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說一水寒在寒勾子出現了,所以,我們八大高手才趕了過去。誰都想得到一水寒。而我掌握的線索最多了。

Home - 未分類 - 傳說一水寒在寒勾子出現了,所以,我們八大高手才趕了過去。誰都想得到一水寒。而我掌握的線索最多了。

因為,我得到了關於一水寒的一張圖紙。上面畫的就是這個樣子的。」入地說著,手在空中揮著。不久,一幅圖紙呈現在唐春面前。

「這個難道就是寒勾子的地圖,不過,好像不一樣啊?」唐春看著,對比著軍營中的軍事地圖。

「這個並不是寒勾子的全圖,而是在寒勾子裡面的某處地方。估計『一水寒』就藏在這裡。只不過我還沒去證實就成這樣子了。現在千年過去了,也不曉得那個地方現在成什麼樣子了。聽說給大元國拿去屯積什麼糧草了是不是?」入地相當鬱悶的說道。

「正好了,我現在就要去寒勾子。不過,任務不一樣……」唐春講道。

「咱們不如先找圖所標記的地方再完成唐公子你的任務怎麼樣?」入地問道。

「這個不成,如果完成不了任務我將掉腦袋。而且,還得搭上我唐家全族人。還是先完成任務再想輒了,比如,實在不行下次再來。就怕我們去找那地兒會驚動了駐軍,到時就沒機會了。」唐春搖了搖頭。

「那好,我聽你的。」入地也沒辦法,只好無奈的點頭,不過,當這傢伙一看到唐春拿出的『太世環』過後立即雙眼閃彩。

「你這太世環中好像血氣很旺?」入地一臉興趣問道。

換血的玩意兒當然血氣旺了,唐春在心裡嘀咕了一句,嘴裡卻說:「這是上品兵器,殺的人多了當然如此了。」

「上品兵器,還不錯。」入地說道。

「難道上品品級還不夠高嗎?」唐春譏諷道。

「在兵品中雖說稱之為『上品』,其實,兵品的分法還相當的細的。比如,從大類來講,兵器還分為四大類。

從排名低到高分別為地天玄黃。也就是地級兵品天級玄級黃級。而每一級兵器之中又分為下品中品上品優品極品五個小品級,這樣算來,兵器實際上就有二十個小等級的。

而你拿的這個『太世環』雖說是上品兵器,但實際上在大類中只是最低等層次的『地級上品兵器』罷了。

如果是天級下品的兵品都比你這個強得多。更何況,地級中還有優品極品兩個等級。

當然,你這兵器還可以收縮也是不錯的。那是因為材質不錯,只不過煉製手法太粗略,白白浪費了這種雲母樹。

如果交由制器高手煉製的話有可能煉製出天級中品的兵器的。這雲母樹的好處就是能寄存魂神。

這對於我來講當然是有利的了。比寄存在哪只狗身上更好一些。不過,你這太世環估計也是好多年沒用了,裡面雲母之氣已經荒廢得差不多了。

所以,你得儘快想些辦法弄到一些能補充魂神的東西進來茲養我的魂神。」入地說道。

「兵器還有如此大的講究,倒是沒想到。不過,像玄級兵品威力能大到何種地步。還有,在大虞王朝如今時代中是否有高品級的兵器?」唐春有些感嘆。 心說這修士中的兵器分為法器靈器貌似也有些相似的特性,只不過武者把它分為地天玄黃罷了。

「呵呵,玄級下品的兵器我見過。當時在靠山宗長老鐵春秋手中使了來過。

此人當年『氣通境』大圓滿強者。手中使著『追雲盤』。此盤就是一玄級下品的兵器。

那東西飛到空中居然能化形為飛鳥狀進行活物式的攻擊。好像那兵器一下子就活過來了。

而氣通境強者直接可以把魂神融於內氣當中隨心所欲的掌控著這種高等級的兵器。一個念想就能殺人於千米之外。端的是可怕的存在。」

「玄級下品都如此的厲害了,那黃級極品兵器豈不是可以移山填海了?」唐春頓時訝然。

「那也得在大通神者手中使用出來才有如此威力,再好的兵器擱庸者手中也是發揮不了作用的。

比如,給你玄級上品兵品以你的身手也使不開的。就像是一個三歲小兒你要他力舉百斤怎麼可能辦到。

當然,在浩月大陸上我曾經聽說過的最好的兵器就到玄級中品了。就是羅海派這個以制器為主的門派中長老們使用的也僅僅是玄級下品的兵器。

這還是因為他們本身就是制器大派。而其它門派玄級下品的兵器那就少得可憐了,一般都掌握在幾個核心長老以及掌門手中的。

當年,傳說羅海派中還供著一件玄級優品的兵器。此兵器一劍下去可以劈裂千米大山。

入地達萬米之深而不鈍。只不過從來沒人見過。也有人講是羅海派吹出來撐門臉兒的。世間兵器哪有那般的神乎。」入地說道。

「難道以你的高身手見過的最高品級兵器只到玄級上品?那這黃級更是一個傳說罷了。」唐春有些訝然了。

「你以為玄級兵器是大蘿蔔到處可撿是不是?現在這個時代估計有一件天級下品兵器就不錯了。

我看大元國那些三品將軍手中使著的只不過是地級極品的兵器罷了。連件天級下品兵器都難以看到。至於說黃級,的確只是一個傳說。有沒黃級兵器誰也無法證實。

也許就是那些好事者杜撰出來唬人的。玄級兵器都能化為飛鳥了,那黃級厲害到何種程序,豈不是可以改變時空了?

我認為黃級兵器這世上是沒有的。」入地一邊說著一邊熟悉著這太世環。

「也許是吧。」唐春也認可這個觀點,因為,地級上品兵器就能讓呼延將軍欣喜,就更別說黃級了。

因為,那把次品的厚背大刀就讓呼延將軍高興了一回。這種貨色估計跟武者中的地級上品兵器差不多層次。

「你看我這把如意金槍是屬於何種等級的?」唐春拿出了那把次品銅槍,自己取了個名字叫『如意金槍』。

「嗯,怪事了。」入地突然震驚了一下。

「怪事,啥意思?」唐春故意的問道。

「這槍品級好像並不高,就地級上品左右層次。不過,這把槍中有透出一些詭異的內氣。這內氣的層次好像不低。也許是曾經使用過此槍的高手是氣罡境強者吧。

不過,好像又不通。氣罡境強者怎麼會使用這種品級低的兵器。像我們那個時代氣罡境強者至少也得入手一把天級上品兵器才能對得起自己的身份地位。

用這種爛兵器那是很掉面子的。」入地說道,唐春在心裡直嘀咕,知道入地所說的內氣特殊其實是自己修鍊了『周天星辰訣』的緣故。

現在的自己已經把內氣跟真氣融為一體。逼出來的力勁既不屬於內氣也不屬於真氣範疇。

而是一種類內氣又類真氣的玩意兒。唐春稱之為內真氣,兩邊都可以說得通的。當然也有些差異,唐春也不會說破這個。

兩個時辰過後,入尊已經成功的入駐進了太世環中。唐春也回到了小客棧。蓋石跟王東不久也回來了。

「駐守寒勾子的駐軍基本上沒什麼變動,不過,首領換成了五品將軍多雲德。此人有著八段位身手,手下更有著四名六段左右身手的大將。咱們只能偷襲才能成功,不然,一經發覺基本上就註定要失敗。」王東說道。

「關鍵的問題是很難混進去,多雲德把整個糧草駐地都包圍式守著的。基本上就是十步一哨百步一崗樓。就是天上的飛鳥飛進去也會給發現而被射殺。就更別說咱們這些大活人了。」蓋石說道。

「他們總要吃飯,每天估計都得去外邊集市上購買一些新鮮的蔬菜瓜果之流,能不能從這方面著手裝成膳堂的人混進去?」唐春問道。

「不可能混進去,因為,你就是膳堂的人進去人家負責人就站在崗哨處檢驗。咱們總不可能把臉跟身型都換成那些人吧。雖說以前有高手也有換人臉皮這一絕招。但是,身材呢,還有,他們的接頭暗語呢?」蓋石搖了搖頭。

唐春想到了入尊。

回到房間后問道:「入地,你能不能把你的鑽土之功傳給我,這樣子從土裡鑽過去也有利於完成任務?」

「傳給你都容易,不過,此功沒有一年下來是沒有小成的。你等得了嗎?

而且,此功也有一定的限制。比如,如果在鑽地過程中遇上堅硬的花崗岩岩石的話就鑽不過去了。

以前我有高身手,遇上這種事還能以氣罡的方式絞碎石塊慢行。以你的身手是不可能辦到的。並且,碰上這種硬茬還有危險。」入地倒也乾脆,現在跟唐春也是拴同一條船上螞蚱了。

「我先了解一下你的鑽地功,多學點總好。」唐春說道。

冷少的私寵寶貝 「此功名『地行乾甲術』。共計分為十二層。第一層練成后就可以在爛泥土裡,比如,水田裡面試著鑽行了。

不過,速度很慢。要提高速度必到第二層才行。而第三層練成后就可以在硬質土裡鑽行了,但速度也不快。

要快的話要到第五層才行。第10層可以在半石化的碎石里穿行,不過,需要到先天的強者才能辦到。

因為要碎石而行,沒有先天之氣不成……」入地介紹道。

「第三層練成需要多少時間?」唐春問道。

「三年時間有一小成,當然,你功力高的話接受就快了。比如,如果你是先天強者。你用幾個月就能達到第二層了。」入地說道。

唐春到了一挨近水田的樹林叢里開始練習了起來,令入尊差點掉了下巴的事發生了。

這傢伙練著練著居然不小心掉進了水田裡,而且,往下一鑽居然沒影了。 「你……怎麼可能!就一陣子你好像練成了第一層啊。這才幾個時辰,怎麼可能?」入尊瞠目結舌道。

「嘿嘿,我領悟能力強嘛。」唐春乾笑了兩聲從爛泥田裡冒出頭來,不過,唐春發現。這『地行乾甲術』還真是神奇。

你在爛泥土田裡鑽出來後身體居然不會沾上爛泥。好像這爛泥在此功之下全給擱在身體外邊了。

其實,唐春明白,那是因為自己練的周天星辰訣層次高。所練出來的內真氣質量高的緣故。

不過,唐春試著往硬土裡鑽了一下,只不過差點把自個兒憋死在裡面了。看來,一分錢就是一分貨。武功這個東東來不得半點的取巧。

「入地,這次要進入寒勾子兵營,你得幫我一把。」唐春說道。

「我就剩下點內氣融成的魂神了,怎麼幫你?」入尊說道。

「別在我面前打馬虎眼,你有辦法。你完全可以借我的內氣一試。我只是想借用你的經驗跟強大的魂神罷了。」唐春說道。

「你就不怕我趁機奪取了你的身體?」入尊哼道。

「我的身體並不適合於你,不然,你早動手了。不然,你有那般的好心不成?」唐春說道。

「唉,算你狠。可以試一試。」入尊說道,「不過,你前次說是見到過天元石。那石頭可是比你這太世環好得多,對於魂神有著茲養的作用。」

「那地方有著神秘的強大存在,至少也得等我突破到先天後才能去試一試。不然,就是白白去送死。」唐春說道。

「成交,就等你到先天。」入尊說道,兩人試著來了一下,當然借用的是太世環的融合作用。

這一試還真是有些靈念了,唐春借用入尊的強大魂神融於太世環中。一個小時過後居然就能夠在硬土裡穿行自如了。這傢伙玩得不亦樂呼。

「停……停……」入尊喊道。

「幹嘛,還不夠熟練呢?」唐春問道。

「你熟練了我這魂神就差不多了。」入尊說道,「這個消耗我魂神太厲害了,只能偶爾為之。而且時間不能堅持多久。」

幾人休息了一天,第二天晚上。在入尊協助下,唐春還真是順利的就潛了進去。

唐春發現,寒勾子地域相當的大。好像是一個峽長的山谷。山谷底下相當的寬大,估計左右距離寬達上千米。

從山頂上到山腳下,駐守寒勾子的多雲德將軍都有安排兵士鎮守著。並且,唐春發現。暗哨拿著強力的弓孥隨時準備發射。

要是冒然撞進來那估計立馬就成為刺蝟了。而且,每隔一定間隔都有一個炮樓樣的崗樓。

裡面有七八個士兵在往外觀望著,而其中一個黑衣人唐春能感覺到他身上發出的強大氣勢,估計身手不下六段甚至更高。突然聽到前面有聲音傳來,唐春悄悄鑽土了過去。

「小心點,帳蓬里有強者。估計有著九段實力。」這時,入尊提醒道,畢竟,在土裡鑽也會發出微微的響動的。

「你不是說能幫我暫時掩飾氣機跟聲響嗎?」唐春問道。

「我生前能辦到,現在就難了。」入尊說道。

唐春找好一個位置后蹲伏著了。

「稟報將軍,我們已經查清楚了。這次伏擊之所以能取得成功,那是因為惡山那邊有人漏了消息。」一個黑衣人伏地參拜后說道。而唐春發現,多雲德將軍大馬金刀的坐在主位上。

「查出是誰了嗎?咱們還想今後能多多合作呢?可以多給些錢都成。」多雲德問道。

「那人雖說拐了幾個人的嘴漏消息給我們,但還是被我們親衛軍的高手給查出來了。此人楊才生,聽說是鄭壽將軍麾下的人。這事,難道跟鄭壽有關係不成?」黑衣人問道。

「呵呵呵,無風不起浪。此人如果是為了錢也可能跟鄭壽沒關係。不過嘛,據探子來報。鄭壽最近好像跟一個剛提拔叫唐春的副千總不對付。

而這次從通橋關過來的人馬就是唐春帶領的黑騎軍。只不過他們從通橋關過來想幹什麼?這個你們查清楚沒有?」多雲德問道。

「還不清楚,不過,黑騎軍可是呼延告麾下王牌軍隊。黑騎軍出動肯定有其目的。

並且是經過通橋關過來的,目標肯定是指向我們大元國的軍隊。只不過指向誰以及那處地盤就不清楚了。

所以,譚猛將軍有發緊急告令。要求各兵營加強巡邏,絕不能讓大虞的軍隊有了可趁之機。」黑衣人說道。

「我拔給你百兩黃金,外帶上五顆元石。你想辦法遞到楊才生手中。錢帛動人心,我才不信買不動他。到時,如果能提供多方消息的話還另有重賞。」多雲德說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