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過想到是自己看着長大的孩子,也就跟着過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交易。

Home - 未分類 - 不過想到是自己看着長大的孩子,也就跟着過來,看看到底是什麼樣的大交易。

見面之後,發現不過是一個六級的低等魔族,原本升騰而起的一點點期待,也被他掐滅了。若是一個九級,不八級的魔族的話,他都能夠確保還有一些他能夠看得上眼,相對這裏來說還算珍貴的東西。

但是一個六級的魔族,能夠拿出什麼珍貴的東西?

頊及注意到綹叔臉上興致缺缺的表情,心中一陣好笑,“綹叔,要是你知道墨布大人想要交易的是什麼東西,你就不會這樣了。”

聽到頊及這麼說,綹叔一點興趣都沒有,但是還是不得不表現出一副意動的樣子,“哦?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你一定要從那個小地方跑回來,還神祕兮兮的拖我到後院來交易。”

聽到綹叔的話,墨布很不爽,“怎麼,難道小地方里面出來的人就不能有什麼好東西了。”

“大人請息怒,綹叔並不是那個意思。”頊及想到滄月狼,想到墨布身後的那根線,第一時間平息墨布的小火。要是這筆交易失敗的話,那他以後的前途可就真的沒有了。

看到頊及這麼恭敬的對待墨布,這下變成綹叔不明不白了。不過就是一個六級魔族,頊及這個七級魔族有必要對他這麼恭敬?

想到了這一點,綹叔疑惑的看向墨布,“能拿到這個傢伙身後有大背景?也不對啊,要是真有大背景,怎麼一個侍衛都沒有?要是真的有背景,也不應該只是六級的實力吧?”

在綹叔胡思亂想的時候,墨布一臉不耐煩的說道,“行了,趕緊把交易弄完,浪費的時間已經夠多的了。”

說完之後,墨布空無一物的手中,突然出現一個黑色的袋子。

綹叔頓時驚呼起來,“空間戒指?”

一臉凝重的看向墨布,他想不通,爲什麼這麼一個低級的魔族能夠擁有這種昂貴的東西?

要知道,就算是奧宇城的城主,都沒有空間戒指啊。只有神級以上的強者才能夠擁有這些東西,而且神級強者還不一定能夠擁有空間戒指這樣的東西,爲什麼墨布這麼一個普通的魔族能夠擁有?

頊及當然知道空間戒指是什麼,因此在綹叔喊出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跳起來了。

起初感覺不到魔力的時候,他會以爲是裝魔核的那個布袋有特殊的作用,完全沒有想到墨布是擁有空間戒指,若是真的擁有空間戒指,他還會帶墨布來這裏麼? 頊及當然知道空間戒指是什麼,因此在綹叔喊出來的時候,他整個人都跳起來了。

起初感覺不到魔力的時候,他會以爲是裝魔核的那個布袋有特殊的作用,完全沒有想到墨布是擁有空間戒指,若是真的擁有空間戒指,他還會帶墨布來這裏麼?

不會,絕對不會,估計他會在第一時間將墨布殺了,然後把空間戒指和魔核都強到手。

此時他一聲冷汗出來,幸虧他當時沒有那麼做,不然他早就死了。

綹叔不愧是見過是世面的人,很快就冷靜下來了。但是頊及注意到,綹叔的眼睛之中帶有一絲貪婪。

ωωω ¤ттκan ¤c o

空間戒指啊,神級強者都不一定擁有的東西,誰不想要?

頊及心裏面咯噔一下,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急忙衝到他的身邊,直接將他拖走。離開前還不忘回頭對墨布說一句,“我們要去商量一下魔核的價值,您現在這裏等一下。”

將綹叔拖到房間裏面之後,頊及如同剛剛從死亡裏面走出來一樣。

“頊及你這是做什麼?”綹叔原本還想直接下手,將墨布殺了搶走空間戒指,卻被頊及拖走了,讓他如何不怒?

看到那冰寒的臉神,頊及只感覺眼前的綹叔是那麼的陌生。是啊,空間戒指啊,空間戒指的誘惑,估計就算是聖級都沒有辦法抵抗吧?

但是想到滄月狼,想到墨布身後的那一條線,他心中的貪婪在第一時間被打消了,“綹叔,墨布的東西絕對不能動,他不想表面上那麼簡答。”

綹叔眼中那冰冷的眼神未曾改變,頊及知道,不把實情說出來,前者是不會打消心中的慾望了。

“綹叔,那個墨布不是普通人,我懷疑他的背後,是萬惡森林裏面的那位。”頊及說出來之後,感覺全身滿是汗水,“而且在剛剛,我們兩個出來的時候,碰到了阡陌鎮的鎮長,你知道我們爲什麼沒有事嗎?那是因爲,有一頭聖級的魔獸跟在他的身後,保護他。

綹叔,你認爲我們分佈在這裏,擁有對抗一頭聖級魔獸的實力麼?

更不要說在萬惡森林裏面,還有更多的魔獸。

您想想,那位能夠讓萬惡森林這個從來沒有出現過九級魔獸的森林出現一頭聖級魔獸,這意味着什麼?”

頊及的話如同一盆冷水,狠狠的澆在綹叔那有些發熱的腦袋上。

不說頊及的話是不是真的,就看墨布毫無戒備的將空間戒暴露出來,這樣的人不是白癡,就是根本無所謂將戒指暴露出來。

而頊及說的有煞有其事,不用多想,墨布應該是後者。

這樣只能說在墨布的身後,有一個絕對強大的後盾。再則,能夠拿出空間戒指的,絕對不會是一個弱者。要知道,空間戒指,可是就連神級的特級魔族也要寶貝的東西。

能夠給一個六級魔族隨便拿出來,那個存在,絕對不會僅僅是一個神級,很有可能是魔王(尊者)級別,甚至是魔帝(半神)級別的恐怖強者。

不然想這種寶貝的東西,怎麼可能隨隨便便交給一個連自保能力都沒有的普通低等魔族?

想通之後,綹叔已經全身是汗。就差那麼一步,如果不是頊及集市把他拖走,他就真的要死了。

輕輕的呼出一口氣,他站起來,慢慢的朝着墨布走去。

“怎麼樣了老頭,價格定好了沒有?”墨布聽到了聲音,不用擡頭也能夠知道是頊及和那個老頭。但是現在和他們兩個想比,眼前這些精美的食物更加吸引他。

“價格我們已經定好了,八級魔核四顆,一棵一萬黑魔水晶,共四萬。七顆七級魔核,一千黑魔水晶一棵,共七千黑魔水晶。六級二十八顆,每顆三百黑魔水晶,共八千四百黑魔水晶,加起來,總共是五萬五千四百黑魔水晶。

不知道這個價格怎麼樣?”綹叔有些忐忑,他給的這個價格比正常的收購價格要低一成。

畢竟墨布是一個沒有見過世面的人,頊及也沒有提前告訴他價格,想來墨布也不會太過在意這些東西。畢竟之前他可一直說“浪費的時間夠多了,大人會罵”的字樣。

“只要你們沒有坑太多,那就行了。”

墨布說的話,讓綹叔冷汗直冒,他沒有想到這個魔族居然這麼聰明。

他突然想要把價格加到正常價,生怕自己現在的舉動,回給御寶齋帶來滅頂之災。

但是墨布之後的一句話,讓他鬆了一口氣,“行了,趕緊把黑魔水晶交給大爺,大爺也不在乎那麼一點點錢了。”

說真的餓,墨布根本不知道正常的價格是多少。他本來就只是一個普通的魔,那裏能夠接觸這些東西?如果不是遇上了風愈,估計他現在不知道死在萬惡森林那個旮旯去了。

之前那句話,其實是風愈教他說的。

他離開之前,風愈就知道收購的人多多少少會因爲墨布的身份而出底價收購。不過他也不在意,只要有了一點黑魔水晶,他就能夠去購買靈石,先恢復自己的實力。

實力有了,害怕其他的東西?

三國之他們非要打種地的我 當然,在這裏他有一點沒有想到,那就是空間戒指對魔族的吸引力。

着對於人間來說,基本上只要到了七八級就人手一個的空間戒指,在這個世界居然是那麼珍貴的東西。若不是他讓滄月狼跟着,估計墨布現在真的連骨頭都不剩了。

拿到了黑魔水晶,墨布突然記起來風愈好像還要找什麼石頭,便問頊及他們,“你們這裏有沒有那種剛用來鍛造武器的石頭?伴隨魔力水晶的晶礦一起發現的東西。”

應該是這種東西吧?墨布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應該是這樣沒錯!

“鍛造石頭?伴隨魔力水晶晶礦一起挖掘出來的東西?”頊及和綹叔他們並沒有接觸過這些東西,也沒有聽人說過,此時也不知道墨布想要的是什麼。

見到兩人苦思不得其果,墨布手一揮,“算了,既然你們不知道的話我在另外找找吧。”

正好在這個時候,一個思維將黑魔水晶拿過來,遞給墨布。

結果魔力水晶之後,墨布說道,“以後要是還有好東西的話,會帶過來給你們的。”

頊及和綹叔臉上一喜,正想出聲挽留墨布一下,後者卻已經轉身離開了。同時嘴邊還嘀咕着,“大人也真是的,有沒有樣本,讓我怎麼找啊。不行,回去之後一定要好好說說他,下一次必要要給樣本,不然打死也不出來了。”

這句彪悍的話讓兩個魔都嚇了一跳。

“說說,不來了!”這可不像是像是對大人所說的話啊,完全就像是兩個好友之間的舉動。

一想到墨布和啊身後那個人的特殊關係,兩個人又是汗如雨下。

當兩個人想要衝出去送送墨布的時候,他人已經不見了。

“可惡啊,要是知道墨布和他身後的那位有那樣的關係,說什麼都要把他留下來好好招待一番啊。”

“沒錯,要是能夠和墨布他們搭上線,我們以後絕對能夠飛黃騰達。就算是執掌家族一個地域也不是夢啊。”

“剛剛真的應該吧墨布留下來啊。”

“等等,剛剛他離開的時候,不是說要找什麼石頭麼?”

“對啊,如果我們能夠把那些石頭找到,然後送給墨布,會不會直接被他身後的主人看上個,這樣我們就……”

兩個人現在正在異想天開的做着白日夢的時候,完全沒有注意到一個侍衛正悄悄的從後門離開,朝着一個方向飛奔而去。

……

“大人交代的事情,都辦完了?”

“本大爺出手,當然弄完了……”

墨布正誇誇其談的時候,發現滄月狼那逼視的眼神,語氣立馬若下去,“弄完了一半,魔核賣出去了,但是沒有找到大人要的那種石頭。”

“既然這樣,我們趕緊回去吧,那種石頭總會找到的。”滄月狼擡頭看向眼前的城鎮,“我突然有種不安的感覺,要是我們再不走,就真的走不了了。”

“你都已經是聖級了,還怕什麼……”墨布剛剛想說滄月狼膽小,卻直接被那張大口咬了小半個身子,“我去,你能不能不要來時這樣公報私仇?好歹這一次我完成了大人的任務,你就不能讓我做一次你背上?就算不能做你背上,起碼讓我坐在你爪子上啊,老師這樣的話,我會‘暈機’的啊,混蛋。”

“再嚷嚷,我就讓你走着回去。”

滄月狼的一句話,讓墨布徹底安靜下來了。

在這裏走回去,最起碼要半天的時間,就算全力奔跑,也要兩個小時以上。墨布寧願現在有些頭暈,也不願意去話那麼多的時間去走路。

要是回去的晚了,滄月狼吧所有的功勞都攬在它自己的身上,他不久成了白工了?

不過,就在墨布向着到了風愈面前怎麼邀功的時候,滄月狼停了下來。

“你這個混蛋,又想怎麼整……”墨布突然看到眼前站着兩個頭髮蒼白的老人,渾身一震,“我……” 在墨布想着到了風愈面前怎麼邀功的時候,滄月狼停了下來。

“你這個混蛋,又想怎麼整……”墨布突然看到眼前站着兩個頭髮蒼白的老魔,渾身一震,“我……”

單單看到那份御空飛行的能力,他就知道眼前的兩個老魔是高級魔族。現在他們攔在自己的身前,難道是真的是看上了滄月狼的魔核,而自己卻是糟了無妄之災麼?

墨布很想現在大聲開口說自己和滄月狼一點關係都沒有,求兩個老傢伙能夠放過他。

但是滄月狼和兩者的氣勢碰撞到一起,讓他喉嚨一甜。若不是滄月狼擋住了大部分的氣勢,估計他會直接被兩個老傢伙的氣勢壓死。

他不敢開口求饒,只希望滄月狼能夠快點跑,只要能夠到了萬惡森林的邊緣,他們兩個就絕對安全了。

“你不要傻愣愣的站在這裏啊,快點跑,只要能夠到大人那裏我們就安全了。”墨布在滄月狼耳邊大聲說道,完全沒有看到滄月狼的身體有點發抖,“不過是兩個跳樑小醜,要是被大人遇上了不還是被殺的份?”

似乎是墨布的話讓兩個老魔有些忌憚,他們的氣勢鬆了一點。但是眼前這樣的好處,他們可不想放過。

無論是墨布身上的空間戒指,還是滄月狼身上的魔核,這都是兩個老者勢在必得的東西。

“不知道兩位是什麼意思?”氣勢拼不過,滄月狼只能另外想辦法。

如果只是面對一個老魔,它打不贏跑絕對沒有問題。但是兩者同時出現,它不僅沒有感受到氣息,還被氣勢壓制了,現在根本就逃不了。只要敢妄動,絕對會迎來恐怖的攻擊,

“呵呵,我們倒是沒什麼意思,只是十分好奇,萬惡森林不是從來沒有九級以上的魔獸麼,不知道閣下是從那個地方過來的?”說話的魔族滄月狼很熟悉,是它在奧宇城等待墨布時候和它打交道的那個城主。

當時他已經表明了,不會對它有任何的心思,爲什麼又會在這個時候跑出來了?

滄月狼眼睛之中閃過一絲兇光,讓它口中的墨布打了一個寒顫,“大人的威能不是你們能夠揣摩的,我們現在還要把大人要做的事情辦完,希望你們能夠讓開一條路,不然……”

“你口中的大人,是萬惡森林之中的那位吧?”老魔微微擺頭,看向萬惡森林的位置,“那位的確是很強,但是應該還不足以讓萬惡森林裏面出現一頭聖獸吧?而且……”

老魔看向墨布,眼睛裏面露出一絲貪婪。

但就在這個時候,另外一個老魔冷哼了一聲,對老魔看向墨布的眼神十分的不滿,“哼,不要忘記了,我們兩個的約定。”

“維青兄,老夫怎麼會忘記我們的約定?”奧宇城主說道,“老夫請你來幫忙,空間戒指歸你,聖獸魔核歸我,老夫可不會毀約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