絲帶着賽頓等四人蔘觀完魔法軍團後,原本是想送他們回宮的。無奈,賽頓執意要留下來等芷夢,爲此,絲只好帶他們到她的休息室去,以免打擾其他人練習。

Home - 未分類 - 絲帶着賽頓等四人蔘觀完魔法軍團後,原本是想送他們回宮的。無奈,賽頓執意要留下來等芷夢,爲此,絲只好帶他們到她的休息室去,以免打擾其他人練習。

反正沒什麼事兒做,絲也就坐下來和賽頓四人聊起天來。絲在還沒嫁給雷以前,都是冒險團隊的人。所以,她說的故事,都是她以前在冒險團隊中累積下來的經歷,自然是精彩無比了。也因爲這樣,五人有說有笑,一時都停不下來。

直到芷夢和特漓紗同時出現在絲的休息室門口,他們着才驚覺天色已晚。賽頓等四人向絲道別後,纔跟着芷夢一塊兒離去。不過,到中途的時候,羽冉、斐羿和光迪都回家去了,反正有芷夢保護,他們相信不會有事的。

“芷夢……………………”賽頓小心翼翼地喚道。

“賽頓少爺,有事嗎?”芷夢依然面無表情。

“爲什麼有這樣叫我?你已經很就不曾這樣喚過我了。”聽到芷夢對自己的稱呼,賽頓不由得微微皺起眉頭。

“賽頓少爺,這並沒有什麼不對的地方,只不過,芷夢本就應該一視同仁。芷夢之前沒有做到這一點,是芷夢做錯了。”芷夢將所有的過錯都攬上身。

“你這是什麼意思?”就連個性隨和的賽頓也隱隱約約出現一絲絲的怒氣。

“就如方纔所說的,以……以後不會再犯了。”芷夢有一瞬間的停頓和猶豫,但是賽頓顯然沒有注意到這一點。

賽頓生氣地抓着芷夢的手,強迫原本和他並肩想走的芷夢,轉過身與他平視。“看着我!”芷夢雖然如賽頓的願,轉過身了,但是,那雙銀色眸子卻看向另一端,沒敢望着賽頓。

“爲什麼不敢看着我?”賽頓逼問道。

“芷夢不敢。”芷夢深呼吸,強迫自己和賽頓對望。

“……………………”賽頓看了芷夢幾眼,隨即半垂下眼簾。她鬆開自己的手,用那宛如對着陌生人說話的口吻道,“對不起,芷夢小姐,我們回去吧。”

“賽………………”芷夢纔剛開口。

“噓,什麼都不用說,你的意思……我想,我已經很明白了。”賽頓說道。

芷夢沒有再次出言說話,心口那突來的一陣疼痛,讓她無法說出一個字兒。或許是因爲他那落寞的背影,又或許是因爲他曾經帶着憂傷的異瞳。還是,因爲他每每看到她時,那抹傻兮兮的笑容。

不管如何,這一切的一切,都再也與她無關了。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們兩個就是不同世界的人。他是一個王子,而她,只是神族中的一個平凡的神,他們不可能在一起的。先不說她,他的父親,這個帝國的人民能夠接受她嗎?那是不可能的。到頭來,他們都只有這一條路可以走。

“芷夢,頓,你們終於回來了,還以爲你們跑到哪兒去了。”彬星笑眯眯的走上前,卻覺得有些不對勁,儘管,賽頓依然面掛笑容,而芷夢依然面無表情。

“月,星,沒什麼事情的話,我先回房去了。”賽頓笑道,但是,笑意明顯地沒有達到他的眸子中。在場除了還和精靈們一起的狄伽不在以外,全部人都在。

“我上去看看他好了。”墨厥溫和地笑着說道,宇斯看了在場的人一眼,最終也和墨厥一同離去。

“芷夢,到偏廳等我。”冰月輕緩地說道。

“那麼,月,你們和芷夢好好商量,我、索和幽冥就到頓那兒去吧。”彬星隨手拉着一旁幽冥一塊走。而毫無興趣的索見白靈無似乎也十分感興趣,也就難得聽話的離開了。

“嗯。”冰月帶着芷夢等一衆女生往四樓的偏廳走去。

布萊鋱偏廳

“芷夢,你和頓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莜裏問道。

“沒事。”芷夢迴答道。

冰月輕道,“芷夢,就算你還放不下當年的事情,也不能因爲這樣而違背自己的心意。”

“小姐………………”芷夢有些無奈,“我和他……是不可能的。”

“有什麼不可能?我和翊的情況,和你,還不是差不多。星也曾經企圖破壞過,但是,現在都已經認同了,不是嗎?”冰月笑着提起往事,而其他人也面帶笑容,就除了當事人。

“小姐,你知道是不一樣的。幽冥先生,現在是人龍混血,壽命長得很,而我和他,卻………………”芷夢沒有再說下去。

“芷夢,你這麼說就不對了。”舒兒的臉上勾出一抹帶着淡淡憂傷的笑容。

芷夢忽然道歉道,她都忘了,舒兒和彬星之間的事情。“對不起。”

“沒關係,這件事情,我早已經想過了。只要在我有生之年,還能夠陪伴在他的身旁,那就夠了。”舒兒真誠地說道。

“對呀,芷夢,其實,不只是舒兒,就算是我,也知道自己配不上宇斯。儘管他只是半精靈,但是,論其壽命的話,他還是比我長。”莜裏聳聳肩,不太在意地說道。

“芷夢姐姐,和頓大哥說清楚啦!不然的話,他會很傷心,很傷心的。”白靈無也說道。

“嗯,他對你,和對其他女生不一樣。”心思剔透的婷淚淡淡地說道。

“………………我明白了。”芷夢笑道。

在賽頓的房裏,彬星、墨厥、宇斯、幽冥,以及完全沒興趣的索全都圍繞在賽頓的四周。若換做平常,賽頓早就已經開口揶揄他們了。但是,今天的他沒有這樣的心情。

“頓,你是不是告白了?”彬星的話一出口,全部人都看着他。

“沒有,也不需要了。”賽頓一語雙關。

“頓,你不如明說好了,說出來,讓大家參考一下。”墨厥笑了笑。

“芷夢她…………其實就是………所以,她…………就這樣了。”賽頓一五一十的將所有的事情告訴他們。

“白癡。”“遲鈍。”“無聊。”“笨蛋。”“哧。”不同的辱罵聲分別從彬星等人的口中發出。

“幹嘛這樣說我?”賽頓不滿的說道。

“你看不出來嗎?芷夢根本就是因爲看到你和其他的女生太親密,所以,她纔會有這樣的反應罷了。”宇斯搖搖頭,不敢置信地說道。

“但是………………”賽頓顯然還是不相信宇斯的話。

“還不快去找芷夢!”“煩死了。”彬星和索一人一腳,將賽頓踹出門口。踹完人後,彬星看了索一眼,露出笑容。

“若別人不說的話,當初還真會把你們當成一對。”幽冥上下打量着眼前的兩人。

“這主意倒是不錯。”彬星的雙手攀上索的手臂,“索,有沒有興趣放棄靈無?”

“若對象是你的話,我倒不介意。”索露出一抹溝人心魄的笑容,淡淡地說道。另一隻手毫不在乎的扣着彬星的下巴,在旁人看來,根本是天造地設的一對。

“可惜,我不想放棄舒兒。”彬星慢吞吞的推開索,懶懶地說道。

“是嗎?確實是可惜。”索也配合道,留下這一句話,他就轉身離開了。

被踹出自己房門後的賽頓,猶豫了片刻,才踏着有些緊張的腳步,走向芷夢的房間。而剛從偏廳下來的芷夢自然就見到在她房門前徘徊的賽頓。

“芷夢,我………………”賽頓欲開口。

“進來再說。”芷夢微微啓脣道。他們兩人先後走進房間。

關上門後,芷夢和賽頓幾乎是同一時間說道,“對不起。”道歉聲落下後,他們兩個都愣住了。

“頓…………”芷夢輕輕地喚道。這一次,賽頓不只是愣住那麼簡單,根本就是化作石像了。“我想,我們之間的事情,可不可以等到戰爭完畢後再說?”

“……………………”回過神後的賽頓沉默了一會兒,纔開口,“芷夢,只要你不再生我的氣,那就夠了。其他的事情,就照你所說的那樣吧。”

“謝謝。”芷夢道謝道。

“我就只有一個要求。”賽頓說道。

“什麼要求?”芷夢順其自然的問道。

“永遠都不要和我道謝。”說完,賽頓便走了出去,獨留下芷夢一人。 神眷大陸

“裘,做什麼?”言神看着天天忙進忙出,難得有時間坐下來休息的裘月斯,問道。

“都是那該死的萊麗特!她將所有的事情都丟給我和鏡花水月負責,真是的!”一提起這件事情,裘月斯就一把火起。誰讓那個萊麗特將所有的訓練事物都交給他,而自己則跑出休息。

言神沒有做出任何的評論,接着問道,“夢呢?”

“在她自己的家裏,萊麗特和鏡花水月都覺得這次的事情,最好不要讓她參與。”裘月斯回答道。

“我找她。”言神留下這一句話,就一個縱身飛離原地,而裘月斯只是聳聳肩,然後又開始忙碌了。

來到夢羽的家,言神直接走到飄在半空中發呆的夢羽身旁,坐在她旁邊。“發呆?”

“嗯,離戰爭越來越近,裘月斯他們是越來越忙,而我呢?卻是悠閒得不得了。”夢羽微微頷首。

“不是防備。”言神似乎想爲他們辯解。

“言,我知道他們不是在防備我。他們只是不願意讓我和‘他’正面交鋒,所以,纔想將我藏起來。”夢羽帶着輕鬆的語氣說道。若換做是其他人,或者還會被她這麼輕鬆的口吻騙倒,但是,他是言神,而不是其他人。

“擔心?”言神問道。

夢羽歪着腦袋反問道,“擔心?你是說,我會擔心‘他’,還是擔心你們?又抑或是月和星他們?”

“別擔心。”言神沒有回答,只是繼續吐出三個字。

“言,你有時間擔心我,不如想一想你自己吧。上次你回來以後,我聽裘月斯說,月和星都有自己的情人了。那你呢?什麼時候也找一個?我們神族的女子也不少啊!”夢羽轉移話題道。

“……………………”言神淡淡地看了夢羽一眼,然後一聲不吭地轉身邁步離去,完全沒有要理會夢羽的意思。

“真小氣。”夢羽望着言神離去的背影,小聲抗議道。

此刻身處在會議廳的鏡花水月和萊麗特,顯然沒有言神和夢羽等人這等的好心情。兩位七大主神面色凝重地讓剛進來,準備報告訓練近況的裘月斯嚇了一跳。

“你們兩個,爲什麼這個樣子?”裘月斯就算再遲鈍,也會知道大事不妙。

“裘月斯,去把言和夢羽找來,有些事情要和你們一起商量。”鏡花水月沒有回答,只是輕緩地說道。裘月斯正要轉身去找言神的時候,卻看見言神和夢羽一塊兒出現。

“言感覺到你們的氣息有些紊亂,所以就叫我也一起過來了。”夢羽解釋道。

等到全部人坐下以後,鏡花水月纔開始說話,“我直說吧,魔族,已經有所動靜了。但是,和我們想象中的有一點不一樣。”

“有什麼不一樣?”裘月斯並不是有耐心的人。

“據我收到的情報,這一次,他們出動所有的魔族,就連一般的低階魔族都要上戰場。”萊麗特說道。

“不可能!依我所瞭解的薩路,他不可能賠上所有的魔族,只爲了統一大陸。那樣做的話,儘管日後他得以統一三大陸,魔族也所剩無幾,這不像他的作風。”全部裏面,最熟知薩路個性的夢羽說道。

“嗯,這就是我們感到奇怪的地方。”鏡花水月也同意夢羽的說法。

“你們的意思是,他另有目的?”裘月斯難得動腦筋,猜測鏡花水月、夢羽和萊麗特的想法。

“我們就是這個意思。”萊麗特忍不住白了裘月斯一眼。

鏡花水月沒有理會那一對冤家,接着說道,“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覺得,魔王薩路的最終目標,應該不是聖光大陸和神眷大陸。”

“鏡花水月,你那麼說,不覺得有些問題嗎?如果他的目的不是統一三大陸,那他幹嘛沒事兒跑去下戰書啊!”裘月斯覺得鏡花水月的推論有很大的疑點。

“關於這一點,我一直都想不通。”鏡花水月承認道。

“言,你有什麼意見?”萊麗特將目標轉向沉默寡言的言神。

“不管。”言神簡潔有力地吐出兩個字兒。

“言說,不要管他們有什麼計劃,我們只要阻止他們的入侵就可以了。”言神不過是說了兩個字,裘月斯就可以將短話長說,真是讓人佩服至極。

“言,你真的是這麼想?”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放心裘月斯翻譯出來的話,鏡花水月直接問道。

“嗯。”言神輕應了一聲,讓一旁的裘月斯洋洋得意地笑開了。

鏡花水月總覺得言神好想有些事情瞞住他們,他只是言神的眼睛,問道,“言,你有沒有一些事情是沒有告訴我們的?”

“沒。”言神說道。

“是嗎?那或許是我錯覺吧,對不起。”鏡花水月淡笑道。“言,如果你想到什麼事情的話,可以告訴我,隨時隨地都可以。”

“嗯。”言神答應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