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聲怒吼震塌虛空,空氣盪起一次次漣漪,無數凶獸在秘境內拍擊長空,山林都隨之傾塌。

Home - 未分類 - 一聲聲怒吼震塌虛空,空氣盪起一次次漣漪,無數凶獸在秘境內拍擊長空,山林都隨之傾塌。

秘境內的化形強者與人類約定,凡是進入秘境的人,年齡不得超過三十歲,否則化形凶獸必定出手,絕無僥倖,哪怕是玄者境強者亦要葬身凶獸腹中。

六百多人,皆是龍華國最強大的年輕一代,這一代人或許也是最悲哀的一代,這六百多人,能走出秘境,也會被當作敢死隊,派去參加天才戰,就連大太子和殘陽都不能例外!

轟轟轟……

六百多人毫不猶豫的踏向秘境,十人一隊,幾乎都是自主尋人,楚莫離自然和玄宗十人外加一個虎臣鉞組成了一隊。

羽皓月等人很快便沒入了秘境,消失的無影無蹤,楚莫離明白,不管這次龍華國面臨多大的浩劫,羽皓月都會襲殺他,所以格外的警惕。

… 秘境內荒古氣息撲鼻而來,濕潤的靈氣比外界高出數倍,剛剛踏入秘境,眾人就有一種想要突破的感覺,氣血不斷翻湧,尤其是楚莫離,上古血脈自主奔流,幾欲衝出體外。

靈氣密度十二,就如此的恐怖,若是密度達到二十甚至是三十,那裡面的凶獸要多強大!

吼……

一聲低吼咆哮山林,恐怖的威壓盪碎山河,讓進入秘境的天才臉色大變,王品凶獸一聲低喝竟然壓的眾人血管差點崩裂,恐怖的靈氣變得如狂風暴雨。

一眼望去,遼闊荒野到處都是森林高山,凶獸盤踞,蒼鷹拍擊長河,高密度的靈氣卻伴隨著極其惡劣的環境,哪怕是玄者境都會隨時淹沒在高階妖獸群中,死無葬身之地。

「分散!聚集太多的人很容易引起王品凶獸的攻擊!」龍輕羽低沉的說道。

六百八十多人,很快消散在山野中,大量的低階凶獸遊走山野,很快便有人喋血當場。

殘陽帶著身後十人沖入了荒山峻岭之間,到處都瀰漫著殺機和煞氣,讓他們渾身都起雞皮疙瘩。

嗷……

一聲狼嚎震潰千里,整個山林搖曳,發出沙沙聲響,紫雨和沐風等人臉色大變,蒼白不已。

「高階青火狼!群居生物,就在附近,大家警惕!」殘陽臉色也變了,抽出長劍低沉的說道。

咚咚咚……

楚莫離血液如沸騰了一般,雙眸如炬,盯著一座山谷,驚悚的喝道,「只有一個,但是很高級,移動速度很快,只有五里了,不,四里,三里……」

楚莫離還未說完,山谷處便出現了一頭巨大的青狼,足有兩米高,雙眸泛著紅光,滿嘴獠牙刺出,雅間上還滴著鮮血的血液,看來是覓食路過,聞道人類的味道,圍攻了過來。

沐風等人驚呆了,高階凶獸,可就是玄者境啊!居然在瞬息之間從五裡外移動到了此地。

殘陽不禁轉頭看向楚莫離,他不知道這個小師弟是怎麼知道如此清楚的,連幾頭高階凶獸,在幾裡外都這麼清楚,難道他的神識比自己還恐怖嗎?

嗷…。。

巨大野狼帶領下根本不給眾人反應的時間,直接撲向玄宗眾弟子。

「合力!這個青狼是高級貨色,就算在高階中也是個難纏的角色,一旦分散,我們必死無疑……」殘陽大驚,揮動手中長劍率先青狼。

唰唰唰……

青光一閃,鋒利的狼爪比神劍還要鋒利,瞬息直接變撲殺了以為強大的化玄境巔峰的天才!獠牙狠狠的崩斷了他的咽喉,對方連慘叫的機會都沒有,便慘死當場。

「嘶嘶……」眾人倒吸一口涼氣,望著死去的人,手腳冰冷,眼中射出一道絕望的驚悚眸光。

「吼!吼!」

兩聲虎嘯驚醒眾人,虎臣鉞和楚莫離竟然同時動用了虎炮拳,只不過楚莫離的拳術更加精湛,背後竟隱約演化出巨虎殘影,直撲青狼。

「殺!都愣著幹嘛!」殘陽大吼,周身劍氣亂舞,寒光四射。

十個年輕強者,八個化玄境巔峰境界,一個擁有上古巨虎血脈,修為不遜他們,而楚莫離的氣勢彷彿從遠古穿越來的無上恐怖存在,若不是戰力有限,光光氣勢就能壓死青狼。

凶獸對血脈高低很在意,如果出現一頭聖獸,哪怕是幼年時期,高階凶獸也不敢攻擊,因為那是來自靈魂的恭敬。

不過很明顯,這一群人根本不是上等凶獸,而是十足的人類,青狼毫不顧忌,后蹄一瞪,兩隻前爪撕裂一縷空間,直接撞擊在沐風的長劍上,強大的兵器竟然被崩斷,獠牙猛的一咬,直接把沐風的手臂生生撕裂。

「啊……」沐風慘叫,直接從半空中跌落,渾身血流如注。

轟……

殘陽和其他人的攻擊瞬息而至,砍在青狼四周,青狼的皮表散發出淡淡的青芒,毛髮如鋼針一般,劍與其肉身相撞,竟然沒有攻破的防禦!

「給我破!」虎臣鉞和楚莫離揮動大拳,玄力陡然暴增數倍,轟擊在狼頭和狼尾處,毛髮竟然直接刺穿了他們的鐵拳,不過青狼仿若遭到重擊,尤其是狼頭直接失去了控制,砸在一塊山岩上,偌大的身體崩裂,石屑四濺。

丹道宗師 嗷嗷嗷……

狼尾一甩,將虎臣鉞砸飛,青狼穩住身形,怒視著楚莫離,眼中有驚恐,有憤怒和無邊的殺氣,它不懂,一個螻蟻是怎麼打破它的防禦的。

楚莫離的玄力接觸到青狼的時候對強大的青狼根本構不成半點危害,甚至連最基本的防禦都打不破,可是觸碰到肉身的一瞬間,一股恐怖的歷練帶著犀利的攻擊力以摧枯拉朽般的姿態震潰它體表的防禦,差點撕裂了它的靈魂!

霸血乃是上古最強血脈,它自身就帶著恐怖的攻擊,哪怕楚莫離難發揮其萬一力量,也不是一頭高級凶獸可以阻擋的!

楚莫離一擊急退,根本不敢和對方硬抗,否則對方的狼牙足以撕裂他的肉身!

青狼一身是寶,狼爪可做手套,比他手中的青鋒劍也不遑多讓,狼牙的威力足以刺穿青鋒劍!

「莫離,你能攻破的它的防禦!」殘陽震驚,按道理,以楚莫離的玄力,別說打破它的防禦了,恐怕靠近都難做到,可是楚莫離還是做到了。

「嗯,可惜我的境界實在太弱,無法給它造成大的傷害!」楚莫離無奈搖了搖頭,如今他也是化玄境初期了,可是他的玄力和青狼比起來,不及百分之一。

「大家牽住青狼的注意力,莫離師弟主攻,只要殺了這頭青狼,打造出一套鎧甲,足以防禦玄者境巔峰強者全力一擊!」殘陽很快便做出了決定。

九個化玄境巔峰的存在輔攻,一個化玄境初期的小菜鳥居然坐起了主攻,這種詭異的方式很難再出現,可是眾人不能懷疑,因為他們的攻擊對青狼造不成半點威脅。

紫雨不禁深深的看了看楚莫離,想到前幾日眾人如此看不起這個孩子,可是這個時候眾人的性命卻交給了他身上!

青狼的速度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比擬的,若逃,它可以一一殺之,保證沒有一個人可以逃生!

這就是高階凶獸!這就是傳說中的秘境,乃是無數天才想進來歷練的地方,可是他們根本不知道這裡的兇險,哪怕是玄者境,都可能身死道消!

虎臣鉞看著楚莫離,表情十分精彩,有驚悚,有興奮,他不懂巨虎血脈傳承中的虎炮拳,為何楚莫離也會,而且比他的拳術要高級一百倍!

「想學?好好追隨我,你我會讓你成為真正的巨虎血脈!」楚莫離淡淡的看了虎臣鉞一眼,狂傲的說道,「不過現在不是談這件事的時候,先殺了青狼再說。」

「好,速戰速決,這種高階凶獸是群居生物,我懷疑四周還有其他青狼!」殘陽沉聲說道。

「殺!」十個人再次沖向青狼,就連殘廢的沐風都咬牙沖了上來,希望給楚莫離爭取一點時間。

楚莫離深吸一口氣,調動霸血,霸狂拳力四射,戰袍無風自起,低吼一聲,身如箭一般射出。

「霸狂赦龍斬!」

以身當刀,以手作劍,身體從九個人的夾縫中沖向青狼,而青狼眼中的殺意更濃,那股貪婪的目光讓人不寒而慄,這些高級凶獸喜歡人類身上的高級血脈,而它,感受到了霸血血脈,它很肯定,只要吞了楚莫離,它會直接晉陞王品凶獸!

「吼!」

青狼根本不管眾人,狼嘴咆哮,前肢射向楚莫離的咽喉,速度快到了極致。

「龍形幻影步!」

「攻它眼!拖住它!」殘陽大喝一聲,率先刺向青狼大眼,劍芒一閃,劍氣如虹,讓青狼大驚,不禁閉眼。

「就在此刻!」

楚莫離大吼一聲,鐵拳砸向狼頭,而青狼的狼爪直接撕裂了他的防禦,將他身上的戰袍撕碎,一身蒼勁的身軀露出。

轟!!!

青狼被楚莫離最強一擊砸入地面,楚莫離的身軀反彈,沖向天空數米高,膝蓋彎曲,狠狠的砸向狼的脖子,霸狂赦龍拳勢未盡,拳陡然變招,換成了虎炮拳。

「給我死!」

轟轟轟……

空氣都被拳勁盪開,青狼本來就被之前一拳砸的暈頭轉向,霸血能量在它的腦子裡轉悠,還未來得及反應,對方一擊又到,而且氣勢更甚,不禁哀嚎一聲,想要掙紮起身,逃竄而去。

可是楚莫離的速度快到了極致,青狼才剛剛爬起,就被他一拳砸入岩石下半米深,身體都快被砸變了相撞。

嗷……

一聲凄厲的狼嚎響徹千里,彷彿在哀求,彷彿又在呼喚,楚莫離頓時大驚,鐵拳攥緊,不斷的砸向對方的腦袋,鐵拳都被砸破,金色的血骨露了出來,淡淡的赤金色玄力遊走,震的眾人久久不能言語。

青狼慘叫聲越來越弱,最後悄無聲息,竟被楚莫離活活砸死,狼頭都失去了形狀,凄慘無比。

楚莫離渾身玄力用盡,血管都在抽搐,直接癱軟,望著殘陽,無力的說道,「快帶著我們走,狼群很可能就要攻來!」

… 四周一片散亂,狼狽不堪,枯枝爛葉落了一地,到處都是鮮血,楚莫離雖然是主攻,可是每個人都受了不輕的傷。

「蘇豹,你帶著青狼屍體,風紫落,你背著莫離師弟,我來防禦四周,快點離開這個鬼地方!」殘陽渾身冒冷汗,再看著秘境,分明就是絕地,哪裡是什麼歷練之地。

一群人疾閃叢林中,輾轉數百里,終於來到一座大河前,十個人,全部清晰了一番,洗去很少的血腥味,再次狂奔,又跑了將近三百多里,才躲在一個山洞裡,大口的喘氣。

紫雨臉色慘白,望著昏睡中的楚莫離,久久不能言語。

「大師兄,他是妖孽嗎?從哪冒出來的?肉身力量和攻擊力怎麼可能這麼強?」紫雨呢喃,呼吸急促,雙峰亂顫。

「他是小林峰的楚莫離!」殘陽雙眸緊盯著楚莫離,低沉的說道。

「大師兄,不要騙我們了,您快告訴我們吧,這個傢伙是哪個大勢力的弟子過來歷練的?」紫雨搖著殘陽的大手撒嬌道。

「就是,大師兄,他用的根本不是小林峰的功法,甚至不是我玄宗的秘術,怎麼可能是小林峰的人呢?」沐風不通道。

殘陽苦笑,若不是他看著楚莫離一步步成長,他都不信楚莫離是玄宗的弟子,可是事實如此,他也無法解釋這一切。

眾人以為殘陽有難言之隱或者楚莫離的來歷太過恐怖,不敢再多問,紛紛閉目休息,蘇豹將青狼的屍體分割成數份,狼肉被眾人分食,氣血變得更加旺盛。

許久之後,殘陽睜開眼,望著一塊完整的狼皮和十幾顆狼牙還有四個爪子,再看看眾人貪婪的目光,不禁嘆道,「青狼是莫離師弟殺死的,等他蘇醒之後再做決定吧。」

眾人一聽,不禁泄氣,紛紛看向一臉蒼白的楚莫離,一個十四五歲的孩子,比他們小了十歲之多,現在眾人居然要以他為中心。

很快,楚莫離便醒了過來,不過他現在懶得去管戰利品,渾身空蕩蕩的,絲毫玄力都沒有了,直接吞下一顆靈藥,大量的靈氣遊走四肢百骸,化作玄力勾動霸血以最快的速度修復傷體和精力。

霸血似乎在跳躍,極為興奮,自從楚莫離突破了化玄境,它似乎了靈性,越來越主動,越來越多的好處不斷湧現,讓楚莫離都無法在短時間內全部吸收。

楚莫離的氣息變得深沉,穩若磐石,根本不像個孩子,很快便站了起來,拿起一塊狼肉吞了起來。

高階狼肉蘊含著很多靈氣,比一般的靈藥都管用,吞入腹中直接化作能量補充他的消耗。

兩米多長的青狼,大量的狼肉竟被楚莫離吞了一小半,讓眾人不禁渾身冒冷汗,感情他不僅僅戰力強大,而且還是個飯桶。

一頓飯包,楚莫離覺得自己已經穩定在化玄境一重的巔峰境界,隨時都可能沖入二重境界。

眾人看著他吃飽喝足,不禁都將目光放到了戰利品上,很想分一杯羹。

楚莫離也注意到了眾人的視線,不禁淡然一笑,拿起兩枚大約二十厘米的狼牙,比匕首稍稍長了一點,做刀又短了一點,卻鋒利無比,他毫不懷疑,經過高級煉器師的打造之後,一枚狼牙可以很輕鬆的斬斷青鋒劍!

「這兩枚狼牙我要了,其他的你們分了,如何?」楚莫離商議道。

「就要兩枚狼牙?其他的你都不要?」這一刻不僅殘陽詫異,就連紫雨等人都詫異,因為這一身狼皮才是青狼身上最寶貴的東西,打造成一副軟甲,足以抵擋玄者境巔峰最強一擊啊!那狼爪更是攻擊中的利器,每一樣的價值都遠超狼牙。

「沒關係,我就要這個了,狼皮送給紫雨師姐吧,你是女孩子,防禦性不好,一副軟甲可以讓你戰力翻了數倍,我們這些糙老爺們用不上。」楚莫離大方的說道。

楚莫離這麼一說,眾人尷尬,誰不想要狼皮,可是楚莫離都說了,一個糙老爺們要狼皮作甚?這個時候若提出不同的意見,反而落了下乘,於是最大的寶貝便被紫雨得去。

紫雨望著楚莫離,突然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人就是他了,不禁笑意連連,恨不得上去親下。

殘陽又將剩下的寶貝分給了其他師弟,自己只拿了兩枚更短的狼牙,和匕首一般大小,便收入腰間,楚莫離和殘陽的大方深得眾人的歡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