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魂!”葉蕭冷冷地說道。

Home - 未分類 - “搜魂!”葉蕭冷冷地說道。

身上的氣息猛地一變,一圈又一圈的黑色魔氣,纏繞在葉蕭的身上,讓他看起來像一個蓋世魔修。

黑色小人只覺得一陣發自內心的恐懼襲來,害怕得連叫喊的力氣也沒有了,看向眼神中只有絕望。

“你到底是什麼人!”

他本就是一道冤魂,經過千年的時光,早就已經虛弱不堪,如果被搜魂,那就徹底的灰飛煙滅了。

“既然想要奪舍我,那麼就要有去死的覺悟。”葉蕭說着,控制着金色的大手猛地一捏。

黑色的小人連慘叫聲都沒來得及喊出,就化作星星點點的記憶畫卷,被葉蕭的識海所吞沒。

“嗯…這個人是…當年慶國的國王?”

葉蕭閱讀着黑色小人留下的記憶,臉上浮現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這樣都能撿到寶?

當初葉蕭就猜測拜火教真正的傳承就在這座遺蹟當中。

如今這個人的記憶,更是驗證了這一點。

想到這裏,葉蕭的心情很好。

“喂,你…沒有事吧?”塞西莉亞小聲地詢問道。

她看不到那道冤魂,自然也不知道葉蕭的識海中發生的事情。

在塞西莉亞看來,眼前的葉蕭只是拿着一把銀色的鑰匙,呆呆的站了有一分多鐘。

該不會是突發了什麼疾病吧?好歹離開這危險的地方再發病啊。

塞西莉亞心裏有些着急。

“沒什麼,只是遇到了點開心的事情。”

葉蕭回過神來說道,兩眼放光。

這一道千年前的冤魂,不少記憶已經破損嚴重,無法讀取了,但至少讓他知道了這個遺蹟的來歷。

他對慶國滅亡的猜測也得到了印證。

葉蕭的心情非常好。 “好了,我們繼續走吧。”

葉蕭把鑰匙收進口袋,看了眼熔岩河的流向,扛着塞西莉亞繼續向前面走去。

“你…你要…把我帶到哪裏去?”塞西莉亞戰戰兢兢地問道。

葉蕭放光的眼睛讓她腦海中不由得浮現出,一隻小白兔和一隻大灰狼共處一室的畫面。

“這個熔岩河的源頭,藏着這個遺蹟真正的祕密。”葉蕭神祕地說道。

“祕密,什麼祕密?”塞西莉亞有些好奇地問道。

“那是屬於華夏修煉界曾經的輝煌。讓你這個異鄉人長長見識。”

“那又怎樣,現在你們華夏修煉界已經徹底沒落了。你移民我們花旗國吧,我們對於人才可是給予最好的待遇。我的父親,就是當初從華夏國移民到花旗國的,現在已經是異能者開發部門的最高負責人了…”

“沒有興趣,而且我相信,華夏修煉界總會有復興的一天的。”葉蕭淡淡地說道。

“哼,你們華夏人總是這樣,愚蠢得無可救藥。”

“確實,華夏的家國情懷是蠢的可愛,不過那也不壞。”葉蕭似乎想起了什麼往事,笑了笑說道。

“我看你身手不錯,放了我,我可以考慮讓你加入特工聯盟的哦?”塞西莉亞卻沒有放棄,繼續勸說道。

“不考慮。再說廢話,我可要打你屁股了。”

“你!…無恥的華夏人…你這是性騷擾!我可以告你…”

葉蕭搖了搖頭,輕輕地塞西莉亞的屁股上拍了一下。

“啊。。你!”

塞西莉亞的臉瞬間通紅,尖叫着要跟葉蕭拼命。

轟隆隆

正在這時,一聲巨大的爆炸聲從兩個人的身後傳來。

“這是…地震了嗎?”

塞西莉亞停下了動作,隨後害怕地縮了縮身子。

“不,是有人打起來了。”葉蕭看了眼身後說道。

“Oh,Shit。這羣華夏人怎麼會突然變得這麼強!”雷克斯血紅着眼睛,看着對面。

他的鎧甲已經殘破不堪,手中的盾牌和劍滿是缺口,身上滿是血液和塵土,完全沒有半小時前洋洋得意的樣子。

想起剛剛遭遇的一切,兩個人都心有餘悸。

如果不是醫藥包中有止疼藥和腎上腺素,兩個人可能都沒法支撐過橋。

可這才從石橋剛上下來,沒想到就遭遇到了華夏國人的襲擊。

“怎麼了,這就不行了?你們花旗國的人持久力不行啊?”孫妙才嘲諷道,手中的火晶炮大顯神威。

“卑鄙,你們不但在門口設有機關,還有這麼強大的炮火遠程支援,有本事正面硬碰硬啊。” 雷克斯大聲罵道。

天罡微塵陣屬於迷陣的一種,會讓敵人在陣中迷失方向,看不清四周。

角鬥士已經被困在陣法中十多分鐘了,歡迎他的只有不知道從哪裏發射出來的火晶炮。



又一顆炮彈飛來,雷克斯不敢有絲毫停留,靠着辨別炮彈的破風聲,側身躲閃過一顆火晶彈,巨大的爆炸聲在他剛纔的位置上響起。



“當初在石橋前,是你們偷襲的我們,現在情況對自己不利了就跟我們講公平,確實有些你們花旗國臭流氓的做法。”周思南操縱着手裏的火晶炮,向着那邊的角鬥士又是一炮。

“Shit,埃文斯你再不動手,我就要見上帝去了。”雷克斯大聲喊道。

埃文斯已經進入了隱身狀態,無聲無息地向着火晶炮摸了過去。

“孫妙才,4點鐘方向,當心。”

竹大師站在不遠處,一直觀察着一面古樸的寶鏡,突然出言提醒道。

“媽的,怎麼又是我,偷襲上癮了是吧!”

孫妙才罵了一句,急忙放下火晶炮,擡起左手擺出一個格擋的姿勢。

位置被一語道破,埃文斯沒有慌亂,他與孫妙才的距離只有一米,這點距離,他有信心一擊必殺。

一點寒芒閃過,匕首出竅,直刺孫的心臟。

框!

電光火石間,孫妙才左手腕上的手鐲發出一道寶光,在兩人間形成了一道透明的防護罩。

匕首擊中這道屏障,發出金屬撞擊的響聲。

一擊無果。

“這是什麼!”埃文斯的身形從虛空中出現,臉上滿是震驚。

“這是你爺爺。”

孫妙才一臉得色,從地上抱起火晶炮,向着埃文斯開了炮。

埃文斯沉着臉,這已經是他第二次隱身刺殺失敗了。

一個金丹初期的修士,身體素質,能量波動都遠遠不如他,加上他還有隱身的異能,可爲什麼殺了兩次都殺不死?

“該死,雷克斯,華夏人從遺蹟裏面得到了新的裝備,我們處在劣勢,趕快呼叫支援。”埃文斯堪堪躲過火晶炮的襲擊,對着雷克斯說道。

對方還有一個同等境界的S級強者沒有出手,他們兩人就已經疲於應對了。這樣下去,別說搶奪寶藏了,能夠全身而退就已經是最好的結果了。

角鬥士雷克斯在迷陣中看不到外面的情況,但聽聲音就知道埃文斯的處境也很糟。

“這裏是角鬥士,呼叫空間行者。我們受到了襲擊,請求支援。收到請回話。”

雷克斯拿起對講機說道。

“我是空間行者,收到。”

對講機的另一頭傳來一個低沉的男聲。

“不好,他們有支援。”

竹老的古鏡上突然出現一個新的亮點,這意味着這戰場中又出現了一個人。

“先解決一個再說。”周思南說着,將火晶炮的火力輸出到了最大。

十幾發火球炮彈襲向雷克斯和埃文斯。

這時突然一道淡藍色的空間門在空中展開,一個人影從裏面走了出來。

“你們三個S級別的異能者都解決不了這些華夏人?是情報出問題了?”

這是一個高鼻樑的中年白人男人,穿着高檔面料做成的西裝,頭戴禮帽,拄着根精鐵打造的手杖,與其說是特工,倒不如說是一個高貴的紳士。

他就是花旗國S級異能者,空間行者——威爾士。

他環視了下戰場,最後目光落到渾身是傷的雷克斯身上,皺了皺眉頭,語氣發冷:

“塞西莉亞呢?”

“她和一個華夏人一起掉下岩漿池了,很可能…死了。”雷克斯猶豫地說道。

中年男子臉色一變,舉起手杖一點,傳送門在火晶彈飛行的軌跡前方出現,下一秒火晶彈從傳送門裏飛出,調轉了個方向,向着發射者飛去。

“這是空間傳送的異能!”

周思南立刻意識到情況不妙,出言提醒道。

孫妙才和周思南急忙離開所在的炮臺,他們的攻擊被原封不動地轉移了過來。

轟隆

巨大的爆炸烈風掀起塵土。

兩個人剛纔的位置被移爲了平地,巨大的火晶炮在爆炸中徹底報廢。

“火晶炮!”竹老看着碎成一地的火晶炮,不由得一陣心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