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北這一顆心也提起來了,總感覺哪裏怪怪的呢?好像是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在靠近。

Home - 未分類 - 江北這一顆心也提起來了,總感覺哪裏怪怪的呢?好像是有什麼了不起的東西在靠近。

看了一眼一旁還在那抽着煙的江南,喉嚨滾動了半天,愣是一句話沒說出來。

雖然心裏慌,但是江北也並沒有進入水元珠中,眼下明明還沒什麼危險,生怕那老頭對他倆又起了什麼怒火,然後揍一頓,很尷尬。

也不知道侯煙嵐現在如何了,是在努力修煉着還是在睡覺,有沒有注意到他們現在的狀況?

事實證明,心裏惦記着事,那睡的就比較輕。

翌日清晨!

江北和江南是同時在一聲野狼的嚎叫聲中驚醒的!

“特麼的,晚上叫白天叫的,你特麼還兼職公雞的活。”江北暗罵一聲,擦了擦嘴角的哈喇子,這才直接坐了起來。

樹比較寬大就是好,起碼不容易掉下去。

“弟弟,你在這穩住別動,我先去搞點吃的來。”一旁的江南朝着江北喊道。

“嗷嗚~”那狼叫,再一次傳來。

而江南的身體,明顯的抖了一下。

“算了,還是餓着吧。”未等江北說話,只見江南尷尬的撓了撓頭,又側身往那一躺。

餓倒是不餓,但是起個大早不吃點什麼確實有點對不起自己,畢竟修煉到現在,還是適應不了不吃飯的生活。

就像是睡覺,不睡是真的難受……

可以不睡,但是睡了肯定很舒服,一個道理。

也不知道那頭哈士奇遇到什麼了,這老能聽着叫喚,而且最爲嚇人的是,這次竟然還感覺很近了……

很近了!

這一宿……或者說被驚醒的這麼一會兒,江北想明白了。

嗯……這在叫喚着的,應該不是狼,如果是狼在叫,那肯定是三五成羣的,成片的,不絕於耳。

狼嘛,一般都是羣居動物,動物世界不總這麼演?

所以!江北敢肯定,這肯定是一頭非常牛逼的哈士奇成精!

狼都不會爬樹,哈士奇肯定更不會爬了,他還真就沒見過哪家的哈士奇上樹然後下不來的……

算了,老老實實的待着吧,管他是什麼品種的,起碼江北他們惹不起。

而另一旁的煉獄君王則是考慮不了他這一嗓子能不能給誰嚇着了。

因爲眼前這個死氣沉沉的人!已經攔住了他們的去路!

“再向前一步,死!”那白袍男子雙目緊閉,卻是面朝老魔主和三大君王,正是對他們所說。

赤手空拳,但是卻沒人懷疑他的實力!

小狼有點慫的後退了兩步,但是像是想起了什麼,突然又露出了笑容。

而那在天空盤旋的一團黑煙,也是緩慢的朝着那白袍男子移動着……

但是下一刻,只見這白袍男子大手一揮!那團黑煙直接倒飛而出!而後化作一個黑袍老頭,躺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往外吐着黑血。

也不知道這到底是不是血,反正就那麼回事……黑色的。

“怎麼樣?”血獄君王冷聲問道。

而那黑袍老者也緩緩站了起來,輕輕搖了搖頭,“不可力敵。”

話音落下,另外三人同是一驚!

難道連四個主宰境強者都打不過這一具屍體嗎!難道這真的是那個“神”的肉體!

wWW_т tκa n_¢O

但是讓他們現在就退,如何安心!

因爲從剛剛那屍體出手,他們已經看出了些許的端倪,根本就沒有絲毫的靈力波動!

他單純是在拼肉身的強悍!

三大君王對視一眼,隨後又朝着老魔主點了點頭,瞬間,三大君王直接齊身而上!

而倒是老魔主,則在一旁有點懵,這是搞哪一齣?

“鵬魔王!我們三個主攻,你來用陣法困住他!”爲首的血獄君王猛喝一聲,整個身體已經化爲數十米長的巨型蜈蚣,直接撞向了那白袍男子!

是的!就是撞!

你不是硬嗎?我們血獄君王一脈,最不怕的就是拼肉體!

而那三頭狼則是在一旁作爲副手,黑霧也緩緩的籠罩住了這白袍男子!

老魔主懵了。

我特麼哪會什麼陣法?還困住他?想瞎了心了吧?

但是現在又不能說啊,這不是進火坑了嗎?

想着,直接蹲在地上,大手一揮,一個黑色的罩子瞬間出現,而後又瞬間破滅!

“不好!這傢伙用陣法困不住!”老魔主騰的站了起來。

三大君王:“……” “本座說過,再上前一步,死!”那白衣男子沉聲說道,隨後猛地一巴掌抽出!

“砰!”

一聲巨響,直接響徹了天地!

再看去,那從黑霧之中倒飛而出的巨型蟲子,除了那血獄君王還能是誰!

現在的血獄君王,簡直是頭都要被拍爛了,就這麼一巴掌,直接將數十米的身軀都給抽飛了!簡直是恐怖加誇張!

此時,血獄君王渾渾噩噩的翻了過來,覺得腦袋有點懵,他在哪,他是誰,他剛剛被什麼給撞了一下?

再聽到前面的打鬥聲……哦,想起來了,可能是被一個死人給拍了。

擦!我這小暴脾氣!

血獄君王搖了搖頭,直接就前半身站了起來,賊特麼高!這大蟲子,再一次朝着那還在和兩大君王以及老魔主顫抖的男子拍去!

……

“什麼玩意又在那叫喚?”江北有點懵,感覺那哈士奇又叫起來了,不光如此,還有別的吱吱聲,賊可怕。

與此同時,江南也聽到了聲音,朝着江北這邊看過來,兄弟倆那目光之中,盡是擔憂,有點慫。

“哥……你能不能打得過正在那叫喚的東西?”江北吞了口唾沫,甚至都感覺自己都得了受迫害妄想症了,感覺只要有點危險,都特麼得朝着他來,憑啥的啊!

今天老子就得主動找你去!讓你嚇唬我!

江南也有點懵,但是還是拍了拍胸膛,“弟弟!放心,本尊已經是合谷五階的強者了,我有自信!”

江北眉毛一挑,直接從樹上跳了下來。

“哥,我覺得這哈士奇是在嚇唬我們。”江北有點凝重的說道。

“是的弟弟,我覺得那……什麼東西對我們很不尊重。”江南也是很認真的點了點頭。

“是的哥,所以我們應該怎麼辦?”江北一驚,覺得突然應該聽聽老哥是什麼想法……

“既然他不尊重我們!我們也沒必要尊重他!”江南狠厲的說道,江北也趕緊點了點頭。

“所以!我們還是繼續上樹上躺着吧,躺着多舒服?”江南眉毛一挑,又跳到樹上去了……

剩下了在風中獨自凌亂的江北。

“那個,哥,我覺得哪裏怪怪的,要不我們還是先回水元珠裏吧?”江北吞了口唾沫,但是一想到要把水元珠放在這狗不拉屎鳥不下蛋的地方,他就有點慌。

“呵呵,回了水元珠那多沒勁,還是在這地方舒服。”江南擺了擺手,直接拒絕。

那哀嚎聲還在繼續着……

江北也在那麼百無聊賴的聽着,感覺那聲音,時遠時近,好像是有人打起來了。

良久,就在江北心已經慌到爆炸的時候,突然只聽得一聲巨響傳來!

隨後一個巨大的黑影直接朝着他們衝來!遮天蔽日!直接將周圍的樹木都撞碎了一大堆!活生生的就在江北那棵樹下停住。

江北緊緊地捂住了嘴巴,不能叫出來,真的不能叫出來,這是什麼玩意啊,這哈士奇怎麼長了三個頭!哦不,這不是哈士奇,這是狼!大狼!可能它想喝點藥……

“哦~吼~”這狼在地上疼的直哼哼,頭破血流的樣子讓江北看的都一陣心疼。

但是它還在堅持着站起來!想要朝着來時的地方衝去。

樹上,江北和江南都不由得顫抖了起來,這玩意也太猛了,這個靈力波動,也太可怕了,雖然他們的神識都沒了,但是!他們也能感受到這種威壓啊!

兄弟倆齊齊的捂住了嘴巴,拼了命的搖頭。

江北:哥,你千萬別說話,這老狼真能一爪子按死咱倆。

江南:弟弟,你別讓我下去,我肯定是打不過他的,咱倆今天只能一起死了。

在江北驚恐的目光中,只見那大狼又拼了命的站了起來,直接朝着來時的方向怒吼了一嗓子!

“吼!”

下一刻,如同一個黑色的炮彈一般,直接竄出!這個速度,就算是人家重傷了,江北都自嘆不如!

“砰!”又是一聲巨響!

江北閉上了眼睛,不忍心再看那倒飛而出的老狼了,到底是因爲點啥啊,多大仇多大怨啊,打成這樣,至於的嘛?

“砰! 河自漫漫景自端 砰!”兩聲清脆的落地聲傳入了江北的耳中。

等等,怎麼一聲變成兩聲了?江北有點不太理解,下意識的眯着眼睛,朝着下面看了一眼。

瞬間!只覺得腦瓜子一陣嗡嗡作響!熟悉的紅蟲子!

血獄君王那一脈的!這特麼看這情況……很可能是正八經的血獄君王啊!

想到這,江北傻了,不由得緩緩扭頭,看向了被那紅蟲子壓在身下直哼哼的大狼,不會吧?這個能不能是什麼煉獄君王或者地獄君王?

“血獄!你給我起開!壓死老子了!”小狼直接吼了出來。

“煉獄!把你的嘴給我閉上!老子腿斷了二十八條!”這紅蟲子疼的直咧嘴,但是還是一臉淡定的朝着旁邊翻滾去。

血獄君王……煉獄君王……來兩個了?

江北有點懵。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