開口道:“小子,我們來這裏是找一個叫蘇繼的人,你有沒有看見”

張元眉頭一皺,因爲此人說話着實令人不舒服。不過知道人家修爲高深,實力莫測,自然不會因爲一句話就非得尋人家的晦氣。

“這位先生找蘇繼所爲何事?是跟其有仇嗎”

吳有爲:“小子,是我在問你話,你別東拉西扯的。老實點告訴我,你到底見沒見過蘇繼就成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